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甲大师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2,917

  叶淮烟扫了一圈,他们四男一女,其中一对少年面容有九分相似,气质也与他人不同,明显是一对双生子,他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会儿,看向他们,迟疑着开口,试探道:“郑熏?郑然?”

  双生子相视一眼,看了看明夕拾,并未得到回应,但他能让叶淮烟来这里,就表明两人关系并不如外界流传的那般水火不容,他们略一思索,便抱拳道:“见过叶师兄。”

  叶淮烟放下心,还好自己记性好,说:“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掌教师叔还好吗?师父他怎么样了?”

  他早就想问华阳山的事了,可先前明夕拾一提就怒,害得他也不敢再问,这会儿遇见故人,正好借此机会问候下。

  双生子中的哥哥,郑熏回道:“师父他老人家安好,黎阳剑尊……已闭关二十余载。”

  叶淮烟点点头,心中对师父的挂念又加深了一层,他看向两人,微笑道:“你们俩长大了啊,不像小时候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郑然有些兴奋,抢在哥哥之前说话:“师兄你倒是没变,还和我记忆中一样英俊潇洒。”

  叶淮烟失笑,很少有人夸他夸得这么直白,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于是他转开话题,看向其他三人,那三人见他看过来,有郑熏郑然在前,他们也不纠结了,当即施礼:“见过叶师兄!”

  接着,不等叶淮烟问,他们便自报姓名,两个师弟一个年长些的叫程遥,一个年轻的叫孙齐。

  三人中唯一的女子名叫蓝慈若,亭亭玉立,明眸皓齿,容颜姣好,但叶淮烟有些难以判断她的年龄。

  面上看,她颇为稚嫩,应当年纪不大,但她眉目间极具风情,一颦一笑,都有种说不出的魅力,不说话站在那儿,又有种超脱年龄的淡然。

  明夕拾站在旁边,见他一进门就与师弟攀谈,此刻又盯着师妹,心中不悦,便开口唤回他的注意:“叶淮烟,叫你来是做什么的?”

  叶淮烟:我怎么知道,您也没说啊不是?

  明夕拾坐在房中的座椅上,他倒了两杯茶,自己饮一杯,另一杯放到了对面,他对面的座位是空的,放下茶之后便只顾着喝茶,也不说话。

  其他人眼观鼻鼻观心,静默不语,叶淮烟突然福至心灵,连忙坐了下来,捧起茶喝了一口,才见明夕拾满意地点了点头。

  ……

  “临行前师尊有命,此番参赛,登位是小,历练是真,先汇报一遍你们在第一级试炼场中的遭遇吧。”

  五人立刻开始汇报自己的经历和结果,明夕拾一边听着,一边提出他们表现不佳的地方,并指出每个人的优势劣势,命他们即刻改正。

  明夕拾虽然坐着,可气势十足,很有威严,他说话不多,但每次说话,所有人都不自觉仔细聆听,不敢分心,就连叶淮烟也听得很认真。

  见到这样的明夕拾,他有些感触,不禁想到,自己当掌教大弟子的时候,天天想着如何偷懒,课业不好好授,只带着师弟师妹们玩,气得掌教师叔罚他关禁闭。

  明夕拾无论是做皇子,还是做掌教大弟子,表现都比他好太多,想来神域大陆的百姓,还有掌教师尊,都更喜欢他吧。

  “该你了。”明夕拾说。

  叶淮烟疑惑,明夕拾在说自己?他也要汇报吗?

  听师弟师妹们汇报就算了,让他在这里像个学生一样听明夕拾指教,他哪儿还有面子?

  更何况,他还是他舅舅呢!

  “你不说也罢,我在灵池里看得一清二楚。”明夕拾冷哼一声,继续道:“自视甚高,能灭鬼却偏要控鬼,你是在向恶鬼炫耀本领吗?你可知道,御敌之时,能一击必杀就不能心慈手软,若是出了变故,以后你每次都能控制得住吗?”

  “我……”叶淮烟被他厉声批评,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旁人觉得他厉害,可明夕拾却一眼就发现了他的问题,他以为自己能控制得住,却险些让鬼新娘升级成猛鬼,害了无辜的人,他无话可说。

  “修仙者当怀济世之心,但不代表你要用自己的善去感化每个人,甚至是妖魔。”

  叶淮烟点点头,“我记住了。”

  明夕拾见他态度诚恳,这才缓和了脸色,说道:“如此,我们便商量商量下次试炼的分配。”

  郑然一听,开心道:“叶师兄也一起去吗?太好了,我还记得小时候见叶师兄吹过笛子,太好听了,只可惜后来就再没听过了。”

  叶淮烟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坏掉的笛子,心里叹了口气,又得做个新的了。

  明夕拾见他有点苦恼,便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物来,放在桌上。

  叶淮烟还在低头感慨自己这双以后可能天天做木工的手,就见明夕拾的指尖在自己眼下点了点,他侧目望去,顺着他的手,见到了桌上两根熟悉的物件。

  黑棕色漆身,吹孔圆润,竹身平滑结实,两根竹管底部各刻着一个小字,有些看不清,但叶淮烟知道,那两个字是“清霜”,这是他十四岁生辰那年,父亲请国匠重金筑就的一笛一箫,竹材是从最贵重的紫金竹上提取的,又是匠人精心雕刻,他一见就爱不释手。

  后来破国后,清霜就遗失了,没想到,竟然在明夕拾这里!

  他有些惊愕,清霜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勾起了他的回忆,一时间百感交集。

  “我是在城楼下发现他们的,本想留着当个念想,现在你回来了,便物归原主。”

  叶淮烟收好清霜,心中充满失而复得的惊喜。

  明夕拾已经与其他人开始讨论后面的试炼安排,听了一会儿叶淮烟就发觉,眼前这些人虽然很多都比他入门晚,但能力却都很出挑。

  明夕拾就不用说了,郑熏同他一样是乐修,郑然是剑修,两人是双生子,相互搭配默契异常,兄弟合体威力比普通的两名修士合作大得多。

  程遥专修幻术,可操控人的心魂,创建幻境,他习惯隐匿于暗处,出奇制胜。

  孙齐是医修,性子虽然和缓,样貌平凡,但却精通岐黄与炼丹之术。

  蓝慈若却很特殊,她研究机关术,制造偃甲供其驱使,只要有木头,她就能制出极具灵性的偃甲来进行攻击和防御。

  叶淮烟第一次听说见偃甲,好奇地追问了蓝慈若几句,见叶淮烟对偃甲很有兴趣,蓝慈若便从怀中取出一只偃甲小鸟,递给叶淮烟,“这只偃甲鸟是我昨晚无事随手做的,可以用来通信,叶师兄喜欢就拿去玩吧。”说完还拍了拍他的脑袋,充满慈爱地笑了笑。

  叶淮烟有些傻眼,他喜欢这偃甲鸟没错,可蓝慈若小师妹怎么跟他长辈似的,把他当小孩儿哄呢?

  余光瞥到明夕拾嘴角微微勾起,他心情越发不好,自己明明是这房间里辈分最大的,怎么没一点威严呢?

  蓝慈若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任何不妥,她年纪小却很有主意,此刻见明夕拾心情似乎不错,便立即说道:“明师兄,若是此次试炼地有鹿城,那么我想单独去那里。”

  明夕拾还未说话,旁边的郑然就出声反对:“不行啊师妹,你一个人多危险,有师兄在还能保护你,鹿城那个地方去的人肯定少,万一遇到危险,谁会救你啊?”

  蓝慈若不以为然:“我是来参赛的,岂能要师兄保护,鹿城遍布奇门遁甲,有很多神秘的天机术法,很有可能会成为试炼地之一,最适合我。再说了,若没有鹿城,我便与你们一起行动就是。”

  明夕拾垂眸思考,说:“我不会干涉你们每个人的选择,若你执意要去,我也不会阻挠。”

  “谢师兄!”蓝慈若冲郑然挑了挑眉,一脸得意,郑然气鼓鼓的,头扭向一边不理她。

  引路仙官说他们有三天的休息和准备时间,此时时间已经很晚,明夕拾便让他们先回去,其余的事白天再议。

  叶淮烟也准备离开,临走前,他摸了摸怀中的清霜,走在最后。

  出了明夕拾的门,他停住脚步,有些犹豫。

  “怎么,不想走了?”身后的明夕拾声音依旧清冷。

  叶淮烟见他走到身边,回身关上门,诧异道:“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明夕拾深吸一口气,定定看着他,见叶淮烟一脸呆愣,忍不住曲起食指敲了敲他的额头。

  究竟为什么别人都觉得叶淮烟机灵儿呢,他看着明明跟个小傻子似的。

  走了两步,见叶淮烟还在原地站着,他心里那股气又冒了上来,又厉声道:“还不赶紧跟上,我送你回去。”

  叶淮烟紧走几步,连忙到他身边,心中腹诽:这么凶的人,真是一点都没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