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
廿妹2021-03-23 04:422,622

  【5】

  地府转瞬一日,人间蹉跎一月。

  不过,周子舒却感受不到。在地府里,他的时间感逐渐模糊,这种模糊也让命格的牵引有了足够的时间酝酿,让两个不同的灵魂得以接近、共情,最终似融非融,若即若离。

  画面中,两道人影正在拱桥之上交手。一人白衣飘然如鹤,挟厚重掌式巍然而下,余波所至之处碎石惊天,累得水面震荡卷起滔天浪花。

  画面外,周子舒也似乎受到波及,内息紊乱,那肉身上原本钉着钉子的七处大穴也开始躁动不安。周子舒知道,是这个时空的“自己”正与人交手。这种“共情”,已经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他也无法再强行保持客观理智的心态来压制。

  所以,这次周子舒没有按下停止的按钮,而是将注意力更加集中到眼前的画面中,集中到那画面中的“自己”之上。他倒要看看,现在仅有名字和身份相同的两个自己,能‘交流’到什么地步。

  抛开了旁观者的杂念,周子舒发现自己感受的更清晰了。4d座椅周遭朦朦胧胧笼罩的雾气渐渐消失,座椅自动运转开来,画面中被掌风激起的浪涛叫嚣激撞着墙面的屏幕,然后如同不受控制般冲了出来,扑向坐椅上的周子舒。

  周子舒只觉一股水气扑面,闭眼闪过,再睁眼时,他的眼前正是刚刚那道白衣身影——叶白衣。

  水面被掌风余劲激起的浪涛划过睫毛,落在脸颊鬓角,周子舒旋身躲开叶白衣接踵而至的攻势,顺带甩落这一滩水汽。

  “这就是附身么?”周子舒有些诧异,毕竟之前鬼差说的可不是附身。

  周子舒在原本的世界也与叶白衣交手过,那是同样灯火掩映星辰稀疏的夜晚,自己和温客行两人都被虐的体无完肤。

  若是两个时空会有重合的事情发生,那今晚温客行会不会来?周子舒心神一动,想先行退后,拖延一下叶白衣,也等等看温客行,却在提起脚尖的时候身子侧旋而出,绕到了叶白衣的身后,施展的正是流云九宫步的第三式。

  一股怒气隐隐从心底破土,周子舒敏锐的察觉到,那是另一个自己的情绪。

  果然不是附身,周子舒叹了口气。他怎么就忘记了,那鬼差不是说过,能通过那张椅子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受么?阴晴雨雪,鸟语花香,于这个时空的他似乎没有多余的感受。

  又一声轻喝传来,刚刚施展轻功还未及站稳的周子舒,就被一只手抓住肩膀,正是如鬼魅般掠影而来的叶白衣。果然,无论哪个时空,周子舒都不会是活了100多年的老妖精的对手。

  不需要周子舒多想什么,这个时空的自己已经起掌应对,招式柔中带刚,堪堪推开禁锢着肩膀的手臂。谁知叶白衣不退不让,另一只手也抓到了衣襟之上。

  “让我看看你的内伤。”叶白衣双手欲扯开周子舒的衣衫。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故事,叶白衣确实曾经以武力看过自己的伤。但也没有这么“强抢民女”吧。周子舒感受到这个世界的自己心底那团火气越来越高涨。

  叶白衣和周子舒一个不肯退,一个不肯让。内力抗衡之下,周子舒的身体被振地仿佛拔地而起,在半空中无处着力,欲运功落脚,却被七窍三秋钉不合时宜的震荡搞得内息一滞,功力溃散。

  忽然,远处飞掠而来一道雪青人影,一只手扶向周子舒腰间,托着他缓缓而落。

  温客行果然来了。是了是了,哪时候也是温客行前来相助,还生气地吼了自己几声“周絮”。哪里像这里的温客行,天天追着后面喊“阿絮阿絮”的,他和老温可是含蓄了好一阵呢。

  周子舒发现,近距离的温客行,和之前第三视角看到的大有不同。比如,温客行搭在周子舒手腕上的温度是暖的,他的眼神却如附骨之蛆般勾在叶白衣身上。

  温客行双眼微眯,夺命掌随机而出,一息之间,竟是与叶白衣过了数十招。然而过招越多,败势尽显。

  夜空中突然乍起一番惊雷,携风带雨,伴随着刚刚温叶二人对招激起的漫天水幕,扰乱了在场的三人。

  “嘴贱的小白脸,你已是末日黄花,十年之内我必取你性命。”温客行果然和叶白衣放了狠话。周子舒听到两世相似的话语,突然心情愉悦,不知是不是因为作为旁观者的他,感受到了当初没注意到的来自温客行的紧张。毕竟那会,周子舒自认还只是当温客行为朋友……吧。

  雨说到就到,顷刻间覆盆而下。周子舒三人找了廊亭,免不了的是叶白衣和温客行的斗嘴。

  再后面的发展,周子舒只觉得奇怪。这一世居然是叶白衣有办法救自己,废除武功能维持十年寿命……

  这么看,还是大巫的医术更高明些,毕竟他现在应该还在长明山接受大巫救治,并且他可以肯定自己还阳寿未尽不是?

  相对的,这一世的周子舒心情就复杂很多了,从听说能被救治产生希望,到听说要废除武功的决然,再到叶白衣临走前留下的一句希望,周子舒开始可怜起这个世界的自己,大概是“同病相怜”。

  纵然身处隔世,周子舒的其他都变了,骨子里却还有一股无法改变的执拗。他突然想起,在暗无天光的地下深渊里,温客行为了让他活下去而动摇的眼神,以及那还没来得及废除自己武功,便落在地上的掌印。

  看吧,这个世界的温客行,也不再劝周子舒了。

  【6】

  高亭之上,灯笼被风雨吹打的忽明忽暗,却顽强的不肯熄灭。

  当时,温客行也是这时候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的,周子舒很熟悉眼前的场景。

  不过那时候的温客行,是什么表情来着?周子舒只记得雨很大,落在温客行的眼睫上像是泪水,温客行冰冷的手抚上自己的面颊,勾住自己的脖颈说了些什么。待反过神来,周子舒的耳畔只留下了“不合时宜”、“幸好”……的余音。那时候温客行转身离去,只留下了一头雾水的周子舒。

  看着这一世的温客行,周子舒心中一空,仿佛有根挠着心的狗尾巴草,撩拨完却抓不到,心痒痒的。

  这个世界的周子舒,本就有股火藏在心底,与温客行大吵了一架转身离去。周子舒想让他等等,想喊他停下,却是无能为力,电光石火间,他的脑海里闪过那个木质刻朱红小楷的按钮。

  周子舒急切的想要抓住心中的那缕异样,抬起双手向四周摸索着。这个世界的周子舒却丝毫没有动作,只是回到了住处往肚子里灌酒。

  意料之外的,周子舒摸到了象棋一样的按钮,凭着记忆,周子舒按下了“只看他/她”的按钮。

  没有第二个选线,他一按下,便似魂魄被抽离般。

  周子舒看见了温客行,这个世界的温客行。

  “凉雨知秋,青梧老死,一宿苦寒欺衾薄,几番世道蹉跎……也不过一声‘相见恨晚’……”

  “幸好 ……幸好……”

  温客行静坐在雨中,周子舒站立在桥边。一个被凄风苦雨捶打,一个透明的灵魂隔世而观。

  “幸好……幸好我还没到特别喜欢你……”周子舒脱口而出了后半部分,身躯一阵,透明的身体泛着脆弱。他死盯着眼前的温客行,仿佛要透过他看到另外一个人。

  周子舒突然厌烦了这个世界。

  他想立刻回去,去他娘的体验一世人生,去他娘的4d体验。他的心里现在只有一个人的影子,那个早在一场凄雨时便对自己怀揣着情愫,然后一无反顾追着自己,拽着自己的人。

  这个世界的温客行,就留给这个世界的周子舒去爱吧。

  他只会更爱温客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令】我遇见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河令】我遇见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