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夜探别墅
灯下漫谈2021-07-04 12:561,999

  午夜11点45分,陈夏才和老费驾驶着花店那辆送货的面包车来到了“飘香蓝桂”别墅区。因为白天来过,保安还对他有些许的印象,所以勉强的放行进去了,不过为了安全,其中一个保安还是一路跟随着他们进入钱家别墅范围内,一路上陈夏才不断表示保安可以自行离去,自己绝对良民,不过尽职的保安坚持自己要陪伴他们。无奈,陈夏才只好放弃了支开他的念头。

  既然不肯走,索性闲聊了起来,一路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陈夏才已经旁敲侧击的知道了,这个保安叫刘全德,是个退伍军人,今年退伍后就来这里当了保安,虽然说是保安,但是这高档别墅区的保安收入也不错,也不算丢人。做了几个月也算安安稳稳,谁料想钱家会出了这档子事情,现在整个别墅群的业主委员会已经施压物业管理公司,而公司老总不就前就把他们这群保安狠狠批了一顿,如果再出事,估计他们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这保安看来也是个话匣子,抽着陈夏才的烟,天南地北,胡吹海侃的说着,不知不觉三人走到了钱家别墅前。

  保安刘全德,打了个冷颤,紧了紧身上的制服,说道,“我说两位,别怪我多管闲事,这里白天警察里里外外的搜了个遍,你们怎么大半夜的还要来这里查案?”

  陈夏才笑眯眯的瞧了他一眼,胡乱找了个借口道,“刘大哥,我们不是查案,不过是白天戒指掉在这了,老婆发现了不让上床睡觉啊哈哈,这不,只好硬着头皮来找了,你放心,我们一会就走,实在找不到,我就到这位大爷家凑合一晚了。”

  刘全德满眼不相信,这大晚上的去死人的房子里找戒指,你吃饱了撑的吧!不过一路过来,稍微拉近了双方关系,也就不好出言讽刺了,只好挥挥手说道,“那你们赶紧吧,我就不进去了,忌讳,我就在这等你们了,不过里面的电源被物管切断了,要恢复得跟领导报告,这一时半会肯定接不上,你们有手电吗?”

  “带了,带了,谢了啊,刘哥,我们一会就出来,你放心吧!”陈夏才挥了挥手里带着的手电,拉着老费朝正门走去。

  前方,没有了主人,被切断了电源的别墅,已经没有了往昔灯火辉煌的华丽,此刻在夜风猎猎中,更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怪物,让两人心里惴惴。

  拿着保安给的钥匙,陈夏才打开了大门,保养良好的实木大门竟然发出了一声‘吱呀’的卡门声,好像不怎么欢迎半夜而来的两位不速之客。

  借着强光手电的光芒,陈夏才朝老费点了点头,鱼贯走进钱家别墅,木门上安装的拉伸弹簧缓慢的自动将门关上,‘碰’的一声轻响后,隔绝了门外的一切声音,整个别墅内死一般的寂静。。

  走了几步,两人来到案发的饭厅,此时的饭厅已经没有白天那般惨不忍睹了,尸体被移走,证物也都取走了,只剩下一些血迹还证明着这里发生过的不祥。

  找了张沙发坐下后,陈夏才取出烟递给了老费一只,自顾的点上吸了起来,刚想跟老费说几句壮壮胆。

  “铛!”的一声,这时候钱家放在角落的座钟响了一下,在宁静的夜晚特别清脆,摆钟开始规则摆动,而指针正指向了12点!

  没等陈夏才拿着手电看仔细,手电诡异得闪烁了几下,熄灭了!

  “曹!这手电还是刚冲过电的?坏了?还是……”陈夏才敲了几下手电,轻骂道。

  老费晃了晃自己手里那只,看样子也已经熄灭了,吐了口烟,开口道,“你估计的没错,看来那东西晚上还是会出来,手电用不了了,阴气已经覆盖了这里,拿你们的话来说,是被特殊磁场干扰了!”

  无奈之下,收起手电,陈夏才开始警觉四周,悄声问道,“你发现阴气是从哪开始覆盖的吗?”

  “没发现!”老费沉声道。

  没有发现?看来这鬼果真不简单,悄无声息的就在12点占领了这幢别墅!

  两人没有继续交谈,就这么屏息坐在饭厅的沙发上,浑身筋骨紧绷,陈夏才悄悄把自己的护身法器拿在手里,这是一个青铜制作的小钟,外面布满了生锈的铜绿,表面的花纹已经分不太清楚了,看年代必定十分久远了,这是当年爷爷在他离开陈家墩的时候给他的,让他贴身带着,说是能降妖除魔,护他周全!

  老费也缓缓的坐直了身体,隆在衣袖内的双手微微握起拳头,看来也是准备了镇邪的家伙。

  就在陈、费两人正襟危坐的时候,突然,别墅佣人房内悠悠的传来了一阵阵哭声……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啊……”那种如荡人心魂的哭声似有似无的回荡在他们耳边。

  既害怕又好奇的心情让陈夏才的心脏剧烈跳动着,但是以往的经历告诉他这个时候镇静是最重要的,他朝老费示意了一下后,轻手轻脚得站起身来,借着月光缓慢摸向佣人房的方向。

  “踏,踏,踏。”脚底下的皮鞋踩在实木地板上反馈的轻微响声在这鬼楼内显得特别清脆,合着两个人的心跳声,气氛压抑的让人发狂。

  原本几步路的距离,现在却让陈夏才感觉无比的艰难,毕竟一会要面对的可不是什么善茬!

  此时,眼睛已经慢慢适应了黑暗,原本漆黑的房间内开始有些看的清楚了,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陈夏才两人终于靠近到佣人房门边,那种不同于人发出的凄惨哭声更加清晰的传递出来,陈夏才定了下心神,仔细分辨了下,发现那种幽怨的哭泣声是女声,当中竟然还夹着轻微的‘呜咽’声,完全不同于女性的哭泣声!

  这是怎么回事?陈夏才心中产生疑问,刚想继续倾听下,那种哭声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