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倏尔2020-11-21 13:362,249

  两日后,扬州三里亭。

  阙清呤与阙清映踱步遥望,连一向难得下山的家主阙林也端坐于石凳,双眼紧闭,神情肃穆。

  “家主,今日已是两日之约,可小师叔还未出现,黑影人是否将小师叔已…”

  “清呤,住嘴!小师叔吉人自有天相,想必是有事耽搁,咱们再等等。”

  阙清映也担心小师叔出事,自两人从钱家坟地出来后,便快马加鞭赶回枫林烛渊,请得家主出山,又匆忙赶回扬州。

  可如今已到两日之约,小师叔还未归来,阙清映不敢想象。

  “来了!”石凳上闭眼静穆的阙林站起,看向亭外,目光深远。

  阙清映与阙清呤也看向远处,只见几个身形奇异之人抬着软轿渐渐逼近,轻纱帐幔中隐隐躺着一人。

  当软轿停在亭外时,一似管家模样白发老者微笑和善,让小厮将轻纱掀起,“奉主人之意,将阙家少年送还于阙家。我们主人好客,稍微耽搁了片刻,这是主人的歉意,请收下。”

  一旁的小厮递上一白玉盒子,白发老者笑着亲自奉上。

  阙林看向软轿中人,正是消失两日的阙岚,可人却昏睡着,并无反应。

  阙林瞬间想起多年前与此不差分毫的情景,面上伤痛闪现,一时难以接受。

  “阙林感谢你家主人厚待,可好端端的人却是如此回来,是否该给阙某一个交代?”

  白发老者面色未动,依旧微笑示人,“阙门主无需担忧,阙家少年并无大碍,只是前些日子奔波劳累,睡着了,醒来后依旧如初,请不必担心。”

  “主人很欣赏阙家少年,有缘再会。”

  白发老者说完,便将白玉盒子与软轿留下,老者与小厮一同消失不见。

  阙清呤与阙清映大惊失色,拔剑冲向软轿,可老者与他人全然消失,不见踪影。

  阙林也急忙奔向软轿,执起阙岚手腕,才稍放下心,脉动稳定,呼吸正常,果真是累了,睡着了。

  “家主,小师叔怎样?”两人围在软轿旁,见软轿中昏迷的小师叔,焦躁不安。

  阙林面色如常,一身悚然消散,手心捏了把汗,已然接受不了再次残酷的情形。

  “没事,你们小师叔只是累了睡着了,休息会儿便会醒来。”

  “咱们先回客栈,等你小师叔醒来再做打算。”

   扬州客栈内,阙林寸步不离坐在床边守着熟睡的阙岚,一天一夜,眼睛血红也不曾松懈。

  俩小少年搬来小凳子也乖乖守在床旁,双手撑住清俊小脸,眼涩了也不敢闭上,俩小手使劲掐着自己脸上的肉,疼痛使人清醒。

  “岚儿!”

  阙林忍下眼眶中的泪意,见阙岚醒来,忐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欣喜交加。

  俩少年也从小凳上跳起,眼泪婆娑,大声哭泣,“小师叔,您终于醒来了,我们好怕,呜呜…”

  “小师叔,你醒来真是太好了!”

  阙岚脑子里一片模糊,一时想不起发生了何事,似乎只是累了睡了一觉。

  “没事,只是浑身乏力,休息一会儿便好。”

  “您怎么来了?”似乎没想到,记忆中从未下山的父亲会因此而来。

  阙林一向不喜孩子黏糊,所以对阙玥从小严厉,赏罚分明。

  而对阙岚疼爱有加,想要什么便要什么,从未食言。

  自儿子阙玥如活死人般归来后,便愈发严肃,不言苟笑,也不轻易下山。

  “扬州有一多年未见的好友,顺便出来走走,看遍了整个扬州城也没咱枫林烛渊清幽安静,明儿我就回枫林烛渊,你们先休息几日便去执行任务,早些回来就好。”

  俩少年本正伤心难过,可没想到家主会说出这样口是心非的话,不禁偷偷笑起来。

  不巧被严肃的家主瞥见,一时不敢笑,又不敢哭,真是哭笑不得。

  阙岚了然,心中一阵暖意袭来,却不知该说什么。

  阙林见阙岚已醒,恢复往日严肃,“别打扰你们小师叔休息。”

  话说完便用眼神盯着俩小少年赶快回房间休息。

  俩小少年迫于家主的威严肃穆,赶紧抱头逃窜,“家主早点休息,小师叔也多休息,明日见!”

  门合上后,一室幽静,阙岚躺在床上,闭上双眼,脑子里一片混沌,惘然若失,似乎落下了什么。

  褚隐愤怒时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自己五马分尸的怒不可遏。

  而自己那时抑制不住的控诉,逼得那人到了悬崖边缘,才会导致那人有了杀意吧!

  阙岚揉捏着额头,想起那人银丝白发,冰魂雪魄,显现出不明痛意与恨意时的愤怒模样,忽然有了丝悔意。

  褚隐,你到底是何人?

  阙岚并无睡意,闭上双眼总是能看到那张愤恨而痛苦的怒火,而被那人怒火快要勒死时的幡然醒悟。

  万年前的抛弃,并不是一个人错,而姑苏地龙是天怒非神怒,扬州钱家祖坟消失并未造成任何无辜之人受到伤害。

  修行者轻易被怨气控制心魂,将自己所有的怨气发泄于他人身上,放乎一己之私以自为,何谈为修行者。

  阙岚从未如此心烦意乱,手臂不小心蹭到瓷枕旁陌生的白玉盒子。

  轻触便有一丝暖意,让人一种舒适的感触。

  阙岚打开盒子,里面安静躺着同样的白玉瓶子,还有盒子中流萤般消失的几个字。

  阙岚回想那日请求救一人时,那人一脸邪魅逗趣的神态。

  阙岚以为自己这凡夫俗子不过只是那人眼中取乐之物,可如今手中的白玉盒子,阙岚第一次如此纠结。

  第二日,阙岚郑重将白玉盒子交给了父亲阙林。

  阙林:“这东西是让我先带回枫林烛渊?”

  昨日白发老者留下的白玉盒子,阙林生平见过许多极品玉石,可如此完美精致的白玉盒子还是初次见,盒子里的东西应该更为极品。

  阙岚:“父亲,这东西请您亲自给哥哥服用,无论中间出了何事,请您定要保护好哥哥的安危。”

  阙林震惊,面色一下苍老许多,双手止不住颤抖,“可信吗?”

  失望太多次,以至于不敢再奢望,可如今这白玉盒里的希冀,阙林经不起更多的折磨与痛苦。

  阙岚如实告知:“他姓褚。”

  阙林大惊失色,作为阙家家主,一生修行不只是为了家族,也是为了世间的安稳。

  “褚”字代表着绝对的信仰,也代表着消失于世间的神族。

  若那黑影人真是神族之人,那所有的神族是归隐还是已离开凡间。

  “这真能救活你哥哥吗?”

  “父亲,这是我们仅剩的希望。”

  阙林怔了很久,“这是我们仅剩的希望”一下让阙林如梦初醒,寻净天下所有灵丹妙药,可依旧不见起色。

  如今神族再现,这丹药才是唯一能救活儿子的希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隐—你们的小师叔归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隐—你们的小师叔归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