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躲起来
灯下漫谈2021-07-04 13:592,316

  她一句“鬼”字,突然间让在场的众人打了个冷战,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老话说,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言鬼,何况在这么个毛月亮高挂,阴阴惨惨的坟地?

  “好了,大晚上的别瞎说!”陈夏才原本就后悔的要死,这时候一听月莲大晚上的鬼字上嘴,心里更加有些害怕,出言阻止了她继续瞎说。

  “卫军,既然大家都到了,那么早点开始吧,我爷爷一会还要去我家呢。”他催促着,心想赶紧玩完,回家安全。

  “好吧,癞痢头,那么开始吧,今天人多,我们就不要一个抓一群了,我们这来了六个人,你们那四个,我跟你剪刀石头布,三局两胜,胜的负责躲,输的那边的人就要当那个啥啥啥的去抓怎么样?”卫军对王强提议道,看来他也很讲究,始终不敢再说那句当鬼抓人的话了。

  “好吧,我们没意见,不过范围怎么划定?”

  “恩,阿哥,你怎么想?”卫军犹豫了下,问陈夏才道。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坟地的入口处,这片地,范围确实很大,至少大家都没有走遍过,而且听爷爷辈饭后茶余的说起过,这坟地最里面是片‘死地’,至于啥叫死地,里面有些什么,在场的就一点都不知道了,只是大人们说起那地方,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惶恐和避讳,也让陈夏才心里生出了那里不可去的想法,当下他就说道,“范围么,就按照平时吧,只是最里面绝对不能躲。”

  “最里面?好的,那里不去。”说起最里面,所有人都轻轻颤抖了下,看起来他们也都多多少少少听说过那里的问题。

  当下达成一致后,卫军就和王强开始剪刀石头布,诡异的是除了第一把卫军胜,第二把王强胜胜,这第三把竟然连续平了几十次?

  这在平时是几乎不可能的,5,6岁的人,又没什么心机,哪怕是偶然怎么可能连续几十次的出一样的手势?

  这样的情况让每个人都有些看呆了。

  “行不行啊,卫军,你们玩哪,走开,让我来!”陈夏才有些不耐的推搡了下卫军,把右手放到背后,朝王强说道,“来,最后一把我来!”

  “好咧,瞧着那,剪刀石头布!”王强嘴角翘起,把放在后面的左手猛的挥了出来,“剪刀!”

  “石头!”我猛的挥出了右手,大喊一声,“石头!”

  “吔,还是阿哥厉害!”

  瞧见他最后一把“石头”克制了王强的“剪刀”赢得了最终的结果,月莲、卫军他们几个欢呼了起来,也稍微有点沾沾自喜。

  “好了,既然你们赢了,那么就赶紧找地方躲吧,我们喊到100,然后来抓了,谁输了谁明天去村头上大喊三声,‘我是猪’”王强看见自己输了,有些不甘,但还是接受了结果,朝自己那边的三个人使了个眼色

  “好,你们转身吧,不许偷看!”说罢,陈夏才他们几个就开始四散开去,各自找合适的地方躲起来。

  这个时候陈夏才怎么都不知道,原本一场简单的捉迷藏,竟然会造成后面的事情,会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如果可以重头来过,可能打死他也不会参加这次游戏……

  这种试胆量的游戏,他们明显不是第一次玩,所以为什么要分输赢决定谁躲谁藏呢?这里有个说法,在这可怕的地方,躲的人可以选择自己能接受的地方,胆大的躲危险点,胆小的随便找个地。但是捉人的人呢?如果为了要赢,那需要一个一个地方的找,这样就一定要面对自己有些不想去找的地方,论可怕程度,比起躲的人必定要多许多,当然如果因为不敢找,自己跑路了,那也意味着一长段时间内,休想在人前抬起头来了。

  当时,陈夏才看了下几个小伙伴四散开去找地方了,转身看了眼背着身子开始数数的王家坝人后,果断猫着身子的朝着比较靠里面的地方跑去,当然最里面他是不敢去的。

  一路小跑了会,数数也差不多100了,正巧发现左前方有座立石碑的坟头古旧破败,坟边还有棵长的枝叶茂盛的树木,想想这里必定有点年头了,里面应该没什么东西了,况且这里也差不多够远了,就找这里躲起来吧。

  想罢,他就快速的躲到了古旧坟头的后面去了,圆鼓鼓的坟头后面还恰巧有个凹陷的地方,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他心里还暗暗窃喜。

  躲好身形,就开始屏息等待,一般这种游戏,这种地方,陈夏才心想那伙小子坚持不了20分钟,毕竟这里荒芜人烟,满地坟头的,谁敢长呆,找的受不了,躲的也吃不消,幸好这块地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里竟然没有蛇虫,否则他们也不敢来,农村里的“灰头瘪”可不是吃素的,就是那种三角头,粗短身的灰蛇,咬一口,保准没命!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毛月亮不停的穿梭在薄薄的云层中,躲躲闪闪,让原本就黯淡的月光明明暗暗,投影在地面上的坟头上,形成了一块块阴暗的影子,拉的老长,老长。

  陈夏才躲在坟头后面,有些阵阵发呆,瞧着地面上的影子,只感觉到了一个字,静!二个字,害怕!时间非常难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5分钟,也许是20分钟!

  只觉得小腿有些麻木,而周身竟然出了一身白毛汗,在这夏日的夜里,竟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凉意!

  等待中,陈夏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思索这今天这游戏来的莫名其妙,其实自从上次与王家坝的小子们打了一次群架后,他们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来往了,平日里见面了也不太互相搭理,今天怎么就想起要玩捉迷藏,何况还是在在夜晚的坟地?

  刚才一直觉得别扭,这王强不是左撇子啊,刚才我出的右手,一般来说,他也是右手,刚才剪刀石头布的时候就觉得不自在,现在想想还真是奇怪?

  他心里越来越不耐,耳边听着树叶偶尔发出的沙沙声,眼帘中的树影拖出的黑影张牙舞爪的让我的心脏开始不自觉的碰碰直跳,莎莎的树叶声,掩盖不住心脏‘彭彭’的跳动声,人啊就是这样,想象力丰富,有时候害怕起来会越想越害怕!半夜走在路上,要是感觉到身后有人的影子,会不自觉加快脚步,然后会越来越怕,越跑越快!

  陈夏才那时候就是这种情况,总感觉四周不对劲,正打算放弃躲藏,赶紧喊他们认输回家算了的时候,就在这时,他没有发现,一只在黯淡月光下,反射着惨白色微光的手出现在我脑后,静悄悄的摸索着向他而去。

  突然,一阵轻柔又有些冰冷的触感接触到陈夏才的后背,耳边传来了一句很轻柔的声响,“我找到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