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世安毒发
精灵鬼2021-01-31 20:002,239

  平嫣是在即将抵达山脚下的时候,远远地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正有些纳闷地往声音方向去,戚清突然出现在她身侧。

  “为何没按时回来?”

  平嫣看清她后长出一口气,“失足落水,耽误了点时间,大家都在找我吗?薛义呢?”

  “没见你出现,他让大伙都分散开找你去了,放话找不到你不准下山。”

  平嫣不屑地冷笑一声,“他到底怕我发现什么?你去过毋峰后吗?”

  戚清摇头,“上个月采药薛义跟的很紧,这次他干脆同行,没有机会去太远的地方。”

  “这个雪幺谷绝对有古怪,想绘制全貌,恐怕还是需要冒些风险。”呼唤她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平嫣盯着声源的方向沉声道,“先回去,从长计议。”

  在不怎么明亮的月光下,二人找到正在四处寻平嫣的师兄,三三两两互相知会着在毋峰脚下聚齐。

  薛义飞奔而来,看到平嫣后先是松了口气,随后横眉怒目地吼道:“你怎么回事?天黑了都不见人影,不知道大家会担心你吗?不认识路就不要跑那么远,万一遇到野兽,你这娇弱的小身板有几条命能扛…”

  “大师兄,我冷…”平嫣柔柔弱弱地抱紧自己,向薛义踉跄了一步。

  他顺手扶住平嫣,感觉到了水分,摸摸她的衣服,高声问:“你衣服怎么这么湿?”

  “她不小心落水了,这里风大,先带她回房换衣服吧。”戚清说着要伸手去扶平嫣。

  薛义却握住平嫣的双臂,反身将她背在身上,“她都打晃了,我背她走吧,这样快些。”

  一伙人呜呜泱泱地跟着薛义一起回了谷。

  薛义背着平嫣进门时,钱莱正拄着脑袋念叨“世安怎么还没回来”,见她这般模样回来,惊惶无措地问她这是怎么了。

  “你们先给她换身干净衣服,我去找医师。”

  薛义前脚刚出门,平嫣就立马从柔弱状态剥离出来,挑着眉问钱莱:“我的演技还不错吧?你刚刚是不是以为我快死了?”

  钱莱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你,你没事啊?没事你装病吓唬我。”

  平嫣赶忙抚着钱莱的臂膀解释道:“不是吓唬你的,我失足落水又迷了路,没按时回去,怕大师兄责罚,这才…”

  “啊…看大师兄那神情,好像是真的信了,还要给你请医师呢。”

  “你快把衣服换了吧。”戚清在一旁冷不丁插话道。

  钱莱如闻异象,扭头瞅着戚清,“你居然会主动说话?”

  平嫣将钱莱的脑袋扳过来,“我迷路就是戚清师姐找到的我,她还要扶我回来呢,你不要那么针对她嘛。”

  “我针对她?我只是看不惯她那副眼高于顶的冷傲姿态好吧?”

  “好好好。”平嫣说着解开腰带,把湿衣服褪去。

  “世安你不会跟她出去采了趟药,就被她收买了吧?”

  “哎呦,脱不下来了,帮我拽一下。”平嫣伸着手求助。

  钱莱不大乐意地扯住她贴在身上的内衣,惊诧道:“你穿着这么湿的衣服回来的啊?多难受,感染伤寒了怎么办?”

  “我也没办法啊,总不能脱光了回来吧,那不一样冷。”

  平嫣在钱莱的帮助下换上了干衣服,突然拧起眉头,噗通一声坐在床榻上。

  “不会真得伤寒了吧?”钱莱坐在她身旁,一边关切地问,一边摸着她的额头,又摸过自己额头,“不烧啊,你不舒服吗?”

  平嫣晃晃脑袋使自己清醒些,伸出右手把在自己左脉上,许久,突然闭着眼睛笑了。

  “你笑什么?好瘆人,”钱莱缩着脖子道,“没得伤寒得了失心疯?”

  薛义的声音和敲门声同时响起,“世安换好衣服了吗?我叫了秦医师来。”

  平嫣一瞬间收敛了笑容,转换到柔弱的神态,倚靠着床榻上的小桌板道:“请进。”

  “感觉怎么样?”薛义一进门,目光迅速锁定了平嫣。

  与他同行的还有个二十五六岁模样的女子,拎着药箱跟在他身后,顺着薛义的目光,并未开口,便坐在平嫣对面,拿出脉枕放在小桌板上。

  “这是秦医师,秦覆水,雪幺谷最出色的医师,”薛义介绍道,“让她给你看看。”

  平嫣的脸色比刚刚回来时白了几分,露出虚弱的浅笑点点头。

  号脉的过程中,秦覆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也无法猜测她到底号出了什么,待她松开平嫣的脉搏时,薛义焦急地问:“怎么样了?可有伤寒?”

  “她毒发了。”

  仅仅四个字,让除了平嫣和秦覆水之外的人都身躯微微一震。

  “毒发…是什么意思?”薛义声音略微有些发颤。

  “你确定要在这儿说?”秦覆水仰头问他。

  “就在这儿说,我的命,我有权利知道还有多久。”平嫣用自入谷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强硬语气对秦覆水道。不知这话是不是有些吓到了钱莱,她抚着平嫣的上臂试图安慰。

  秦覆水并未理会平嫣,仍旧看着薛义,等他的回应。

  薛义望了一眼平嫣,应:“说吧。”

  “你前些天问过串念子稀释后的慢性毒可有解,我研究过了,初步的结论是不需要解,因为只要不受太大刺激,经历大悲大喜,一般不会显现。可这小姑娘,不知遇到了什么,毒性被激发,已经开始伤身了,恐怕真如她自己所言,命数不过一载。”

  平嫣伸手捂住脑门,显得甚为苦痛,钱莱干脆坐在她身后,揽住她的双肩,想给予她自己的温度。

  “还有救吗?”薛义沙哑地问。

  “当然,不过需要时间,不能保证短时间内能配出有效的解药…”

  平嫣噗通一声跪在薛义身前,几番拉拽都没能让她起身,薛义只好蹲下听她想说些什么。

  “求大师兄救我,给我个可以配药的地方,我想自己试试。”

  秦覆水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表情,是好奇,“你居然懂药?”

  “久病成良医,略懂一二,不足为奇,如果秦医师没把握救我性命,我更愿意自己试试,是生是死都无憾了。”

  “你这是瞧不起我吗?”秦覆水突然涌起了胜负欲,“若是略懂一二的你都能配出解药,我这个雪幺谷第一医师岂不是浪得虚名?阿弟,给她一间药房,她要什么给她什么,我倒要看看你这条命到底是我能救得,还是你自己救得。”

  “我无意与秦医师一整高下,不过是不想死罢了。”

  “你赢我赢,你都不会死,何乐而不为呢?不过如若我赢了,我要你此生都留在雪幺谷做我的药童,你可敢?”

  一直插不上话的薛义终于有了言语间的空隙,忙道:“阿姐…你这是为难世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容赤野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容赤野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