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以身试药
精灵鬼2021-02-01 20:002,287

  平嫣缓缓站起身,俯视着坐在床榻上的秦覆水,拿出寸步不让的对赌精神,“如若我赢了,便要遵守三月之期,放我出谷,秦医师可说了算?”

  秦覆水冷笑一声,“当然,阿弟,你没问题吧?”

  薛义犹豫地嘟囔:“这是师父做决定的事,我…”

  “得了吧,你师父不还是听你的。莫不是担心我会输,把她放走…”

  “好!好好…”薛义立马打断她,抬手俯身揽住秦覆水肩头,笑着说,“阿姐你说了算好吧?明天我就按你吩咐的去安排,今天这么晚了,我送你回药庐休息。”

  秦覆水脸上出现了一闪而过的得意,起身同薛义一起离开了她们的寝阁。

  薛义姐弟离开后,钱莱立马凑上来问平嫣的情况,“怎么会这样啊?那个串念子居然这么厉害,去采个药回来就毒发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还没来得及回话,之前一直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戚清冷不丁发问:“你遇到谁了?能让你经历大悲大喜。”

  平嫣瞥了一眼戚清,在床边坐下,“一定要遇到谁吗?从半山腰一路滚落到水潭,还不足够让人大悲?”

  见二人话锋相对,钱莱立马声援平嫣,“就是啊,你问的什么话?你滚落一次试试,看你会不会大悲…”

  “师姐,”平嫣打断钱莱,拉着她的手臂,让她坐在身旁,转移了带刺的话题,“之前怎么没听说大师兄还有个姐姐?还是个异姓姐姐。”

  钱莱和从前一样,立马上道解释:“哦,你说秦覆水啊,听师兄们说她是大师兄的表姐,雪幺谷里唯一的医者,医术造诣颇高,但是性格古怪,为人高傲,行医治病一概看心情,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很难能请得动,我今天也是头一次见她,想不到你还挺有面儿的。”

  “表姐?姑表亲还是姨表亲?”

  钱莱摇摇头,“这个不知道,总之他们两人都是自小在雪幺谷长大的,姑表还是姨表没什么分别吧?”

  平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很晚了,睡觉吧,我好累。”

  “是不是毒发的原因?你看着很疲惫的样子。”钱莱探头关怀道。

  “谁知道,睡吧。”

  平嫣说着钻进被子里,没多久呼吸便浅薄均匀起来。后半夜戚清来到她身边,她也没有丝毫察觉,直到被戚清推醒,才迷迷瞪瞪地睁眼爬起身。

  “聊聊。”

  平嫣看看鼾声如雷的钱莱,点点头,“明天我就要去配药了,是该趁着今晚聊聊。”

  “看你的样子,这毒很伤身吧?”戚清将平嫣这副强打起精神的模样看在眼里,问道。

  “进雪幺谷,求毒物配方,救自己性命,再合理不过的诉求了,这样才能让薛义对我放松戒备。”

  “你为连泉会当真牺牲良多。”

  “大业为重,这点毒算不得什么。眼下有两件事,一,我走后应该会分去薛义一部分注意力,你正常夜探,地图的绘制不可耽搁,这么久他们都没动你,应该是没发现你的目的,之后只要你一切如常,他们便不会轻易下手;二,毋峰背后地形的探查,只能等下次采药,届时你拖住薛义,引他入我埋伏处,搞晕他我们才好行事。”

  “明白,愿你早日配出解药,我们带着地图和毒物配方一起出谷。”

  在暗黑的房间中,平嫣目光带着几分清幽,望着戚清郑重道:“切记,这段时间你多注意言行,不要想着找我通气,一个月后毋峰再见。”

  戚清点头应下。

  为了方便秦覆水随时诊视,平嫣配制解药的地方离药庐不远,毒虫毒草,药虫药草应有尽有,药橱药臼,药罐药碗一应俱全,这些都是薛义命人用了一个上午安置妥帖的。

  之后的十天里,秦覆水和薛义每日都来看看她的身体状况和制药进展,见她仍处在药物毒物两相融合的试水阶段,秦覆水总是会得意地嘲讽她几句,什么门外汉啦,什么只知药理皮毛啦,什么自不量力啦,什么蠢而不自知啦,这些话平嫣都是惯当没听到,不予理会,仍旧该干嘛干嘛。秦覆水得不到期望的回应,渐渐说的没意思,之后也不怎么提了。

  平嫣制药的第二十天,用来试药的白兔安然无恙,平嫣欣喜地熬了一碗,却盯着药碗前思后想,久久不动。直到天色转暗,太阳落了山,她才深呼吸了几次,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将面前的药一饮而尽,大概是这药极苦,她灌下后立马又用清水漱了漱口,一切整理妥当才正襟危坐,时而左顾右盼,时而闭目养神,似乎在感受着药物带给身体的变化。

  半个时辰后,平嫣突然猛地瞪大眼睛,紧接着从木椅上滑落,俯身跪在地上,不一会儿满头细汗打湿了鬓边的碎发,目光逐渐涣散,支撑着身体的双臂慢慢开始发抖,直到整个人侧身倒在木椅旁,缩成一团。

  薛义来时,她双目紧闭,身体微颤,五官拧作一团缩在双膝之间,看起来十分痛苦。

  “你亲自试药了?”薛义看到她的模样和桌子上残留着药渣的药碗,猜了个七七八八,蹲在她身边摸摸她的额头,“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平嫣显然已经无法开口讲话,只发出了几声浅浅的呻吟。薛义紧锁着眉头,一把将她抱起,送回房间的床榻上,褪去鞋袜准备给她盖被的时候,平嫣再次缩成一团。

  见此情景,薛义仰头长叹一声,蹲在床边看着她的眉眼,柔声道:“不到一个月,就如此激进,居然以身试药,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都不知道你是想死还是想活了。”

  “不要…”平嫣似乎已经神志不清,费力地喃喃道,“不要…不要…”

  “不要什么?”薛义凑近她问。

  “不要…不要走…”

  薛义双目微微睁大,淡淡一笑,“好,我不走。”说着将平嫣往里挪了挪,自己躺在她身侧,为她盖上被子,抚着她的头,“你到底哪儿来的呀,仗着自己那点小聪明,在我的地盘上这么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一点儿也不担心会有什么后果…”

  “不要…”平嫣钻进薛义的双臂间,薛义霎时僵住。

  似乎是得到了一丝慰藉,她煞白的脸上浮现带着几分苦楚的笑意,“不要离开安儿,安儿会乖乖的…娘…你不要走…不要走…”

  薛义有一瞬间的失落,随即略显痛心地抱紧了怀中的平嫣。

  约莫两个时辰后,平嫣的衣衫已经汗津津,薛义摸摸她的头,见她终于不再发汗,解开她的腰带,为她脱了潮湿的外衣,胸前的将军玉坠不小心被红绳带出,引起了薛义的注意。他好奇地拿着玉坠反复看了半晌,才又放回平嫣胸前,给她盖好被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容赤野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容赤野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