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软硬不吃
桃小妖2021-02-19 10:092,317

  待众人离开后,秦玄月慢慢踱步道慕唯笙身旁,瞥了眼慕唯笙嘴角缀着的淡笑,泠然开口:“太子殿下,早知会有此事发生吧?”

  “玄月误会了,不过是举手之劳。”慕唯笙似是而非的回答道,却是朝着面前的侍从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侍从自马车的后面取出一个梨花木的盒子,缓缓走到秦玄月的面前。

  就听慕唯笙接着说道:“这些个药材之前却是忘了,如今也到了这护国公府,不如你就带走吧。”

  秦玄月抿了抿唇:“……”瞧了眼慕唯笙毫不在意的面孔,却是心下凛然。

  这个慕唯笙,自己明明开口拒绝多次,却仍然能够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让她在不经意之间就欠下人情,这是一个可怕的人,还好不是敌人,却也算不得是朋友。

  “太子殿下还是带回去吧,我不需要这些。”秦玄月淡淡的说道,不去接那侍从手里头的药材,虽然心知若是慕唯笙出手,那必然是最好的东西,能够将自己的身体调理到一定好的程度。

  “本太子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慕唯笙似乎是有些薄怒,面色微青,猛地伸出手来一把搂住了丝毫没有防备的秦玄月,将其靠近自己,温热的气息自鼻翼喷涌,“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挑战本太子的好心。”

  只是秦玄月却毫无惧色的伸出手一把抵住了慕唯笙的唇瓣和鼻腔,感受到湿热的气息喷在自己的掌心有些温痒,继而嗤笑说:“太子殿下无非是想说我不识好人心,软硬不吃,只是太子殿下既然知道那就收回吧。”

  被秦玄月温热的小手捂住的鼻唇隐约间还能够闻的到来自于秦玄月身上的味道,只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叫慕唯笙心下气急:他慕唯笙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顾自己身体,也不愿欠他几个人情的人。

  这凤云,多的是人想要贪图他的身份和地位,却唯有眼前这个秦玄月与别人半点都不一样。

  一把将秦玄月的小手扯开,慕唯笙冷冷一笑,伸出手将侍从手里头的梨花木盒摔在了地上,伴随跌落木盒里头上好的各种药材跌落而出,可慕唯笙却看也不看一眼的直接一脚踩在了上面,接着狠狠踏碎。

  “本太子送出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既然你不要,那就扔了吧。”

  说完,慕唯笙冷哼一声,径直上了马车。秦玄月瞧着地上被踩的七零八落的药材,却是稍叹了口气,瞧着慕唯笙所在的马车离去的影子,转身回了护国公府。

  秦玄月刚从前厅走过打算从长廊穿过回自己的月牙小筑时,一道身影却施施然走到了秦玄月的面前,定眼一看,却是面目带笑,眼中暗藏杀意的秦苏莹。

  只见秦苏莹手里头摇着绣海棠花图的团扇,眉眼带笑眼中冷芒稍纵即逝,却是开口:“姐姐可真是好运,一次两次,次次都能化险为夷,如今更得太子殿下相助,愈发叫妹妹羡慕。”

  秦玄月哪里看不出秦苏莹的那点心思,淡然一笑却意有所指:“姐姐我次次遇险,因为什么我心里清楚的很,想必妹妹也很清楚。”

  “姐姐可真是伶牙俐齿,妹妹哪有姐姐好手段,短短几日府中上下,皆知我母亲一生只能做个姨娘,万不得扶正,连带我这个做女儿的都受了不少冷眼。”秦苏莹缓缓开口,抿唇一笑,眼中却是带着不善与怨毒。

  嫡庶之别,本就是她秦苏莹心里面的一根刺,原本护国公病了都快死了,还指望苏姨娘能够被扶正,将来自己的弟弟能够继承这个偌大的护国公府,可如今就因为秦玄月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

  “妹妹可真会说笑,父亲当初既许诺了我母亲,自当如此,不过委屈了苏姨娘罢了,想必苏姨娘也不在意这么一点名分。”秦玄月明知秦苏莹在意,却偏要说,打蛇打七寸的道理,秦玄月自当知道。

  秦苏莹面色笑容微僵,眸子愈发的怨毒起来,半响方才嘴角含笑,说道:“姐姐还是好好关心自个儿吧,毕竟下一次,姐姐怕是没这般好的运气了。”说完,秦苏莹摇曳身姿踱步离开。

  瞧着秦苏莹的背影,秦玄月冷着脸回了月牙小筑,待到坐下喝了口丫鬟送上来的茶水后,才松了口气似的,心绪百转。

  对于秦苏莹的挑衅和冷笑,秦玄月愈发觉的恼了,原本秦玄月觉得自己可以步步为营,可是现在却明白了,有些时候自己妄图的隐忍和示敌以弱,只会让敌人愈发步步紧逼。

  现在她和秦苏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地步了,何不主动出击以攻代守,也总比现在,秦苏莹对自己百般陷害刺杀,可她只有被动防备要来的更好。

  想到这里,秦玄月细细思索了一遍原著中关于秦苏莹的所有事情,最终将目光落在了一个人身上——秦苏莹的亲弟弟秦泊松身上。

  秦苏莹好歹也是当初原著女主,做事素来滴水不漏,如果不是她早有防备,也险些中招;苏姨娘虽然没什么太大的本事,可也精明,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要在其中挑出毛病很难。

  至于那秦泊松素来没什么脑子,虽小小年纪不过十三四岁,若不是有苏姨娘在旁管教、秦苏莹次次提点,不知道能闯出多少祸端,可如今在秦玄月的眼中却是一个最好下手的人。

  思及此,有了下手的对象,秦玄月脑中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个计划。

  过了几日,秦泊松一如往常的同自己几个狐朋狗友上街,打算寻花问柳一番,虽然秦泊松年纪小,却早就不知尝过几番滋味了,前几天听说秦淮楼来了个漂亮的新花魁,自然想要去瞧瞧。

  待到了秦淮楼,花魁自歌舞中缓缓走出,身段婀娜面若桃花,虽不是什么国色天香却也算得上貌美,看的秦泊松心中暗喜,打算将人给定下来。

  可就在这时,一个面相苍白,隐约有几分过度之色的弱冠男子突然开口说了句:“这个花魁,本公子要了!”

  一旁的秦泊松却是不干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护国公府唯一的少爷,眼前这个花魁可是自己先看上的人,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也不知是哪家来的,竟这般的没眼色,当即秦泊松说道:“这个花魁,本公子先看上了!”

  “哟呵,是谁家的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来秦淮楼看姑娘了?”那面色苍白的公子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着秦泊松年少的青涩面孔,却是话语粗俗的羞辱道,“瞧你这身段,不如去旁边的小倌楼,有许多喜欢你这模样的。”

  “你!”秦泊松向来嚣张跋扈,哪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的,当即出手在所有人猝不及防时,狠狠的打了一拳那个弱冠公子,“病秧子,跟我抢女人,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