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账人
俸狸子2021-02-28 16:405,431

  (1)

  邵亦恩走到街口时,手机响了。

  他把公文包夹到左腋下,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手机。看到屏幕上那个名字,他不自觉地笑了一下,接通了。

  “我八点在那个商城的地下车库等你,你来得及吗?”电话那头是个年轻女声。

  “嗯,就八点吧,没结束麻烦你等我一下。”

  邵亦恩边说边向街里走。路面凹凸不平,他小心地避开了一些泔脚水洼。

  “怎么成麻烦我了。”

  那头的语气有些急躁,“也是我的当事人乱来,不愿调解,直接举报自己的丈夫。事已至此,我只能找你帮忙了。哎,让你做白工,还欠税局领导人情……”

  “能让我做白工的你是头一个,查出漏税来就是他们欠我人情了,没事的。”

  邵亦恩抬头看门牌,他已走到店附近。“回头把车位号给我!一会儿见。”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下午五点半,天色刚有些暗,视线所及的店铺广告招牌已逐个亮起来。霓虹灯管凑的字或完整或者残缺、或老派或新潮,店招牌一家连一家地拥挤着。

  ——张三维烧烤

  他站在这家店门前时,老板已经在等他了。

  (2)

  张三维是老板的名字。

  老板叫张潍,32岁,长得高高的,很时髦,模样也很俊俏。大概因为他的长相,他成了这条街上少数能和网红沾边的人物。不过夜市里做久了,气质里也未免多了些道不明的江湖气。他下台阶时领口的金链子滑出来,又被他塞了回去。

  “敝姓邵,上周给您打过电话的。”

  邵亦恩主动伸出手去。

  对方不回应,也不正眼看他。“不穿制服?证件呢?”

  “我不是税务稽查科的,是受委托的第三方,我在电话里已经跟您说了。这是委托书——有人举报您瞒报收入,我负责收资料,最后结论由稽查科老师下。”

  邵亦恩从公文包里拿出委托书递出去。

  “没差别,都是来找麻烦的,谁特么瞒报了。”

  张潍拿了委托书也不看,直接一折塞进牛仔裤的后袋。“来吧,都准备好了,你们要的都有,自己看。我要做生意,没空招呼你。”

  说着,便向店里走进去。

  邵亦恩很久没看过这种脸色了。

  查账人是不受欢迎的,他知道,但他所习惯的是商业社会复杂暧昧的一面,而并非这样短兵相接、粗鄙直白的一面。

  他的好胜心被激发了起来。

  原本只想献个殷勤,现在他要给这小子一点教训。

  (3)

  张潍的烧烤铺不算小,上下两层,一层五张桌子,可容纳二十来人用餐。

  空气里有油、焦和辛辣的调味料气,墙体微微发黄,安装着壁挂式空调、几个黑漆漆的摇头风扇和二台平板电视。

  邵亦恩被迎入一楼的小房间。

  六月天闷热得很,房里没窗,只有一张桌子,还是平时露天支摊放的折叠桌,桌脚有点摇晃,桌面油腻。

  桌上放着一盏塑料台灯和几摞账本报表。旁边的地上堆满了饮料和杂物。看来平时是个小仓库。

  “都在这里了,爱怎么看怎么看。”

  张潍从饮料堆里抽了一支水放在桌上,便说自己很忙,直接出去了。

  邵亦恩不意外,他调了一下台灯亮度,发现只有一档便放弃了。他打开公文包,抽出了一把扇子,拧开水盖喝了口水,就比对起数据来。

  一切如他所料。

  这种小店的帐永远不会有问题,至少桌上的不会——这种小店多数有两本账,对外永远是自己手中的一本。内容含糊、简单、但能自圆其说。这是张潍态度强硬、信心满满的原因。

  但数据对得上不代表真实,否则查账就没意义。

  邵亦恩看来,外账数据根本支撑不了这家店的三年运营,别说他还得知张潍在外盘新店,手里有不少资金。

  邵亦恩合上了账本,走了出去。

  外头比房间里凉快,张潍正在和伙计聊天,看到邵亦恩便问,“老法师看完了?”

  “再实地看看别的。”

  看帐看不出,确实得实地比对。

  邵亦恩略过张潍脸上的不耐烦,开始盯着墙上的价目表。他提前做过功课,张潍的店在美食点评软件上四星以上,单品不贵,人均几十块就能吃饱,很受学生和年轻的工薪阶层欢迎。

  看完价目表后,邵亦恩示意张潍一起进小房间。

  “一年报账一百万,平均一个月流水九万,做三年亏三年……张老板为什么还做?我看到有美食公众号介绍你们,应该不至于这收入。”

  邵亦恩指着报表上的数字。“况且张老板还养那么多人,为国家增加就业岗位呢。”

  “美食公众号我花了钱,贴了我张老脸跟卖笑一样,到了最后还不是一样亏钱。我们这种读书不好的,跟你们大学毕业的不能比。人都要吃饭的,账面亏了但好歹自家伙食在店里能解决。省了伙食费这你不会不懂吧?再亏下去,我还可以把房子退了住店里呢。”

  张潍也不惊慌,反而敲着了几下报表。“可你们还老找麻烦,干点人事?”

  “职责所在,谁让你被举报了呢。”

  邵亦恩从张潍手下抽出报表。“有人举报你一个月流水至少20万,一年营收两三百万,还在盘新店搞品牌,是不是有这回事?”

  “我知道是谁!那个婆娘恶意举报!”

  张潍也不避讳。“有本事举报,没本事直接给你们提供证据?没点根据你们就上门找麻烦,浪费国家资源,欺负平头老百姓!”

  这不是个好话题,邵亦恩决定不顶撞,“张老板别激动,恶意举报常有的,我就是上门来弄清楚,走个流程,没有也不会乱讲。”

  软话起了效果,张潍也不说话了。邵亦恩见他不再搭理,便继续翻着报表。

  门外人声大了。6点后是用餐高峰。

  张潍以招呼客人为名出去了。邵亦恩见他出去,也探头向外看了一看。

  五张桌子已经坐满。

  邵亦恩微微一笑——要看的场面来了。

  这种店收入流水多数瞒报,实地一看容易露馅儿。他今天饭点到这里,就是等晚餐时段实地比对。

  不一会儿,张潍又进来了,带着生意兴隆的兴奋劲儿。邵亦恩见他情绪不错,便直接开问了。

  “我算了算,算得不对请张老板指正。外头一桌四五人大概吃上两三百,两层坐满,一波已经近三千,过了平时报账平均值。门外也开始排队了,你们一天翻台几次?今天我看三四次没问题,经营到凌晨3点再加外卖,一晚上营收少说过一万三,比起申报的日均值高了几倍。我算得对不对?”

  邵亦恩说完后,张潍脸上的兴奋劲儿收住了。他叫邵亦恩一起走到收银台旁,拿起电视遥控器,把墙上的平板电视调了个台。

  电视里出现了绿荫场的画面。

  “老法师不看球是吧?”

  “不看。”邵亦恩看了一眼电视右上角,直播还没开始。画面里穿插着主持人的对话和前几年球赛的回放。

  “今天什么日子,欧洲杯第一天啊老大!吃烧烤看球赛,小破店就指着球赛过活了。餐饮分淡旺季,饥一顿饱一顿再正常不过,跟吃皇粮的怎么能比?”

  邵亦恩看着电视上的时间,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他的拜访就是为了查隐匿收入,但这种伎俩早就被看穿了。

  他上个月就给张潍打电话,他一直推说不在,直到今天——今天是球赛开赛第一天,他用来混淆收入的最好借口。

  邵亦恩自嘲了一声,大案子做多了,阴沟里真的翻船了。

  “好的张老板,那我再看看别的吧。”

  他微微笑道,后槽牙咬紧了。

  (4)

  因为球赛,门外声音更嘈杂了。排队小板凳上坐满了人,拿外卖的小哥进进出出。

  理性来说,这种小案子没有花太多时间的价值,适时收手不算挫败。

  夏天的小房间实在闷得透不过气,连个风扇也不给。邵亦恩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他用指腹揉了揉,站起来,走到门口去吹吹空调。

  外头张潍正忙碌招呼客人。第一波的客人基本结账了,个个拿着账单去收银处付款。付款方式很多,支付宝、微信和现金都可以。

  邵亦恩竖起耳朵——都是常客,收银小妹抹零头也爽快。

  隐匿收入不好查,收银台一堆二维码,不知道多少人有老板或者伙计私人微信而直接转账。收款账户个数确认不了,除非社会影响恶劣,不然没有价值花功夫追查。正如之前所想,适时收手也是个办法,讲究量力而为。

  但此刻收手,就不是他邵审计师了。

  “停车券给一张。”

  有个买单的客人说。

  邵亦恩看到收银员给了客人一张粉色手撕停车券。

  他愣了一愣,走回小房间,打开了账本。他翻到之前几页,对了对数字,用手机拍了下来,又翻开合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几分钟后,他走出去示意伙计通知老板进来。

  一会儿张潍带着一身油烟进来了,还带了一盘烤串放在在桌上。“我请。”他说。

  “谢了。”

  邵亦恩没吃,而是直接打开合同摊在张潍面前。

  这是一份再标准不过的合同,附上产权证,清晰记录着铺子号码、可以使用的停车位数量、租金和支付时间。一切都标准、完整。

  这一带的产权都属于一个人,一位刘姓男性。

   “这一片都是这个刘先生的吧。”

  “嗯。”

  张潍答得简短。

  “五年合同,每一年都不涨价,很地道了。”

  “坑死了我们还不得继续找租客?生意就是互惠互利。”

  张潍的不安被邵亦恩看在眼里。他不动声色,继续将合同金额和账本的数据一一比对。

  数据没问题,邵亦恩在拖时间,他边比对边竖起耳朵听外头的声音——他在等一张新的停车券。

  三分钟后,他等来了一张新停车券。

   “门外你们给客人停车券,账上却不见你付停车费给房东?”

  “……合同到期一次性付。”张潍想了一想才回答。

   “可合同上签的月付,跟房租一样。”

   邵亦恩指了指合同一列。“房租每月五号付,车租一起……写得很清楚。”

    “房东体谅我,让我晚付,有意见?”

    “没意见,只是觉得有疑问。这种情况可能是真实的,也可能是隐匿支出,或者房东隐匿收入。当然这结论不由我来下,我就记一笔而已。”

  邵亦恩表演型地耸了耸肩。他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好笑。“反正都交给稽查科老师,到时候他们可能忽略,也可能来查,查你或者查房东都有可能,后头我不太清楚了。”

  邵亦恩说完这句话后,张潍沉默了。

  他盯着邵亦恩的脸看了好几秒,然后掏出了手机,边拨电话边走出去了。

  (5)

  桌上的烧烤已经凉透。

  张潍让邵亦恩等得太久。小房间太热,他不得不回到店里吹空调。

  外头是另一片热闹,伙计拿着烧烤盘进出,桌旁堆起空啤酒瓶。此起彼伏的催单和加单声音,跟邵亦恩平日的环境完全不同。

  如果不是工作,他很乐于享受这些热闹和放松……只可惜,今天是一定不会轻松了。

  他看到张潍站在店门口,一直没有离开,也没看店里。他在等着什么人。地上散了一地烟头。

  门外来了一辆崭新的黑色豪车。

  邵亦恩眯起眼,光线不足,但他还是能看清——车上下来了一个男人。和张潍年龄差不多,略高半个头,侧脸消瘦,衣着品味非常相像。

  那人不进店,只是站在门口和张潍说话。

  张潍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了一根给对方,自己又拿了一根叼在嘴上。张潍点燃了烟。对方没用火机,以烟头对着张潍的烟头点燃。

  点烟的时候,那人眼睛瞟向店内……

  邵亦恩的眼神和他对上了。

  不明的光线下,邵亦恩依然辨认得出这种眼神——他以往只见过一次的眼神。

  十年前他接受委托,去边远地区配合审计一家涉嫌侵吞国有资产的案例。那次他和几个办事人员被当地黑社会扣了48小时,直到警察来了才放他们走。

  邵亦恩忘不了那些涉黑人员的眼神,这辈子都忘不掉。

  他避开了那视线,走回小房间。他预知到了什么,某些熟悉而可怕的事。他开始盘算如何对应。

  又过了十来分钟,张潍进来了。只有他一个人,但他关上了门。

  邵亦恩坐回桌子的另一边,脑中浮现出方才男子的眼神。他将手机放到了桌下,预拨了110。

  张潍坐在邵亦恩对面,胸口起伏,表情却很平静。

  邵亦恩的手指放在桌下手机的键盘上。他担心手机拨不通,小房间里信号只有一格。

  “那婆娘说我一个月挣二十万,是吧?”

  邵亦恩微微点头,身体向后靠向椅背。如果对方站起来,这个距离还是能揍到他脸上。

  张潍却一直没有动作。他呼吸平缓,眼中已经没了情绪。

  “第一年全年一百万没错,第二年一个月二十万全年三百万不到,第三年做足了四百万。你按照这个开单子吧,数字只多不少。”

  报出这些金额时,张潍的声音毫无感情,眼神中甚至流露出了某种释然。

  他的反应超过了邵亦恩的估计。邵亦恩的手一直没敢离开手机。

   “让你开单子!然后滚出去!!!” 张潍一巴掌排在桌上。

  桌子歪了半个,账本和烧烤盘掉在了地上,邵亦恩的手机也差点掉在地上。

  邵亦恩掐了一下虎口。他知道张潍说真的。

  “不好意思,我没权限开罚单,但会写个记录,写完你看看,没问题就签字。后续会有稽查科老师联系你。”

  邵亦恩恢复了冷静。

  他拿出了一张纸开始记录。写到第三年时,他还跟张潍重新确认了下金额。

  最后,张潍面无表情地在记录后签了字,随后笔一丢,走出去了。

  等邵亦恩整理完资料走出小房间时,他已经不在店里,门外的车也不见了。

  (6)

  邵亦恩七点收到了停车位置。

  穿过两条街,他来到了一家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看到了熟悉的灰白色三厢小车。

  车里坐着一个年轻的短发女性。看到邵亦恩后,她从里面打开了车门。

  邵亦恩钻进车里,长长舒了一口气。

  女性将一杯不太冰的咖啡递给了他,也不问,而是静静地、甚至有点不安地等他开口。

  邵亦恩喝了一口咖啡,拿出张潍签字的记录。

  “大收获!”

  他的笑容带着疲惫和兴奋,“后面税局会出罚单,记录真实经营情况。能否根据这个来确认离婚财产,就看你们的本事了。”说完他又喝了一大口咖啡,有点掩饰不住得意。

  女性叫李荟,是个擅打离婚案子的律师,和邵亦恩认识很多年了。

  “比举报的多那么多!”

  她微微张嘴的表情令她看起来不像个专业律师。“都是你查到的?”

  “自己认的,很顺利,除了最后……我差点以为惹到了黑社会。”邵亦恩扭了扭脖子,发出了卡卡的声音。

  “我的当事人没说张潍跟黑社会来往,她竟然……” 李荟脸都白了。

  邵亦恩笑了笑。“她未必会跟你说全部,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没事了。如果是黑社会也不会那样处理,张潍认得太干脆了,像……”

  他认真想了一下他的表情,“像做了一个巨大的了断。”

  李荟欲言又止,她在犹豫该不该说。

  邵亦恩看到她的一丝疑虑,也不追问。不问问及当事人的隐私,是专业人士之间的默契。

  “我的当事人不想离婚的,我知道。她只想让对方看着钱的面子回心转意。”李荟还是说了。

  “嗯,但就像你说的,心不在就没什么价值了,不如争点钱,不是吗?”邵亦恩将报告放回公文包。

  “是啊,但要想穿谈何容易。希望这些数字可以让她明白,哪怕张潍再爱钱,也有人在他心中能胜过钱。她和张潍很早之前就不可能了。”

  “有人胜过钱……”

  邵亦恩的脑中划过张潍沉默的样子,他和刘姓男子抽烟的姿势,他眼中的释然,以及他让自己滚时的愤怒。

  他笑起来了,笑了好一会儿,简直停不下来。

  “我也什么都没说。”

  李荟发动了汽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查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查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