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临天来访
奈何良人2020-11-17 03:153,091

  世事难料,岂能皆能遂了凌厉心意,这一日,下人来报,说是药堂门口有一公子,要寻女主,小厮口中的女主便是谢灵了。

  “哦?”凌厉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想必是之前谢灵想气自己试探自己,找的那人,结果现在那人情根深种,竟是寻来了。

  “去,将灵儿叫来。”凌厉嘴角泛起神秘的笑意道。

  不多时,谢灵身形未到,声音先是传来,“咦?你倒是难得主动找我啊,何事?我正在修炼呢。”

  凌厉苦笑,如今灵儿对于修炼倒是愈加的着迷,比之自己当年都差不多。摇了摇头,凌厉道“你小相好找到咱们家门口来啦。”

  “相好?我哪来的相好?我的相好不就是你么。”灵儿张口一回,话音未落,顿觉不妥,脸色酡红。

  凌厉瞠目结舌,脸颊微红,咳咳两声,说道“那个,在门口呢。你自己去看。”

  谢灵落荒而逃,身后传来阵阵戏谑,谢灵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啐了一口,道“这是怎么了,怎的说出那样的话。”

  药堂门口,站着一个俊逸青年,面容白净,一身白衫,右手执扇,翩翩然倜傥而立。

  “完了,怎么是他。”谢灵心中一突,当初本意只是气一气凌厉,谁知道如今眼前这人竟然找上门来了。

  那男子见到谢灵露面,眼前一亮,作揖道“小生临天,不知小姐可还记得在下?”

  “记得,记得。”谢灵尴尬笑道。

  “月前小姐与在下分隔,在下甚是想念,如今唐突造访,妄小姐海涵。”临天微微一笑。

  “不唐突,不唐突。”谢灵心虚地向内堂望了望。

  “小姐可否赏脸去那云月楼一叙?”临天谦逊道。

  谢灵此刻眼前浮现出凌厉似笑非笑的脸,心中恨的牙痒痒,这种事喊自己出来作甚,明知道自己与这临天毫无瓜葛。

  “不知你找我家丫头有何贵干?”凌厉徐步从药堂走出。

  凌厉同样一袭白衫,腰间缠着云纹腰带,袖口绣着金线,手捧一卷古书。

  临天见到凌厉,眉头微皱,随即笑道“你家丫头?敢问兄台是?”

  “我啊,不才只是个药堂伙计,顺带着是这个丫头的相好。”凌厉笑呵呵地看着谢灵道。

  临天眼睛一瞪,望向谢灵,眼前这人话虽粗鄙,但其中的意思却不言而喻。

  临天吃惊,谢灵却是更加的惊讶,“他,他说是我的相,相好。”谢灵心道。粉嫩的小脸唰地一下变的通红,虽恼怒凌厉言辞难听,但心中仍泛起丝丝甜蜜。

  “兄台却是玩笑了,这灵儿小姐从未提过他有过意中人一事。兄台忌口,莫要胡言乱语。”临天脸上仍然挂着和善的笑容,眼底深处却闪烁着一丝莫名的情绪。

  “哦?是么?灵儿,你说呢。”凌厉意味深长地拉长了语气,曲手搭在谢灵肩上,外人看来,两人着实亲昵无比。

  临天笑容顿时消散,盯着凌厉搭在谢灵香肩上的手,看向谢灵,一字一顿道“灵儿小姐,这位兄台所说可是事实?”

  谢灵脸上酡红之色仍未隐去,闻言,复杂地看了一眼临天,轻声道“对,对不起,临公子,灵儿……”

  谢灵欲言又止,临天望了望谢灵,月余未见,眼前这佳人愈加的妩媚动人,视线缓缓落到了佳人肩膀上那个白皙的手掌之上,如今这愈加明艳的佳人却离自己而去,临天眼角跳动,身子微微踉跄,脸色苍白,他本就是聪慧之人,如此看来,岂不明白。

  “那个,小生忘了家中还有要事,今日作罢,改日小生再来叨扰小姐。”不等谢灵说完,临天忙不迭地开口道。

  “临公子……”谢灵歉意地对着临天微微欠了一身。

  临天此刻心如刀绞,回礼一番,匆匆而去。

  “凌厉!”待得临天远离视线之外,谢灵一声娇叱。

  “哈哈!灵儿,你看到没有,这临天灰头土脸的样子,看他脸色变的,哈哈。”凌厉笑声肆意道。

  “你怎么能这般做?”谢灵眉头皱起。

  “怎么,你心疼了?”凌厉笑声陡然收起,脸色冷漠。

  谢灵猛然摇头,道“不,不是这样的,我,我的意思是,这样说会不会太不留情面了。”

  “哼,我就是这般做了,你若是心疼,便去找他就是。”凌厉心中烦恶。

  “你不要这样,我不说了就是。”看到凌厉突然变脸,谢灵心中惊惶不已,面容凄然。

  凌厉看到谢灵凄然的表情,心中顿时一惊,冷汗落下。“怎么脾气突然变了,怎么会对灵儿如此冷漠,甚至还有烦恶之感。心魔!是了!定是心魔无声无息间侵扰!”凌厉心惊。

  静气凝神,凌厉闭目,良久,吐出一口浊气,僵硬的面容稍加缓和,挤出一丝笑容,道“灵儿,方才我受心魔侵扰,口不择言,你莫往心里去。”

  谢灵只见凌厉突然闭上双眼,脸色白青,而后凌厉的话让她对凌厉的抱怨瞬间不翼而飞。

  “心魔!你现在好点了么?心魔呢?”谢灵紧张道。

  “现在应该无事了,估计最近太过于松懈,心神波动之际才会让心魔有机可乘。如今,静心凝神,已然无事了。”凌厉摸了摸灵儿的青丝。

  “不过,当时我虽心魔侵扰,但我也不认为自己说的太过。”凌厉忽然道,“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他这辈子,都不要有丝毫念头去打你的主意,你,是我的!”

  语气坚定,不容抗拒,甚至可以说有些蛮横,但听在谢灵的耳中却是那样的甜蜜。

  “你。”谢灵无可奈何道。

  “怎么,你不喜欢?”凌厉眉头一挑道。

  “不不不,喜,喜欢。”谢灵头一低,脖子一缩,嘤嘤之声如同蚊语。

  哈哈大笑,凌厉一把扯过眼前娇人,带回内堂。

  此刻,临安城城主府中,临天一口将手中烈酒一饮而尽,腹内火热的撕裂感堪堪将内心的愤怒压抑住。

  “少爷,要不然……”身旁管家状的人横手划过,做出个手势。

  临天将手中玉石酒杯轻轻放在桌上,道“暂时不用,我不信我一个人城主府大公子比不过一个药堂伙计。”

  临天目光阴鹫,他想要的女人还从未没有得到手过,这谢灵虽不说国色天香,但却娇娆妩媚,这月许未见,更是韵味十足,看得临天心痒难耐。

  “我倒要看看,一个破落药堂伙计有何能耐得美人倾心!我若得不到,谁都别想得到!”嘭的一声,临天手中端起的酒杯碎成粉末,琼浆湿了一手。

  凌厉与谢灵殊然未知自己已经被人挂念上了,此刻,谢灵坐在亭榭之中,担忧道“你总是说心魔,心魔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

  “心魔?心魔简单来说就是魔念。人都有欲望,情绪,这欲望情绪之中便是心魔滋生之处,逃避不了。”凌厉摇头道,“一般来说,每个人都有心魔,但出现的时机却不一样,而我修的功法之故,心魔比较频繁罢了,你如今刚入修真,心魔什么的暂时几乎不会出现。”

  “看你刚才样子,这心魔定是危险之极吧。”

  凌厉轻笑,摸了摸谢灵脑袋,道“轻者元神重伤,重者神智丧志。”

  一声惊呼,谢灵抓住凌厉衣袖,道“你还是换个功法吧,太过危险了。”

  “修道岂能畏首畏尾,我辈修士,若因惧怕小小心魔便退缩不前,怎么迈步向前,心魔尔,只是修道之路的小小磨练而已,不需在意。我答应于人,这功法不能放弃,况且,万事万物有利有弊,心魔频繁些也有着其好处。”凌厉哈哈一笑,洒脱非常。

  “你若执意于此,我还能说什么。”谢灵无奈道。

  “放心就是。我不会有事的。”

  “还有,有好几次见你雷雨之日便独自出门,说,是去做什么了。”谢灵语气一转不善道。

  凌厉苦笑,“我还能做什么坏事不成,我出去是……”

  话还未说完,天空倏然一阵爆响。

  凌厉陡然站起,望向天空,喃喃道“我说这几日气息压抑的很,想必雷雨这几日便来,没想要,这么快。”随即,回首看向谢灵道“灵儿,你不是问我雷雨之日出门所为何事么?今日,你且与我一同出去,看看便知。”

  五年了,虽然凌厉心神伤势未愈,但每逢雷雨之时,便独自出门,看那雨打风吹,雷霆咆哮,体悟自然之势,如今心神伤势恢复大半,今日,他要再次试着吸纳雷威!

  城外,凌厉与谢灵撑伞同行,头顶之处乌云密布,呼吸之间格外沉闷。

  “我因意外缘故,如今修为全失,在这红尘历练百年,所以要习得一门神通防身之用。这门神通,不需要修为法力支撑,全靠感悟而来。”

  “修为全失!发生了什么了?”谢灵脚步停顿,望向凌厉。

  “结丹无望,我自废的修为。”凌厉感慨道,眼中颇多无奈。

  “结丹很难吗?”

  “到时候便知。”凌厉回想当年,惆怅不已。

  “我所修这门神通,便是在雷云之下吸纳那一丝飘渺的雷威,你也可以一试,若是不行,切莫强求,以免伤了自己。”凌厉关心道。

  谢灵轻点臻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道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道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