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粮地没收 房前屋后种树
自主心理吴翠兰2021-08-01 22:143,660

  59。粮地没收房前屋后种树

  一九六一年,国家号召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开垦生荒地。我白天、黑夜的在沙窝里东一片、西一片的开,共开出有七、八亩地,每年能收粮食三千多斤。

  六二年春天,三大自留兑现,根据五八年割资本主义尾巴兑现,就是当时收了什么,现在兑现什么,自留地、自留畜、自留树。共兑现羊7只,兑现树5棵,兑现毛驴1头,兑现自留地每人2.4分,当时7口人,共兑现自留地1.8亩。

  秋天,大公社分成小公社。

  大队长王四海从旗里开会回来,传达上面的精神,号召房前屋后栽树。不仅可以栽杨柳树,还可以栽花果树,并带头从旗里拿回树苗,栽在自家的房前屋后。

  我也从王四海那里拿回树苗,在自家的放前屋后开始大量的栽树,柳树、杨树、沙枣树,花果树。栽种的花果树主要有杏树和李子树,还有桃树,后来又栽了红枣树。

  我不仅为自己栽种,也为集体栽种,并且边栽树边管理、看护。

  沙窝开的生地,经过两年的精心管理,六三年种的糜子,长势旺盛,齐腰深,穗大粒饱。有人看了眼红,包括自家兄弟、侄子们,说什么生荒地开得太多了,影响集体劳动,在集体地里养精神,在自留地里打冲锋。

  那段时间,我给队里看场面,因为经受夜里的潮湿,天天肚疼,勉强坚持到人们上工,赶快回家,面朝下倒趴在炕上,肚子下面垫上枕头,慢慢的才能感觉稍微舒服一些。

  有一天,快晌午的时辰,我还在炕上趴着,女人进来说:别家是不是丈量土地呢!一大群人在咱们房后。

  我赶快爬起来出去看,见李茂春朝着我伸出两个手指头,意思是告诉我:丈量了生地20亩。

  我说:没有那么多,我领你们去丈量。

  为首的副大队长潘天旭说:你侄儿子李科铭是记工员,他领着我们丈量的还能有错?

  我说:那肯定是指错了,真的没有那么多。

  潘天旭说:多了给你去掉,说着就走了。

  过了几天,大队做出没收我沙窝里生地的决定。队里派了十几个人,把刚刚有点泛黄,但还未成熟的糜子,还有绿绿的豇豆全部收割了,一车拉到队里的场面上,白白的糟蹋了。

  沙窝里刚刚有点起色的土地给没收了,可是没收回去队里又没有人去管理,很快就又全部沙化了。

  开生荒地种粮食、栽树,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情,你懒惰的要命,你嫉妒,你痛苦;你可以没收,但挡不住爷爷的勤奋劳动,更挡不住他那宽广的心境。

  眼瞅着到嘴边的粮食给白白的糟蹋了,辛勤开垦的生荒地让沙化了。他心疼但不痛苦,粮食和土地被没收,但挡不住他为子孙后代造福。

  爷爷的亲侄子——李科铭这次尽管害人不浅,但是,爷爷大人不记小人过,在他们需要的时候,还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充分显示出爷爷的大家风度。

  记得爷爷说过,李科铭的爹,也就是爷爷的五弟——老五,他想给自己的儿子李科铭说媳妇,李科铭看上了三道桥汪玉和的女子——汪翠连,而且据说两人私下也谈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就搞得人家女子有了心思;于是,老五就请上人去汪家说媒,自己亲自登门去说,汪玉和就是不同意。而且最后一次去还跟汪玉和两口子吵了一架,彻底闹崩了。

  因为汪玉和知道老五这个人不行,那年在王爷地跟青海马队的人耍钱,输了给不了钱,马队的人拳打脚踢打老五,眼看就要打死了,当时不是汪玉和一抱抱住老五,护住老五的身体,那天可能就真的让马队的人把老五给打死了。人是没打死,但是打的嘴里直流黄水,起不了炕。

  我去找到马队的巡长,巡长拍着我的肩膀说:驴日出的,不知道是你的兄弟,早知道是你的兄弟,我们的人怎么能打他呢?那现在人已经打了,老三你说该怎么办吧!

  我说:现在是把人打的躺在炕上起不来,嘴里还直流黄水呢!能不能让你的人看看是谁打的,去给我们老五说上几句好话,他就会好得快一点,要不然我担心人会有危险。

  巡长哈哈大笑着说:行行行,既然老三提出来了,就让我的人——打了你们老五的人,提上酒肉,带上些补品去看看你们老五,给你们老五赔礼道歉,说上几句好话,让他快点好起来。驴日出的,这也是你——李老三,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青海马队的人给谁说过好话,给谁赔过礼道过歉,从来都是别人给我们说好话,给我们赔礼道歉;谁叫我们是朋友呢!谁叫我们对脾气呢!

  汪玉和可能是认为老子不行,儿子怎么可能行呢?反正汪玉和就是不答应把女子汪翠莲许配给老五的儿子李科铭做媳妇。

  老五回来头摇的像筛糠似的说:不行了不行了,汪玉和的女子嫁给我的李科铭做媳妇是连影子也没的事了。

  而且,就因为这个事,老五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瘫掉了。

  看见老五这个样子,我说:我去看看。

  于是,我领上李科铭,背了两壶酒,到了三道桥汪玉和家。汪玉和两口子见我领着李科铭去了连话也不跟我说,明白人一看就知道你是来做什么来了嘛!汪玉和黑着个脸,汪玉和女人坐在炕上给我调了个后背。

  我说:哎!亲家,我大老远的来了,走了打半天的路,口渴的不行了,给到口水喝呢哇!

  汪玉和拉着个脸不啃声,等了好半天,女人才慢悠悠地说:谁跟你是亲家,要论起你是汪翠连的姨夫,我让你进这个家门,要说是亲家,我连这个家门都不让你进。

  我说:姨夫也好,亲家也罢,水总给喝一口呢哇!

  汪玉和女人说:要是你一个人来,饭也给你做的吃呢!今天你领的这个人来了,水也不想给你喝,你实在要是口渴的不行了,温壶里还没开水,我还得去抱柴火给你烧水呢!

  她话是这样说了,但始终也没动身,没给我们烧一口水喝。

  我说:看来今天这口水要靠你的话我们是喝不上了,那我们就喝酒吧!酒是我们自己带来的,不用依靠你,光喝酒没有菜也不行吧!给我们炒两个菜吧!

  她说:你也不能在我家里喝酒,我也不会给你炒菜。

  我说:你要是今天不让我在你家里喝酒,那这酒我是已经带来了,不能再带回去了,那就只能到在你这地下,我就走了。

  汪玉和两口子还是没动静。我坐在炕上,从窗户玻璃上望见前面队房那里有一群人在干活,我就下了炕,出门来到这群干活的人跟前,他们是在那里反粪。

  我掏出一盒烟,每人递给一根烟说:耽误大家几分钟的时间,我遇到一件为难事,想请各位帮帮忙。

  大家都停下手头的活儿看着我,我说:我是领着侄子来汪玉和家定亲的,现在是男方女方两个人都同意,就是女方的父母不同意……

  这时其中一个人指着另一个人对我说:这是汪玉和的舅舅,你跟他说,这事肯定能办成。

  我赶紧过去跟那个舅舅说:哦,这是舅舅,失礼了,还请舅舅能帮这个忙,成全这一对新人。

  另一个人说: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自由恋爱,婚姻自主,男女都同意,父母不能干涉。

  又一个人对着那个舅舅说:你这个当舅舅看来得好好管一管这个外甥了。

  舅舅对我说:你先回去准备,等我们收了工就去,大家都去。

  众人说:好!我们都去。

  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点儿的人对舅舅说:去了你得好好说一说汪玉和。

  我回到汪玉和家,对汪玉和女人说:亲家,我们走了一天的路,肚子也饿了,给我们做点饭吃吧!要不就炒两个菜,我们喝自己带来的酒也行,既顶饿又解渴。

  汪玉和女人说:家里有锅,外面有柴火,想吃想喝你们自己做!

  她有话就行,我就开始动手准备。不大一会儿,那些人们陆续就都来到汪玉和的家里,我把他们都让到炕上坐定,汪玉和的舅舅坐在炕中间,我给他们一边递烟、斟酒、满酒;一边跟众人说话。

  一会儿,汪玉和的女人坐不住了,慢慢地挪下炕开始给我们烧了一锅开水,后来可能是觉得不太合适,又放了砖茶,白开水变成了清茶。先给桌子上放了两个咸菜,后来又给我们炒了两个荤菜。

  这样,家里的气氛就逐渐热闹了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撺掇汪玉和的舅舅,再加上汪玉和始终阴沉着脸,我估计谁看了也会不顺眼。

  汪玉和的舅舅开始说话了:汪玉和啊!养下女子了嘛!你以为是养下公主了?驴脸拉的那么长,怎么?不认得我们这些人了吗?不认得我这个当舅舅的了吗?我告诉你,现在是新社会了,恋爱自由,婚姻自主,只要男、女双方同意,谁也管不住;亲家大老远上门,你不给喝水,不给吃饭,你还有点人情味没?我看亲家这个人很好,就凭亲家这个人第一次跟我们接触,第一次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我看他的侄子也错不了……

  舅舅说到这里,大家都回头看李科铭,只见他正趴在红躺柜上打盹呢!

  见此情形,我赶紧给众人递烟、满酒,招呼大家吃菜,其实就那么两盘菜,早已经被干了一后晌营生的人们给吃光了。

  舅舅正说在兴头上,他没在意到这些细节,接着说:今天我们来了这么多人,亲家的酒大家也喝了,我们都是证婚人,就算订婚了……

  汪玉和始终低着头不吭声,这个时候你再看他,脸涨的通红,头上的汗也下来了……

  舅舅最后说:男女同意,明天到三道桥领结婚证去,汪玉和你不能再干涉女子的婚事……

  人们都走了,我问李科铭:你怎么不给人们敬一杯酒呢?

  李科铭说:你们在哪里喝酒呢!汪玉和给他的女子定主意呢!说“你千万不能应承”,我一听,心理凉凉的。

  我说:那怎么定的明天就到三道桥领结婚证呢?

  后来不用说,大家都知道的,汪翠莲成了我侄儿老五儿子李科铭的媳妇,但一直还像在娘家那样我姨夫,叫我家里的姨娘。

  汪玉和夫妻来看女儿,不去他亲家老五家,而是来我家,来的多了,我的大孙子占全习惯性的叫汪汪爷,汪家奶奶。

  通过爷爷的为人处事,让我懂得很多道理,明白了很多事情。

  其实,所有的事情都在转变,就看你有没有眼界。

  毛毛虫眼中的世界末日,而我们看见的是飞舞的彩蝶。

  为了自己更好,我们永远要宽恕别人,无论他有多坏。

  不怕千万人阻挡,就怕自己投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苦节图李三喜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苦节图李三喜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