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老谋深算
浴血凤凰2021-01-12 10:392,079

  A市博物馆的中心展台上,一只墨绿色的玉镯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灯光下,翠绿的颜色似乎掩藏着许许多多的故事。而这些故事正被它的主人讲述出来——梁耀祖是这次展出的发起者,也是这只玉镯的主人。所有的游客都被老人的故事吸引住了。作为博物馆馆长,郑准不仅是这次展览的支持者,也同时是梁耀祖的老友,讲解的过程中郑准一直陪同在他的身旁。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回顾中国封建社会下的农民起义,西汉末年有绿林、赤眉起义,东汉末年有黄巾起义,隋末有瓦岗寨起义,唐代有黄巢起义,宋代则有王小波、李顺、宋江、方腊等起义,元末则有红巾军起义……然而纵观整个农民起义的历史,却会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农民起义虽然轰轰烈烈,波澜壮阔,但大多都失败了;有的封建王朝也确实被农民起义所推翻,但是最后夺取天下的人往往不是农民,而是早就有逐鹿问鼎之志的上层社会的野心家,而独有闯王是真正的泥腿子坐龙椅。”

  “朱元璋!他也是农民来的!”一个小学生从中跳了出来,反驳他。

  梁老点点头。“说得对,朱元璋也是农民,没错!朱元璋确实曾经是农民,但在建国之前朱元璋采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实际上就是将自己的阶级身份在某段特定的时间进行一种转换。闯王没有这样的机会。虽然42天实在短暂,可他依然留下许多故事给后人,这玉镯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据说这与闯王留下的宝藏有很大关系……”

  “李自成并没有建立真正的政权,虽然有了大顺的名号但却命短,说李自成是皇帝不如说他是王。”

  “错!在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位统治者都会将自己定位皇而不是王。不论是三国还是后来的魏晋南北朝,不论是秦朝一统天下,还是十六国分治,所有的统治者都将自己称作王,而不是皇!”老人立即反驳了回来,整个展厅也被他的讲解折服了。

  “梁老先生!”人群最后面一名黑衣男子突然大叫一声打住了梁耀祖的话。老人皱了眉头,显然有些不快。“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梁老。办公室那边有个电话需要您去接一下。”黑衣男子鞠了一躬,抱歉地说着。

  “什么电话?就不能等我讲完再听吗?”

  “不能……对方说是国家安全局的,必须要您本人现在就听电话。”

  梁老环顾四周,显然这样的事情让老人家有些扛不住面子,好好的,怎么会有国家安全局找到自己呢,梁老自己也有些纳闷。可毕竟是国安,老人虽然抱怨,还是请郑准代为讲解,自己扶着拐杖慢慢地朝办公室走去。

  电话就放在门口的小茶几上,老人放下拐杖慢慢地坐下来将听筒放在耳边。“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一阵嘟嘟地响声。奇怪?难道对方挂断了?老人皱着眉头。“白费我这么大力气。”说着话,又扶着拐杖费力地站起来。的确,这个年纪的老人,起起坐坐地,难免会累,更何况这之前老人已经围着他心爱的玉镯向观众讲解了四遍。

  老人起身时,拐杖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茶几上,哐地一声,碰倒了上面的茶杯。杯子转了几圈掉在了地上。老人不禁摇摇头嗟叹自己的骨头老掉,慢慢地蹲下去想要去捡杯子。就在老人的手碰到杯子的时候,他的眼神却落在了杯子不远的一张纸上。因为人老了,注意力总不是那么集中,刚进门时他确实没有发现那张纸。

  老人从兜中掏出老花镜,晃了几下才打开眼镜腿。上面写着一行字:“敬爱的梁耀祖先生,玉镯借用,请恕在下打扰!”

  看完字,老人恍然大悟,赶忙跑出办公室,喊道:“全场戒严,全场戒严!”这一切出现的太过突然,也太过离奇,以至于所有的人都没有搞清楚状况时,火警突然响了起来。博物馆的特殊设计此时竟成了麻烦。作为中心展台,玉镯的展位迅速被灭火的烟雾罩住,人们不停地向外涌出。梁老几次想冲过去,都被人群挤回了办公室。这时,茶几上的电话再一次响起。梁老诧异地看着电话,愣了一会。

  接起电话时,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我等这天已经十几年了,谢谢你!”

  “什么?你是谁……这话什么意思?”梁老听不懂他话的意思。突然一个人影在他脑海里闪过——那个黑衣人!

  梁老挂掉电话,冲到落地窗前。窗外一辆黑色别克轿车内伸出一只手向他挥手。不一会,那黑衣人从出口处逃出来,钻进了别克轿车里。就在梁老的眼皮子底下,黑色轿车摁着喇叭扬长而去。老人心里火气一下子钻了上来,晕了过去。

  梁耀祖再次醒来之时,郑准已坐在自己的身边。“我这是怎么了?”

  “老梁,博物馆出事之后,你晕过去了。是保卫把你救出来的。”郑准解释给他听。

  老人突然想起那天的事情。“玉镯…玉镯怎么样了?”

  郑准收起了笑容,无奈地摇摇头。“很可惜,我们…没有保住它。”

  梁老听到这不禁又是一阵胸口疼。郑准不敢怠慢,赶忙叫来医生。主任医师刘辉迅速赶来,“准备镇定剂!”

  身后的护士赶忙拿来针管给梁老胳膊打了一针。几分钟后,老人的眉头舒缓下来,呼吸也匀了,慢慢地进入梦乡。

  刘辉松了口气,摘下脸上的口罩。“你是病人的朋友?”

  郑准连忙点头称是。

  “病人有突发性心脏病,是先天的。住院期间,我希望你们作为病人家属,尽量少提一些让病人不愉快的事情。”

  “是,那是当然。”郑准的话语很是儒雅,也符合他的身份。

  “切,你们这些人…分财产的我见多了,还真没见你这么老的兄弟还要来抢遗产。呵呵…这世道……”

  郑准被刘辉呲了一鼻子灰,想要解释什么。刘辉却手一挥,出了ICU病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面新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面新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