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五洲震荡现神龙(乙篇)
亖阅2021-08-21 12:363,362

  金神通带着所有弟子回到丽安镇时,上官南和麻子脸正在交手,这待客厅里的家具已被他们的打得七零八落。

  莫沧月比他们回来的早,此刻正呆在上官白雪身边。

  上官白雪神情恍惚,似乎正承受着巨大痛苦,无人知道她正在经历什么。

  金神通走了过去,二话不说要将莫沧月拉走。莫沧月从不会违背金神通意愿,这是第一次,莫沧月没有走,请求道:“师父,求您让徒儿留下。”

  “她不会有事。”金神通笃定道。

  莫沧月从不怀疑金神通的话,只是眼下这情况,麻子脸他们来势汹汹,上官南一人在苦战,上官白雪奄奄一息。若自己再走了,上官母女要如何脱险。

  “沧月!”见莫沧月不为所动,金神通厉声喝道。

  莫沧月不愿违背师父命令,在上官白雪耳边说了一句:“上官白雪,莫被妄念夺了心智。”随金神通一起离开了这间屋子。

  上官南还在和鬼狱的四位高手交手着,麻子脸见上官白雪身边没人,悄悄走至她身边,将刀对着她,大声唤一了句:“上官南!”

  四位的鬼狱高手见状停止了攻击。上官南这才发现,莫沧月早已不在女儿身边,而此刻女儿正昏迷着,无丝毫反抗能力。

  “用天蚕丝换你女儿的命。”麻子脸说着把刀尖刺入了上官白雪身体内,就见那鲜红的血液流出。

  莫沧月正在远处观望着,见此状况,激动地想上前阻止,被金神通制止道:“若想她扛过这噬魂,就别轻举妄动。你救不了她,她的一生只能她自己扛,而这只是开始。”

  又听见上官南对麻子脸回道:“天蚕丝认主,根本就不是尔等能使用的兵器,我无法给你们。放开我女儿,你今日还有活路。麻子脸,你不够聪明,你找不来噬魂,你不过是被人利用,做了他人的刀刃而已。但我没想到你竟会愚蠢到去相信得到一样兵器就能天下无敌这等不实之言,天下间哪有这样的好事。若真如此,我对付你们又何必如此费力?”

  麻子脸鬼迷心窍,贪婪丑恶嘴脸尽显,“虽然上官山庄是没了,但是留下了巨大的宝藏。这批宝藏在江湖中不是什么秘密,天蚕丝既然不在你身上,定然在那批宝藏里藏着。告诉我宝藏在哪?”

  麻子脸说着,刺入上官白雪体内的刀又更深了一分。莫沧月拳头紧握,紧张地看着屋内情景。萧遥站在一边,看着当年自己救下的小姑娘被人如此伤害,同样极不淡定。

  上官南果断将手中剑往麻子脸一挥,刺伤了麻子脸,又施展轻功飞过去,将麻子脸踢向一边,他手中之刀随着被一起被踢飞了。

  上官南忙按压着上官白雪正流血的伤口,唤道:“雪儿,你听得到娘说话吗?雪儿,雪儿……”

  奈何上官白雪一点反应也没有,慢慢地身上的伤口血也没再流了,整个人一动不动。上官南意识到什么,惊恐地瞪大双眼,颤抖着将手放女儿鼻子前探她呼吸。

  “雪儿!”上官南撕心裂肺地喊着,将上官白雪紧紧抱在怀中。

  莫沧月手紧握着,艰难地隐忍着心中悲愤。

  金神通身后的柴静问道:“师父,这上官白雪是死了吗?”

  “她没那么容易死。”金神通道。

  莫沧月听后手又放松了,耐心在一边看着,等着。

  上官南轻抚着上官白雪脸庞,悲痛欲绝,“雪儿,都是娘不好,是娘太懦弱,你本不用经历这些。”

  说着上官南取下头上的木簪,放在上官白雪手上。随即拿起手中之剑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对准了麻子脸,一句话未说,直接把怒气爆发在手中招式上。麻子脸吓得忙躲在鬼狱高手身后。鬼狱规矩向来是,收钱办事,不论是非,既然收了麻子脸的钱,便按规矩替他把事完成。

  莫沧月无心看上官南和鬼狱高手之间的打斗,目光全在上官白雪身上。上官白雪手中的木簪散发出了阵阵白光,星星点点全围在上官白雪身边,莫沧月惊讶万分。又看向身边之人,似乎无人注意到上官白雪身上正发生的奇怪现象,这才明白只有他一人能看到这些白光。

  上官白雪并未昏迷太久,醒来后的她有些虚弱,看了看手中木簪,又看着上官南在一边苦战。

  “上官南,你别再苦苦挣扎了,把天蚕丝交出来。”

  “你们害死我女儿,我不会饶你们。”

  上官白雪将一个小布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对狐绒小球,神色惊讶地看着这奇怪的东西。

  “师父,上官白雪拿的那个是什么呀?”

  柴静是金神通唯一的女真传弟子,生性活泼,深得金神通喜爱,平日里师兄弟们也都宠着她。整个丽安镇中,属她说话做事最为随心随性,毫无顾虑。

  “那是离魅一族的圣物,狐尾球。”金神通答道。

  “离魅一族?”柴静略为不解,“他们不是被朝廷灭族了吗?”

  “离魅一族被灭后,这狐尾球一直没有现世过,没想到竟然在上官白雪身上。”

  此时屋内的上官白雪站了起来,柴静惊讶道:“上官白雪身上的伤好像好了,这也太神奇了,刚刚麻子脸明明刺伤了她,她的伤是怎么好的?。”

  莫沧月放下心来,上官白雪刚刚被麻子脸所伤的地方确实好了,在场中人只有他一人看到是那些白光将上官白雪的伤治好,也只有他一人看到有颗白色的珠子进入到了上官白雪体内。

  又见到上官白雪施展轻功飞到上官南身边。

  柴静又问道:“ 师父,上官白雪的精神好像恢复了,没了前面那份迷糊,她体内的噬魂真的解了?”

  “噬魂既然为天下至邪之药,又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解除了。”

  “没解?”

  “虽然没解,但被她身上的力量给压下来了,现在噬魂也伤害不了她。”

  “什么力量啊?”

  “说多了你也听不懂,简单的说就是天蚕丝的力量。”

  “师父你也得先说出来,我们才知道能不能听懂。”

  整个丽安镇只有柴静一人敢如此说话。

  金神通目光看向上官白雪,道:“再说就要错过精彩了。”

  就在此时,上官白雪凝神运功,一掌打向面前众人,掌风如神龙之气势,将她面前所有人打倒,就连从鬼狱而来的四位高手也没躲过重伤的结局。

  金神通和弟子这边,他们的头发和衣服也都飘起,如此远的距离依然有影响,可见掌风之大。一个十岁的女娃居然能打出如此威力的一掌,就算是江湖前辈也不一定能有如此深厚功力。这一掌似乎把时间给定住了,四周无一点声响。要知道这些可都是金神通弟子,能把他们震住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神龙掌?神龙一出,四海翻腾,五洲震荡,谁与争锋!”直到麻子脸的声音传来,大家才缓过神来。

  柴静一向是话最多的,“这就是神龙掌吗?”

  “不是。”金神通应道。

  “那这是什么武功?竟这么厉害。”

  “就要看上官白雪给它取什么名字了。”

  柴静更是惊讶了,“也就是说这是上官白雪独创的武功?”

  “独创不是,但这世界仅她一人能打出此掌。”

  “以她现在这般功力,在我们神通榜上能排第几?”

  “静儿,若是你有这般功力,为师能让你做神通榜榜首。”

  “徒儿我可没这本事。”柴静笑道,“那上官白雪到底是第几?”

  “上官白雪自小躲在山林间,偶尔随上官南给人义诊,对人间的善恶冷暖和人情世故都反应极慢,她如今这般功力是不弱,可惜对决时会欠着火候,可排第六。”

  柴静转向莫沧月,“七师兄,没想到上官白雪还真超过你了。”

  莫沧月看到了上官白雪打出那掌的威力,若是正面交峰,他不一定能接住。眼前的上官白雪再不是当初在河边说自己武功差的小女孩了。神通榜前十,属她年龄最小。

  柴静看到上官母女走出了金神通府邸,着急道:“师父,她们要走啦,生意还没做呢。”

  金神通转身对所有真传弟子郑重道:“传神通令。”

  所有真传弟子忙恭敬行礼。

  “丽安镇所有弟子此生皆不可做伤害上官白雪之事,若有违者,全镇诛之。”

  “谨遵师命!”所有真传弟子答道。

  “柴静。”金神通唤道。

  “弟子在。”柴静应道。

  “送信给鬼狱掌门,让他下次再接生意时先问好是不是来我丽安镇捣乱的,今日类似之事,我丽安镇决不会允许再有第二次。”

  “是。”

  “朱宏勋。”

  “弟子在。”朱宏勋应道。

  “将麻子脸所有人赶出丽安镇,告诉他们若是今日之事从他们嘴里传了出去,丽安镇定取他们小命。传令下去,麻子脸一行人此生不得再踏入丽安镇半步。”

  “是。”

  “萧遥。”

  “弟子在。”萧遥应道。

  “去丽安镇大门将上官白雪接回府养伤。”

  萧遥有些不明白,“她的伤不是好了吗?”

  金神通并未回答,只是道:“去吧,给她们安排最好客房。”

  “是。”

  “今日之事谁你们也别乱说。”金神通又道,“散了吧。”

  “是。”所有弟子应道。

  “沧月,你随我来。”金神通叫住了莫沧月。

  莫沧月微微愣了一下,跟在金神通身后。

  一进到书房金神通便问道:“沧月,你今日神情一直不对,你刚刚都看到什么了?”

  金神通问话,莫沧月一向是知无不言,此刻他却犹豫了,迟迟没有开口。

  “所以,你都看到了?”金神通又问。

  莫沧月还是没有回答。

  “沧月,这世道总是先有魔再有仙。你即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就得承受常人无法承受之痛楚。”金神通语重心长道,“藏好你的与众不同,小心黑魔。”

  金神通没有逼他说出不愿说之事,反而还关心他,叮嘱他小心,莫沧月有些受宠若惊,感动地应道:“是,谢师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梅柳影又邪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