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4,025

  启元二十七年,神域历八月初五,陈都城。

  陈都城是神域大陆上公认的最人杰地灵的城池,因为这里距离青云山的灵池最近,仙气环绕。

  热闹的茶馆此刻座无虚席,往常这里一过晌午,便有说书先生在此讲述各路神仙道长的飞升事迹,今日却不同,原本说书先生的座位上方,凌空悬浮着一块巨大的宝镜,如此异象却没有引来任何惊诧,仿佛台下的凡人都已习以为常。

  也难怪,整个神域大陆,即便是黄口小儿,也听说过这“明世宝鉴”的来历,不止一个茶馆,神域所有的寺庙、道观、学堂、酒馆,但凡是人口聚集的地方,都备着一块明世宝鉴,供人欣赏。只是寻常时间宝鉴隐蔽起来,唯有特殊日子方能开启。

  这个特殊日子,指的就是每五十年一次的,七星登位赛。

  神域大陆,是所有修仙之人向往的地方。

  这里的百姓安居乐业,因为有仙人福泽庇佑,百姓为表感恩,全民信道,供奉了无数庙宇楼阁,香火弥漫整个大陆,仙气飘飘。

  各路教派修仙者众多,民风开放,灵气旺盛,有五花八门的入道途径,其中以剑道和乐道为盛。

  只是仙途难觅,无数修道者踏上征程,但别说是飞升,即便是觉醒半仙之体,也是万中无一。

  七星登位赛,就是天道恩泽,给予所有修道者的一条飞升捷径。

  每隔五十年,会由天道自动挑选一百一十九人,参与七星登位赛,这一百多人均为神域大陆当世实力最强的人选,被天道选中,即为七星弟子。

  登位赛期间,一百多名七星弟子会经历种种生死关卡,通过天道考验,百姓可从明世宝鉴中同步观看所有七星弟子的表现,选中自己认为的最强者。

  七星登位赛最终,会选出七位实力最强且最符合民意的弟子,镇守人间,护神域大陆安宁,五十年期满,便能位列仙班,相比一步一步修炼,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因此,七星登位赛是整个修道界,甚至整个神域的大事,全民参与,七星人选关系到神域的福泽,神域子民都会关注赛事。

  “今日人怎么这么多?”茶馆里,年轻的小二嘟嘟囔囔的,从来都没有像今日这么累过。

  “都等着看‘点名’呢。”掌柜说道。

  点名是七星登位赛的第一个环节,八月十五前,所有七星弟子陆续到达灵池,在七星碑上按了手印,就表示参赛。

  “点名有什么好看的,那些仙门弟子虽说各个清雅出尘,但也不至于这么早就守着宝鉴看吧。不是说以往进了第一级试炼场之后才会看出谁的修为高低吗?”小二不解道。

  “那是以往,今年可不一样。大家估摸着是想看看那个人会不会来呢。”掌柜低着头说道,声音不大,却勾起了小二的好奇心。

  “您说的是谁啊?”

  “你且看看那名单上的最后一人。”

  八月一日,青云山的灵池开启,仙界会通过灵池昭示本次大赛的入围名单,同时,所有受天道召唤的七星弟子右手背上都会显现出七星标志,他们必须要在八月十五之前抵达灵池,完成“点名”,否则即视为弃权。

  同时,灵池边上的七星碑,会显现一百一十九位七星弟子的名字。

  陈都城距离青云山不过十里,早有好奇心重的人,前去查看过七星碑上的名单,还印成名册,简略地介绍了每个人的道途、主修、师门以及评价,供年轻一辈瞻仰。

  名册上面大多是叫得上名字的大能,介绍十分详尽,首位便是华阳山掌教大弟子,目前公认的半仙第一人——明夕拾。

  明夕拾出身皇室,乃当今启元国开国国君明严的独生子,贵为皇子却甘心入道,走那清苦漫长的修仙之路,他十八岁拜入了修仙第一大门派华阳山,原本这年龄已经算大龄了,但他天资过人,硬是在十年之内觉醒半仙之体,后来居上,将无数前辈甩在了身后,还成了目前华阳山的掌教大弟子,协助掌教处理门内事务。

  明夕拾是不少修仙者的榜样,也是本次七星登位赛首位真仙呼声最高的人选。

  然而,能让大家感到诧异,提前十天就在明世宝鉴前守着现身的人,自然不是众望所归的明夕拾,而是名册最后一位,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名字——叶淮烟。

  七星碑上的名字是以公布之时所有人的修为进行排列的,所以如无意外,最后几名修为都略差一些,名气也不如前面的人高。

  叶淮烟就是那个“例外”。

  论实力,没有人会认为他弱,叶淮烟六岁拜入华阳山入道,十五岁便觉醒半仙之体,比如今的明夕拾更早,当时轰动整个修仙界,所有人都认为,他一定能得道飞升,位列仙班。因此在名气上,叶淮烟也绝对不输任何人。

  “还记得他觉醒半仙之体时,原本整座城电闪雷鸣,闻者皆惊,大雨倾盆,白昼如夜般昏暗,可是转眼间,便雨过天晴,漫天异彩,叶淮烟整个人笼罩在祥和的圣光中,还有人说,仿佛看见云雾缭绕的南天门了呢,以前可从来没有半仙有这种动静,这盛景整个神域大陆都看得见。”掌柜的捋了捋胡须,目光悠远,似乎真的在回忆当时的情形。

  “掌柜的,照你这么说,这叶淮烟岂不是比明道长还强?可是他怎么会在最后一名呢,而且,我也没听说过他。”小二听了掌柜的解释,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是因为他早不是以前的叶淮烟了,现在的他,怕是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呢,哈哈哈。”有离得近的茶客听到了小二的疑问,还不等掌柜的开口,就先为他解惑。

  旁边却有人不赞同,“我不这么想,叶淮烟这么多年销声匿迹,大家都知道是因为去了荒境之泽,那里是什么地方不会有人不知道吧,全都是魔物,叶淮烟若是普通人,还能活到现在?而他不仅还活着,还被天道认为是强者,我觉得他一定能登位!”

  “哼,那又如何,叶淮烟他爹可不是什么好人,叶氏害得百姓怨声载道,他却躲在华阳山只顾修炼,愧对修仙者以苍生为己任的道心,他根本不配!”

  “十五岁的半仙不配,难道那些修炼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还是肉体凡胎的人就配?再说了,叶淮烟是叶淮烟,他爹是他爹,休要相提并论。”

  “这么说也没错,叶淮烟当初离家修道时不过六岁,后来叶家得到报应,他不是还……”话还没说完,说话之人就被旁边之人捂住了嘴。

  “唔?”他用眼神询问旁边人的举动何意,却见周围人纷纷住了口,一脸紧张地盯着他。

  有人见他还没反应过来,便压低了声音提醒他:“你好大胆子,敢在光天化日提起当初那件事不成?”

  那被捂住口的人这才想起了什么,眼神中露出些后怕的情绪,差点忘了,当今启元国陛下对那件事讳莫如深,提起叶淮烟倒也罢了,若公开讨论当初那件事,被有心人听到,怕是要大难临头。

  茶馆里短暂地安静了片刻,过会儿,终于有人打破沉寂,说道:

  “我倒觉得,叶淮烟未必能来参赛,别忘了,荒境之泽岂是那么容易离开的?”

  对啊,荒境之泽妖魔遍布,那里灵气稀薄,叶淮烟再厉害,修为也不过短短几十年,还灵气枯竭那么久,哪有那么容易回来啊。

  实际上,整个神域大陆,认为叶淮烟已死的,盼着他已死的,绝对比认为他还活着的多得多,即便是他能活着,也难保不是荒废一身修为,在荒境之泽那种地方与妖魔为伍了。

  茶馆里关于叶淮烟的争论总算告一段落,小二冲掌柜吐了吐舌头,没想到一个叶淮烟竟然能让茶客们吵起来,只是说来说去他都没听出来,那叶淮烟究竟为什么,跑去了妖魔当道的荒境之泽呢?

  罢了罢了,与他无关,还是认真干活吧!

  -------------------------------------

  荒芜的大地上,热气蒸腾,随处可见因干涸龟裂而产生的缝隙,其中隐隐冒着黑气,彰显出一丝不祥的气息。

  这里广袤无垠,静谧无声,空旷斑驳的地面上,突兀地横着一道青色的人影,一动不动。旁边不远处,插着一根干枯泛黄的竹节,上面还有几个粗糙的孔洞,竹节底端插入地面的缝隙中,才险险立着,没有倒下。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到了晚上,天色转暗,但并未黑透,灰蒙蒙的,温度倒是下去了几分。

  那条浅浅的缝隙终于支撑不住干枯的竹节,颤了颤,让它倒在地上,碰巧打在了那昏睡不醒的人手腕上。

  那节手腕纤细白净,修长的手指无力地待在地上,沾染了脏污,但很快,食指微动,预示着许是主人将要转醒。

  叶淮烟缓缓睁开眼,他浑身上下酸软无力,入目一片荒凉,这里还是荒境之泽吗?

  他艰难地爬起,朝四周看了眼,很快就发现了身边那根已经损坏的竹节。

  叶淮烟叹了口气,眼中并无遗憾,想来也并不指望这随手所做的箫能用多久。也是,荒境之泽寸草不生,能找到一根快枯死的竹子本身就很难了。

  头有点晕,他抬起手,习惯性的扶额,却猛地被右手背上一块显眼的黑色图案吸引了注意——

  七星标志!

  他想起来了,自己是在离开荒境之泽的时候一时不察,被几个魔物偷袭,他在荒境之泽仇人多,为了避免麻烦干脆换了条人少的路走,却不小心跌入了荒境之泽最东侧的云渊秘境。

  糟了,难怪那些魔物不再追自己了,云渊秘境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秘境一日如同外界十日,等自己出去,黄花菜都凉了!

  叶淮烟紧紧盯着右手背上的七星标志,心下苦笑,喃喃自语道:“难不成要错过这次机会吗,我总不会一辈子都待在这儿吧?”

  叶淮烟的右手背原本白白净净的,几天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如同北斗七星一般黑色标记,他身为修仙之人,一眼就辨认出这是仙界五十年一次的七星登位赛标志,有这个标志的人,都有资格参与本届七星登位赛。

  他原本无法离开荒境之泽,但七星标志是上天所赠,天道能跨越一切凡间枷锁,他自然能够借此离开这困了他二十多年的荒境之泽。

  虽然他也无意去参加比赛,但能够摆脱这里,回到神域大陆,回到热闹的人间,他不可避免地心动了。

  想到此,叶淮烟便下了决心,七星标志尚未消失,自己就是上天选择的七星弟子,必须要在它消失前破开秘境,离开荒境之泽。错过这次机会,就得再等至少五十年了,他能不能活到那时还是未知之数。

  环视四周,一无所获,空旷的地面一览无余,远处隐隐有烟雾弥漫,看不真切。

  虽然确定这里是云渊秘境,但据传闻,秘境中有一条冰龙镇守,既有龙,那必然有水,这里炎热干涸,不像是有龙的样子,必然还有其他区域,出口,也一定不在这里。叶淮烟深知此时时间的宝贵,立刻便朝烟雾最浓厚的方向走去。

  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了眼落在地上,已经破损的箫。

  叶淮烟转回去将它捡起,握在手里看了眼,自言自语道:“罢了,能出个声就行,希望你有用。”

  刚进荒境之泽的那年,他偶然遇到过几个从云渊秘境逃出去的魔修,他们说,冰龙残暴凶猛,误入此处的人基本都进了它的肚子,他们几经生死,终于趁冰龙休憩时逃出秘境,若是法力低微的人进去,绝无生还可能。

  叶淮烟当时还嗤之以鼻,在他看来,那几个魔修道行也不怎么高,能逃出来,没准儿是冰龙挑食呢。

  当时的叶淮烟没想到,自己也有落入云渊秘境的一天,早知今日,当初一定要问清楚,那几人究竟是如何逃出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