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要抱抱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3,551

  叶淮烟睁开眼,头有些痛。

  他并未睡踏实,睡前手里握着的清霜已经落在床上,压在他肋骨下,隔得他难受,昏昏沉沉的梦境仿佛场景重现,将过去的事情再次上演。

  叶淮烟其实不是个念旧的人,很多事情他都已经忘了,只是小时候陪伴他最多的就是五哥和明夕拾,所以才记得那么几件。

  明夕拾小时候一本正经的,与他爱玩爱闹的性子完全相反,叶淮烟那时也不爱和他玩,只是因为五哥的关系,“被迫”与他关系好。

  钓鱼台的打架事件和灯神节,是他记忆中,与明夕拾最温情的两次相处,那个时候的他,天真地以为他们三个人可以做一辈子好朋友。

  叶淮烟还记得刚刚在梦中,趴在明夕拾背上的那种温暖和踏实,醒来后却是寂静孤独的夜,让他再难以入睡。

  他起身离开居室,轻轻地扣上房门,转身迎着月光,沿着小溪走去。

  月光照在水面上,泛着银色的光芒,一道欣长的身影立在水边,叶淮烟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眼前孤傲清绝的年轻男人,心中又浮现出很多没有问出口的疑惑,可又担心一开口,又会把两人的关系推进僵局。

  察觉到身后有人,明夕拾回过神去,便看到叶淮烟站在不远处,脸上是他很少会有的落寞情绪。

  “怎么又出来了?”明夕拾问。

  “睡了一觉,醒了,就睡不着了。”叶淮烟有点委屈,许是还受着回忆的影响,他觉得自己有点像在撒娇。

  “睡不着就打坐,试炼场只会越来越难。”

  “哦……那你呢,一直在这里发呆吗,为什么不回去?”

  “我……在想一些事。”

  “想什么?”

  明夕拾没有说话,叶淮烟倒也并不是真的好奇他在想什么,只是话赶话随口问了句而已,明夕拾不愿意说也没什么。

  叶淮烟觉得此处比屋子里舒服多了,便坐下来,溪边的草丛有些湿润,他丝毫不在意,双臂向后支撑着身体,一条腿曲起,干脆半躺着,抬眸看向旁边的明夕拾。

  “地上湿冷,当心……算了。”明夕拾差点忘了,叶淮烟并非凡人,不会感染风寒生病。

  叶淮烟听到他的话一怔,也反应上来他想说的意思,心里一暖,拉了拉他的袖子,笑了笑。“你也坐下,我们说说话嘛。”

  明夕拾顿了顿,盘腿坐在他身边。

  叶淮烟从后面看他挺直的腰杆,不自觉笑出声来。

  “笑什么?”

  “笑你啊,明明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为什么我和五哥就是调皮顽劣的性子,你却乖巧懂事,每次我们三个一起被罚,你都是最轻松的那个?”

  “你们两个有哥哥姐姐在前面顶着,再怎么玩也不会有压力,我没有兄弟,每次父亲回来,都会考校我的读书齐射,若我与你们一般不懂事,恐怕会把父亲气死。”

  听明夕拾提起父亲,叶淮烟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去,过了一会儿,佯装轻松道:“不过还好你稳重成熟,在我和五哥打架时拉住我们,每次都有惊无险。”

  明夕拾侧过脸,面色深沉,眼睛里是叶淮烟看不懂的情绪。

  “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你过了这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事,也受过苦,流过眼泪,还能和小时候一般,这么没心没肺。”他低沉着声音,看着叶淮烟说道,“原本我以为……”他突然闭上眼,扭过头去,停下了要说的话。

  “我原本以为,你会恨我,也许我们再见之日,会刀剑相向。”他闭着眼,声音很轻,可旁边的人还是听清了。

  叶淮烟坐起身,靠近了他一点,他右手扶上明夕拾的左膝,难得一本正经地说道:“夕拾,你看着我。”

  明夕拾抬头看他,叶淮烟的眼睛很亮,声音坚定:“我想我大概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觉得我们本来应该像外界流传的那般水火不容,是不是?”

  明夕拾不说话,可他的眼神告诉叶淮烟,他就是这么想的。

  “我先前的话是真的,当初的事,我已经不在意了。而且在我看来,你我都是修仙之人,还很幸运地觉醒了半仙之体,便不该为凡尘俗世牵绊。世间之事各有因果,谁对谁错又有谁能说的清,倒不如前尘皆忘,心中只余苍生大道,与其互相怨恨,我们一起努力,飞升得道……不好吗?”

  叶淮烟洋洋洒洒说完一大段,自以为句句入理,却没想到明夕拾眉头越来越紧,说到后面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听他说完,明夕拾冷笑一声,甩开他的手站起来,冷冷说道:“好一个前尘尽忘,叶淮烟,我竟没想到,你是如此大度之人,连灭国之仇、诛族之恨都能说忘就忘。”

  叶淮烟不懂他的想法,自己说忘掉仇恨,明夕拾不应该高兴吗,为何要出言讽刺他,这让他也生出了些气性。“难道你想让我恨你,与你作对吗,你讨厌我吗,不想和我再当朋友了?既然不想,那你还让我跟你一起试炼做什么,我们干脆分道扬镳,你放心,我绝不给华阳山丢人!”

  “你胡说什么!我……”明夕拾被他问得无话可说,可他也反驳不了,是啊,他到底在气什么?

  明夕拾感觉自己一碰到叶淮烟,所有的沉着冷静全都无故消失,他就像一个喜怒无常之人,总在叶淮烟面前失去理智。

  二十多年来,他总是想起最后一次见到叶淮烟时,他目睹故国破碎、家人死亡、整个都城都是断壁残垣时脸上的悲痛,他记得叶淮烟去荒境之泽前,浑身上下散发着死亡的灰败气息,那时的他一心求死,却生不如死。

  叶淮烟那张绝望的脸在他脑子里时时刻刻浮现着,成了他的梦魇,他的心结。

  可多年以后重逢,他本以为叶淮烟可能会把他当做对手来挑衅,可能会当做不认识他、无视他,也可能会干脆去浪迹天涯享受难得的自由……却从没想过他会像往事从未发生过一般与他微笑打招呼。

  叶淮烟对往事浑然不在意的态度,让把他牢牢刻在心里二十多年的自己像一个愚蠢的傻子一般可笑!让他隐藏在心底多年的愧疚感无处释放,即将要将他淹没。

  ……

  叶淮烟心中委屈得不行,不明白明夕拾哪根筋不对,又开始纠结以前那些事,他这个最惨的人都主动示好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灵池重聚,他对明夕拾一直有种亲切之感,天地苍茫,修仙者的生命漫长没有尽头,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天真无知的孩子了,若是能选择,他宁愿经历生老病死的平凡一生,也不愿独自一人,送走所有的亲人,然后一个人行走在孤独的长路上,明夕拾的出现让他惊喜,让他在无尽的生命中抓到了一盏明灯,他不想就这么放弃。

  长长地叹了口气,叶淮烟起身,站在明夕拾的面前,缓缓伸手,轻轻抱住了他。

  突然的温暖让明夕拾猝不及防,他猛地睁开双眼,脑子里一片空白,低垂的双手甚至有些颤抖,心快要从胸膛跳出,他想用手按住,却被叶淮烟环住,动弹不得。

  两人身量差不多,叶淮烟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突然想到了小时候背着叶淮烟时,他也喜欢将头抵在肩上,双手紧紧搂着他。

  叶淮烟长大了,手上的力道也大了不少,他的声音幽幽地从耳边响起:“夕拾,你别乱想,我现在,只剩你一个亲人了。”

  明夕拾心头巨震的同时,眼睛微涩,叶淮烟那双了无生气的眼睛又在眼前浮现,他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刚才的话是真的,我已经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以前了,人的命数、国家运道,这些上天自有衡量,你我是修仙之人,难道还看不透吗?可是你不一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是上天还给我的宝物,我感激你的出现,自当会珍惜你,又如何会忘了你,甚至与你反目呢?”

  “夕拾,一个人的路很难走,我希望你能和以前一样陪着我,可以吗?”

  叶淮烟从小便不曾害怕什么,他胆大心细,做事永远占着上风,又是千娇百宠的小皇子,几乎从未有过惧怕这种情绪。

  只是经历得多了,他才越来越害怕孤独,害怕熟悉的人离开自己,所以干脆对谁都淡淡的,不亲近也不疏远。

  这是第一次,他害怕,所以他低声下气诉说着自己的心事,恳求他不要离开,只是明夕拾一直没有反应,他等了许久,才失落地闭上眼,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若执意放弃我,那我们以后就做陌生人吧。”叶淮烟松开胳膊,想往后退一步。

  可他刚松手,腰上就传来一股大力将他按了回去,紧紧将他抱住,叶淮烟怔了一瞬,便又开心起来,明夕拾这是想通了?

  “不是的。”明夕拾声音闷闷的。“我也不想以后与你形同陌路,我只是……”怕你根本不在意。

  话到嘴边,明夕拾又咽了回去,说:“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以后我再也不会拿以前的事伤你的心了。”

  叶淮烟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他抱着明夕拾,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宽慰他:“我没生气,我们能和好我就开心了,以后还做好朋友好兄弟,啊不,好舅甥。”

  明夕拾一顿,心中忍了忍,当做自己没听见他的话,不想破坏了此时温馨的气氛。

  过了不知多久,天边微亮,不知不觉间竟也过了一夜。

  叶淮烟挣了挣,可明夕拾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他有些别扭,虽然是自己先上手的,可他们也抱太久了吧,有点怪异的感觉,万一一会儿过来人,倒是解释不清了。

  “夕拾,我们先松开,你一夜都没休息,赶紧回去歇歇吧。”

  明夕拾收紧胳膊,狠狠勒了勒叶淮烟的腰,听到他吃痛才放开,说道:“你这身板怎么回事,这么多年一定没好好修炼。”

  叶淮烟心想我这不见你舍不得松开所以吓唬你嘛你还当真了。

  看着明夕拾有些担忧的表情,他很欣慰,转眼又想到自己先前跟个孩子一样抱着人不撒手,还求他别离开说的那些话,脸上不自觉有些热。

  一时间脸上表情变化多端,让明夕拾有些看不懂。

  随便寻了个借口,叶淮烟连忙跑走了,完全不管后面明夕拾的反应。等回了自己的居室,他才放下心,转回屋打算补个觉。

  睡吧睡吧,一觉醒来,他就会忘记自己一把年纪了还撒娇要抱抱的行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