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的思绪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2,975

  叶淮烟的感官似乎被弱化了一般,他毫无困意,却闭着双眼不愿醒来,流水声就在耳边,却仿佛隔着很远。

  赤裸的身体浸在水里,靠在冰冷的岩壁上,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感到腿上似乎飞快地划过了一个活物,五感重新回来,叶淮烟终于睁开眼,皱了皱眉。

  水下有游鱼吗?他刚刚分明觉得有个湿滑的东西划过了腿面。

  叶淮烟站起身仔细朝水里看,清澈见底,空无一物,这里是仙界,不可能有妖物,所以他也没有多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但接下来脚腕突如其来的尖锐疼痛让他毫无准备地跌落水底,叶淮烟眼疾手快,迅速朝下一抓,光裸的手臂拎起一条白得透明的水蛇出来。

  难怪他刚刚没有发现,这条水蛇细且短小,又是白色,很容易被误认为是水里的反光,仔细查看后,发现并不是毒蛇,叶淮烟放下心,仙界的生灵皆有意识,他不愿杀生,于是将蛇放回水中,水蛇一扭身子转眼无影无踪,他便上岸擦干身体,穿上了衣服。

  脚上的伤口非常小,轻轻一拂,便无影无痕,只留下一些隐隐的不适感,这种不适并不难受,反倒是一股热意从伤口散开,直冲心房。

  叶淮烟担心有毒素蔓延,尝试着运转周身灵力,却发现畅通无阻,只是那股热意经过灵力催化,让他的心口有一些痒,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

  因为没有不适,叶淮烟只好暂时将此事搁置,并没有过多在意,但在穿衣服的时候,他却感到手腕有些空,虽然不记得自己有戴过首饰,可直觉告诉他,这里原本应该有个银镯之类的物件。

  “不应该啊,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带镯子呢?”他自言自语道。

  穿好衣服,时间已经不早了,天上没有夜晚,但有钟鸣报时,仙童所说的晚宴时辰已经临近,叶淮烟没有耽搁,准备先去旁边的仙府与明夕拾汇合。

  他到门口时,发现明夕拾已经在等他了。

  明夕拾原本是背过身站立,听到身后有动静,便转过身来,见到叶淮烟的时候,他眼睛一亮。

  叶淮烟与刚才并无明显变化,但明夕拾很敏锐地发现,他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同,带着些热切和专注。

  “你等了多久,怎么不进去叫我呢?”叶淮烟见到他很高兴,连忙上前,靠近明夕拾的时候,他奇异地感受到心头那种空虚被轻柔地抚慰了一些,于是不自觉地更贴近了一点。

  “没多久,我们走吧。”惊讶于叶淮烟的热情,他原本并不愉快的心情也有所转变,两人并肩前往瑶池。

  虽然已是百年未见,但他们之间仿佛从来不存在陌生感,就如同昨日才分离一般。叶淮烟一路上都在和明夕拾分享自己仙府中的景色,明夕拾虽然也点头附和,可叶淮烟还是察觉到,他似乎有心事。

  “你好像不太开心,要不要跟我说说?”叶淮烟关心道。

  明夕拾见他看出了自己有心事,犹豫了一瞬,决定不隐瞒他。“我很难说清自己的感觉,似乎总是在被人打断思路,可就算旁边没有人,我也很难集中精神,这让我有些头痛。”他揉了揉太阳穴,神色有些疲惫。

  “我也有同感,有些事好像就在脑子里,可就是想不起来,有些话就在嘴边,可出口前却忘了要说什么。”叶淮烟若有所思。

  他们两人虽然都察觉到了异样,可明显明夕拾的不适感要更强一些,他多智且理智,遇到问题很擅长理清思路并想清楚前因后果,最后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飞升以来他脑中一段段破碎的思维打破了他的习惯,让他感到烦躁和不安。

  叶淮烟却是个单纯的人,遇到问题如果无法解决宁愿先放置在一旁,因此并没有强烈不适。

  但也正因为如此,明夕拾在讲述自己的感觉时,叶淮烟有了一种背后发凉的感觉,他的思维在一瞬间是连贯的,为何他莫名其妙飞升、为何他和明夕拾同门修炼却没见过面、为何同一天有十位真仙飞升、为何他们互相认识……

  整个天界都漏洞百出,他们几个人仿佛戏子一般走过场,对周围的诡异视若无睹,这究竟是……

  “小八,你怎么了?”一个久违又熟悉的称呼将叶淮烟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转头看到明夕拾关心地看着自己,喃喃说道:

  “怎么了?”

  “你刚才表情很奇怪,想到什么了?”

  “我想到……我……”叶淮烟刚想把自己的发现告诉明夕拾,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他想不起刚刚自己在想什么了,“我忘记了。”

  叶淮烟有点失望,他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是什么来着?

  “对了,你刚刚有跟我说什么吗,你提醒我,或许我就想起来了。”

  明夕拾摇摇头,“我没说话啊。”

  叶淮烟狐疑地看着他,“真的?”

  “……”明夕拾也有些不确定了,他们刚才在讨论什么呢?可他没有记忆了。

  两人对视了一阵,叶淮烟心头的空虚感又涌了上来,他顾不得许多,连忙往明夕拾身上靠了靠,抓住了他的手,才感觉好了很多。

  “你……”

  “唔……我不太舒服,和你挨着好一点。”叶淮烟有些不好意思。

  明夕拾笑了,“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小八,快起来,我们该去瑶池了。”

  叶淮烟慢悠悠地退后一点,手还拉着他,嘴里不情不愿地说:“别这么叫我了,我都长大了,这么叫跟叫小狗似的。”

  明夕拾被他逗笑了,半响合不拢嘴,叶淮烟抗议地晃了晃他的手,明夕拾才配合地点点头,说:“好好好,淮烟,这样总可以吧,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叶淮烟满意了,心情也好了许多,干脆捏了朵云过来,与明夕拾一起往瑶池飞去。

  -------------------------------------

  他们是最后到的,瑶池里已经是一片觥筹交错,原本的神仙早就玩儿在了一处,喝得酩酊大醉,瑶池中一群仙娥翩翩起舞,丝竹声声入耳,清泉叮咚,让叶淮烟不禁想附和一曲。

  他们一同飞升的十人坐在瑶池西面,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平台,几个人的食案都摆在这儿,倒也方便他们说话。

  最外面还剩两个连在一起的空位,叶淮烟坐进去,明夕拾也在他身边坐下,还未与其他人打招呼,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

  “明兄,叶兄,你们可来晚了,当罚酒三杯。”说话的是对面平台一个肥头大耳的神仙,许是距离颇远,叶淮烟听得清他的声音,却看不清他的脸,自然分不出他是哪路神仙。

  他端起酒杯,刚想饮下,却听旁边突然有人伸手挡住了他的胳膊,阻止他饮酒,还问他:“叶淮烟,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吗?”

  旁边的明夕拾也听到了问话,放下了酒杯,向他看过来。

  叶淮烟被他的话打断,转头看去,入眼是一双凌厉又带有笑意的双眸,脑中显现出一个名字——林思心,乘延教的弟子,他认识的。

  第一次见面……

  “我们……”叶淮烟很想回答他,可完全想不出他们是如何相识的。

  对面平台上又有敬酒的声音传来,叶淮烟的思绪被打乱,但林思心却没有继续阻拦他。

  碍于礼貌,叶淮烟只好先回敬了对面,几杯酒下肚,他的注意力被对面带走,所幸这一轮又一轮的敬酒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叶淮烟和明夕拾等到没有人再理他们,才终于再次坐下。

  叶淮烟猛地想起刚刚好像发生了什么,可回头看了一圈,大家都低头默默喝酒,并没有人看他。

  “夕拾,我……嘶——什么?”叶淮烟右边头部突然传来尖锐的疼痛,快到正对着他的明夕拾都没有反应过来。

  叶淮烟立刻转过头,诧异地看着身边指尖还捏着一根细长金针的林思心。

  明夕拾面色一寒,出手快如闪电,握住了林思心的手腕,并用眼神质问他所作所为是何居心。

  林思心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只是轻飘飘地看着叶淮烟,问他:“你还记得我刚刚问你什么吗?”

  “你刚刚……”有和我说话吗?叶淮烟本想这么问,可是疼痛让他的记忆产生了偏差,他似乎真的想起,林思心好像问了自己一句什么。

  “你问我……”他仔细地想着,仿佛有一层雾正在脑子里,他正费力地拨开屏障,“你问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情景。”叶淮烟的眼神逐渐清明,他想起了一炷香之前,自己和明夕拾刚刚坐下,林思心就问了自己一句话。

  “没错,那你现在能回答我吗?”林思心说,他动了动被明夕拾制住的手腕,叶淮烟示意明夕拾松开,他终于重获自由,松了松手腕,他说:“你肯定想不起来,因为有人不愿意让你想起一些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