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被气炸了的安锦书
刀云2021-01-20 13:483,311

  “即是验尸的仵作怎么会连男女身体结构都分的不清不楚,你真是走到哪废到哪,以前就不学无术如今学一门手艺竟然还不如八岁孩童。”

  张麻子卖力的嗑头把错都览在自己身上,求王你绕过他的贱徒。

  听闻这七王爷杀人凭的就只是一句话,若谁说他美他就杀了谁,一句就都把人给杀了。

  如今他徒弟却把王爷的下半身给摸了。

  关键这傻徒弟摸了人家下半身还以为是握到了刀柄,在那儿把玩半天,这尸骨能不能继续留着都不知道了。

  但安锦书却不认为是她没用,现在的她只是还没学完,没学够,就这样断定她无法学成未免太不人道,妄下定论。

  “回王爷,小人只学了上半身的男女之身之别,下半身分辨是今日的课程,小人今日会全力学习,一定把男女之身的下半身如何分辩学得仔细通透。”

  安锦书这一席话一出,七王爷气的一掌拍在桌上,那要桌被掀翻打到她的脚跟。

  安锦书也终于知道,曾经那个从不对自己生气,百般宠爱的白颜已经不在,而自己也不在是安大小姐了。

  “小人知罪,是小人冒犯了王爷”

  刚刚还在辫解现在又说知罪这安锦到底在想什么,捉弄他吗?现在的他是随便一个安锦书就能捉弄的人吗?

  白颜气的起身揪住安锦书的衣襟将她整个拎到半空中。

  瘦弱的一坨,随便一举就给举到了半空中,安锦书瘦了比从前轻了许多,连骨头都硌手掌。

  举着安锦书的手还未放下,白颜明显的感觉到了安锦书的害怕。

  卷缩着脑袋,牙齿上下发颤,身体抖的像个筛子,曾经最喜欢盯着他看的眼睛,现在却抬都不敢抬。

  现在的白颜无法相信竟是这般胆小的女人逼迫自己娶了她,让他颜面尽失,

  储临国只有男人选女人的份,从没女人选男人的说法,但羞耻的是他居然被这个胆小又无才的女人给选了。

  现在这个女人竟又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模了他的下半身,什么女人!又蠢又笨。

  看到安锦书没志气发抖的模样,白颜冷哼一声将安锦书扔到地上。

  令白颜没想到的是,被仍在地上的安锦书居然学着张麻子的模样,跪爬着爬到他的脚边发颤着认错。

  曾经高高在上不把皇子放在眼里安锦书居然会那么抵微下贱,当年求他救安家时都没跪现在却轻而易举的跪了。

  看到安锦书发抖,张麻子上前将自家徒儿挡在身后疯狂嗑头认错,额头已经嗑头嗑到流血,眼里满是认错的悔悟,但他的龅牙露在外面仍像在发笑一般。

  看着整齐跪在眼前的人,也不想看到安锦书,不知为何就是不想,越看越生气,气得他胸口发闷。

  白颜指着门外示意安锦书滚……

  安锦书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但因为本身是瘸子,跑时摇摇晃晃一瘸一拐,本就破烂的衣服在跑的过程中居然真的掉出了线头。

  到最后那衣服真的散了架,露出莹白光滑的背部,暖橘色的阳光打在洁白的背部,透出点点光圈,细细的血管,盈盈一握的小腰在阳光下若隐若现。

  那挂在身的几块破布和莹白的皮肤形成完美的色阶,更显皮肤的白嫩,好一副玉骨冰肌,娇皮嫩肉。

  但白颜的脸却越来越黑,一声站住就要叫安锦书停下脚步,但安锦书只顾着紧张和害怕了,连身上的衣服掉的没几块破布了都不自知,更没听清白颜的那一声站住。

  跪着的张麻子急的想要起身跑去拉住安锦书,但一抬头,白颜指尖一勾,盖着尸体的白布就盖在了他的头上。

  随后便是白颜恶狠狠的威协:“敢拿下来,本王立刻拧下你的脖子。”张麻子吓得僵立在原地,

  安锦书在跑的过程中唯独听到了那句“拧下脖子”以为说的是自己,惊的停下脚步扭过头回身看白颜。

  许是太多着急,这个时候安锦书居然未曾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料未剩几块。

  安锦书回看白颜的眼神复杂至极在没有当初喊他白颜哥哥是的童真和满目星光。

  他记得当初的安锦书眼里全是他的倒影,如今眼里还是他的倒影,但却多出了份疏离和害怕。

  只一眼过后安锦书便规规矩矩的低头跪在地上,这一低头自然是发现了身上的衣服所剩无几,但仍旧不敢伸手去拉,低着头等待白颜的发问,严然是一个等待发落的犯人。

  本来白颜想问她关于衣服的事,但一想到会彼此尴尬就问了她的腿:“你的腿!怎么了?”

  “瘸了。”安锦书的声音有些发颤,但颤抖的声线里夹着丝丝童真的甜腻。

  “本王问你怎么瘸的”七王爷居高临下。

  她如实回答:“醒来就瘸了,然后就一直瘸到了现在。”

  白颜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皱着眉深深的盯着安锦书,试图找出安锦书撒谎的痕迹,找到最后觉得无趣,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盖着头的张麻子不仅机灵耳朵也是顶好,在房间里居然听到了门外的对话。

  张麻子一五一十的替安锦书解释,他在尸堆里捡到安锦书时,安锦书就已经瘸了,问安锦书是谁弄的时,安锦书只说不记得。

  连自己怎么瘸的都不知道,白颜对安锦书的愚蠢深感无救。

  “今天你说关于下半身的课别让本王发现你在学。”

  “谨遵王爷教诲,小人只学上半身的验尸之道便是。”安锦书低着头恭敬回应。

  白颜最终接受了安锦书又蠢又笨的事实,让她起身,准备将脱下的衣服盖到她袒露在外的美背时。

  突然有人闯入,安锦书吓的手忙脚乱的去拉扯身上的那几块破布企图盖住自己袒露在外的肌肤,扯到最后勉强遮了个全身。

  看清来人时总算松了口气,激动又欢快的拽紧身上的衣服,朝来人奔去。

  似乎是因为瘸腿安锦书欢快的动作看起了也有些吃力和缓慢。

  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万般欣喜,大大的眼睛盛满喜欣,眸珠盈水,即水汪又亮晶,最是清澈透亮,灵气从眸向外溢出。

  唇角轻勾露出可爱的虎牙,灵巧的粉舌在洁白的皓齿上浮动轻罢,与那唇边的虎牙互想映衬映得那舌尽是粉红衬得那牙最是洁白,隐隐撩动,最是可人,两颊的红晕极速晕染。

  带着笑意的安锦书奔向那人,徒留白颜举着斗蓬,僵硬的站在原地,嘴角微抽。

  白颜以为安锦书只会欣喜的奔向他,但从未想过原来安锦书对谁都一样,真是不知廉耻,毫无男女之分。

  “长安哥哥今日是来看望锦书的吗?”亲腻的语气甜甜的声音,连那棵虎牙张扬的显露在外,像极了当初对着白颜撒娇的安锦书。

  “长安哥哥……长安哥哥……”安锦书是疯了吗?居然叫别人长安哥哥,贺长安姓贺什么时候成了她安家人,这算哪门子的哥哥,白颜表情失控,没忍住翻了白眼。

  这白眼刚翻完就对上了,安锦书像个白痴似的,仰着对着贺长安笑,嘴里还念着长安哥哥。

  白颜疾步走上前,捏住安锦书的手婉将她从贺长安的身前拉开,丢到自己的身后,指着贺长安问安锦书:“你刚刚叫他什么?”

  许是白颜的力气太大,或者是因为白颜太过奇怪,安锦书揉着被白颜捏过的手婉向后退了两步规规矩矩的回答:“长安哥哥!”

  “再说一遍叫什么?”白颜皱起了眉眯眼发问,显然是盛怒的前兆。

  安锦书有些害怕的看向贺长安又将视线转到白颜身上,低头回答:“长安哥哥”

  “再说一遍你叫他什么?”这次的白颜怒指着贺长安,咬着牙问安锦书。

  “回王爷,小人……小人叫贺世子叫长安哥哥。”

  得到三次回答的白颜怒走到安锦书的面前与她面对面完完全全挡在安锦书的身前,伸手捏住她的双肩:“你叫我什么?”

  “王爷,小人叫您王爷。”被捏住又肩的安锦书已经被吓的僵硬,连声音都变成了颤音。

  捏住安锦书又肩的手轻轻摇晃:“再说一遍安锦书你叫我什么?”

  “王爷。”瞪着大大的眼睛,盈着水汽。

  白颜咽了口气,放开捏着安锦书的手,而改为蹲坐在安锦的面前,仰着头看安锦书,声音放缓语气温和:“好好说,你叫我什么?”

  “回王爷!我应该叫您瑞王。”安锦书不知白颜为何要问那么多遍她应该叫他什么,无奈之下把白颜的封号给说了出了。

  蹲立在地上的白颜听到叫他瑞王,立马惊站起身指着贺长安咆哮。

  “你叫他长哥哥叫我瑞王,安锦书你是不是疯了。”

  安锦书皱眉无措的低下头,衣袖下的手有些紧张的揉搓。

  贺长安立马走上前将身上的披风取下披在安锦书的身上,回给安锦书一抹温暖且安心的笑,转过身对着白颜颔首揖礼。

  白颜无似贺长安的揖礼转过头就把贺长安披在安锦书身上的墨色披风给掀在地上,顺手把刚刚从自己身上取下的纯白披风扔到安锦书怀里。

  安锦书慌乱的接过白颜的披风,躬下身去捡贺长安披在她身上的墨色披风,捡完快速的披到自己的身上,将白颜的披风完好无损的递到白颜的面前。

  她接白颜的披风不过是怕那披风掉落在地上又被白颜怪罪并未打算拿了披在自己身上。

  但白颜对于安锦书还他披风却把贺长的披风披在身上的行为很是不满。

  直接拔出怀里的配剑,直指安锦书的脖颈,微微用力长剑一挑,就把披在安锦书身上的披风向上一扬,三两下那披风瞬间化成碎布迎着冷风胡乱的吹。

  把人家的披风粉碎白颜做的一气呵成,做完之长剑放回原位,把手中自己的披风再次仍向安锦书:“一对狗男女。”气完气闷闷的扬长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精王爷下套诱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精王爷下套诱前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