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哥哥,我想修仙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3,078

  那些围着五皇子的少年在明夕拾喊住手的时候就已经慌张地散开了,五皇子躺在地上对他们破口大骂,明夕拾见他生龙活虎的,虽然躺在地上但还能打滚儿,应当是没受太大伤,想来这群少年行事还算有脑子,不敢把事情闹大,心中的石头算是放了下来。

  只是他视线转向叶淮烟,又觉得头疼起来。

  叶淮烟人小劲儿大,刚刚铆足了全力冲过来,直接撞倒在一个人身上,抡圆了小拳头就往人家脸上砸。

  他骑着的那人明夕拾认识,三皇子外祖家的一个庶出公子,明夕拾环视一周,心中也不知该生气还是庆幸,叶淮烟也有点脑子,知道挑一个身份最低的打。

  但他不能由着他闹,连忙上前拉开他,叶淮烟还想挣脱,嘴里喊着:“放开我,敢打我五哥,我要打回去给他报仇!”

  地上的叶樊川感动地大喊:“我的好弟弟,你快跑,你那么小打不过他们。”

  明夕拾被气得七窍生烟,使劲儿按住叶淮烟,看了眼在一边看戏的三皇子,说:“今日之事夕拾必会禀明陛下,请三皇子好自为之。”接着又看了一圈在场的官宦子弟,语气明显不同:“一群人殴打皇子,你们好大的胆子。”

  那些少年也是半大的孩子,这会儿也有点慌,纷纷看向三皇子。

  明夕拾却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他们来时一个宫人也没带,万一一起被打就完蛋了。于是他摇了摇手里按着的叶淮烟,说:“八皇子殿下,您赶紧带着五皇子回去看太医,看看他伤得重不重,这会儿别想着报仇了,万一您也受伤了,陛下和皇后娘娘绝对会伤心的,说不定还会重重惩罚伤害你们的人,快去看看太医,早些医治没准儿还有救!”

  叶淮烟被他说得伤心起来,连忙过去扶起五皇子,哭哭啼啼地拉着他往回跑,明夕拾立即跟上,他可不愿意被三皇子单独留下。

  跑了一阵儿,叶淮烟回头看看,感觉没有人追来,才气喘吁吁地停下,喘气道:“我跑不动了,你们别跑了,后面没人。”

  他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叶樊川跑得比谁都快,哪儿需要看太医啊。

  叶樊川停下来,蹲在叶淮烟面前,说:“好弟弟,我醒悟了,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今天真的感动死哥哥了,我们以后就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了,来,哥哥背你回去!”

  叶淮烟却很讲义气,说:“哥哥你受伤了,我自己可以的。”

  明夕拾嗤笑一声,这感天动地的兄弟情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叶淮烟听见他不屑的笑声,立刻瞪他一眼。

  叶樊川还在坚持不懈地要背叶淮烟,明夕拾不胜其烦,干脆走过来拎起他的脖领拉到一边,自己蹲下来,说:“被人打了还想逞能,上来!”后面两个字是对叶淮烟说的,叶淮烟也不跟他客气,手脚并用爬上了明夕拾的背。

  被他撞得踉跄了下,明夕拾暗道:看着人小,没想到劲儿大不说,还这么重,也没觉得他胖啊。

  钓鱼台的打架事件,在叶樊川装病博同情、叶淮烟哭得肝肠寸断、明夕拾状似“中肯”的阐述下,三皇子和他的党羽禁足半年,每日十遍抄写孝经的惩罚下结束。

  对于一群半大孩子来说,禁足半年实在是晴天霹雳,但对叶淮烟来说,还不如让他们痛快打回去来得爽。

  这一架打完,很快就到了年底的灯神节。

  每年的灯神节,都是神域大陆小孩子们最喜欢的节日,因为大街小巷都有人卖花灯,各式各样的灯上绘着孩子们耳熟能详的神仙故事,有的还绘着每届七星登位赛得主的画像。

  正因为小孩子们爱看花灯,所以这一天还有卖糖人儿的、卖玩具的、卖零嘴儿的等等一大波商铺参与进来,意图让出门游玩的小公子小小姐们满载而归。

  这天傍晚,叶淮烟、明夕拾和叶樊川三个人,带着呼呼啦啦二十几个侍卫,大摇大摆地从皇宫大门里出来,去奔向他们从未见过的世界——宫外。

  在叶淮烟的再三恳求下,陛下终于同意,让他们出宫去逛灯神节,但是有条件,必须要有侍卫近身保护,而且一定要在入夜天黑前回来。

  他们才不管这么多,都是贪玩的年纪,哪记得住那么多规矩,只往尽兴了玩儿,就连明夕拾也比平时开朗了很多。

  看着琳琅满目的大街,叶淮烟兴奋地眼睛都花了,左手拉着叶樊川,右手拉着明夕拾,兴奋地直往人群里钻。

  二十多个侍卫虽然多,但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也只能艰难地往前挪,完全不如小小的他们灵敏。

  明夕拾还有理智在,回头不断看着侍卫长的位置,拉着叶淮烟不让他们距离太远,只是这会儿叶樊川和叶淮烟一个比一个疯,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叶淮烟还对他怒目相向,明夕拾低头一看,叶淮烟的小手都被他捏红了,他连忙放开手,却见叶淮烟哧溜一下,转得不见人影了。

  明夕拾有点着急,迅速拉住叶樊川,让他去找后面的侍卫,自己连忙往前走去,找叶淮烟的踪迹。

  所幸叶淮烟离得不远,他在搜了两个零食铺、看了几个套圈儿摊、扒拉了一群排队买糖人儿的小孩儿后,终于在一个挂满了花灯的树下找到了呆呆立着的叶淮烟。

  灯火辉映下,叶淮烟的笑脸红扑扑的,他抬起头,看着树顶上最大的一盏宫灯,口中不住赞叹。

  明夕拾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叶淮烟还想甩开,一看是他,又连忙握紧,还不放心地加上一只手,把明夕拾的手用双手捂住,语速超快道:“明哥哥你可算来了,你刚刚怎么放开我了啊,我被人一挤你就不见了,呜呜你可不能再放开了。”

  平时明夕拾一听叶淮烟恶人先告状的话就来气,可今夜许是氛围好,他反而觉得叶淮烟说得对,刚刚自己确实不应该放手,于是他也握紧叶淮烟,笑道:“好,我今天晚上都不放手。”

  叶淮烟小手拍了拍胸脯,又高高兴兴起来,他指着上面最大的那盏灯,跟明夕拾说:“明哥哥快看,那盏灯真好看,上面画的是什么你看得清吗?”

  明夕拾眯着眼睛仔细看,然后对他说:“好像是个人,拿了把剑,他既然被挂在最高处,那一定不是一般人,我猜是七星之首,华阳山的剑圣黎阳。”

  叶淮烟忍不住夸他:“明哥哥好厉害,这都知道,黎阳他很厉害吗,比父皇还厉害,也比你的将军父亲还厉害?”

  明夕拾摇摇头:“这是不一样的,他是修仙之人,马上要飞升成仙的,和凡人比不了。”

  叶淮烟一脸崇拜,说:“就是会在天上飞来飞去的神仙吗,可以打妖怪,还能活好久好久的那种吗?”

  他眼中光芒万丈,盯着黎阳的那盏灯目不转睛,半响,用前所未有的坚定语气说:“明哥哥,我也要修仙,当神仙!”

  明夕拾一拍他的小脑袋瓜,笑话他道:“修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您娇贵得很,受不得那份苦。”

  叶淮烟噘着嘴,觉得自己又被看不起了,他嘟嘟囔囔的,说着自己一定要证明给他看看。

  那时的明夕拾还没想到,叶淮烟修仙的念头不过起了没几天,他就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千里迢迢去了华阳山拜师入道。

  他也没想到,自己也会最终踏上这条清苦漫长的仙途。

  灯神节最热闹的时候是在亥时左右,可叶淮烟答应过父皇要在入夜前回宫,所以这会儿再怎么不舍,也还是一步三回头地随着侍卫回去。

  走了一半,他累得不行,玩得时候不觉得,此时却觉得双腿灌了铅,一步也难以迈出。

  侍卫长本想抱他回去,可叶淮烟嫌他身上太结实,硬邦邦的,抱着不舒服,众人只好随着他慢慢磨蹭。

  眼见时辰将至,宫门万一关闭他们可就回不去了,明夕拾停下脚步,蹲下身,让叶淮烟上来,他背他回去。

  叶淮烟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明夕拾身上温暖又软和,趴上去就舍不得放开。侍卫长见明夕拾也是一个小孩,怕他坚持不住,示意他来接手,明夕拾感受到叶淮烟的手臂环在自己脖子上紧紧的,叹了口气,道:“没事,一点路,我可以的。”

  侍卫长对他颇为敬重,深感镇远将军之子果然有乃父风范,道:“明少爷若是累了,便将八皇子交给属下,切莫逞强。”

  明夕拾点点头,心里却在流泪,他深深觉得自己就是劳碌命,他不是五皇子伴读,合该是八皇子的随侍才对,这还没几天,就背了他两次,叶淮烟这小矮子一点都不知道感恩不说,还睡觉流口水,前几天母亲问他脖领上的不明水渍是怎么来的,他还得为了维护他的形象撒谎。叶淮烟,他前世可能是欠他的吧!

  回宫的路灯火通明,月亮也慢慢爬上来,让这个夜晚也充满了光明,明夕拾心中那个的郁闷逐渐散去,感受着叶淮烟轻轻浅浅的呼吸声,突然觉得,他这样无忧无虑也挺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