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认罚
颜灼2021-04-25 21:012,079

  步入大堂,便看到上座坐着两个人,一位中年男子正襟端坐,浓眉深目,不怒自威,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雅俊美,想来应该是左相沈献。另外还有一位中年美妇,虽是半老徐娘,但是风韵犹存,正向门口不住的张望,应是沈母。沈君承率先进入。

  “拜见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豫王,豫王妃到。”

  “拜见恩师。”凌尘也向前一步,十分恭敬。

  “老臣参见豫王,豫王快快请起。”沈献见凌尘向他行礼赶忙扶起,心中不免苦笑,“他叫自己恩师却不叫自己岳父,可见并不认可墨画的身份。”一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女儿便抬眼看去,待看到一身素黄,气质出尘的沈墨画时不禁震惊当场。这是自己那个任性庸俗的不孝女?虽听承儿说起墨画已然知错,改变甚大,自己也没指望她能有多大的长进,怎的如今这么出乎自己的预料。

  “怎么,不愿意看到为父?”

  “墨画,还不向父亲大人行礼!”沈君承见沈墨画无动于衷,又见父亲已有怒色,连忙出声规劝。

  “拜见爹爹。”沈墨画赶紧下跪行礼,只是这一声“爹爹”倒叫众人一愣,官宦之女,从不叫寻常人家对父母的称呼,可这一声“爹爹”却叫的沈献心中一软,半晌说不出话来。

  “相爷,赶快叫墨画起来啊!”沈母赶紧说到。

  “娘。”沈墨画轻声呼喊道。

  “哎,哎。”沈母连连点头,美眸中似有泪花,想要上前扶起沈墨画,却被沈献一个眼神制止。

  “怎的,这回来一趟嘴巴倒也甜了不少。”沈献回到座椅上,沉声说道。

  “爹爹,女儿知错。”沈墨画看着眼前这个双鬓斑白但却年过四十的男人,不禁心中一酸,诚心说道。

  “哦?你错了,你哪里错了?”沈献不怒反笑,接着说道:“我沈献肝胆一生,礼仪忠孝,可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女儿?”说到此处愤然起身:“自打你出生之日起,我们便视你为掌上明珠,不求你艳压群芳,名动天下,但求你知书达理,可你呢?自小就是刁蛮任性,胡作非为,原以为是女儿家幼小淘气,可你却越发不知收敛。最后竟是绑了将军之女对其大刑伺候,害的老夫在朝堂之上颜面尽扫。你这等恶毒善妒的女子,凌国可还有第二人?”沈献说道最后已是越来越激动,怒气冲天。

  “父亲大人不要生气,墨画已经知错,再者说……”

  “你闭嘴!这个妹妹你也没少娇惯,她今日的所作所为已是令人发指,难不成身为其父,老夫连说也说不成?!”沈献怒斥道。沈墨画闻言连忙向沈君承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话,自己向着沈献叩首一拜。

  “爹爹,错的人是女儿,不关哥哥什么事。今日所有,都是女儿的错,女儿自当一力承担,要打要罚,但凭爹爹做主,女儿绝无怨言。”

  “你倒是懂得说话,哼!当真是什么罚都愿意承受?”沈献没好气的说道,但心中却是颇为震惊,自己可是深知这个女儿,本以为她会跟从前一样一蹦三尺,大声顶嘴,怎会如此乖巧?莫不是,真的知错了?

  “女儿甘愿认罚。”

  “好!现在就去祠堂,去祖先牌位那里跪着,跪倒明天早上!”

  “父亲大人!”

  “相爷!”

  沈君承与沈母同时开口,跪上一天一夜,墨画女儿之身,这怎么可以?

  “不必多言。子旦,带小姐下去!”沈献拂袖转身,不再多言。

  “多谢爹爹。”沈墨画松了口气,对着沈君承和沈母微微一笑,示意他们没事。“还好,只是跪上一天一夜,还以为是什么家法,类似于棍棒鞭打,都做好准备了,可怎料爹爹只是让跪一晚,看来爹爹还是很疼爱自己。既然还能够动怒,就说明爹爹心中还有自己的位置,回旋的空间还是很大的……”思至此处,沈墨画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起身跟随那个叫“子旦”的年轻人走出了大堂。

  整个过程,凌尘不发一言,这个结果是她应当承受的,可是这跪上一天一夜,就是不知道她受得了还是受不了。

  “梆,梆,梆。”打更的声音从祠堂外传来,已然是到了深夜。沈墨画自知在这里跪了很长一段时间,旁的无所谓,她又不惧怕鬼神,就是肚子有点饿了。“自从早上过来到现在可还没吃什么东西呢!”沈墨画有点二悲催地想到。忽的一道黑影闪过,沈墨画明显觉得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正欲出声却被人捂住了嘴,心下一惊,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

  “墨画,是我,哥哥。”沈君承的声音压得很低,“不要出声。”言罢放下捂住沈墨画嘴巴的手,沈墨画赶忙回头,便看到沈君承好看的眉眼。

  “哥哥,你怎么来了?”沈墨画直接一个熊抱。

  “呵呵,为兄不来,你有什么可吃的,难不成啃手指头?”沈君承戏谑道。

  “扑哧”一声,沈墨画闻言不禁笑了,“那请问哥哥,给小妹我带什么好吃的了?”

  “哈哈。”沈君承自是被她这一声声“哥哥”弄得很是舒心,连忙打开随身携带的小包裹,邀功似得取出里面的吃食。“桂花糕,牛乳酥,脆桃饼,还有些水果,只有这些,你就将就吃些。”

  “没事,没事,已经很好了。”沈墨画随手抓起几个,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你慢点,别噎着,吃这个,这个好吃。”

  “嗯嗯,哥哥你也吃。”

  “好!这个归我。”

  “喂!那个留给我,别抢!你都已经吃过了。”

  “哈哈,这个女孩子吃了容易长胖,不如给我吃。”

  “长胖是我的事,你你你,你还给我!”

  两人在屋内笑作一团,屋外的身影静静的听着屋内的动静。凌尘眼中的颜色与皎洁的月光融为一色,似是最温柔的琥珀。凌尘握了握拿在手里的小包裹,驻足了一会儿,黯然转身,轻柔的脚步踏在落花上,不做声响,但分明是有什么东西碎了,那一抹欣长的背影,又说不尽的风华,却又有道不尽的落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