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九阳鼎
冷月长空2021-03-04 11:132,258

  只不过嘴脸露出一丝难以察觉弧度,右手旋转猛的一挥,剑尖出散发出一股浩然剑气。

  剑气十分普通,但却散发着一股浩然正气,似乎天底下所有黑暗在他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啊啊啊!”少年还未来得及防守,剑气已至,虽不甘,却无可奈何。

  其他几名练气后期,看向洛羽泽时,露出一丝恐怖,纷纷后退起来。

  而且看洛羽泽模样,似乎并未尽全力一般。

  少年死后,其余同伴怒不可遏,

  “洛羽泽你手段如此残忍,和魔道中人,有何区别?”其中一名胖子看到洛羽泽居然如此痛下杀手,顿时怒喝一声。

  “正道也好,魔道也罢?我洛羽泽做事,需要你来教?”

  “好你个洛羽泽,不就是手中宝物比较好吗?你又有什么资格与大家为敌,难道你还能杀光我们所有人吗?”

  “少说废话,要打便打,要战我洛羽泽随时奉陪!”

  “洛羽泽我劝你再仔细想一想,将宝物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一命。”

  想到这里,洛羽泽不由觉得一阵好笑,“是否我将宝物给你们,便放我一马?”

  “你只要交出你刚才使用的宝物,我可以保证我们绝对不动你。”

  “是啊,你又何必和众人为敌。”

  “快交出来。”

  “哈哈哈哈,真是搞笑,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莫名其妙想要杀我,还要我乖乖交出宝物,还说什么放我一马?你们是傻子吗?”

  “既然这样,那么你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过来吧。”

  此时,胖子向着其余同伴说道:“几位,此子奸滑,不若我们联手将他拿下,逼其交出宝物,你们看如何?”

  “好,此子确实太过狡猾,早些拿下,以免夜长梦多。”

  众人都点头同意,决定对洛羽泽合力出手。

  顿时间,三名练气后期,同向着洛羽泽出手,尤其是焚天宗的胖子,直接摧动了自己独特的法术。

  胖子摧动起来,火光滔滔,似火海席卷而去,另外两名同伴,纷纷摧动杀招,向着洛羽泽席卷,顿时,天地间五颜六色,向着洛羽泽席卷。

  洛羽泽也感到巨大压力,三大练气后期联手,岂是对手,形势顿时变得万分危急。

  洛羽泽本意想的便是震慑到他们,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无耻,对付他还要联手。

  没有办法,洛羽泽拿出手中之剑,使出浑身解数,数道雨滴,密密麻麻向着四面八方射去。

  洛羽泽这一剑,动用了全力,不仅如此,还摧动浩然正气,一剑之下,顿时穿过敌人护罩,甚至穿透了一人手臂,洛羽泽见敌人大意,从三人的包围圈缺口溜走。

  逃出之后的洛羽泽,头也不回的向着远方逃遁。

  众人见状,自然不容洛羽泽逃走,大喝一声,“追!”

  随后三人,身化流光,向着洛羽泽逃走的方向追去。

  洛羽泽一边摧动身法逃遁,一边向后面射出数道剑气,用来阻挡他们的脚步。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追杀他洛羽泽可不简单。

  胖子离洛羽较近,承受的攻击也是最多,此刻却是无比郁闷,谁都不曾想到,洛羽泽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令他们追之不及。

  追了大概数十里,才停止了追赶,胖子一脸埋怨,

  “我们抢先进入遗迹,就是为了杀人夺宝,屡试不爽,没想到洛羽泽竟然如此强悍”

  “是啊,这洛羽泽虽然是练气后期,却可以以一敌三而不落下风。”

  “师兄那怎么办?要是我们单独碰上洛羽泽,那不是只有等死了吗?”

  胖子也一阵担忧,“哎!早知道就不招惹他,现在估计没有和解的地步。”

  而王羽这边,看着众人离去,才站了出来,“看来这洛羽泽,当初决斗定是隐藏实力,还好我躲了起来,否则今日得死在这里。”

  随即王羽也化作流光,往众人相反反向遁去,直到看见有一个宫殿,才停了下来。

  王羽带着好奇来到了正门口,却发现那宫殿口的牌匾上有着诸多缺口,破破烂烂,字迹更是看不清楚。

  “这宫殿好似遇到过大战,而且这宫殿为什么看着如此熟悉,王羽顺着牌匾向里望去,虽雕龙画凤,玉柱通天,但都破烂不堪,一副衰败的景象。

  从这些痕迹来看,当初的战斗应该极为激烈。

  王羽继续往里走去,脸上除了好奇外,更多的是不解,难道这里和药王谷有什么关联吗?如果真和药王谷有关联,那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王羽边走边探索,看能否有所发现,就在远方十米处有一铜鼎,引起了王羽注意,这上头虽然还有蜘蛛丝缠绕,如同普通的地摊货,但摆放的位置却是大殿最为显眼的中央处,好似供奉着一般。

  随即王羽轻松迈出,消失在原地,已经来到那铜鼎旁。

  右手向着那铜鼎缓缓握去,同时一身灵气已经运转到极致,一有不对,王羽便会以最快的速度逃遁。

  “嘶!”

  入手只有一阵冰凉之感,同时还有丝丝特别的力量流入王羽的手臂之中,这铜鼎好似经过了沧桑变化,令王羽心中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这真的只是一枚铜鼎,真如外表看的那般简单?”

  “起!”没多思考,王羽一把提起铜鼎,却发现异变突起,整个宫殿陡然间剧烈震颤起来,一股股强横的力量使得那些本就残破不堪的宫殿疯狂倒塌。

  “这是怎么回事?”王羽有些不解。

  而宫殿还在继续崩塌,不仅如此,连回去的路也开始节节崩塌,似乎只需要片刻,便会彻底淹没在废墟中。

  王羽知道没有时间多想,在不跑就来不及,随即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飞速的奔跑起来,随着他前脚刚离,后方的宫殿便彻底崩塌开来,巨柱玉石皆向下落去,就如毁天灭地之景。

  谁也没想到,一个铜鼎,居然惹的宫殿如此狼藉。

  就在王羽快要彻底脱离此地时,后方一道身影阻拦了王羽的脚步,

  “放下九阳鼎,留尔等一个全尸。”

  一名年约七八十白衣老者缓缓从废墟中出现,

  “刷刷!”因为这道声音,正要逃遁的王羽,仿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提了起来,直接浮空,缓缓悬浮至与那人影相平的位置。

  这股股强横的力量并非王羽所能抵抗,王羽震惊的是这股力量居然可以把他凭空提起来,还动弹不得,这得多强的实力才能做到。

  “妖族都该死,妖族都该死……”老者似乎神志不清,重复这句话。

  “前辈我不是妖族,而是人族。”王羽语气充满一丝迫切。

  “那你是谁,竟然敢夺我九阳鼎,找死!”说完,老者似乎有些不耐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羽皇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羽皇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