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退婚
苏玄机2021-02-21 16:232,391

  东越国,明康五年,春

  清明时节雨纷纷,虽是清明时节,但京城的郊外却没有多少人来踏青扫墓,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撑着油纸伞慢慢的走过去。一场细雨,将已经开出花骨朵的桃花与长出嫩叶的柳枝冲刷在地上,任由风雨的践踏。

  一个身穿淡青色云烟衫的女子出现在荒无人烟的郊外,头上梳着芙蓉髻,微微蹙着眉头,一双眼眸中带着淡淡的冰冷。她撑着油纸伞,在一个无人题字的墓碑前跪了下去,郑重的磕了三个头。

  “阿娘,梓妤不孝,梓妤没能听您的话,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女子的一张脸顿时变得无比的苍白,睫毛在轻微的颤抖着,血液就像是被凝固了一般,孤独与无助涌上心头。

  她是东越国的五公主姜梓妤,就在不久前,她的人生彻底被翻改。

  历时三月的东越国与祁天国大战,东越国不幸战败,文越帝怒急攻心。闻得此消息,她担心那人的安危,在殿前跪了一个时辰才换来皇上平息的怒气。满心欢喜的去找自己的心上人霍启凉,想要给他安慰,却亲眼看见他与自己的妹妹姜婧妍在一起。

  霍启凉是此次出征的指挥军,经历三个月的煎熬,最终还是败给了祁天国,无奈之下只好灰溜溜的班师回朝。

  姜梓妤与霍启凉本是青梅竹马,当年二人的私定终身,为了能娶到姜梓妤,霍启凉曾在文越帝的殿前跪了整整两个时辰,只为了能娶到姜梓妤。

  想起这一幕,姜梓妤便加快了脚步,想要早些见到他。姜梓妤赶到霍家却没有看见霍启凉的身影,呆呆的站在书房门前,一颗心渐渐的凉了下去。身后传来脚步声,她欣喜的回头看去,却只看见了霍启凉与姜婧妍十指紧握的手。

  姜梓妤不知道的是,五个月前,姜婧妍与霍启凉在神不知鬼不自觉的混在一起,然而这一切,姜梓妤一直被他们蒙在鼓里。

  霍启凉在回京的路途中遇见了七公主姜婧妍,她携着一纸悔婚书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同自己一起去找姜梓妤说清楚。

  ……

  二人相携而来的身影让她有些不悦,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看着二人缓缓在自己的面前站定。

  “梓妤!”霍启凉轻声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声音里有些愧疚。她将视线投向了姜婧妍,不可思议的问道:“婧妍,你怎么来了?”

  姜婧妍嘲讽般的看着她,摇了摇她与霍启凉紧紧握住的双手,抬起下巴高傲的说道:“五皇姐,你看不出来么?”

  二人站在一起,看起来竟然有些登对,让姜梓妤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然而,姜婧妍并不满意,从霍启凉的胸口处摸出一张素笺递给姜梓妤,妩媚的说道:“五皇姐,我与霍郎两情相悦,五皇姐不如成人之美,成全了我们吧!”

  姜梓妤展开素笺,仔细的浏览着上面的内容,半晌,她忍不住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这竟是退婚书。她看向霍启凉,这个亲自在殿前跪了两天求婚约的男子,如今竟要与她退婚。

  她在雨中跪了一个时辰换来平安的男子,如今竟要与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一瞬间,她只觉得心里翻江倒海,痛得令她无法呼吸,看向霍启凉,她摇着手中的素笺问道:“霍启凉,这是什么意思?”

  “梓妤,我……”霍启凉不知道该如何向她开口解释,顿在了那里。

  姜婧妍将霍启凉拉到自己的身后,露出一个十分温柔体贴的笑容来,轻声道:“霍郎,我来说吧!”说着她往前走了几步,渐渐靠近姜梓妤,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来。

  “五皇姐,你生性豪迈,为人不懂温柔,自然是不能得到霍郎的青睐。可妹妹我就不同了,我善解人意,可以为霍郎排忧解难,如今我与霍郎两情相悦,还希望五皇姐能成全我们。”

  说着她凑近了姜梓妤,在她耳边轻声道:“五皇姐怕不知道的是,昨夜我与霍郎过得可是十分快乐呢!”

  姜婧妍这样说,姜梓妤如何不明白他们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眼看着二人的婚期将近,霍启凉竟然与姜婧妍颠鸾倒凤,姜梓妤气得眼前开始发黑。

  伸出手想要打她,姜婧妍装模作样的尖叫起来,霍启凉忙上前拦住了姜梓妤,原先眼中的愧疚尽数消散不见。他冷冷的看着姜梓妤,淡漠的说道:“你总是这样,动不动就打人,为何就不能学学婧妍的温柔?”

  姜梓妤气极,这对狗男女,如今倒来指责自己的不是了。见姜梓妤恨恨的盯着自己,霍启凉又想起了昨夜姜婧妍的温柔,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梓妤,我爱的是婧妍,你又何必自讨苦吃,我们之间的婚约还是作罢吧!若你不愿意去与皇上说,我自己会去说的。”

  说着,他拉着姜婧妍的手就要离开,再也不顾眼角滑落泪水的姜梓妤。

  姜梓妤微微哽咽着,强迫自己收回眼泪,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大声道:“霍启凉,婚约一事我会亲自去说,只是你要记住,是我姜梓妤不稀罕你。从此以后,姜梓妤与霍启凉再无任何瓜葛,恩断义绝。”

  闻言,霍启凉的背影微微一僵,但也只是一瞬间,他很快便离开霍府,留下姜梓妤一个人在雨中放肆的哭泣。

  姜梓妤书中拿着那素笺,出了霍府的大门将它撕碎,她爱慕霍启凉的一颗心也就如同这素笺一般,再也拼不上来了。

  回到皇宫,她跪在殿前,请求文越帝收回成命。文越帝没有理会她,任由她在风雨里跪着,直到傍晚时分,祁天国的消息传来,只要东越国同意将一位公主嫁往祁天国,祁天国愿意就此休战。

  仔细的在脑海里思索了一番,如今自己身边未出阁的公主,却只剩下了姜梓妤与姜婧妍。想起外面还跪着的姜梓妤,文越帝仿佛看见了希望,将姜梓妤宣了进来。

  文越帝端坐在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下面的姜梓妤,不悦的皱着眉头问道:“你说,你不喜欢霍启凉,想要与他解除婚约?”

  姜梓妤咬着嘴唇,脸色惨白,强忍住心底的痛苦点着头道:“是,儿臣不愿嫁给霍启凉。”

  亲口听到她说出这句话,文越帝满意的抚了抚自己的胡子,甚至都没有问清楚这其中的缘由便道:“既然如此,朕可以收回你们的婚约,但你要答应朕一件事。”

  此刻的姜梓妤只想着早早的离开霍启凉,她再也不想与这样的男子有任何的关系,想也没想的点头应道:“只要是父皇同意解除婚约,任何事情儿臣都能答应。”

  十分满意她的回答,他翻了翻手中方才从祁天国送来的国书,缓缓道:“既然你看不上霍启凉,那你就去祁天国和亲吧!”

  闻言,姜梓妤如遭遇晴天霹雳,去祁天国和亲?她猛地抬头睁大眼睛看着文越帝。谁都知道,祁天国的国君也只有十岁,她如何能嫁给一个比她小八九岁的孩子?

  “父皇,儿臣不愿!”她倔强着摇着脑袋拒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一笑只为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一笑只为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