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剪纸之侠
海雷2021-02-15 11:122,158

  一觉醒来后,单良的脸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一张陌生面孔,而与此同时兔仙和鲤鱼精还有屋子都一并消失不见。

  单良自个儿躺在河边的草坪上,草坪之上繁花朵朵,阳光轻柔地照在单良的肌肤之上,此刻他随着清风的呼唤慢慢醒来,他伸了一个懒腰之后就急忙跑到河边想看看自己的脸。

  当他看到了这张脸后,他会心一笑,心想:这不是在做梦吧,一夜之间我换了一张脸,这脸美得无可挑剔!咦,那老人家呢,还有那屋子都去哪儿了?这也太神奇了吧!昨晚明明就在这儿!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报仇为主!

  想到这里,单良回到住处,先剪了一个侠士纸人,随后他放了三碗血浇在那纸人身上。

  这次的纸人和以往的都不同,感觉十分强大,因为现在在单良的血液中充满了极为强盛的爱恨情仇这四种情绪,当这四种情绪化为火焰融为一体后就爆发出神奇“灵焰”。

  当灵焰接触到侠士纸人后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吸力,这吸力将单良一步步吸进纸人体内,最终单良和侠士纸人合二为一变成了真正的“活纸人”。

  单良此时感觉身体轻盈,他半跑半飞赶往李府。

  此时,李府早已高手如云,自从上次李若环被单良造的那个纸人偷袭之后,他就高价请来法士和武士保护自己,坐等单良自投罗网的那一刻。

  当单良轻轻一跃跨过李府围墙之后,他看到正在正厅喝茶的李若环,单良此时一个箭步飞向李若环,慌忙中李若环大叫:“不好,有刺客!”

  此时,一群武士一拥而上冲向单良,可惜现在单良早已是刀枪不入之体,他上踢下踹,没几下就将那些武士打了个落花流水。

  李若环一看眼前这个要刺害自己之人不是单良,他就喊着:“你是谁,为什么要来杀我?”

  单良冷笑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何必问我是谁?拿命来!”

  就在此时,李承欢从人群中蹿了出来跃到单良面前说:“休得伤害我爹!看招!”

  在李承欢和单良交手之时,单良处处让着李承欢,这让李承欢心存质疑:刚才这人还龙腾虎跃,怎么现在和我过招却处处手下留情!他到底是谁?

  此时,单良一掌把李承欢打倒在地,他再次冲向李若环,谁知法师们摆了一个乾坤八卦阵,将单良困在其中。

  这时,半空之中单良的样貌恍惚不清,一会儿是单良一会儿是变脸后的陌生人。

  由于单良的怨气太重随时会冲破金网,其中一个法师大喊了一声:“快,用九玄灵剑刺他胸口,我们快支撑不住了!”

  此时,李若环拿起九玄灵剑使出全身力气跃到空中刺向单良。

  正在这时,李承欢也拼了命冲向单良。

  于是,李若环的剑深深刺进了李承欢的胸口,单良大喊:“不要!”

  可惜一切为时已晚,李承欢在临死前含泪对单良说出最后一句话:“现在我把命还给你,希望我能替我爹偿还你家的债!于诚,我爱你,来生再见!”

  单良眼看着李承欢慢慢闭上双眼,而他的眼泪此时变成血红色,单良哭嚎着说:“为何?为何?为何这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将我玩弄在股掌之间!我不甘,不甘啊!”

  这一刻,忽然在单良体内爆发怒气,他的怒气在血泪中沸腾,燃烧起血色火焰。

  此时,单良已变成了半妖半人的无极纸妖,他双目通红漂浮在半空。

  他在空中对李若环怒吼着:“你该下十八层地狱,去死吧!”

  当单良恢复原貌后,他双手一挥,半空之中卷起层层风沙,在风沙之中吸收着李府所有的纸张,一张张白纸就像着了魔似的从四面八方飞奔而来。

  当白纸数量聚集的差不多之时,单良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用鲜血在空中画着一幅幅形状各异的人,当他画好后,再次双手一挥,一滴滴血泪印在一张张白纸之上。

  随后,那些人从白纸上走了下来组建成一支纸妖团。

  这次单良为了能替天行道将自己身上的血液全部放干融进纸妖团,而单良在临死前也活生生地变成了纸妖王。

  纸妖团和武士、法士恶斗之时,单良再次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对着一沓白纸一指,那些纸随着单良的指令将李若环紧紧地包裹起来,包裹得就像一个鸡蛋。

  之后,单良冲出重围在李若环的府邸密室找到了李若环所有的罪证。

  当单良找到罪证之后,他带着最后一口气力飞至清官府邸将罪证交给清官说明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心想:我曾答应过李承欢,我不会亲手杀了李若环!那就将他交给清官听从发落。

  最终李若环与此案牵连的高官被依法查办。

  单良了却心事之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清官请大夫给他诊脉后,大夫摇头说:“救不了了!”

  事后,清官要将单良准备下葬之时,由于单良一直将那面镜子贴身放在自己的胸口,当时他的血液再次召唤出于小年,于小年用尽自己最后一丝气力护住单良的魂魄,才保住了单良的三魂七魄。

  而后,于小年化成一缕青烟随风而逝。

  之后,单良被得道高僧救活后朝廷本想给单良加官进爵,进京效命,但单良因脑疾再次失忆,忘记前尘旧事,但唯独剪纸这件事还历历在目。

  后来,单良在碎戏镇开了一家剪纸店,在这家店中最为出名的就是由《恋郎吟》这段故事衍生出的剪纸艺术品。

  从此为欣赏剪纸艺术,慕名而来碎戏镇的人络绎不绝,单良的事迹和剪纸手艺被人们传颂,他成为了一代传奇人物——剪纸侠。

  其实,这一切都是于诚心中编织出来的幻境,他一直活在自己的幻境中从未走出。

  原来在于诚成人之后,他父亲于小年生过一场大病后离世,而她母亲也因为痨病不久于人世,在此期间李若环救济过他家并安葬于小年夫妇。

  由于在短短数日痛失双亲,于诚就患了失心疯,起初李若环还将他安置在家中照顾,可于诚整日疯疯癫癫根本在屋子里待不住,李若环曾因于诚做过错事而吼过他,至此就在于诚心里烙下了恨意。

  于是,于诚就开始在心里给李若环编造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故事。

  而李若环却从未放弃照顾于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恨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恨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