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从前
青年段2021-08-09 09:431,242

  卞通叔叔家,很热闹,在座的有人夸卞通:“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通啊!你这个分村子的办法真是高啊!”

  另外一个人说:“是啊是啊!村子本来就叫卞庄!本来就该全都姓卞,族长也是我们卞氏啊!啊哈哈哈,大家说是不是!”

  大家纷纷回应:“哈哈哈哈,是啊是啊!”

  卞通推辞道:“欸!是咱们得县太爷英明睿智!”

  卞通的叔叔说:“卞庄的族长姓卞,这才像样!姓段的都滚去吧!”

  一年轻人对卞氏邵氏年长的老者问道:“各位长辈,为什么卞庄的卞氏这么少?而还有其他姓氏在?”

  卞雀是卞氏最年长的人,也是一位大夫。他对着邵氏最年长的人邵和说:“这事估计就咱们几个老不死的知道了。”

  卞雀喝了一杯酒后,说道:“说起这件事真是说来话长了。在唐末的时候,兵荒马乱,那时我们卞氏的祖宗还是在山西。大家想想啊!山西离长安多近啊!基本上每个月都有当兵的经过,每次过都要他们交粮,还糟蹋村子。眼看长安就被有些人攻了下来,当兵的越来越频繁的从他们的地方过,数年下来整天担惊受怕。他们最后忍不了了想离开那个是非地,于是那时候那个地方的族长把大家召集了起来,决定全族徒步迁徙。”

  卞雀叹了口气,又连喝了三杯酒。在场所有人,除了正在玩石子的孩子,都等待着卞雀接着讲。

  卞雀接着说着他所知道的故事:“那天,是一个傍晚,卞氏族长带着全村人离开了山西。但是刚出一段距离,就有人以害怕夜路为由,就拐回去了。那个族长对所有人说“想要活命就必须不停地往前走,要么等到国家稳定!要么走到天涯海角!回去只能是死路一条!”事实也证明了族长说的话,凡是回去的人全都被充军,在战乱中死去了。”

  情绪起了又起,几杯下肚的卞雀感觉自己今天必须要说完从前的故事。众人见卞雀已醉,便搀扶他坐在了台阶上。

  卞雀甩开身边人,继续讲道:“后来,我们走啊走啊走,一路上辗转反侧。终于走到了地面没有起伏的中原。大家永远体会不到我们的先辈走的并不是一辈,而是好几辈。图中有的人因为颠沛而离去,这个离去指的是离开和死亡。终于,国家也更迭朝代,没有了战乱了,我们的先辈在中原的一方土地上定居了,建立了村落,也就是现在的卞庄。”

  那天晚上,卞雀说了很多,说的面红耳赤,跌宕起伏。大家伙听的也是如痴如醉,一下聊到了天亮,大家伙也喝到了天亮。

  但是,同一天晚上东卞庄也有长者向大家聊起了相同的事情。

  段前家的酒席由比东卞庄大了三倍,前来道贺的人众多。大家伙也开始喝了起来。喝着喝着,有人大大咧咧的就起哄说道:“奶奶的!本来就一个卞庄!就一个族长,那个那个那个卞通算个什么东西,他奶奶的,还弄出来个东西卞庄,老子下次见了他就打他一次!”

  其他人也开始跟着起哄:“就是,奶奶的!本来我们就是一个卞庄,一个族长!以后我们跟西卞庄不来往了!对对对!不来往了!”

  说着不来往,可实际呢?姓段的人家还有和姓卞的人家有生死之交,姓邵的人家还有的和姓张的是亲家。东卞庄如果不往来,那么去乡里需要绕过西卞庄多走两里路。

  每个人都是迎合,都是应和。

  这时屋子里传来了几句咳嗽声音。

  “咳咳咳,你们这些人嘴上一套,明面一套!!”

  大家回头看,原来是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族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族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