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洞子余2021-07-08 18:152,909

  中元当日,凡人闭门,百鬼夜行。

  凡界死灵今日皆要收回地府,秋色儿踩着子时锣鼓敲响,随百鬼至凡界,行至两界交界的大槐树旁,却被一道无形之力挡住了去路。

  槐树之下立着一修长的身影,分明无雨却执伞而立,平日柔和的月光自那人身后射出倒是有些晃眼。

  百鬼之中,四鬼抬轿,秋色儿居于其上。

  “黎大人,今日怎么有兴致到地府来?”

  黎亓执伞徐徐而至,阴影笼罩下的脸上看不清神色。

  “我是来寻你的。”

  闻言,秋色儿来了兴趣,轻笑一声,并未多言,翻身跃下鬼轿,稳稳落在黎亓身前,眼含笑意。

  黎亓将玉伞移向秋色儿,秋色儿看到他的动作,反而往伞下一挪,靠近黎亓一步。

  夜行的队伍迟迟不动,都急躁起来,发出骚动。

  秋色儿扯着黎亓的袖口,往旁一退让出死灵道,队伍方才继续往前行进。

  “有事相求?”

  黎亓抬起眼眸,说:“听说你得了拍卖会的名额?”

  闻言,秋色儿警惕起来:“怎么?黎大人也感兴趣?”

  “不,我要你的权限,”看秋色儿依旧一副十分警惕的模样,只得又补了一句“幻境中危机重重,若有所需,我可助你顺利通过。”

  秋色儿险些笑出了声:“黎大人如今连地府的怨气都沾不得,竟还想着救我吗?”

  话音刚落,便见黎亓收起手中玉伞,任凭怨气腐蚀。

  秋色儿心下大惊,一把夺过玉伞重新催动内力,重新撑开。

  “你不必如此。”

  黎亓月白的长衫被怨气划开口子,渗出丝丝鲜血。

  “我要你的权限。”

  秋色儿终究是拗不过黎亓,只能投降:“好好好,我给你。”

  说罢,将玉伞递到对方手里,随后双手结印,散出黑雾的法印推入黎亓体内便算是授权完毕。

  槐树的叶片间隙中透出缕缕阳光,方才出去的死灵们陆陆续续回到地府。

  拍卖会的钟声响彻地府。

  秋色儿和黎亓赶到阎王殿时,拍卖会将将开始,一众判官,死神皆聚于一堂。

  秋色儿拍落满身风尘,行至早已开启的幻境入口,一只脚刚刚踏入境内,阎王殿内便传来阵阵骚动。

  守界的死灵奔入殿内,惊恐道:“殿下,妖族携一众妖兵冲破了界门,现已攻到了黄泉水下!”

  要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此时找来,这不是坏秋色儿好事吗?

  秋色儿刚要退回阎王殿,身后突然袭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生生推入幻境。

  地府拍卖会的竞品是天乩石下的一愿,每年以死神业绩为判断标准,业绩前十者便可得到拍卖会的名额,中元节设幻境为局,十位死神皆往,活着出来的便算是通过,但从古至今,顺利出来的人少之又少,虽然危机重重,面对天乩石下一愿得巨大诱惑,还是有无数人趋之若鹜。

  进入幻境之后,入口自动封住,除非秋色儿顺利通过,不然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他都不可能出得去。

  天地间一片灰白,笼罩着浓重的白雾,一个不大成熟的念头自秋色儿脑中闪过——这莫非是天宫?

  秋色儿不敢确定,一来他记忆中没有这个地方,二来天宫居于九霄云上,应是一片雪白,这发旧的灰白着实有些不正常……

  秋色儿警惕的往前走去,试图走出浓雾。

  岂料脚下一空,身子迅速下坠,不稍片刻便重重摔到地上。

  这幻境着实有些不太严谨,遍地大坑,莫不是违规建筑!

  秋色儿保持刚刚摔落的姿势缓了好一会儿才撑着地爬起来,揉了揉摔懵的脑袋,眯着眼环视四周。

  是一个山洞,不同于方才上面的浓雾与灰白,此处视物明显清晰了许多,山洞顶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秋色儿便是从那里掉下来的。

  光亮自洞口泄入洞内,所有的光亮皆来自此处。

  秋色儿捏诀欲召出煞剑,体内却没有一点灵力涌动。

  看来在幻境中是使不出法力了。

  无奈之下,秋色儿只得另寻出路,行至暗处,才发现洞壁上竟有一处泛着微光的结界,自洞顶泄出的光亮盖住了结界的微光,在亮处不易察觉。

  秋色儿伸手碰了碰那结界,可以穿过,手指触上之时,结界之后传来一声震耳的咆哮。

  秋色儿一惊,迅速往后退了几步,借着黑暗掩身。

  洞内重新恢复安静,秋色儿压住心下莫名的恐惧,壮着胆子往前想要直接通过结界,结界后却响起脚步声!

  秋色儿迅速掩到结界旁石壁后,压低呼吸声。

  脚步声伴随着微弱的呼吸慢慢靠近,秋色儿掏出身后此刻犹如废铁的煞剑,紧握剑柄。

  手心渗出冷汗,在那人跨过结界的下一秒,一咬牙,狠狠刺向结界后的人。

  岂料还未近身便被那人狠狠掀倒。

  “言秋?”

  语气疑惑且阴鸷,说罢,便向秋色儿靠近一步,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那人披着宽大的斗篷,脸被掩在黑雾之后,秋色儿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有一双漆黑的眼落在秋色儿的目光中。

  那股莫名的恐惧欲发强烈,秋色儿的四肢轻轻颤抖起来。

  掩在黑雾中的那张脸明明看不清,却有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圣君。”

  这个称呼几乎是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下一刻,面前的这个人便举起拳头,黑雾在他手中凝结,重重落在秋色儿的胸口上,强劲的力量将秋色儿狠狠震开。

  然后便是一声巨响,背后的石壁应声而碎。

  五脏六腑似乎都被震碎,鲜血自口中涌出。

  秋色儿捂着胸口,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想要往后跑,那人靠近一步,拎起秋色儿的领子便往结界内狠狠一砸!

  结界后是满室金光,地上被砸出一个人形坑,秋色儿满身血污的瘫在坑底,发丝上血慢慢滴落。

  浑身上下似乎都被震碎,秋色儿的意识渐渐模糊,眼前模糊的人影将他从坑底捞起。

  秋色儿的四肢瘫软的垂着,任凭此人摆弄。

  那人笑得癫狂:“言秋啊!你怎么没死呢?我为了找到你可费了好大的功夫!”

  秋色儿的嗓子被鲜血灌满,发不出清晰的声音,只有些呜呜咽咽自嗓子里溢出……

  那人听不清秋色儿说什么,便将秋色儿拎得靠近自己一些。

  “为…为…什么?”

  闻言,他笑得更加疯狂,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你不记得了?你不记得了!”

  原本奄奄一息的秋色儿此刻却露出了危险的笑容,仿佛厉鬼,声音嘶哑:“圣君……你猜我还记不记得。”

  那人微愣片刻,随即又将秋色儿高高抛起,祭出法器,一根通体灵光的银鞭,那鞭上布满倒刺,手柄处是不和谐的黑色。

  银鞭带着凌厉的风落在秋色儿腰侧,倒刺刮带着皮肉又将他抽落,可不稍片刻鞭刺所过之处的伤口却神奇愈合,只余一道极浅的细痕,若不是半分不减的痛苦与残留的血迹,秋色儿只怕会以为眼前疯魔的这人会大发慈悲。

  愤怒的咆哮声在秋色儿耳边响起,凌冽的风刮过秋色儿脸颊,还带着些刺鼻的恶臭。

  一头虎形凶兽被一根巨大的锁链紧紧固定在洞内的石壁上,与秋色儿仅分毫之距。

  虎身,鹰喙,额上两只淡金色的龙角,一对黑翼赫然嵌入虎背之上,通体白毛,是穷奇。

  那人抓起秋色儿凌乱的头发,迫使他与自己对视,玩味道:“当年若不是水神横加阻拦,本尊也不会失手将你放跑。”

  说罢,换了另一只手掐住秋色儿的脖颈,将秋色儿生生从地上拎起,恨恨道:“说来,文昌帝君可真是命大,受了我十六鞭,再跌落九曲台,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秋色儿费了极大的力气,死死抓住那人的手腕,满脸血污,用力扯了扯嘴角:“圣君想杀我,可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可终究是百密一疏算漏了水神这个变故……”

  闻言,那人撤去了周身的黑雾,露出了一张分外冷峻刻薄的脸,阴恻恻的说:“对,本尊万万没算到水神这个变故,我找了你七十年,当年你侥幸逃过一劫,你以为今天你还能逃得掉吗?”

  随后,将秋色儿抛向此刻正张着血盆大口的穷奇。

  “当年你救它一命,本尊倒要看看今日它会不会放过你!”

  岂料将入血口的秋色儿身上渗出点点蓝光,又迅速结成一张透着幽蓝的罩子。

  穷奇触上那罩子时,仿若被灼伤般退到角落。

  圣君的眼中升起一丝疑虑,思索片刻,终于恍然大悟:“原是水神撤了护灵境给你,我说当年他怎么如此脆弱,仅挨了本尊一鞭便散了半身修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拍卖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拍卖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