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前路漫漫依本心(乙篇)
亖阅2021-08-21 12:484,458

  莫沧月看着柴静端出来东西,意外道:“鸡腿她没吃?”

  “七师兄,看来你这亲手烤的鸡腿不行啊,她不但没吃,反而吐了。我给她买的赤豆汤圆,她可全吃了。” 柴静说话时还带着份小得意,觉得上官白雪更喜欢她送的东西。

  “吐了?她的伤还没恢复?”

  莫沧月分明记得上官白雪曾亲口所说过最爱吃鸡腿,上次她吃得可开心了,怎么今日会是这反应?

  “许是吧,她自己也是这么说的,身体没恢复,鸡腿太油,才觉得恶心。”

  莫沧月有些想不通,“小师妹,你把她的反应仔细说与我听。”

  “恶心还能有什么反应,就是吐呗。”柴静回道,又想起上官白雪发呆的模样,“不过,还真是有怪异的地方,她中间发过几次愣,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叫都叫不醒。脸上神情也是怪怪的,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莫沧月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看来噬魂对她影响还不小。”

  “七师兄怎么知道是噬魂影响?那到底是什么药呀?”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中噬魂之人会看到许多幻觉。”

  柴静没再问,往四处望了望,嘟囔道:“三师兄呢?师父命他照顾好上官母女,上官白雪人都醒了,怎么也没见三师兄身影?”

  “快速做功课吧,别管萧遥了。”

  “知道了。”

  所有弟子里属柴静功课最偷懒。

  莫沧月也没看到萧遥的身影,仔细想了想,突然双眸一亮。

  上官南和金神通正在书房中谈话。丽安镇规矩,主人谈话时任何人不得偷听,所以弟子们都会自动走得远远的。

  但若是细心看,便能看到屋顶有根细铜丝,那根铜丝沿着隐蔽的路线,一直连到了一座僻静院中角落的一口大缸处。缸正倒着放,前面还有一个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遥!

  莫沧月不动声色地出现在萧遥前面。

  萧遥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莫沧月,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之下。但此时他若是说话,定会被人发现他在偷听,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沉住气。萧遥强忍着怒意,只是眼神冰冷地瞪着莫沧月,仿佛想用这眼神把他杀死一般。

  这二人不和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偷听是丽安镇大忌,如今萧遥被他莫沧月抓住了他把柄,想来莫沧月定是要去告发,让师父重重罚他。如此良机,莫沧月怎么可能会放过。

  但是让萧遥意外地是,莫沧月非但没有告发他,反而蹲了下来,听着缸里传出的声音。

  萧遥此刻是看出来了,敢情莫沧月这是要一起偷听的意思。萧遥心中更是不悦,自己静心布置的一切,竟让莫沧月来偷摘果实。可是此时不能说话,更不能交手,一旦有动静定会立即被人发现,所以莫沧月才有恃无恐,在这大大方方地听着。萧遥咬牙忍着没爆发,只等听完再找莫沧月算账。

  里面金神通的声音传来:“上官锆与周琳一个是司掣宿主,一个是翾翼宿主,当年他们和焰魔一战,使焰魔元气大伤,为人间换来了这近二十年的太平。只是这代价实在是有点大,搭上了整个上官山庄和整个周门。”

  接着是上官南声音传来:“若上官山庄和周门的弟子们是为消灭焰魔而死,那至少是为了天下苍生,死得其所。你我都知焰魔他从不取人性命,出事当天焰魔傀儡只是重伤了上官山庄和周门的弟子,我的师兄弟,我的亲人,真正死于江湖中人的贪婪和自私。”

  “你既然知道,为何不复仇?以你武功,对付那些帮派轻而易举。”

  “我有凌云,还有雪儿,我若选择复仇,他们又该如何?我将他们带到这世界,还没让他们看见这世间的美好,就让他们生活在仇恨中,我做不到。”

  书房中的金神通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又道:“据我所知,翾翼所留给世人的力量远比司掣所留力量大上许多,所以历届翾翼宿主都比司掣宿主都要厉害许多。唯独到了上官锆和周琳这这一代反了过来。周琳医术确实无可挑剔,只是武功确是一般,所以她最终没有封印焰魔,她和上官锆合力也只是重伤焰魔元气而已。如今上官白雪既继承了上官山庄武艺,又继承了周门医术,若是培养得当,日后她定能封印焰魔,给世人带来数百年安宁。”

  “翾翼宿主并非雪儿一人,封印焰魔任务也不是非她不可。”

  “你将天蚕丝传了给她,翾翼力量也在她体内开始觉醒,她已经踏上翾翼宿主这条路了。”

  “金神通,你既然说敬重我爹娘,为何麻子脸伤我雪儿时,你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却不出手相助?”

  “上官白雪当时已经中了噬魂,我也不知解药在何处,救她之法唯有用翾翼之力压下噬魂毒性。我挡得住麻子脸的刀,挡不住噬魂毒发。”

  这道理一说出,上官南自然明白了。想到女儿所经历的一切,心痛难忍,“这噬魂究竟是什么邪恶之药,为何就连周门也不知道?”

  金神通能感觉到上官南心中之痛,但他是一个见惯了各种风浪的生意之人,脸色与他的话语一样平静,“噬魂出自焰魔,凡人自然无法知晓。我们这世界以外的地方叫天外,中噬魂后看到的画面是来自天外狐族的记忆,现世只有最后三颗噬魂:天若噬魂,天心噬魂和玄耀噬魂,但解药却不知所踪。”

  “您可知这噬魂是何人所下?麻子脸不可能有那么大本事,他是被谁利用了?”

  “此人隐藏得极好,我还不知他是谁。既然噬魂是至邪之药,定和焰魔有关。”

  上官南并未怀疑金神通之话,只是对这噬魂她了解得实在是太少,“这噬魂究竟邪在哪里?”

  “现世中噬魂解药只有一颗,拥有解药之人便可控制身中噬魂之人,让傀儡为他做任何事,但这只是其一。”

  这些上官南知道,“其二呢?”

  “其二,噬魂能控制人的情感。人一旦中了噬魂,很容易把噬魂里看到的画面误认为自己的前世,而寻找前世的爱人是他们自然而然会去做之事,所以服用了天若噬魂之人一定会爱上服用过玄耀噬魂之人。在以往中过噬魂并活下来的人中,没有人逃出过这个定律。”

  上官南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药还能按制人感情,她自然不想女儿的感情被这噬魂摆布,“是不是服了噬魂解药就会忘记那些画面。”

  “是,如今我还未寻到解药。但既然噬魂已现,想来那解药也不远了。但是我并不建议你给上官白雪服下噬魂解药。”

  “这是为何?”

  金神通解释道:“一来,上官白雪身上的噬魂已经被压制住了,不会对她身体有害,就算有解药也没人能控制她。二来,翾翼宿主定会经历诸多磨难,伤痕累累一生。你若是实在不想她走上这条道路,只要阻止她和司掣宿主在一起,翾翼力量便不会彻底觉醒,她也就避开了这命运。如今我们既然已经知道沧月就是司掣宿主,断了她和沧月之间的缘分,也就能如你所愿,上官白雪平安顺遂地过完此生。至于如何断这份缘也简单得很,只要服下玄耀噬魂之人不是沧月即可。”

  另一边正在偷听的萧遥和莫沧月二人心中都极为不平静。莫沧月如被雷劈中一般,震惊又茫然。自上次他被上官白雪所救之后,他便在心中暗暗发誓,此生定护她一生。金神通此番话,无疑是给了莫沧月当头一棒。

  就连旁边的萧遥也忍不住把目光放到了莫沧月身上。

  书房中沉默了片刻。

  上官南神色微淡,又道:“世人不知焰魔傀儡为何物,称其为黑魔。我此生虽避开了翾翼宿主的命运,但是每次听到有人因黑魔而伤时,心里都自责不已,我不想雪儿也是如此。姻缘本就是天定,就让一切交给天意,遵循雪儿本心。”

  “如此你更别给她服噬魂解药了,若是上官白雪最后走上了翾翼宿主这条路,噬魂里记载了狐族的法术,可帮她更好的利用翾翼力量对付焰魔。她之前打出酷似神龙的一掌便是狐族记忆中的法术,其威力你也看到了。此掌就算是身为翾翼宿主的周琳在世,也不一定打得出来。”

  上官南想起昏迷在床的上官白雪,“是福是祸尚未可知。”

  “翾翼力量非同小可,你还是要叮嘱上官白雪莫乱用为妙。”

  “多谢。”

  这些上官南自然明白,这些年她带着上官白雪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

  金神通难得一笑,“金某只是一个生意之人,但若这世界没有了,又何来生意。我金彬淼一向自视甚高,很少佩服人,唯独对你们上官家和周家敬佩无比。历代翾翼宿主皆出自周家,可以不夸张地说,这世上若无周家,则永无太平之日。”

  上官南想起周门数百名医者的惨死画面,未接此话。又想起丽安镇中对上官白雪格外关注的两位少年,道:“萧遥曾救过雪儿性命,雪儿虽忘了,但我一直记着。如今既然已经知晓他是你丽安镇弟子,当年之恩,我日后定会还他。雪儿一直以为追杀我们的人都是从丽安镇买来的消息,所以对你们态度并不好,她和莫沧月之事现在还言之过早。那是雪儿的缘分 ,且等雪儿长大后,让她自己做选择,我不想过多干涉。”

  “若让她自己选,那你可得教会她如何识人断人才行。你真打算就这样一直带着她四处躲避追杀,远离人群生活?脱离社会太久,对她未必是件好事。焰魔虽然元气大伤,但未被封印,再有三五年也就恢复了。焰魔诡计多端,极擅功心,若上官白雪一直像这般初生之犊之状态,她将来如何对付焰魔。而且就算没有焰魔,上官山庄和周门当年往事迟早会落到她头上,你又让她如何应对江湖众人?”

  上官白雪是上官南的亲生女儿,一个母亲所考虑的定然会比旁人多上百倍,金神通所顾虑的,上官南之前也想过千百遍。

  许久。

  上官南转而问道:“金前辈,你可知道我妹妹上官北在哪?”

  “不知道。但若是连我都不知道,她要么死了,要么不在圣国。”金神通是个生意人,这些消息平时都是要换钱的,但此刻在上官南面前,他却是知无不言,可谓是异乎寻常的出奇。

  “北儿定然还活着,我和北儿是孪生姐妹,我知道她一定还活着。”上官南笃定说道,“南境国王帮我在南境找过,没有找到北儿。其然国的天蝎教与周门有仇,北儿应该也不会去其然国,难道她在北桑?”

  “圣国之外的事,恕金某能力有限。”

  丽安镇一直都不收集圣国以外的消息,这规矩上官南知道,也心知找上官北的路还很遥远。

  “还有一事想向金前辈打听。我娘有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姓苍,小时候我曾听我娘说过,她与您结成了连理。但这些年一直见您都是一个人,请问我苍姨可还在人世?”

  上官南这番话,难得地让金神通神色表现出些许异常,满头的白发衬出了他心中的一丝微凉。

  “她尚在人世,只是隐居于世外。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找她,若有一日你遇到了她,记得帮我告诉她,当年之事是我错了,我想见她。”

  上官南听后一愣,当即明白这中间定是发生了许多事情,长辈之事,她并不想唐突地去打听。

  今日谈的已经够多了,上官抱拳道了句:“多谢金前辈今日告知的一切。”

  随即离开了书房。

  这边偷听的莫沧月也离开了。

  萧遥心中不舒服,哪愿意这么轻易地放过莫沧月,忙追上道:“莫沧月,你可听到师父说的,只要你离上官白雪远点,她便可平安顺遂一生!”

  “你管不着。”莫沧月说罢继续往前走去,面对萧遥或其他弟子的挑衅,他一直是不爱搭理的。

  萧遥又岂是会这么简单地放弃,又道:“若是我得了玄耀噬魂呢?”

  这话成功地让莫沧月回头了,他走到萧遥面前,眼神一敛,严肃说道:“萧遥,上官白雪和你平时招惹的那些姑娘不一样,你离上官白雪远点。”

  萧遥很是得意激出了莫沧月的这份不淡定,嘴角斜斜地勾了起来,“师父为何让我照顾上官母女而不选择你,很明显师父是希望你离上官白雪远点。”

  莫沧月不愿和萧遥多废话,俩人目光针锋相对,火气十足。

  此时,吴启走到了莫沧月身边,“少主。”

  蒋洛也走到了萧遥身边,“主人。”

  莫沧月和萧遥相互瞪了一眼,谁也不服谁,带着各自的人转身离去。

  “可有白家之女的消息?” 莫沧月向吴启问道。

  “白家之女刚出生时就被人掳走了,如今已有十年之久,找起来并不容易,我们尚在查找之中。”吴启回道。

  “此事派其他人去查,你近日回趟其然国,替我查个人。”

  “好,少主想查何人?”

  “上官北。”

  既然上官南忽略了其然国,那莫沧月就从其然国查起。而正好他手下的吴启是其然国人,天时又地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