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十座城池
苏玄机2021-02-21 16:222,003

  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道:“尤幽,你这是做什么?”

  尤幽并未理会她,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他可不会忘记韩宗昨夜对自己的教诲。真没想到,姜钰这瘦弱的小子,竟然有这样大的背景,万万惹不得呀!既然大错已经铸成,如今他也只能靠着帮忙来让姜梓妤消火。

  既然有人帮自己做事,自己也是乐得清闲,索性坐在一边悠然的看着这一切。

  ……

  听闻柳子铭平安的回宫,卫煜简当即便赶往皇宫,来到了皇宫,卫潇延正在殿内呼呼大睡。对于他的这个举动,卫煜简有些不满,将服侍卫潇延的内侍唤了过来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内侍十分的委屈,在卫煜简训斥一番之后才缓缓解释道:“王爷,十日后便是您的生辰,皇上昨夜为了您的生辰想破了脑袋,折腾了一夜却未想出什么好主意来。看在皇上如此辛苦的份上,奴才这才没有唤醒皇上。”

  闻言,卫煜简的心中流过一股暖流,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的生辰,心中有些欢喜,不自觉的扬起了唇角。挥退了众人,自己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卫潇延是自己的侄子,自小二人的关系便是甚好,自从自己将他扶上皇位,他对自己便是又敬又惧的,这让卫煜简看在眼中,有些失望。如果可以,他也不愿意让小小年纪的卫潇延学会这样东西,可是终有一日他是要撑起一片天的,不能就此松懈下来。

  掀开帘子坐在他的床边,年幼的卫潇延正安然的睡在床榻上,被子四散开来。睡得并不安稳,四仰八叉的,一张小脸睡得通红,呼吸均匀。卫煜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弯下腰将掉落在地上的被子捡了起来,耐心的替他盖好被子,起身离开。

  出了寝殿,一直候在外面的韩宗立即走了上前,轻声道:“王爷,柳大人已经在承诃殿中候着您了!”

  “嗯!”卫煜简一边轻声应着,一边下了台阶,往承诃殿中而去。

  还未走进殿中便能听见殿内柳子铭 声音传来,“说时迟那时快,整个殿中鸦雀无声,只有几个将军在怒视着我,手尽数放在腰间,仿佛随时就会拔剑砍下我的脑袋。那时候,我依旧是挺直了背脊,作为祁天国的使臣,万万不能为我们祁天国丢脸。”

  “啪啪啪!”一阵响亮的掌声传来,卫潇延十分无语的抬脚走了上去,看见柳子铭正坐在殿中央,殿中的几个内侍正围着他团团坐住,好奇的看着柳子铭,似乎是在等着他的下文。

  所有人都是聚精会神,丝毫没有察觉到卫煜简的靠近。

  “见我如此淡定,这文越帝定然是有些坐不住,但是他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如何,只能忍气吞声。”说着他拍着自己的胸脯继续道:“这时候,我便拿出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痛斥他们出现逃婚这种现象的种种罪行,将其中的利害关系尽数数了一遍。”

  “这文越帝想来是被我批得清醒了不少,立马承认他们的错误,承诺会好好的赔偿。这时候我再将咱们的要求一提出来,如此说来,他们东越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

  柳子铭津津有味的说着,眯起眼睛来,似乎是极为享受这种被人围在一起的感觉。

  卫煜简缓缓的走向了他们,有人发现了卫煜简的存在,急忙爬起来行礼,卫煜简冷着一张脸让他们小声的离开,自己端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他的身侧。

  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赞美声,他缓缓回头,看见了卫煜简的面孔,他那张的大大的嘴巴蓦然收了回去,暗暗的吞了一口气问道:“摄政王您来了?”

  卫煜简悠然的看着他,轻笑着问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看来咱们的柳大人这次是在东越出尽了风头啊!”

  听出了他话中的讽刺声,柳子铭蓦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笔直的站在殿中央道:“王爷,您说笑了,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便是臣的职责!”

  “呵!”卫煜简轻哼了一声,并不理会他的这番话,视线在他的身上扫视了一圈问道:“如何?”

  见卫煜简严肃了起来,柳子铭也正经了起来,板着一张脸道:“先前东越并不同意,执意要将姜梓妤寻回来,文越帝打算亲自带着姜梓妤来淮阳赔罪。东越这样做,将您置于何地,将皇上置于何地,将咱们祁天国置于何地?臣定然是十分的不愿意……”

  有些受不了他的聒噪,卫煜简的眉间露出一丝疲惫,他支着自己下巴轻叱道:“捡重点!”

  “东越愿意用十座城池赔罪!”

  卫煜简轻笑了一声,他便知道,这十座城池自己是要定了,如今看来,自己当真是赚大发了。不仅将姜梓妤困得死死的,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东越的十座城池拿了过来。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此刻的文越帝定然是十分的后悔不迭,他便是要让文越帝知道,姜梓妤从今以后与他们东越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关系,她是自己的人。

  正如他所想,此刻的文越帝是后悔至极,连声哀叹。早知道姜梓妤会给他来这一招,他定然不会让她去和亲,给自己招来这样大的麻烦。

  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将主意打在她的身上,老老实实的让姜婧妍去和亲便是了。

  越想越气,牙齿在咬的“咯咯”作响,眼中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般。脸色涨红,手上的青筋暴起。

  文越帝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却是没有地方可以发作。最终将这一切都归在了霍启凉的身上,霍启凉承载了他的所有希望,最终却是战败而归。

  如是霍启凉能打赢这场仗,还会有如今的事情吗?这样想着,他当即吩咐内侍将霍启凉召来。语气十分的不悦,似乎能将身边的人给吓跑,谁也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一笑只为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一笑只为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