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反将一军
桃小妖2021-02-19 10:102,323

  皇后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本是想要借此来除掉秦玄月,计划也是按照自己所预想的走势,却偏偏意外丛生,倒掉那些太医院的汤药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有病,却在这时,因为许嬷嬷房里出现的巫蛊娃娃,而成为了最有力的证据。

  就连此时此刻跪在地上的许嬷嬷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房间里会有巫蛊娃娃,自己明明派人放在了听雪阁里,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中。

  “许嬷嬷,你好大的胆子!”皇帝登时便怒了,这般暴怒远比之前以为是秦玄月所为时来的更为剧烈,在皇帝看来,许嬷嬷身为宫中老人,伺候皇后多年,可没想到不仅妄图将秦玄月留下侍疾陷害秦玄月,更是想害皇后的命!

  “皇上!”许嬷嬷一听皇帝的声音,连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继而向前膝行到皇帝面前,面色惊恐语气慌乱的连连解释道,“奴婢就算是死,也断然不会害了娘娘啊!”

  就连一旁的皇后也忍不住眉头紧锁,开口说道:“是啊皇上,许嬷嬷自臣妾嫁给皇上时,便已经跟着臣妾,二十年的情分,怎么会害臣妾呢,这其中也许有些误会吧。”

  “误会?”皇帝冷哼一声,却是怒喝,“证据确凿,还有什么误会,来人,将许嬷嬷拖下去杖毙,族下三系内皆诛!”

  此话一落,那许嬷嬷整个人便是瘫倒在地,整个人失魂落魄直愣愣的望着一旁的皇后,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直到禁军出面将许嬷嬷从大殿中拖走时,那仿佛失了魂的许嬷嬷才疯狂的挣扎起来。

  “娘娘,皇后娘娘,救救奴婢吧,救救奴婢!”

  听到这话的皇后猛然站起身来,愣愣的望着许嬷嬷被拖出去,顿时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瞧了眼主座上对自己睥睨一眼的皇帝,却是心下微惊。

  也许旁人还不知道皇帝的这一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可是多年夫妻同床共忱,不说全部,皇后也能够知道七八分,皇帝明显是责怪自己养虎为患,今天是害了她皇后,明天保不定就会害了他皇上本人!

  而若是今天,她皇后替许嬷嬷求情,只怕自己手中的凤印都可能交予他人,毕竟一个连自己宫里头的人都管不好的皇后,又怎么掌管后宫,又如何母仪天下。

  想到这里,皇后深吸了几口气,便是坐了下来,眸光随意的扫过跪在地上的秦玄月,心中恨意却愈发的汹涌起来。

  至于跪在地上的秦玄月,在得到皇帝免礼后,也与身旁的七皇子慕聆风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只是在起身时瞥了眼次座上的皇后,转身时微微勾了唇。

  害人者,人必还之。更何况,她秦玄月可不是什么任人揉捏的柿子,皇后既然想要针对她,不如就看看到底是谁来承担这样的恶果。

  “父皇,郡主在宫中已住了不少时日,正好儿臣今日也要回太子府了,不如就带着郡主一起出宫,不知父皇意下如何?”而这时,一旁慕聆风的开口却将秦玄月飘忽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皇帝坐在位置上慢慢的喝了口茶,却是什么神色都没有,显然之前的事情,仍然有些怒意在里头,如今自己最疼爱喜欢的儿子开口,皇帝倒还是应了句:“也好,这事就太子你决定吧。”

  秦玄月自然无法推辞,向皇帝谢恩后,便跟着慕唯笙一同离开了,只是离开的时候,秦玄月却偷偷让人给慕聆风带了个信,告知了关于哑巴宫女的事情,拜托慕聆风帮忙找机会在今日将哑巴宫女送出宫,停在城门西三里的铁匠铺,自己会在那里等候。

  至于秦玄月自己,则是坐上了慕唯笙的马车浩浩荡荡的出了皇宫,朝着护国公府而去,一路上,慕唯笙只是闲暇以整的喝着手中的碧螺春,秦玄月则好似假寐的靠在马车一旁的角落里,与慕唯笙隔了绝对的距离。

  直到车夫停下,秦玄月才如同松了口气似的,猛地掀开帘子,正要跳下车去,却听车中的慕唯笙印着夕阳余晖,脸上的神色忽明忽暗,语气平淡的说了句:“秦玄月,有些事情,本太子最后说一次,适可而止一些。”

  “那……就不劳太子殿下费心了。”秦玄月嗤笑一声,却是毫不犹豫的跳下马车。

  接着秦玄月目送了慕唯笙一行人浩浩荡荡自护国公府门口离开,方才松了口气,毕竟方才的一路上,虽然她什么都没说,可对于慕唯笙却仍然有一种心里头的抗拒,不想要太过接近这个人,因为唯有慕唯笙,让她看不透。

  回到了护国公府,秦玄月叫来了管家汇报了这几日自己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管家知道秦玄月早就不是什么白身大小姐了,如今可是皇上亲封的琉璃郡主,自然恭敬更加,老老实实的一一汇报。

  大致处理了下府里的事情后,管家正要离开时,秦玄月却突然好似想起什么似的,勾唇一笑,继而说道:“哦对了,本郡主忘记说了,皇上曾下旨命护国公府唯有我母亲一位夫人,还劳烦管家告诉府中上下,若是谁不懂规矩犯了忌讳,那可别怪本郡主无情了。”

  话语刚落,那管家似乎是没想到有这一出事,却是反应极快的连连答应:“是,大小姐,老奴知道,会好好管理府中上下,绝不违背皇上的意思。”

  “嗯,去吧。”秦玄月点了点头,瞧着管家离去的背影,却是莞尔。

  本来秦玄月并没有想到这个,只是之前管家汇报给自己的话里,明显府中的人根本就还不知道皇上在大殿上的所说所言。不过也是,护国公自己自然是不会说的,而苏姨娘就更不会说了,至于那秦苏莹,恐怕还在想如何能扳倒劣势才是。

  想到这里,秦玄月心下稍定,让人在自己的小院里收拾了一个别间,自己则是叫了个车夫去往和慕聆风约定好的城西铁匠铺里。

  秦玄月在铁匠铺并没有待多久,就等来了那个曾在宫中见到的哑巴宫女,不知道慕聆风和这个哑巴宫女说了些什么,哑巴宫女竟是顺从的从宫中出来,对于秦玄月带自己走的事情毫不反抗。

  待回了护国公府,秦玄月只对管事说自己的小院里少个婢女,虽然哑巴宫女看上去年纪大了些,却正好帮自己做事,管家自然也不会多询问什么,秦玄月顺利的将哑巴宫女带进了自己的小院。

  派个丫鬟请了宝芝堂的大夫来看病,对外宣称是看自己的头晕发热,可实际上,却是看看有没有办法能够治好哑巴宫女的哑病。

  而让秦玄月怎么也没想到的却是,本以为哑巴宫女的哑病是因为被人毒哑的,可大夫却说,哑巴宫女并未中毒,是因为服食了哑药才无法开口说话,若是后期加以调理,有极大的可能恢复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