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病毒来袭
孙绍珍2021-09-04 17:533,420

           

  2020年元旦前我在抖音上看到一条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传染病的消息。我想:完了,今年鱼类肯定要涨价。因为去年非洲猪瘟一闹,猪肉就一路狂涨。于是我提前备年货,买了几条大草鱼腌起来。

  作为一家之主,我最怕过年。一进腊月就要买买买。鸡鸭鱼肉跟不要钱似的往家里买。买回来要腌腊肉腊鱼腊鸡。屋子要大扫除,厨房要洗洗擦擦,床品要洗洗晒晒。这么多年我过着丧偶式婚姻,里里外外一个人打理,老公挣的没我多,还把自己当大爷,回到家就什么也不干,每月寄点钱就觉得自己很牛了。

  年后的累比年前的累更可怕。家里来了客人,一大桌一大桌的菜要烧出来。小孩的红包要备足,去拜年的礼品要不失身份。忙碌到最后,花了几个月的工资,人累得五劳七伤的。

  抖音上的消息不是空穴来风,武汉的疫情越来越严重,开始封城了。自从玩抖音后,电视我基本不看了。大量新闻都从那上面获得。封城前看到一条视频,一个母亲开车赶在封城前把儿子从武汉接回老家。我的侄儿侄女封城前也从武汉回来了。

  武警封城的场面我是从电视上看到的。远在武汉几百公里之外,我根本没意识到此次疫情的可怕,每天正常地生活着。

  除夕这天我们照常去婆婆家过年。下午三哥开车带我回娘家给父母上坟。傍晚我们送堂弟回他新买的房子时,一路上冷清得可怕,街道两旁一个人都没有,连最热闹的商业区也没一个人。三哥说:“大家都在家过年,谁到外面瞎晃。”

  侄女打来电话,说自己发烧,要去医院。三哥说:“你是昨晚吃周黑鸭吃多了,那么凉的东西怎么消化得了。等会儿我到药店给你买点药。医院你千万别去,那里面没病也会染上病。”

  我心里的鼓敲开了,新冠病毒的显著特征是发烧,侄女是从风暴中心武汉回来的。她要是传染上这个病,我们这一车人谁都逃不掉。我肠子都悔青了,干嘛要回去上坟,往年都是正月初二回去拜年顺便上坟的。

  三哥让我和弟弟晚上去他家吃饭。我连忙说不去。三哥不同意。盛情难却,我只有硬着头皮上。到他家楼下,我退堂鼓敲个不停,就此逃走吧,三哥该说我不能同甘苦共患难了。

  侄女也怕自己得了那可怕的病,躲在卧室不出来。即使这样,我心里还是好怕。晚饭后三哥开车送我和弟弟回去。侄儿就在我旁边,他口罩一直没摘。他说从武汉回来时口罩戴了几层。他的一包口罩可是天价买的。

  大年初一在婆家过年,手机上众多亲戚群都在说今年疫情严重,大家就不互相拜年了。这正合了我的心意。过年亲戚串来串去劳命又伤财,要是永远废掉这个恶习就好了。

  我和老公每天仍然到外面散步,江边有三三两两的市民在闲逛。只是到处有穿红马夹的志愿者,拿着大喇叭督促市民戴口罩。

  直到正月初五,我们这座小城才开始封城。社区每家都发了通行证,每家只能有一人出去买菜,一买就是两天的。

  女儿想吃韭菜馅的饺子,老公去买。我下楼到小区晒太阳,正遇上姐姐和邻居在聊天,于是站在那里闲聊。老公买菜回来见不到我,不停地打电话催我回去。

  从抖音上看到的消息越来越不好,武汉每日几千的新增病例,医护人员相继感染病毒,现有的医疗资源根本不够用。钟南山院士已从广州坐高铁奔赴抗疫最前线。解放军已从四面八方赶去支援。海外同胞纷纷捐赠口罩等防护用品。

  我的生活重心全转移到疫情上面,每天早上打开手机先看新增病例。我所在的县城也有几十例感染者。一路之隔的小区就有新冠患者。小区旁边的酒店住有隔离人员。这下我彻底怕了,每天把这些可怕的消息报告给老公。他那么惜命的一个人,害怕程度可想而知。

  小区有志愿者把守,甭说出大门了,连楼都不让下了。偌大的院子一个人都没有,静得可怕。买菜都是在群里接龙,超市配送好在大门口隔着铁栅栏进行扫码交易。每次下楼戴着口罩我还怕万一封闭不严感染病毒,遇到人总是躲得远远的。物业经理负责任地维持秩序,间隔不止三米远。

  每天看着不断攀升的数据,我的心揪紧了疼。医务人员已累瘫,穿着防护服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脸上被口罩勒出深深的印痕,看得我眼泪直飙。

  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十天之内搭建成功,全国各地的建设者冒着生命危险与病毒赛跑,不怕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令我热泪盈眶。全国各大医院的医护人员纷纷奔赴抗疫一线,才使武汉的医护人员有个喘息的机会。方舱医院也改造成功,大批感染者才得到及时救治。全国上下团结一心,全力支援武汉抗疫,深深感动着我,作为湖北人民的一员,我每天对着手机泪流不止,全是感动的泪。

  在重大灾难面前,我才感到自己的渺小。国家危难之时,我一点力都出不了,除了隔岸观火,还能做什么。我每天都在祈祷新增数量快点下降,祈祷病毒快点被消灭。

  生活最困苦的农民舍己为人捐菜捐粮捐捐肉,卡车司机冒着生命危险免费运输,我们湖北人民唯一能做的是记住这大恩大德,以后有能力的时候要报答全国人民。

  疫情不结束,我的泪就不能停。那些保卫湖北支援湖北的众多英雄谱写着一曲又一曲感人事迹,是他们拼死拼活护我们周全,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宅在家自觉隔离病毒,不给恩人们添乱。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小区零感染。隔壁小区的老人常在午后太阳好的时候扎堆聊天,作为自律甚严的相邻小区,我们这些宅家族自然有人举报,志愿者和警察轮番来赶他们回屋,那些老人总是在警车刚离开就跑出来扎堆。

  网课开始了,各种软件让人手足无措,刚把这个软件操作熟练,学校又让弄那种。结果直播学生进不去,讲课卡顿,家长被支使得焦头烂额。面对这新生事物,我这半百老人也是心力交瘁。QQ群和微信群响个不停,家长的抱怨,学校的一个又一个指令让我几近崩溃。经过几番探索,大家发现武汉教育云平台最好使,专家讲的课,我们拿来直接用。我每天自己先看一遍,在众多专家的课程中选择最适合我的学生的,然后把系统录下来的课放给学生。改作业就要命了,六十份作业一一批改,眼睛疼得受不了。不听课不写作业的学生气得我肝疼,不停地在群里催促,每天催作业跟要账似的。讲作业我是使尽浑身解数,自己制作教具,录小视频,一题一题讲解。因为不是面对面教学,屏幕对面的学生在干什么,我无从得知。一天我用手机给学生个别辅导时,听到学生家里乱糟糟的,小孩在哭,老人在骂。这样的环境,学生还怎么学习。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老师,我以为网课只是权宜之计,满十四天隔离期就可以了。谁知一个又一个十四天过去了,网课还是没有尽头。

  从正月一直隔离到三月初,疫情才渐渐得到控制。面对日益下降的数据,我才敢松一口气。我们小县城连续十天零新增,我夜晚想下楼散步,老公堵在门口:“老实呆家里,你要是敢出去,我跟你玩命。你出去不要紧,回来传染我们一家人。”

  我啼笑皆非:“瞧你怕成什么样了。咱们市都连续十来天零新增了,从哪里感染病毒?你没看到白天咱们小区在消毒吗?”

  我腰痛得厉害,整天宅家上网课,身体缺乏运动,难受得很。想乘志愿者回家这会儿去药店买药。

  跟门卫说了半天好话,我才出了小区大门。大街上空荡荡的,除了偶尔有志愿者下班回家的身影,哪里有个活物。我躲躲藏藏,生怕被志愿者发现,把我送到体育场进行专门教育。

  马路两旁只要有出口的地方全围上了蓝铁皮,这一刻我不寒而栗。往日何等热闹的城市,此刻像一幅静静的图画,一点生机都没有。我的泪止不住流了下来。这条路是城区主干道,往日是何等的车水马龙,现在才九点多一点空旷得可以在马路中间打滚。

  药店门关得死死的,马路两旁的店铺全是黑灯瞎火的。我头顶卷过阴惨惨的冷风,吓得拔腿就往回跑。

  愚人节前我的城市解封了。在网上看到这消息,我的惜命老公始终不信。我作为急先锋来到马路上,白花花的太阳直晃眼睛,从冬天宅到春天,乍一出来真有些不适应。马路上有稀稀落落的车辆来来往往。我赶紧把这激动人心的一幕拍下来,拿回去让老公看看,尽快丢掉恐慌,大胆走出来。

  打工人早急白了头发。谁的身后不是一大家子要养活,尤其是背着房贷车贷更要命。尽管火车还没开通,打工人纷纷坐私家车绕过武汉去外地谋生了。此前在抖音上看到有湖北人不顾封城封路要去打工,结果车在高速公路上来回折腾,外地不让下高速,本地不让回来。那狼狈的样子让我笑着笑着辛酸的泪水就下来了。不知何时我们国人成了“家乡容不下肉身,他乡容不下灵魂”,一个个为了生活背井离乡漂在外面,一家人骨肉分离,只有过年才会短暂相聚,这种没完没了的日子不知何时是个头。

  春节过后,我无数次打开购票页面,买了退退了买,省内火车根本就不运行,只有选择别的出行方式了。有私家车专跑广东线,老公花了个高价坐上车走了。事先他一再从同事那里求证去广州要不要隔离,直到确认不隔离他才下定决心出发的。结果到了广州,厂里把他隔离了。要隔离一个星期。好在食堂每天给送饭他。在宿舍隔离一切还能忍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努力地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努力地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