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女郎2020-09-10 07:143,767

  上官老师贴娘家贴的不算多,一个是她结婚出来娘家没有给多少嫁妆,另外一个是两个弟弟部队复员回来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娘家上下都有照应。她贴娘家的钱完全是意思意思。

  李工程师对家里的贴补完全不一样,他给阿五阿六阿七的生活费是养家的数字。他家里本来是一个大学生都不该出的,但是碰巧当时城隍庙隔壁住了个教授,又蛮喜欢小时候的李工程师的,所以经常辅导他作业,借点书给他看。李工程师聪明,一学就会,高中毕业就顺利考取了当年的名牌大学,一路就很顺利的走了下来。同时,也滋长了他内心的愧疚,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那会儿,他在大学读书可以在食堂吃饱,而回家看到弟弟妹妹只能吃开水泡几粒米,心里很是难过。

  李工程师的弟弟妹妹跟他完全不同。阿貳下乡去了江西,阿三复员后去了街道工厂,跟领导打架。阿四在80年代初想去日本打工的,家里7户人家包括当时还未嫁的老七,一起凑了路费,谁知道不到两个月那里就传来消息,说他在名古屋的时候护照钱包被偷了,想不通的时候差点去跳地铁,后来人倒是回来了,但是就一直到处混着。

  三个妹妹更不省心。阿五插队落户,户口一直回不来,她就重庆深圳到处打工,直到后来大概50岁的时候总算用一辈子的积蓄买了个户口回到上海,户口就落在原来城隍庙父母的家里。阿六一会儿厂里不景气,一会儿老公下岗,一会儿自己下岗。为了她一个人,老娘开了几次家庭会议,规定有工作的几个都要给她补贴。其实说来说去,有工作的也就李工程师和阿貳两个人,所以一直补贴了大概十来年。阿七原来在街道幼儿园工作,后来觉得太累了不去了,索性就在家里跟父母住一起,也是属于补贴对象,直到她四十岁的时候找了一个父母平反房子归还的同龄青年,才算告一段落,不过户口倒是没有迁出去。

  阿六觉得不对,既然阿四阿五阿七的户口还跟父母在一起,她为什么要迁出去?于是又把户口从成婚的十六铺迁回到了城隍庙。户口本上于是有阿四阿五阿六阿七。

  那爿房间其实在他们父母在世的时候,已经不太能住了。灶片间和抽水马桶是在一起的,要上厕所还要看看隔壁邻居是不是在做饭。几十年一直都是煤球炉子,旧区改造几轮都没有影子,拆迁更是没人要了。所以那个地方本来也没有人要住。阿五在重庆离婚,买了上海户口以后,带着女儿住进去。阿六说,房租要交的。当年阿五是顶替了她去的插队落户,阿六谢归谢,房租还是要收。

  阿五心大,没有觉得自己替阿六去插队落户是多大的恩。她在去重庆的路上认识了后来的老公。两个上海知青在在重庆结婚扎根,生了一儿一女,如果她不替阿六就不会认识他。只是到了后来,80年代末的时候,搓着麻将他就染了赌瘾,把家当都拿去赌。阿五只好到深圳去打工,一面替他还钱,一面把剩下来的钱到处托人买了两个户口,自己一个,女儿一个,牵到父母处;儿子她前夫不肯放。她哪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父母的家里是她唯一落脚的地方。李工程师,她嘴里的大阿哥,这些年来凭良心说,对她是最好了。在重庆的时候给她寄钱寄粮票,回上海是他托人买的户口,女儿找不到工作要开网店也是问他借的钱,他二话不说就拿了近三万块出来,她硬是要写个借条给他。房子的事情,大阿哥又要出来替她做主了。

  李工程师仿照当年老母开家庭会议一样,去城隍庙召集了兄弟姐妹开会。他以一家之长的地位表态,希望大家商量个办法。李工程师一直以家长自居,不仅是因为是大儿子,更因为从阿三头开始,几乎每个人都是他贴补了十几年的,他的确算是一半带大了他们。尤其阿七,从小跟在他后面一口一个大阿哥,他读大学的时候,每次回家都会省下几个馒头藏在书包里给她。阿五在重庆那会儿,也是他每个月寄钱寄面粉过去的。家里的事情如果投票决定,那么李工程师每次至少可以拿三票。老二不在上海,那么六个人里有三票,等于大部分的话都是他说了算。

  李工程师对那点还是很满意的,他在兄弟姐妹之前有威严,说话有点分量的。他在单位里虽然因为脾气耿直,得罪了人,一直没有拿到总工程师的位置,可是在家里却一直是第一把交椅。这点上官老师就不行了,她在家里虽然也是老大,也一手从小带大了三个弟弟妹妹,可是他们对她没有服帖到那个地步。

  六个人都召集齐了,李工程师发话了。

  “你们大家也知道,阿五不容易,刚从重庆回来,带着女儿,也没有地方去。过段时间她儿子也要来了……你们大家自己都有房子的,叫你们住过来你们也不愿意的。所以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让阿五先住着。”

  “阿五可以先住着,不过不太划算。这里也算闹市,租出去租金还蛮高的咧。租金分下来说不定还够阿五去租个新公房的。”阿六说。

   “那点租金够阿五出去租房子?”阿七问。她跟阿五感情蛮好的,也蛮喜欢阿五的女儿的,经常叫阿五女儿到她家去过夜。她40岁出嫁,老公家里落实了政策,什么房子古董都还回来了,阿六要求的那点租金她觉得狗比倒灶的。阿七更不喜欢阿六的原因是当初自己户口在父母家是因为要跟父母住一起照顾他们,阿六把户口又迁回来算什么?

  “闹,我觉得,租金可以分阿五一半找房子的呀,”阿六说。她心里在意的其实是不能让阿五独占那间房子,住久了就是她的了,即使大家户口在里面,后面的政策怎么变谁也不知道。“她大概只要再贴一点就可以找到煤卫独用的房子了……”

  “出去租不现实的,阿爸姆妈的房子还在,她没有理由出去租的。”老大发话了。

  “那……”阿六听出老大话里没什么余地,再说的确阿五现在未必肯搬出去,她要是再强调,万一阿四倒戈,她就例外不是人了。她跟阿四感情不好的,但是这件事情上,他们暗地里通过气,还算同意对方的做法。现在她只能做好人了,“各么就按照市面价格叫阿五付一半好咧。”

  大家都不吭声。

  “住多久呢?”阿四头发话了。言下之意,一住住下去,房子就是她的了,到时候谁说得清楚。说实话,阿四对于那间房子不是没有想法。

  去日本那次,他把厂里的工作辞了,想着背两大袋钞票回来后从此寝食无忧。事实上,他到了日本,发现打工远远不是弯腰在地上捡钱那么简单的。一起去的人在餐馆打工,趴在地上擦地,经理穿着白袜子检查,一旦有一点点擦到灰就一个耳光。那样的工作大概要同时打三份才够赚钱。他绝对绝对是不能去做的。借了那么多钱总要有个借口,于是他编了一出护照和现金被偷掉的故事。但是回到上海以后,他也没有找到事情做,他卖过一阵子股票认购证,一阵子进口手表,倒来倒去,左手进右手出,到处混混,也算认识了不少人。后来他也不怎么回去了,索性跟老婆离婚了,几个情人那里轮流住。那间城隍庙的房子他是不会去住的,但是他想的是卖掉,就算值不了多少,但是卖掉有现金分的,总比让阿五住着要好。

  “先暂时住着吧,住多久不知道。”阿五说。阿五没有办法回答那个问题,因为她没有想过要搬走。

  阿五说完,坐在床沿边上,低头开始织毛线,等着别人的态度。

  阿三头抽着烟不说话。他一直住在丈母娘家里的,对家里的事情过问的不多,他觉得让阿五住着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最近他女儿刚技校毕业,想到阿六头所在的粮食局三产找工作,人脉用的是阿二头江西下乡的老同学,牵线搭桥具体的事情倒还是要阿六头帮忙的。阿六的工作也是远在外地的阿二搞定的。所以在阿五的事情上,他打算弃权。

  最小的阿七说,“大阿哥,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我听你的。”

  结果六个人,阿五不能投票,阿三弃权,剩下的两票对两票,家庭会议没有结果。

  事情最后的了结,是阿五在重庆的儿子遇到车祸要到上海来治疗。没有户口也没有医保,大家于是说你们母子三个就住一起吧,不要付房租了。不知道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算下来如果要帮忙医药费不如先开口做好人让阿五没有办法再开第二次口。

  阿六回头就跟阿二通气,说了事情的经过。阿二在这件事情上其实站的是老大,但是他不好开口说,他也绝对不会再跟阿大说话的。几十年了,他们都没有说话。

  新年的时候,李工程师在老饭店订了两桌酒席,在上海的兄弟姐妹六户人家加上孩子,满满的坐了20多个人,冷盘热炒鱼肉海鲜转满了圆台面。李工程师把饭店的招牌菜都点出来了,他觉得兄弟姐妹当中大部分人都没享过什么福,请大家吃一顿是应该的。而且,以后每年都会请,不是吃饭的问题,是找个机会聚聚。聚在一起,才有一家人的感觉。

  那爿屋子是小,但是兄弟姐妹一起长大的感觉很亲切的,以至于到了后来几个弟弟妹妹结婚,他其实心里不开心的。他们以后会有自己的家庭,对他这个大哥的依恋少很多。而且会有公婆或者丈人丈母,对自己的父母就不那么尽心了。每个人结婚,他都有种家里吃亏的愤怒。他最恨的莫属阿二,爹娘在的时候,他居然还往养父母家里跑。他把孝顺都给自己父母不好吗?他那么有空去孝顺别人?阿二不回来就不回来吧。而且后来阿四和阿五离婚的时候,他没有劝。事实上,他是鼓励他们离婚的,离婚了不就又回来了吗。只可惜不是每个兄弟姐妹都会离婚的。他们回不到城隍庙小屋子一起的那段时间了。

  阿七的老公喝到后来醉醺醺的拉着李工程师说,大阿哥,你对我们阿七是真的好,只要你大阿哥说一句话,我和阿七一定都会帮你做的。说着话,他腿都站不稳了。阿大说他是醉人说的醉话,但是心里听了舒服呀。那么多年的照顾,不就是为了亲亲热热的一声大阿哥和家里的权威地位吗。

  吃完饭要去结账,李工程师不让任何人动,上官老师去买单了。两个人说好,他请家里人一顿,她也请家里人一顿。算来算去,李工程师觉得自己划算的,毕竟他家里比她家里多了那么多人。李工程师肯定是不喜欢上官老师家里人的,觉得他们虚伪薄凉,完全没有他们城隍庙李家的亲密和融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官老师的烦恼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官老师的烦恼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