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心诀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4,507

  叶淮烟在云渊秘境中苦寻出路,秘境之外,此时也正发生着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斗。

  荒境之泽深处。

  轰隆一声巨响,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庞然巨兽颓然倒下,身边修为稍浅的魔物们四散而逃,一阵白色剑光闪过,黑血四溢,不留一个活口。

  那倒下的魔物还没有死绝,恶狠狠地盯着前方,一个缓缓走近的身影。

  来人身量颇高,修长劲瘦,一袭黑衣隐隐可见精致暗纹,腰间青色蟒带嵌着白玉,面上一双眼冷傲孤清,薄唇紧抿,顾盼之际,极具威势,他整个人立在那儿,如同黑夜的鹰,端的是与众不同,令人无法忽视,又不敢亲近。

  明夕拾停下脚步,右手食指与中指并起,口中念起剑诀,指挥着自己的佩剑“随影”,刺向魔物的心口,断了它最后一口气。

  “贪心兽,以人心为食,在人间作乱,食一千一百四十六人。”

  随影剑还插在贪心兽的心口,明夕拾右手一划,随影便顺着他的指令剖开其胸口,取出心脏。

  明夕拾轻轻一点,血淋淋的心脏化为一颗金色珠子,他收好放入乾坤袋,转头离去。

  明夕拾离开前,踏着随影绕荒境之泽飞了半日,好几圈后,都没有找到另一个人影,确定将每个角落都看过了,他才离开此处,也不回师门,直接往青云山行去。

  -------------------------------------

  叶淮烟赶时间,在烟雾中走了快一个时辰还未见到冰龙,心里难免有些急迫,干脆提起真气,拢了拢周遭的烟雾,团了块能立足的云朵,飞向空中,驾云飞速前行。

  荒境之泽中魔气弥漫,是妖兽、魔修修炼的好地方,但对叶淮烟这种修仙之人来说,灵气稀少,平日里他靠斩杀妖魔提升修为,许久才能聚起少许真气存于丹田,像驾云御剑这类耗费灵气的法术是能省则省,这会儿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

  云渊秘境无边无际,他飞了一阵子,终于发现了一点迹象,东南方向雾气最浓,从上空看,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情景。

  “冰龙也是龙,必然生活在有水的地方,雾气这么大,应当就是此处了。”叶淮烟喃喃说道,正好飞到了东南上空。

  只是这雾气看起来有些异样,似乎泛着些黑气……

  正想着,却听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龙吟,刚才一路过来,都是安静异常,这会儿龙吟声响彻天际,下方的烟雾也迅速散开,包括他脚底下那片云,叶淮烟又要遮住耳朵,又得稳住真气,避免自己朝下坠去。

  龙吟声震得他心肺都感到疼痛,刚刚耗费了太多真气在,荒境之泽这地方一时半会儿也聚不起来,叶淮烟顿时感到眼前一花,恍惚间似有一个巨大的黑影闪过,电光火石间,他便反应上来:

  冰龙现身了!

  叶淮烟用尽全力控制自己所剩无几的真气,总算有惊无险回到地面上,脚下被石头一拌,便倒在了地上。

  面前的浓雾也渐渐散去,逐渐显现出浓雾后面,距他不远的冰龙。

  眼前的冰龙通体黑色,如同被墨汁浸染一般,周身泛着光亮,一双赤瞳炯炯有神,盯着叶淮烟,露出一丝雀跃与兴奋。

  “吼——”

  浑厚的龙鸣声,震得整个秘境似乎都在震颤,声音就响彻在耳边,叶淮烟暗道糟糕,直接与冰龙打了个照面,叶淮烟始料未及,刚刚在空中尚有浓雾遮掩,这冰龙却毫无预兆地用声音攻击他,将他打落,果然修为高深,此番怕是要吃大苦头。

  好在他落地之后,龙鸣声就停了下来。

  叶淮烟心里忐忑,面上却假装冷静,坐起身与冰龙对峙,企图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弱小。

  所幸这招似乎有点用,冰龙并未上前将他一口吞下,只在原地等着,还歪了歪脑袋上下打量他。

  ……

  他们互相瞪了有半柱香时间,叶淮烟神情浮现出一丝疑惑。

  又过了一会儿,它还是没有动作,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条冰龙似乎并无上前吞食他的意思。

  难道它真的挑食?

  “冰龙在此,这里应当就是云渊秘境中心,离开的出口也在附近。”他想。

  叶淮烟分了些心观察周围环境,四周幽暗阴冷,天空漆黑一片,没有一点星光,看到的事物都是影影绰绰的轮廓,只有冰龙身形清晰,周遭空气凝滞,带着湿意仿佛处于一个虚无的空间。

  此处与刚醒时所在的地方截然不同,很难相信同属于云渊秘境。叶淮烟用手按了按地面,从触感分辨,应该是松散的泥土,非常湿润,抬起手仔细看,指尖上染上了黑色的泥渍。

  他重新将视线放在面前的冰龙身上,仔细瞧了瞧,它此刻用爪子撑着地面,身形巨大,看着不少于六丈,自己并不是娇小的身材,但绝对给它塞牙缝儿都不够。

  “前辈息怒,在下只是路过,想寻个出口,不知您可否指路?”

  冰龙修为深不可测,只是也不知是否一直在云渊秘境修炼,能不能听懂他的话,叶淮烟只好试探着先问了句。

  冰龙并未回答,双瞳赤色不减,但却立起身子,将脑袋探向前方。

  随着它的动作,身下那片地面似乎泛着光,而且还隐约有水声……

  “冰龙前辈,您能否听懂我的话?”他又问。

  冰龙听到依旧不曾回应他,只继续走到他跟前,伸出龙爪就朝他后颈抓去。

  叶淮烟时刻提防着它,见它爪子过来急忙躲避,但他一直坐在地上不曾起身,行动略一迟缓,只是避开了后颈要害,被冰龙抓住了背上的衣物。

  本以为冰龙是要吃自己,可还不等他想办法脱身,就感觉身子悬空,一股大力拉扯,自己被拎起来,抛进了刚刚冰龙所在的位置。

  本以为会摔得眼冒金星,却不料身边水花四溅,叶淮烟差点呛水,他急忙紧闭口鼻,担心自己不小心饮下什么奇怪的东西。

  叶淮烟探了探底,很浅,水位只到大腿高度,似乎只是个小水潭,掬一手心水凑近看,他惊奇地发现,这水竟然也是黑色的。

  原来刚才自己在一片水域边上,冰龙却在水里,这会儿把他扔进来,难不成是想先洗洗再吃?

  想到此,叶淮烟急忙起身,这黑水不知来历,万一有毒呢,还好刚才没喝进去。起身的动作有些急,他脚下一踉跄险些滑倒,急忙稳住身子,倒是溅了好大一片水花,面前的冰龙被无故泼了一头水。

  “嗷呜~”叶淮烟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他怎么觉着这冰龙的声音中还带着点委屈呢?

  “哗啦!”龙爪划拉了一下,水花兜头袭来,淋了叶淮烟一脸。

  这还报复上了!

  冰龙以牙还牙泼了叶淮烟一身黑水,看着他狼狈不堪,自己反而从中得了趣,一下一下地撩水花玩起劲儿了,害得叶淮烟一身青衣都给染成了黑色。

  叶淮烟一边抬袖遮挡冰龙的恶作剧行为,一边手指掐算了一下,感觉自己不能再浪费时间。

  这冰龙修为不知深浅,贸然下杀手,恐怕难以达到目的,若是激怒了它,反而不好。而且……他看了眼还在往自己身上泼水的冰龙一眼,它既然暂时没吃他,那他也不好先开杀戒。

  叶淮烟咬破右手食指,试着提了提体内所剩无几的真气,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多,便立刻趁冰龙不注意转身上岸,冰龙玩得起劲儿,还以为他跑走是单纯为了躲水花。

  离开水域,脚下是坚实的地面,他伸出食指,以血画符,黑色的地面看不真切,他凭印象先画了个简单的定身阵法。

  冰龙见他在岸上不动,也不回来,干脆回身追上,上了岸,冲到叶淮烟跟前。

  叶淮烟拿出已经残破不堪的箫,放在唇边,轻轻吹奏起来。

  已经裂开的竹身有些漏气,叶淮烟使了使劲儿,脸都憋红了,总算是吹出了点响声。

  冰龙行至跟前,他面对冰龙,后退一步,露出了刚刚完成的阵法,冰龙毫无防备,一脚踏入定身区域,被定在原地,叶淮烟的箫声又起,逐渐地,它双瞳赤色减淡,露出些许迷茫之色。

  叶淮烟闭上眼,他吹的是“牵灵”,能够对被施法之人的记忆进行回溯,他要从这冰龙记忆中,找到离开云渊秘境的办法。

  所幸,冰龙一直处在秘境中,记忆相当简单,叶淮烟很快就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可是,看完冰龙的记忆,他却有些犹豫,还有些无奈。

  在冰龙的记忆中,他窥视的并不多,大部分都是一些魔物误入秘境,遇到了冰龙,想要杀了它获得妖力,但都被冰龙反杀,还有的意图破坏云渊秘境,却被秘境反噬而亡,冰龙便吃了他们的尸体……

  伤人是事实,食人也是事实,只是无一例外,都不是冰龙先动的手。

  他还看到了自己遇到过的那几个魔修,那几人原本便是向进云渊秘境历练,可谁知里面空茫无一物,唯有这条冰龙可以作为对手。

  只是交手一番后,他们便知道不是冰龙的对手,可冰龙已经察觉到他们的杀意,出于自保,自然不会停手。

  “停……停停停下!你一直都生存于云渊秘境吧,这里荒芜贫瘠,修为增长缓慢,难道你就不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眼吗?”其中一名魔修说。

  冰龙听到他的话终于停下来,收起了攻势,看向那人。

  魔修见它收手,内心暗喜,继续道:“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放我们离开秘境,我们出去后,想办法把你也带出去,外面什么都有,可比这秘境里好玩多了。”

  冰龙露出疑惑神色,魔修猜测他对外界也许毫无概念,为了能让它动心,便滔滔不绝,将外界夸得是天花乱坠,说得冰龙兴致高昂,一挥手就将出口打开,把那几名魔修扔了进去,还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等着他们下次进来把自己带出去。

  冰龙被那几个魔修勾起了对外界的向往,却没有等到他们回来,后面再遇到误入秘境的魔物,它都让他们想办法带自己出去,可他们答应得很快,却没一个能做到的,最终,冰龙意识到他们在骗自己,只好歇了心思,待在这云渊秘境黑水潭中,日复一日。

  叶淮烟回溯完冰龙的记忆,缓缓睁开眼,“牵灵”有安抚被施法人的功效,冰龙这会儿也不乱动了,静静地看着叶淮烟。

  他没有想到,云渊秘境只有冰龙在此生存,与外界隔绝,竟然让它的性子保持了孩童般的天真,不像其他魔物那般狡诈奸猾。

  他们一人一龙默默对视,没有动作,叶淮烟叹了口气,说道:“你好歹也是条龙啊,看着也挺威猛的,怎么还这么容易被骗呢?”

  他之前的判断是对的,这冰龙修为颇高,能听懂人话,只不过被骗得多了,现在根本就不搭理人。

  “荒境之泽里除了我可都是魔物,他们你都能信,也不知该说你单纯还是傻!”他摇摇头,放下了心中对冰龙的忌惮和防备。

  “那几名骗你的魔修,出去后就跟人编排你,说你残暴嗜血,还爱吃人,所以之后云渊秘境就越发荒凉,无人愿意进来。”

  冰龙呆呆地看着他,叶淮烟竟然觉得这条龙有点可怜,憨憨的,还有点可爱。

  “我时间紧迫,必须要离开了,若是我还能回来,便做个好人,带你出这秘境。”

  冰龙眼中立刻便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但很快就又暗了下去。

  叶淮烟想起来,这话冰龙听得多了,可没一个实现的。

  他之前不知昏迷了多久,又在秘境中耗费了大半天,此刻时间异常紧迫。可看到冰龙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再一想它之前屡次付出信任又被欺骗的惨状,又实在有些不忍心。

  叶淮烟走到冰龙跟前,用脚一划便破了定身阵法,他思索片刻,说:“我有一个阵法,名叫连心诀,与人连可生死相连,与妖兽连可缔结盟约,若得我召唤,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能脱困回到我身边,不过此阵有始无终,终身无法取消盟约,你可愿与我结阵?”

  冰龙听言,刚开始还没有反应,待到叶淮烟话说完,它眼中赤色渐浓,光芒闪烁,立刻长啸一声,两颗赤瞳无比兴奋,似有火焰灼烧一般。

  叶淮烟明白它这是同意了,便不再纠结,立即布置连心诀,与这冰龙结下盟约。

  他一边开启阵法一边想,当初小的时候,自己特别想要个小兽养着,以后出门有个坐骑,打架还有帮手,多威风,于是磨着师父陪他闯了无数个修炼场,都没遇到合适的,谁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却在荒境之泽捡了个妖兽,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这冰龙从不主动害人,性子又单纯可爱,应当是个好伙伴。

  阵法启动,冰龙脱困,连心诀不像定身阵法那般浅显,所耗真气甚是剧烈,叶淮烟感觉自己丹田里的最后一丝真气都被抽空,喉间涌上一股腥甜,他强忍着咽下,默默安慰自己:马上就能出去了,去了青云山,灵气应有尽有,把这些年的都补回来!

  冰龙结了盟约之后,受他修仙体质影响,一时缩回了原形,望着自己手心里银色的跟拇指大小差不多的小龙,叶淮烟有一种异样感,怎么觉着像是要养孩子了呢?

  不过别说,这黑水潭果然会染色,小黑龙原来是小银龙,这会儿小小的躺在手上,还怪可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