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分裂
青年段2021-08-09 09:332,471

  族长憋着咳嗽说完了这段流畅的话,当然也是当前状况,为了下一任族长落入自己家,使他不得自己坚持说出来,但他说完便咳嗽不已。

  随后,张邓说道:“族长您说完了吗?现在可以开始竞选了吗?”族长点了点头,张邓喊了一嗓子:“现在开始竞选!”

  于是大家纷纷站队,一刻钟过后,站队完毕。站在段前后面的队伍很长,站在卞通后面的人是全部的卞氏、邵氏,站在代彪后面的人本来有很多,但是都被段前队后面的熟人劝了过去,最后只有几家代氏人站了代彪。

  因为“长久的事情你永远不知道会怎么样,现在的才是真实的!”。

  张氏后面无人站,台上的族长心里看到张氏后面无人站,便有几分喜悦,他认为:“还是张氏人安分,以后一定好好待张氏人。”

  最后开始查人数,无疑是段前的最多。段前有些飘的说:“还查什么查!这不明摆着我后面多嘛!“

  族长突然站起来激动的说道:“别瞎说话!咳咳!别瞎说话!”

  段前意识到自己张狂了,便低头羞愧了一下。然后迅速淡定的抬起了头。

  统计完票后,开始宣布票数。卞通后面的人都着急上火的嘀咕:“这都宣布票数了,卞通不是说事办成了嘛!怎么现在这样了?”

  这时候村子传来了一阵锣鼓,有人看到后急忙出去看了看然后回来大声说了一声:“族长!族长!!是县太爷来了!”

  卞、邵氏人的脸上已经掩藏不住笑容了,他们知道好事要发生了!坐在台上的老者都看得见卞、邵氏人的笑脸,知道了这件事是这两群人搞出来的。台上的卞氏老者卞雀站了起来,咳嗽了两声说:“既然县太爷来了,那就快快请进吧!大家伙让出一个道让县太爷进来吧!”

  台上的老者和台下的人,全都知道卞雀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但是县太爷就是来了,族长也得去迎接,于是族长拄着拐杖咳嗽着走了出去。

  只见门外有数个衙役,轿子里下来了一位头戴官帽,身穿官服的年轻人。村里人看到后皆在心里感叹:“这位县太爷真的是年少有为啊!”有一位段氏男人把他的儿子举过了头顶,并说:“儿子,你一定要好好跟先生读书,这样你就会和这位县太爷一样威风!”大家呆滞、崇敬的看着这位年轻的县太爷,场面一度安静。

  族长见到县太爷,在村子人的搀扶下跪了下来,县太爷见状连忙把族长扶了起来,并说:“想必您就是族长了,见您身体年迈不必行礼。”族长作揖,并说道:“县太爷咳咳,有失远迎,有失咳咳远迎啊咳咳咳咳!”

  县太爷搀扶着族长进入了祠堂,台下人见状又对此县太爷多了几分恭敬,卞通带头跪下喊道:“恭迎县太爷!”

  村子人大都没见过比族长大的人,更别说当官的了,于是纷纷学着下跪喊道:“恭迎县太爷!”有孩童也模仿跪下,相互说道:“这个太爷怎么头发没白?现在没过年啊,现在跪这个太爷爷有压岁钱吗?”

  县太爷很平常的说道:“免礼!”

  台下的人有的起来了,有不懂“规矩”的还趴在地上头朝下深怕被别人看出“不懂规矩”,旁边有的人拉了这些人一下,他们见状便着急忙慌的起来了。

  县太爷被族长请到了台上后,没人敢多问一句他是来干嘛的。祠堂里的所有人都寂静的可怕。张邓见状说道:“县太爷!我们这在站队选新的族长,这就要公布结果了。”

  县太爷看了看台下,一位年轻人身后站了很多人。县太爷起身指着段前,对村子众人说道:“这想必是段氏人。”

  段前卑躬屈膝的回道:“县太爷!我是段氏的段前”

  县太爷说道:“身后站了这么多人,想必定是有过人之处。”突然有人噗哧的笑了一声。

  县太爷听到了这个笑声,也知道什么意思,于是就没有查询此人发笑原由。于是接着说:“村子站队换新族长的事,本来我不应该来。”

  张邓连忙说道:“区区小村,县太爷能亲自光临,实在是卞庄的荣幸啊!”

  县太爷说道:“既然这位老者代表了村子欢迎我,那我在此还真有一件事要说!”

  县太爷的声音突然慷锵有力起来,吓了台下的人一跳。

  县太爷继续说道:“族长不是官,但是上通下达,关系到整个村子的生活!这个族长一定不能选用利益收买人的人!”

  台下的段前和台上的族长颤抖了一下。没想到县太爷真的为了区区一个村子的族长站队而来了,段前现在有了不好的感觉,他现在开始咬牙切齿的恨眼前的这个县太爷和卞通,他心里想着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当上,当上后先找人打卞通一顿!段前看着台上的父亲表情凝重的对着他摇了摇头,段前明白现在情绪不能外漏,于是掩藏了愤怒平静了下来。

  县太爷的脸微笑接着说:“卞庄是方圆十里的大村,来往繁华,大家都知道家里的人越少越好养活。卞庄现在这么大!一个族长肯定管不过来!我决定将卞庄分成两个部分。”

  台上的老者和台下的村民都懵了,都不敢说话,而心里都在想“什么分成两个部分?到底是啥意思啊?”大家虽然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但大家都感到有大事要发生。

  台下的一个孩子拿着木棍对另一个孩子说:“弟弟,你看!”这个孩子把木棍掰断了,并接着说:“这就是两个部分!”

  县太爷说道:“分成两个部分就是把村子分成两个小村子,以村子最中间的路口为界,东边的以后叫东卞庄,西边的叫西卞庄。”

  这下祠堂里所有人一下子炸了锅,当然除了卞通。大家忘记了县太爷在台上,都纷纷说道:“这怎么能行!村子不能分开啊!”

  突然门口的几个衙役大喊了几声:“吵什么吵吵什么吵!听县太爷说!”

  大家都眼前的这位县太爷有了一丝恐惧,台上的老者们敢怒不敢言,对于他们而言村子是他们一生生活的地方,感情深厚。他们心里都在骂道:“什么玩意儿!”

  县太爷对于这些场景都看在眼里,很平静的说道:“这也是为大家好!大家想,村子现在还没老有所依,亲友和睦的原因是什么?当然是村子太大了!现在村子分为两个村子,大家肯定会比以前生活的更好!村子是分了,但整个村子还是在这片土地上,大家随意走动。”

  县太爷说的很多空话,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知道的人知道这是卞通和县太爷串通好的,不知道的人有的觉得不可理喻,有的无所谓,有的觉得赶紧站队,地里还有农活呢!墨迹个啥!

  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直到正午大家才离开祠堂。代彪直接回长安了,他一路上攥着拳头,嘴上骂着,心里想着要努力读书,等功成名就之时要让除了代氏的其他姓氏和那个县太爷都没好果子吃!

  村子被划为了东、西卞庄。东卞庄有段氏代氏、张氏。西卞庄有卞氏、邵氏。

  晚上,村子有两场酒席。一场是东卞庄的段前家里摆的,一场是西卞庄卞通家摆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族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族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