章二:攻略
鹿梨2020-12-29 19:052,324

  亥时三刻,皓月无垠。

  屋子里充满一股青草荇香,味道淡淡的,闻着很舒心。

  沐浴一番后,洛菀枕在云丝软被上,从昏迷中清醒后她便盯着头顶的纱幔发神,白天发生的所有事都被她仔细捋了一遍,她掐掐手臂,疼得厉害。

  她,真的穿书了。

  穿进一本名为《摄政王黑化之路》的虐心悲情小说。

  而这本未完成的书的作者,就是她。

  该书只确定了人物设定,以及大致剧情走向,但具体的情节,她还未想出来。

  所以未来有时候会发生什么,她也不是很清楚。

  这时,一道清脆生硬的提示音缓缓响起。

  【叮咚!】

  她想起来了,小心翼翼地念出一个称呼:“系统君夺命小飞刀,十三郎?”

  【宿主英明神武,一猜就中!】

  洛菀:……

  她不得不吐槽一句:“我说,当时脑子被驴踢了?怎么取这样一个……嗯……傻x……蠢……嗯新颖奇特的代号?”

  【此代号霸气威武,杀气颇重,本系统君表示十分喜欢。因宿主是创造我的主人,以机器化设置,并未给我完整的形态设定,所以暂时只是一团黑雾,但这不妨碍我情绪表达。宿主如果觉得愧疚,请回去后给我一个人身,谢谢配合。】

  洛菀一骨碌爬起来,惊讶道:“我从树上摔倒,还能回到现实世界?这高度,不会摔成一摊肉泥或者植物人?”

  【宿主切勿多想。叮!您的人生大礼包已成功送达,请验收。】

  洛菀:“黑人问号???”

  【本世界有三个任务,顺利完成后可回归现实。第一,平安活过二十岁。五年之中,每隔两年将面临一次生死大劫,次数为二。】

  【第二,成功阻止摄政王裴少卿黑化。方法不限,请自由发挥。】

  【第三,找出故事线中隐藏的所有秘密。友情提示,有一条主线贯穿全文,若能提前发现,以上任务自动失效,将会直接进入最终选择难题。请问,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吗?】

  【忘记提醒宿主,总部明确规定,系统每日二十四点准时下班,自动休眠下线,请注意时间。】

  洛菀抹把辛酸泪,嫉妒道:“什么世道,系统居然还能休息?枉我身为文学工作者,为文学事业的繁荣做贡献,却要熬夜码字当社畜,加班时间无上限。含辛茹苦读者还少,就为一两百稿费?年纪轻轻脱发加失眠,面临秃顶和孤独终老的危险,我容易吗我?”

  【抱歉,本系统工作环境轻松,暂时无法理解宿主的痛苦。】

  洛菀怒道:“您老请闭麦!”

  【由于剧情未知,比起一般穿书文变数太多。所以第一,有三次复活机会。第二,附赠一个随身小空间,随时随地能召唤。第三,任意挑选三样兵器。毒药、解药任宿主选。】

  洛菀打着商量道:“据我所知,摄政王裴少卿这个角色,杀伤力高达满分,且手段残忍,心机深沉,以一敌百。三次复活机会,恐怕有点抠门吧?作为本书女主,表示强烈抗议。”

  【抗议无效。宿主可选择拒绝,但穿书进程无法终止。但本系统可友情赞助一个外挂,天眼。顾名思义,宿主可任意指定一人,对他进行现场直播。由于此外挂功能强大,视同作弊,使用有限制,两天一次,可累积,上限为三,一次二十分钟。】

  【明早八点,宿主老爹会将你叫去书房,一顿洗脑痛骂,同时交代你完成一件事:两天后,张贵妃举办生辰宴,五大部族齐聚荣盛王朝,你需要匿名刺杀摄政王,并嫁祸于人。这将是你与靖南王第一次正面交锋,艰险异常。】

  【宿主,祝你好运,性命无虞。】

  “等等,”洛菀微微皱眉,质疑道,“既然男主是他,便不会开局就死。那我去刺杀,要么身份败露,陷入危难。要么他不死,死的不就是我?”

  ……

  “轰隆隆——”

  平地一声惊雷炸响,雷霆万钧,震耳欲聋,直破九霄云天。

  洛菀打个哆嗦,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疑惑道:“打雷了?”

  她掀开纱幔往外一看,丫鬟翠桃左手拿着铜锣,右手抓着木梆,笑得傻乎乎的。

  翠桃喜道:“阿弥陀佛,我的小祖宗,您可算醒了!老爷方才让春杏来传话,请您去书房一趟,奴婢赶紧给您收拾收拾。”

  洛菀扶额叹气,哈欠连天,由着翠桃端来水盆替她洗漱。穿戴整齐后,她坐在梳妆台前静静凝视铜镜,略微凹凸的镜面倒映出她的模样。

  女子肤若凝脂,面容姣好,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宛如一朵出水芙蓉,清丽淡雅。一双柳叶弯弯眉,一对秋水盈盈目,鼻尖小翘似月稍,薄唇轻抿如海棠。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温婉娴静,颇有大家闺秀端庄大气之感。

  在穿书世界的相貌,与现实一模一样。

  洛菀抚着鬓角步摇,略微怔愣。

  草草用过早膳,吃的是豆沙十二卷、芙蓉玉酥、红豆薏米粥,外加一小碟黄瓜清汤,不像用度被扣减的样子。

  二人一同去了“长盛居”,洛煊居住的地方。翠桃在外等候,她独自一人进去。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洛菀瞥见窗棂下的黑长靴,往上一瞧,墨灰衣袍,身形高大,气势威严。

  她躬身一福:“见过父亲。”

  洛煊沉吟道:“先坐吧。我昨日回去想了一宿,觉得心中愧疚。白氏是你的母亲,她去世你心里自然难受,又受惊过度。说到底,全然不怪你。我与她多年结发夫妻,闻此噩耗一时气急攻心,才冲动打你让你罚跪。你怨父亲吗?”

  洛菀低着头,看不清她的神情,她轻声道:“不怨。”

  “那便好,”洛煊松口气,揉了揉眉心,说道:“贵妃生辰宴的事你应该知道了,我悉心栽培你多年,总算有用武之地。摄政王祸害朝纲,致使百姓苦不堪言,他一死,对苍生和洛家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别的我便不多说,你知道该怎么做。”

  悉心栽培?洛菀觉得很讽刺。

  女主乃是洛氏嫡长女,尚书大小姐。身份尊贵,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得归功于她去世的母亲。

  而她父亲呢?

  每日天未亮便让丫鬟叫她起床,去院子里练武,弄得伤痕累累,祛疤的药膏涂满她全身。为的是什么?不过是将她培养成一把藏在暗处的利刃。

  “我知道你落水受惊,”洛煊接着道,“你素来体魄强健,几碗姜汤喝下去风寒便能好全。白氏去世一事伤心一两日也就罢了,在这紧要关头面前可别不知轻重缓急,姑且放心去准备。”

  放心去送人头?堂堂刑部尚书,麾下武功高强的能人异士何其多?却要亲生女儿冲锋陷阵?

  她很想破口大骂,费了好大劲才忍住,冷声道:“父亲教训的是,女儿定不辜负厚望,若无事,先告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权臣娇妻又黑化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