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沐子霖2021-07-19 07:533,263

  雪城客栈,四人都在等着宫净的一个回复。

  宫净咬咬牙,道,“我认,白鸿老弟就是白鸿老弟,我宫净和你当初结拜兄弟,如今二十多年过去,岂能因为你容貌不变,身形不变就舍弃兄弟吗!”宫净边说边走近白轻羽,紧紧搭住了白轻羽的肩,像以前那样。

  “…宫净兄…”白轻羽没想到宫净能如此看中自己这个兄弟。人间有情,不枉深入。

  “白鸿老弟,二十年前你身受重伤,又一时消失不见,如今能再见到你,实属不易,来来来,你快同我说说,这二十年你都经历了什么,如今身体可还好。”

  宫净拉着白轻羽就往床边走。“宫净兄…”

  两人在床边坐下,轻松畅谈,见如此,宫莲韵向宫净打了个手势,就和墨喧凉出去了。

  “二十年呀,我,君如,沈铅三人每年都会进入东北桦树林中寻找你,如今见你安然无恙,甚是欢喜。”说着,宫净用袖口沾了泪水。

  “宫净兄,当年我身受重伤,执意不肯修养,而进入桦树林中寻仙问道,现在想来,也着实无理取闹。”

  宫净牵着白轻羽的手,“是呀,当年我们三人拦你,你却凭借异术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封信。后来我们在桦树林中也未能找到你,我们都以为……”

  宫净又忍不住试泪,拍拍白轻羽的肩,“不过,你回来了,不管经历了什么,重逢总是让人心生欢喜。瞧瞧,反倒是我一直在说,你快告诉我,这二十年间,你的事情吧。”

  白轻羽心中早已盘算好了谎言,当年他被阴夜所伤,仙界又邀宴,接到金塔傲的消息,速回浮灵宫,也只好那样行事。

  “不满老兄,我在桦树林中还真有奇遇。相传桦树林深处有世外高人。”

  “莫非是那高人出手相助,你的身形容貌与那位高人有关。”

  “正是,实不相瞒,与我同行的那位黑衣公子,名为墨霄,正是因为他我才得救。”

  宫净反应过来,“这墨霄就是传言隐居在桦树林中的那位高人吗?真是幸会幸会。”想起刚才有过一面之缘的墨喧凉,也是一副好样貌。

  “宫净兄,墨霄当年救我,并将我带到一个地方,在那里呆了二十年仿佛一瞬。我的容貌才一成不变。”

  宫净点头,又道,“如此高人,和你同行,又是何意?”

  “唉,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其实,我进入那里后,墨霄让我斩断和这世间的一切联系,我却是放心不下你们,向墨霄说明,他竟是和我一同出来游历,说来惭愧,我事先答应过墨公子,不将这些告知任何人。”白轻羽也做出一副悔恨的样子。

  “原来如此,白老弟,说起来,二十多年,我都有女儿了,你还如此风华正茂。实在是令人心生向往。”宫净再次扫视白轻羽。

  “哎,还请宫净兄莫要和不相干的人说这件事情,江湖险恶,我此番出来也不过是想念你们几个人罢了。”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和别人说的,万一被有心之人听了去,恐怕是要对你不利。”宫净暗自握拳,“白鸿老弟,二十年前是我们没能保护好你,如今,我们几个已经有了如此修为,定能护你周全。”

  “宫净兄说什么呢,二十年前并不是你们的错,如今,我的身体好起来了,也学会了如何掌握异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况且,身旁还有墨喧凉这样的高人在,断然不会有事。”

  “瞧我,把墨公子给忘了,有如此高人在,我也放心。”宫净喝口水,“不知白老弟有何打算。”

  “我不便再在江湖上抛头露面,就带墨公子在附近转转,然后怕是要继续回到那个地方。”

  宫净叹口气,两人又聊了这别的,而出了房门的墨喧凉和宫莲韵着实无聊。

  宫莲韵在思考自己和白轻羽的辈分,但是白轻羽偏偏又那么年轻。

  而墨喧凉则能将白轻羽说的话听的一字不漏,白鸿宫主,你可真能编。

  “宫小姐,别转了,你有什么问题,不妨与我说说,反正他二人暂时也说不完。”

  墨喧凉开口,宫莲韵自是不好拒绝,“墨公子,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情,也不劳您费心。”

  “那便好。”

  “…墨公子,虽然我知道这样问有些唐突,但是,我还是想问,你和白公子到底是什么人,虽然你们救了我,白公子又是爹爹二十年前的故人,但你们身上,疑点重重。”

  宫莲韵小心观察墨喧凉,她的脸上毫无愠色,“宫姑娘尽管放心,我和他都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白鸿应当是都告诉令尊了,之后你问他便是,他若不告诉你,你跟他说,是我让他说的。”

  宫莲韵蹙眉,墨喧凉起身,“我去城中走走,太久没有接触人世。”

  说着,便独自一人出了客栈,独留宫莲韵一人,宫莲韵也没有地方去,便一直守在客栈了。

  转眼一个下午过去,酉时已到,宫净笑着起身,和白轻羽一番长谈,他只觉得神清气爽,“甚好,甚好,天色已晚,我就不叨扰了,白鸿老弟你身体一直不好,还请早点休息罢,咱们几人,日后一定寻个机会,再好好聚一聚。”宫净对着白鸿一个抱拳礼,白轻羽回礼做请,两人出了房门。

  宫莲韵便迎了上来,宫净环住宫莲韵,将手放在宫莲韵的肩上,“那么,就此别过了。”

  “兄弟,保重。”

  白轻羽将宫净和宫莲韵送出客栈,随后轻轻一笑。

  “总算走了,白鸿宫主可让我好等。”

  冷不防的一句话,惹得白轻羽回头望去,墨喧凉不知何时站到了他的身后。

  “墨公子,怪吓人的。”

  “怎么,我这个没来由的高人,吓到你了,这不行,你告知了宫净我的身份,看来,你是想跟我重新回到桦树林中隐居了。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走。”墨喧凉逼近白轻羽,上半身前倾。

  白轻羽没来由的竟是退了半步,才反应过来,这人仗着耳力好,什么都听到了。

  “墨公子,转身,咱们还是去尝尝客栈的吃食吧。”白轻羽抓着墨喧凉的肩膀想将人转过去。

  墨喧凉轻笑,顺着力道就走,两人挑了个桌子,让小二上了一些菜,“墨公子尝尝这凡间之食,千年未曾沾过,回忆回忆。”

  两人便是好好吃了一顿,也没有再提宫净和宫莲韵。白轻羽端详墨喧凉,和这人一起走走,既有个遮掩,也能有个伴,还有人帮忙做事。

  直到两人上了楼,才想起来,只有一间客房。

  “这下可好。”

  “你我二人实则并不需要休息…”但我看你已经很乏了。

  “…惭愧,墨公子,我有些乏,夜里也没有什么可做的事情,你要是不介意,咱们可以挤一挤,一张床也够了。”

  晚上的雪城什么都没有寂寥空旷,墨喧凉也着实没有什么可做的,罢了罢了。

  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之后,白轻羽掖了掖被子,不多时便睡着了。

  墨喧凉却是产生了疑虑,堂堂浮灵宫宫主,为何身体偏偏像个凡人,进食,就寝…

  转念又想,自己好像并没有知道的权力,白轻羽已然入睡,墨喧凉一个转身往他身旁靠了靠,一股桃木清香,令人心安。

  夜深人静,宫净这边却是灯火通明,他的手中攥着一封信,全身发抖,似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突然,用内力将信碾碎。

  次日一大早,宫净带着宫莲韵再次上门拜访。两人也早就起床更衣。

  “宫净兄,可是有事情?”

  “昨日辗转难眠,思来想去,不如白兄和我一同去江苏吧。”

  白轻羽略微迟疑,“江苏,宫净兄,哪里不是要举办江湖宴吗,人多眼杂,我…”

  “白鸿兄,大隐隐于市,不必担心。况且江苏风光也美不胜收,正好让墨兄也欣赏一番。”

  宫净语速较快,还扯上墨喧凉,白轻羽当即反应,有些不对。

  “宫兄,你知道的,墨霄他不喜人多之地。”

  “京城里的人也不少,都是些宫里的,而江苏却是江湖侠士,我自觉你去江苏会更自在。”

  白轻羽做出深思的模样,以宫净来说,昨日定然不是作态,那这江湖宴。

  “宫兄,这江湖宴什么时候开始?”

  “快了快了,还有三四天吧。”

  还有三四天,宫净身为家主,需要提前就到场吗,看来此次江湖宴上,宫净他们应该有事情要做。

  “墨公子?”

  墨喧凉显然也看出来了,“你想要去江苏,便去吧。”

  白轻羽笑笑,这人怎么这么入戏,“宫净兄,那就劳烦你带上我二人了。”

  三人又寒暄两句,匆匆安顿,从渡口上了宫家的船,走水路南下到苏州去。

  不愧为梦盏宫,宫家的人也是大手笔,这条船上,应有尽有。

  “白鸿老兄,墨霄公子,两位还请自便,让我女儿和你们多聊聊,我有事情,就不怎么奉陪了。”

  白轻羽道一声无妨,宫净进入船舱后,剩下三人在船上谈天论地,玩闹不止,宫莲韵这小丫头真是停不下来,性子有些太活跃,也不知道是像了谁。

  夜晚,白轻羽撑着鬓角略微休息,宫莲韵早已进入船舱。

  “白大宫主,现在子时,我看你早就该休息了,你在等什么。”

  “船行两日,便能到江苏,若是宫净,现在应该会告知原委了,我在等他。”

  “你明知不对劲,还和他来江苏,这又如何说。”

  “故人所邀,拒绝不得。”

  “胡扯…”

  白轻羽浅笑,这时,宫莲韵果然再次出来,三人到了船舱中,宫净道:“深更半夜,叨扰了,白鸿兄,墨霄公子,有些事情需得告知你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鸿语·天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鸿语·天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