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省亲
颜灼2021-04-26 10:302,015

  沈墨画在“画苑”中百无聊懒地呆了几日,原本风平浪静的生活却被福伯的突然临门给打破了。

  “不知福伯前来有何贵干?”沈墨画说的极其平淡。

  福伯俯身跪拜“参见王妃!老奴奉王爷之名特来邀请王妃,说是有要事相商。恳请王妃随老奴走一趟。”

  沈墨画自知凌尘不待见自己,像他那样极其冷淡性子的人,派福伯来接人说是有要事相商想来应当是大事。虽不知是什么事,但过去看看总是没错。于是点头答应,随福伯离去。

  一路走串,总算是来到一个布置精致高雅的阁楼门前,面积很大,但是自己从未来过。

  “这是王爷的书房,王爷就在里面,王妃请进。”

  沈墨画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径直走向书房。站在门口,轻轻扣了扣房门,里面传来一声极好听的清润淡雅之声:“进来。”沈墨画得了允许后也不做停留,推门而入。入眼的是满目的书籍,沈墨画不禁在心中赞叹了一番。博览群书想来也不过如此。

  “这么远要王妃前来,不会打扰到王妃吧。”沈墨画闻言才反映过来,转过头便看到凌尘坐在一个雕花梨木的大书桌前。不得不说,凌尘的长相实在是惊为天人,尤其是在傍晚余辉的映衬下,竟是有一种极致的淡雅之美。可是她沈墨画素来不是花痴之人,更是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重点是在于她还记仇,锱铢必较,这才是她的真性情!

  “臣妾参加王爷,不知王爷要臣妾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起来吧,是这样的,今日本王见了你的兄长,君承说家中父母牵挂与你,你自嫁过来已有数月,是该抽个时间回去看看。”语气微微一顿,“本王同去。”

  沈墨画听完后就觉得茫然无措了,见“父母”?自己上辈子无父无母,这辈子又是个遭人唾弃的主儿,如今这个处境自己也是很清楚。“父母”是要见,可是这要怎么见?凌尘见沈墨画一脸无措,平静开口:“左相是你的父亲,回去看看是人之常情,可是还有什么疑惑?”沈墨画听后看了看凌尘一眼,淡道:“没有。”

  “好,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一切单凭王爷做主。”

  “既然如此,明日就动身,你回去收拾收拾吧。”

  “臣妾知道。”沈墨画转身,回头又补了一句“劳烦王爷将福伯借我一用。”

  凌尘蹙眉:“这是为何?”

  “带路。”

  “天色还早,回去有什么不妥?”

  “我路痴。”凌尘闻言半天说不出话来,也是猜不出这话是真是假,却又听沈墨画开口了:“这书房里的书王爷可是全部读过了?”

  “大致都是读过的,有些只是拿来收藏。”凌尘不知沈墨画为何会这样一问,但也如实作答。

  “噢……王爷可谓是‘博览群书’啊。难怪身边的人个个不凡,但是恕臣妾眼拙。告辞!”言罢,转身离去。到门口还不忘加一句:“福伯,劳您老带路,可要走稳了。”此时凌尘才算是明白过来,沈墨画这是含沙射影,拐弯骂自己“不识好歹”。想来还是在为那日的事情生气,可是竟然是回不了一句,眼看着人离去。

  “福伯,还不送王妃回去?”福伯听后俯身鞠躬,连忙跟上沈墨画。饶是福伯年纪大了,但是也还是听懂了沈墨画话中的意思。那天的事情的确是自己太过于冲动,以至于冤枉了她。可是这向来说话没有水准的沈墨画何时变得这么厉害?

  等到沈墨画回到“画苑”,福伯跪安离去,而静儿站在门口等候。

  “静儿,简单收拾一下,明日我们回‘沈府’。”沈墨画看着欲要张口询问的静儿先行开口。

  “啊?回‘沈府’?”静儿很是吃惊。

  “有何不妥吗?”沈墨画略感疑惑、

  “没,没有,王妃。只是老爷恐怕还在生您的气,不如在等等。”

  “等什么?再说是哥哥要王爷带话让我回去,应该不会有事。退一步而言,嫁到这里来几月有余,我作为女儿也该回去看看。至于要承担的,我一样也不会少。”

  “好,王妃,静儿陪您回去。先吃饭吧。”

  “嗯!”

  翌日清晨,沈墨画早早的起来了。让静儿为自己好好梳洗一番,直到高贵得体,这才出了王府。走到王府门口,一辆豪华的马车已经停住等候,凌尘站在马车旁,一身白衣,腰带玉佩,头戴金色玉冠,卓尔不凡。凌尘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便看到了一身淡黄的沈墨画,纤纤身姿,气质出尘。凌尘好看的凤眸微微一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一个人的变化竟可以如此之大,从内由外,均不似从前。

  “王爷,我们可以走了吗?”沈墨画出言。

  “嗯。”凌尘颔首,“王妃请上马车。”沈墨画闻言不禁一笑,他们两个恐怕是这天底下最匪夷所思的夫妻了。“相敬如冰”,真真贴切。沈墨画走至马车前,从旁过来一个小厮,请安后俯身,高度很合适,沈墨画明白,这是要自己踩着这个小厮上马车。可是“踩人”这种事,她总觉得很不合适。

  “起来。”沈墨画淡淡开口。小厮闻言疑惑起身,但见沈墨画素手一挥,连忙退至一边。只见沈墨画一手抓住车门框,一手掀起裙摆,右脚踏上马车上一块凸起的部分,一个使劲,轻而易举的上了马车,掀帘而进,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完全无视外面一群眼珠子快要瞪出来的人。沈墨画进入马车后细细打量,车内很是宽敞,甚至设有软榻,一律采用上等丝绸包裹。沈墨画暗暗确定,凌尘应该很有钱。正在此时,马车微颤,帘子被人掀开,凌尘躬身进来。沈墨画忙正襟危坐,选择一个靠近马车门口的位置,凌尘坐在对面稍后,沈墨画正好不用直接看到凌尘。

  PASS:我会尽力及时更新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常卿尘:妖孽王爷的绝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