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报警
彡魅贝儿2021-04-27 16:155,521

  周一上午,大家都在群里约着去报警了。

  这几个人都算比较单纯,没招惹过事,也没报过警,也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报。

  反正在地图上搜着个派出所的地址,就直接过去了。

  到了才发现,这个派出所是处理一些档案资料的,不受理报警,得去另外一个派出所。

  问了一通得到了一个新的地址,然后又转去这个派出所碰碰运气。

  李小贝刚到,就看到两个女生迎面走来,相互看到之后默契的走到一起,问:“你们是X氏舞蹈室来报警的吗?”

  “我是的,这个是我朋友陪我过来的。”

  “哦!我是群里的那个李小贝。”

  “哦哦,你好,我是邹荨,不过我群里备注的是我女儿的名字,露家婕,因为是给我女儿报的课。”

  “哦哦。“李小贝一下子没对上号,客气地点了点头。

  “怎么就你一个人吗?刚群里不是几个人说要来的?”邹荨四处望了眼,也没见到别的人。

  李小贝打开手机看了看群,“应该还有两个人过来,我那个报案书有个人说帮我打印的,现在在来的路上,要不然等她来了一起了再进去?”

  “要不我们先进去问问吧,今天星期天,可能办事的人多,进去了也不一定马上就到我们,说不定要排队,我们先进去了到里面等。”

  李小贝觉得说得有道理,便点头应允。

  来到派出所门口,制服民警拉开窗户问:“你们来干什么的?”

  “报警。”

  “我们被骗了!“

  “老板跑路了!”

  民警有点无语:“你们一个个的说,这你一句我一句,我要听谁的?”

  李小贝自认表达能力还可以,往前走了走,对邹荨说,“我来说吧!”

  然后稍微理了理思绪,尽量保持语速均匀,口齿清晰地表达,说:“我们现在组建了一个维权群,群里有十几个人,都是在同一个舞蹈室报了课程,然后交了几千上万不等的学费,然后课没上完,老板跑路了,现在联系不上了。”

  “哦。”民警转头用粤语对里屋的同事交流了几句,李小贝好在之前在港资公司上过几年班,所以听得懂白话。不过他们交流的声音太小,李小贝听不太清。

  没一会儿那民警就回过头来说,指了指门口一个登记处说,“你们去那边先登记了再过来。”

  李小贝是第一次来派出所,觉得新奇好玩,登记完了之后,登记处的民警给了她们各自一个访客证,她忍不住还拍了个照,这玩意儿一般人还没见过吧。

  她们领了访客证,进了刚刚那民警呆的屋子。

  一进去,就有人招呼她们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等。

  李小贝严重脸盲,尤其这屋里这几个人又穿一样的衣服,刚有人跟她说完话,转脸就对不上号了。

  等待过程中,李小贝找邹荨聊天。

  “你交了多少钱啊?”

  说完想起其实有些人在群里接龙过损失,不过黎小贝记性不好,也没去认真记谁损失了多少钱,所以就补充了一句:“你好像有接龙吧,不过我忘了。”

  “是,我有接龙的,我给我女儿交了1万4,报的少儿全能终生明星班,总共没上多少课,没想到就倒闭了。”

  李小贝表示惊讶,这数额可不小,“你什么时候报的呀?”

  “就是疫情之前,刚报完没多久就疫情了。”说着她从包里拿了合同出来,“我现在最麻烦的就是,当时她没给我开收据,我有1万1给的现金,只有3000有转账记录。也不知道这合同能不能当做证据。”

  李小贝猛摇头,表示遗憾,这情况维权起来有点难,虽然有合同,但是没有缴费证据,人家可以说你没交钱啊。

  “我不太明白,怎么疫情期间你还敢交这么多钱啊。不怕倒闭吗?”

  “哎呀,我现在后悔死了,我当时也考虑这个问题了,当时是那个柳玉婷妈妈介绍我过去的,一直跟我说这个箐文老师多么多少好,多么负责,我就交了钱啊!谁知道是这个样子的。真是把我气死。“

  到这地步,说什么都没用了。

  等了半天,终于有个民警招呼了她们。

  “你们具体是什么事情啊?”

  李小贝上前,把具体情况说了一遍。

  当时说帮她打印报案书的那个人还没到,她怕说不清楚,又打开手机,把报案书调出来给民警看。

  大意就是:“黎箐文有诈骗行为,她舞蹈室明明就要倒闭了,还在找新老学员交钱,然后骗我们说转到了新的舞蹈室,又在那边招收学员……”

  民警问:“那你们有上过课吗?”

  “有啊!“两人点头。

  “像你们这种情况,如果说她确实有经营的话,是不能算作诈骗的,只能说是民事合同纠纷……”

  李小贝打断道:“那这也不能这样断定吧,因为我之前看过同类的案例,如何判定是刑事诈骗还是民事欺诈,不是说有经营就不能算刑事诈骗的,还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如果说她已经打算关闭舞蹈室了,却还在找新老学员交钱,这种应该是属于刑事诈骗的,因为后来她收来的钱,并没有用于经营。“

  李小贝噼里啪啦说了一堆,那民警默默地等着她说完,然后耐着性子说:“这样,我给一个辖区负责人的警长联系方式给你们,你们联系他,帮你们处理。他主要就是负责你们这类案件的。”

  有了这个答复,李小贝和邹荨都松了口气。

  有人愿意管就好,最怕没人管。

  那民警当时找了个纸条了,边写边说:“这个龙警官昨晚上值了一夜的班,这个点应该在休息,你尽量晚一点联系他,这个电话就是他的微信号,你可以加他微信,也可以给他打电话。记得,不要太早了。”

  李小贝连连点头。

  “还有,你们回去之后,把所有人的损失金额,报的什么课,还剩多少课,这些信息全部都统计好,到时候交给龙警长。”

  “好的!”李小贝接下了纸条,连声道谢。

  出了派出所,李小贝把纸条上的龙警长电话发到了维权群里:“这是负责我们这个案件的龙警长,不过现在在休息,我下午会打给他。”

  群里有人就问:“怎么样?警察立案了吗?”

  “具体还不知道,要等联系龙警长。”

  这情况下就比较被动,只能等了。

  到了这时候,留在派出所也没意义了。邹荨跟李小贝说有事就先走了,李小贝还惦记着帮她打印报案书的人,就在门口等了会儿。

  没几分钟,那人开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到了。

  一拉开门,只有前排有座位,比较脏乱,后面都堆满了货物。李小贝脸上带笑,丝毫没嫌弃地坐到了副驾驶上。

  “不好意思啊,我刚送完货了赶过来的,迟到了。”

  “没事,你能帮我打印已经很好了,不然在外面打印一张要一块钱呢。”李小贝接过对方递过来打印好的报案书,笑着说,“我把我手机上的报案书给他们看了,他们也没怎么看,这种案件估计接得多了,情况大同小异。”

  “那现在怎么办?”

  “现在分两步走,一方面我们先把每个人的受损失的情况登记清楚,一方面等我下午联系那个龙警官,看他怎么说。”

  “哦!”

  “既然你在这儿了,我也不用回去在微信上问你,你的情况就直接跟我说,我记录。“

  “好。我叫彭芳华,我女儿叫刘晓茜。我们两总共交了1万3。我交了一万块,但是我搬家的时候,合同收据都弄丢了。”

  “那转账记录有吗?”

  “我的一万块是刷的卡,我得去查一查银行流水。”

  李小贝边记录边说:“你这情况必须得有缴费证明,不然就很难维权了。那你女儿的呢?”

  “我女儿交了三千,这个是有转账记录的。”

  “那你女儿的合同和收据呢?”

  彭芳华有点懊恼的说:”也不见了,烦死了。”

  李小贝安慰道:“好在你女儿那里有转账记录,算是个证据,你那有跟黎箐文的聊天记录吗?或者你女儿上课的视频照片什么的,要证明你女儿确实在那里上过课,双方是有协议存在的。”

  “唉。”彭芳华叹了口气,“我原来的那个手机摔坏了,之前所有的资料都没有了。”

  “额……”李小贝为难了,“这么不凑巧吗?”

  “是啊!”彭芳华神色暗淡起来,我这钱是不是要不回来了。”

  现在这世道,要想通过正规渠道维权,只能凭证据。否则就得让黎箐文亲口承认,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这要是黎箐文良心被狗吃了,咬死不认。这钱铁定就要不回来了。

  不过这种事不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结果,不管怎样,尽人事听天命吧。

  李小贝尽量安慰着说:“不管怎样,先试试吧,维权是你的权利,而且你交钱了没有上完课是事实,你是占理的一方,我们还是这么多人一起维权,只要你咬死不放,黎箐文肯定会害怕的。你别自己先打退堂鼓了,别的先不说了,那你们还有多少课没上,想怎么处理呀?”

  彭芳华不假思索的说:“我总共没上几节课,一个完整的舞蹈都没学会。我女儿报的是96节的课时少儿爵士课,我之前算了一下,大概还剩六十几节课。反正,只要她还出现给个解释,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不能就这么消失了,一点交代都没有。如果她愿意找个地方教我们跳舞,都是可以的,或者转到其他学校上课都可以。”

  李小贝思索了一下,说:“那万一要是学不了舞了,那你想让她退多少学费?”

  “呵呵呵。”彭芳华干笑了两声,感觉有点不太可能,“她会同意退钱?”

  “她退不退是一回事,你得知道你想要回多少损失?我们得让警察知道,然后帮我们争取不是?”

  彭芳华想了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她也不敢往多了说,“那就一万吧!我那个钱交了之后基本就没上过课,我女儿也没上完,如果有少的,就当我可怜她的不容易。”

  “行!”李小贝记录好,补了一句,“你还挺善良的。”

  “唉,善良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人欺负。”

  李小贝抿了抿嘴,“起初我也觉得黎箐文人挺好,看着挺善良的,谁知道啊,知人知面不知心。”

  “就是,居然做出这种事。”

  正聊着,李小贝手机响起了语音通话邀请,打开一看,是另一个说要来报警的人。

  她连忙下车接听,四处找着那人的身的,果然车屁股后面就有个女生站在那儿,她连忙招了招手,那女生走上前来。

  李小贝也不多废话,上来就说,我得记录下你的损失和情况,然后简单解释了一番。

  来的人一下接受太多信息,有点没反应过来,别的都没听进去,就反问李小贝:“这钱到底有没有希望要回来呀?”

  李小贝尴尬得笑了笑:“这我怎么知道呀!反正按正规合法的流程走就是了,警察肯定是会维护我们的权益的。”

  来人丝毫不吃这一套,还活在自己的理论世界里:“可是别人都说警察根本都不管的,我们这个钱肯定要不回来了。”

  李小贝有点无语了,你这家伙到底是来维权还是来捣乱的?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那既然你这么认为?为什么又来派出所啊?”

  “那别人说的话,我肯定不能全信啊,所以就来问问清楚。”

  李小贝深吸口气,耐着性子仔细解释:“这样,我再说一遍,警察没说不管,而且给了一个负责的警长电话给我,我下午就会联系他。但是呢,我不能就这么联系他,我得有你们所有受害者的情况信息,不然万一这警长联系到黎箐文了,得去跟她协商是吧?那协商什么呢?就是弥补我们得损失啊!那损失具体是多少啊,那得你自己要求啊?对吧。受损的学员那么多人,警察肯定只处理来维权的人啊。那我的名单交上去,警察就按着名单跟黎箐文协商,这道理你听懂了吗?”

  对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警察能找到黎箐文?”

  这话让彭芳华都听不下去了,“哎呀,你别管那么多了,警察自然有警察的办法,你就把你的情况说一下就好了嘛,又不是很复杂。”

  “就是啊,我这好心为你们维权的,不要加重我的工作量,这要每个人问我都要解释一通,这我要统计到什么时候去。”

  这家伙总算是开窍了,点了点头说:“我叫牛艳闵,我之前报的是兴趣班,然后上课上的很少,一直停着卡,箐文就跟我说,因为我那个兴趣班的有效期只有一年,不能老这么停卡,所以让我交钱升了教练班,这样就可以不用停卡一直学到考到证为止。”

  “那你前后交了多少钱。”

  “总共交了一万多,具体不记得了,我得回去看收据。”

  “额,一万多少?是一万一还是一万九?”

  “一万一千多好像是。”

  “那你升教练斑交了多少钱?”

  “不记得了!得看收据。”

  “那行吧,我先按一万一给你登记,那你还剩多长时间的课没上,想退多少钱?”

  在这个问题上,牛艳闵又陷入了纠结,好一阵沟通,才说了一个数,“那就退八千吧。”

  反正李小贝和牛艳闵的整个沟通过程,就感觉对方极其的敏感不信任,还有些神经大条,不按常理出牌。

  怎么说,你自己为自己维权,那钱最后要回来是进你牛艳闵的口袋。怎么自己的事,还得别人来牵着你引着你来做?还得拼命的给你解释维权的好处,自己甚至还有点不想维权的感觉。

  李小贝当时心里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你这钱爱要不要,关我鸟事。

  我是好心好意帮忙,说看你们吃亏受损失了,做一回好人。干嘛还得我舔着脸来求你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去维权?这东西得你们自己主动好吧?

  自己愚笨就算了,还这个态度。

  李小贝直呼不爽,好在之后的人,大多都比较懂事,一问就把情况都说了。

  当然还有一个更奇葩的,严诗存。

  这家伙比牛艳闵更难沟通。

  问东永远在答西,说到重点上,人就消失了。

  完了回来的时候就说,很忙,加班,不好意思。

  接着继续问,然后就开始扯东扯西。

  关键这家伙损失还不小,最后才套出来交了一万一,总共上了没几节课。

  而且据她说,合同收据都有,算是证据最齐全的一位。

  李小贝一度认为,这家伙是不是钱多了不在乎这点钱?

  结果严诗存又说自己家里很穷,条件很差,所以只能拼命赚钱。

  然后她工作特别的忙,本来就已经损失了这么多,不想因为这件事,有把自己的工作影响了。

  反正每个人的思想三观都会有些不同,李小贝也不想说太多,因为严诗存传递的负能量太重了。

  总是纠结于,天啦,我被骗了,我该怎么办?这钱要不回来了吧!

  就好像她迷了路,很慌张的说,天啦,我迷路了,怎么办。

  然后有个人说,请问你路边有河流吗?

  她继续,天啦,为什么我会迷路呢?这条路我走了好多次都是这样啊。

  然后别人又说,你可以走那条有河流的路,然后就可以走出来了。

  可是她还是活在世界的世界里,说。我左边确实有河流啊,可是为什么要走那条路呢?为什么就可以走出来呢?我怎么会迷路呢。这个世界对我太不公平了。

  我去,李小贝跟她聊天的时候,一度要被逼疯。

  反正两人很难在一个频道上。要不是因为严诗存各种证据都齐全,而且数额较大,李小贝简直就想直接放弃她了。

  资料七七八八一凑,不得了,这总金额下来十四万了。

  只是有些人还没想好要退多少钱,所以退钱的那个金额没出来,但目前也有了五六万多。

  一看时间到了晚上,李小贝就加了那个警长的微信。

  她心里一直惦记着之前那民警说得话,那警长昨夜值了一夜班很辛苦,所以也没打电话,想着警长看到了微信就加。

  没想到这龙警长速度很快,没几分钟就加了微信。

  李小贝有些兴奋,看着微信头像长得还有点小帅,年纪也比较轻,估摸两人年纪相差不大。

  那就好,都是年轻人,这样比较能有共同语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维权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维权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