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年少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3,356

  青云山后山清幽宁静,夜晚繁星点点,清脆蝉鸣,两人一路回去,虽然都不说话,但也不感到无聊。

  眼见叶淮烟的居所快要到了,明夕拾想开口跟他说几句话,只是他还没想好说什么,就见叶淮烟突然朝旁边的小路走去,他连忙跟上,就见叶淮烟高声喊道:“纪寒!”

  顺着叶淮烟的目光,明夕拾果然看见远处有个人影,从衣着上看,确是纪寒。

  纪寒听到叶淮烟的叫声,便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离得近了,叶淮烟问他:“你在树林里做什么呢,这么晚还不回去吗?”

  纪寒冲明夕拾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才回叶淮烟:“你也没回去。”

  “我现在就往回走呢,正好我们一起回吧。”叶淮烟转身跟明夕拾说:“前面就到了,你别送了,赶紧回去休息吧。”说完不等明夕拾反应,连忙拉着纪寒就往回走。

  前面就要拐弯,叶淮烟一回头,冲还在原地的明夕拾挥了挥手,眼见他转身了,这才拐过弯,拍了拍胸脯,舒了一口气。

  纪寒见他这种反应,疑惑道:“你很怕明夕拾吗?”

  叶淮烟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是,说不清。”他心里有些乱,自从见到明夕拾,他回忆就开始慢慢涌,让他心很乱,今夜尤甚。

  “先别说我了,你是不是又迷路了啊,我刚刚观察了,你跟个无头苍蝇似的来回走。”叶淮烟毫不留情地指出纪寒刚刚的举动。

  纪寒有些挂不住面子,但还是勇敢承认,他刚刚是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想到第一次见到纪寒时他在竹林中问路的场景,又联想到刚才,叶淮烟知道,他发现了纪寒的弱点:他不认路!

  -------------------------------------

  叶淮烟是个喜欢享受生活的人,除了师父出关后日日敦促他修炼,和在荒境之泽里没日没夜地为活命挣扎的日子,他都会选择在夜晚安然地睡觉,而不是和其他修仙之人一样打坐。

  也许是白天在试炼场中过于劳累,也可能是重新得到清霜让他感到宽慰,此刻半梦半醒间,他竟然控制不住地开始想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在叶淮烟小时候,大齐已是常年内忧外患,即便有天道恩泽,也抵不过蛀虫侵蚀,幸而有镇远大将军征战左右,护大齐国子民平安。

  就是在战士的守护下,身为大齐最小的八皇子,叶淮烟度过了一个幸福的童年。

  他是大齐国君叶云山的老来子,自小便倍受宠爱,还好他天性善良,机灵可爱,才没有长成一个小魔王。

  那时的明夕拾,是镇远大将军明严和乐安长公主的独子,也是五皇子的伴读,叶淮烟和五皇子关系亲密,与明夕拾一同长大。

  乐安长公主的生父是叶云山的表兄,也是前太子,前太子当年犯下重罪被流放边关,又无兄弟承袭皇位,最终才轮到叶云山登基,他心中不安,担心前太子卷土重来,便下令封前太子遗孤叶轻裳为乐安长公主,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管,直到边关传来了前太子的死讯,才为叶轻裳赐婚,嫁给位高权重的镇远将军,以示隆恩。

  镇远大将军出征,国君担心他功高震主,便将乐安长公主和明夕拾接近皇宫里住,表面上是照拂,实则是用他们当做制衡镇远大将军的把柄。

  只是这些朝堂之事都与当时还年幼的明夕拾和叶淮烟没有关系,他们每天就只是一起玩耍一起长大,过着天真烂漫的时光。

  叶淮烟对于自己是最小的弟弟一点,非常不满,皇宫里所有人都比他大,他不止一次跟皇后说:“母后,小八能不能再有一个弟弟或妹妹啊?”

  皇后每次被他这样说,总是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小脑袋,说:“为什么要弟弟妹妹呢,有哥哥姐姐照顾小八不是很好吗?”

  后来有一次当着父皇的面,他也说了这话,立即惹恼了父皇,即便是以往疼他入骨,那天也罚他在院子里跪了一个时辰,不准他再跟皇后提此事。

  叶淮烟也终于知道,母后生自己的时候险些没命,身体落下了病根儿,以后都不能生孩子了。

  他放弃了要弟弟妹妹的想法,但还是对自己最小的身份感到不满,直到有一次,他在宫中遇到了明夕拾的母亲乐安长公主,他第一次见叶轻裳,就喜欢上了这个温柔美丽的“姐姐”,叶轻裳对他很好,做的甜点也异常好吃,因此他从此经常往长公主的宫里跑,和明夕拾的关系也更近了一层。

  有天他再次去蹭点心,当着叶轻裳的面,叫了明夕拾一句“明哥哥”,立刻被叶轻裳纠正过来,“小八虽然年纪小,但也是我的弟弟,不可以叫夕拾哥哥。”

  叶淮烟当时不明白,不叫哥哥还能叫什么呢?可他却听懂了,自己年纪小,可明夕拾比他辈分小,无论是什么小,总归自己不再是宫里最小的孩子了,他一下子兴奋起来,拉着明夕拾又蹦又跳,这会儿换明夕拾不高兴了,后来每次见他,小脸都绷得紧紧的。

  叶淮烟五岁那年,正式进入司学堂上课,彼时明夕拾和他的五哥都是八岁,两个萝卜带一个土豆,齐刷刷坐在司学堂第一排。

  先生讲完一节课,五皇子叶樊川悄悄探过脑袋,冲叶淮烟勾了勾小指头,又勾过明夕拾的脖子,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起来。

  叶樊川说:“小八,夕拾,我一会儿偷偷溜出去,若是先生闻起来,你们就说我母妃病了,我回去照顾她,知道了吗?”

  叶淮烟立刻关心道:“哥哥,你母妃病了吗,那你快回去看看。”

  叶樊川敲敲他的脑袋,咬牙说:“没有,我瞎说的,老三他们约了我去钓鱼。”

  明夕拾摇摇头,不赞同道:“三皇子平日与你不睦,怎么会约你钓鱼,别去,他们说不定耍你。”

  叶樊川说:“不是,我听说他舅舅给他买了根新鱼竿,估计是想跟我显摆呢。”

  “那你还去?”

  叶樊川嘿嘿一笑,说道:“我早就知道他有了好东西肯定要显摆,所以昨天我让顺子出宫去买了一套更好的钓鱼竿,一会儿我就气死他。”

  明夕拾还是觉得不妥,但他劝不住叶樊川,于是便用眼神示意叶淮烟,让他劝劝五皇子。

  可叶淮烟完全没顺从明夕拾的想法,反而兴趣十足,非要跟叶樊川一起去。

  叶樊川嫌弃地看着他,说:“我是去办正事的,带着你这个小矮子,去了多没气势。”

  叶淮烟一听不乐意了,“你嫌我矮,我还嫌你笨呢,不去就不去,我和明哥哥,啊,不是,大外甥一起看你笑话。”

  明夕拾猛地朝他看去,震惊道:“叶淮烟,你叫我什么?”

  叶淮烟高兴了,炫耀说:“我问过先生了,明哥哥是我的大外甥,我是你的舅舅,以后可要叫我舅……唔……咦安啊?”

  明夕拾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在说话,叶淮烟小脸挤得难受,只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向明夕拾。

  叶樊川怕叶淮烟非要跟着他,趁着明夕拾制住他的机会,赶忙离开了司学堂,叶淮烟这会儿也不想着跟叶樊川出去玩了,他在明夕拾手底下挣扎着,眼睛水汪汪的,像是要落泪。

  明夕拾担心真弄疼他,松了松手劲儿,但语气毫不放松,“你再敢这么叫,我就把你在司学堂天天睡觉不听课的事告诉陛下!”

  叶淮烟一脸惊恐,他没想到明夕拾如此“卑鄙”,小孩子闹矛盾竟然告诉他父皇。

  “听到了吗?”明夕拾恶狠狠地问。

  “呜呜……嗯嗯……”叶淮烟用力点了点头,感到自己卑微至极。

  明夕拾松开了他,此时第二堂课的先生也进来了,他连忙正襟危坐,打开了桌上的书。

  只留下叶淮烟在旁边抽抽搭搭的,用力擦着脸上根本不存在的泪水。

  上午的课结束,先生们都没有问起五皇子的去向,似乎也适应了皇家子弟的逃课习惯。

  叶淮烟经过了一整节课的呼呼大睡,醒来后也精神奕奕,完全忘记了课前和明夕拾的矛盾,这会儿见其他人都陆续离开,他赶忙拽了拽明夕拾的袖子,说:“明哥哥,我们去钓鱼台那边吧。”

  明夕拾瞥他一眼,“不去。”

  叶淮烟小嘴一撇,靠在他身上拼命晃他的袖子,“走嘛走嘛,我想去看看五哥把他们气成什么样儿,你不去我不认识路。”

  “多得是宫人给你带路,随便找一个就行。”

  “不嘛,明哥哥,你带我去嘛,走吧走吧。”

  明夕拾都走到回公主殿方向的小路上了,叶淮烟丝毫不放弃地将他往另一个方向拽,五岁的小男孩力气倒不小,明夕拾的袖子险些被他拽掉。

  为了避免自己当众脱衣的风险,明夕拾叹了口气,跟着叶淮烟走向了另一条路。

  叶淮烟见他妥协,开心得不行,兴奋地往钓鱼台跑,明夕拾在后面生无可恋地跟着,还得小心看护着他,担心他不小心摔倒。

  距离钓鱼台越来越近,明夕拾敏锐地听到,那边似乎正发生争执,有许多人的叫喊声,依稀还有五皇子的声音。

  心中咯噔一下,明夕拾连忙加快步伐过去,顺手将叶淮烟捞到身后。

  到了视线开阔处,看到当时的情景,明夕拾就算平时对身边事都漠不关心,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四五个少年围成一团,对中间躺在地上的孩子拳打脚踢,三皇子在一边坐着,冷漠地看着他们,旁边还跪着十几个瑟瑟发抖的宫人,两个人盯着他们,似乎在防止他们逃跑报信。

  钓鱼台这边人本来就少,若不是他们过来寻五皇子,也不知何时才能被人发现。

  “住手!”明夕拾大喊一声,刚想拦住叶淮烟不让他露脸,动作却慢了一步,只见他从自己身后飞快地窜了出去,一边冲一边大喊着:

  “五哥挺住,我来救你了!”

  明夕拾两眼一黑,只觉得这回至少罚跪是跑不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