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衣钵传承
灯下漫谈2021-07-04 13:513,400

  “卫军?不要!不要抓我!!!”

  迷糊中,陈夏才感觉自己被一个黑洞深深的吸入进去,害怕的双手乱抓,妄想着紧抓那最后一点光芒逃脱升天。

  “孩子!孩子!好了,好了,没事了,快醒醒!”一声和蔼的轻喝后,陈夏才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掌抚在他的额头,让他稍稍安定了点。

  “呼,”一口浊气喷出,灵魂像是被吸了回来,陈夏才感觉自光芒中伸出一直苍老的手,一把抓住他,将他揪出那片黑暗。

  “咳咳,哇!”一声哭喊,陈夏才猛的坐起身来,极力而又缓慢的睁开了眼睛,迷蒙中瞧见了在我身边的人影,发现竟然是他的爷爷。

  “哇!”的一声,憋在心里的委屈和恐惧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他紧紧抓住身边的救命稻草!

  “爷爷,救我呀,他们要把我抓走!呜呜呜……”

  “好了,好了,没事了,乖孙子,爷爷这不就在你身边吗!”爷爷苍老的眼角微微眯着笑,安慰道,“你看,爸爸妈妈都在。都过去了。”

  陈夏才好不容易止住了哭啼,揉了揉眼睛,这才四下观望了下,木质土楼的家里已经站满了人,邻里亲戚几乎都在了,爸爸脸色铁青的站在爷爷身旁,而妈妈则是一脸梨花带雨的哭红了双眼。

  回过神来后,他还是有些后怕,一直抱着爷爷不肯放手,回想起脑海中的记忆,也不知道真假,是场梦么?看大家脸上的神色,应该不是梦。

  “爷爷,卫军他们……”

  不等他发问,爷爷轻轻摇了摇手,说道,“你刚醒,好好休息下,其他的事情,爷爷慢慢告诉你好吗。”

  接着,爷爷转过身对其他众人说了句,“好了,娃没事了,其他事情去祠堂里说吧,都散了吧!”

  爷爷是陈家墩传承下来的东房长子,也是陈氏宗族的族长,说话落地有声,亲戚邻里们也都是用眼神安慰了我一下,悻悻然的走了,几个婶娘把带来的鸡蛋,水果放陈夏才床边,嘱咐他好好休息,多吃点补补身体后也就走了。

  见人走的差不多了,爷爷在陈父耳边说了几句,陈父铁青的脸稍微淡了几分,狠狠的一个‘栗子’敲在陈夏才额头上,说了句,“兔崽子,回头收拾你!”后也走了。

  只有陈母坐在床头陪着陈夏才。

  “乖孙子,别怕啊,爷爷和妈妈就在这守着你,你睡一会吧。”爷爷慈祥的揉了揉他的头道。

  话音落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紧张的心神放松下去了,迷迷糊糊的陈夏才又躺下睡着了,这一次他没有做梦,多希望之前的全是场梦啊。

  就这样,过了四五天,都说小孩子恢复的快,陈夏才已经从床上下地了,感觉全身也没什么不适,看着窗外的骄阳,心里开始有点耐不住寂寞了,期间,奇怪的是玩伴们一个都没有来看望过他,可能都被家里‘关禁闭’了,但是回想起朦胧中最后出现的鬼脸卫军,他心中莫名的一阵抽痛,心情闷闷的难受。

  思前想后,未知是最难以忍受的煎熬,陈夏才决定去问个清楚。

  起身后,跑下楼,看见爷爷正坐在大门口的晒谷场上抽着水烟,‘吧嗒吧嗒’的抽烟声,连他这小孩都感受到了爷爷被什么事情困扰着。

  “爷爷。”陈夏才乖巧的喊了一句。

  “哦,乖孙子,起来了啊,来,来爷爷这里坐。”爷爷慈祥的招呼他过去。

  坐在爷爷的膝盖上,靠着爷爷的胸膛,早晨的阳光已经开始蒸腾大地,不过此刻却让他的心心里觉得暖洋洋的,驱散掉了心里一些寒冷和阴霾。

  爷爷粗糙的大手拍了拍他,摇晃着身子给他当摇椅,顿了一会轻叹了口气说道,“乖孙子,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一些我们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陈夏才摇了摇头,六岁的他实在不是很明白什么是不可思议?毕竟常识对于孩子来说也是新鲜的事情。只有成长为大人,才逐渐习惯了把不自然当自然。

  “呵呵,爷爷告诉你啊,世界啊不是我们认为的那么简单,所谓信与不信,都在于心,老话说了,信则有,不信则无。”

  “爷爷,什么叫信则有,不信则无啊?”

  “简单说吧,信就看得见,遇得见,不信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至于遇不遇的见?那都是命。”爷爷再一次叹息了下。

  这一个上午,爷爷和陈夏才说了很多,都是些奇闻怪事,有些是爷爷经历过的,有些是道听途说来的,唯独没有说道前几日夜晚坟地发生过的事情。

  说道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问到,“爷爷,那天晚上……”

  “孩子,忘了那天晚上吧,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你长大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道这些爷爷看起来有些犹豫。

  摸了摸陈夏才的额头,似乎下了个决心一样,说道,“哎,该来的还是躲不了啊,乖孙子,现在解释一切你不懂,不过命数终究是躲不过的,多少年了,哎,来,爷爷给你一样东西!”

  爷爷也不管我莫名其妙的眼神,带着我走进了土楼内。

  土楼北面是爷爷的房间,平时家里人也不让他进去。特别是陈父,记得有一切,陈夏才好奇偷了爷爷的钥匙进去逛了下,被父亲揍了一顿,为此,爷爷还和父亲大吵了一次,至于吵什么,陈夏才当时候的年纪就完全搞不懂了。

  进了房间,陈夏才看见爷爷的屋子很简陋,东侧是一张看似很古老的木床,而西侧一半是一个竹子搭建起来的书柜,里面放着一些线状的书籍,识了不少字的陈夏才楞是认识不了几个,听爷爷说那都是以前的字,现在的字没有那么复杂了。

  爷爷走到木床前,从里床的夹板内取出一本看似更加古老的书本和一只小钟,郑重的退了几步,捧着这两件东西举过头顶,朝北跪拜下去,叩了三下头,说道,“陈氏第十六代长房子孙,陈永兴,今日将祖宗衣钵传与第十八代子孙,陈夏才!望祖宗庇佑子孙,子孙必将恪尽职守,完成自己的职责!”

  “第十八孙,陈夏才,跪下!”爷爷一改平时的慈祥,目光严肃,脸显威严的让陈夏才跪下后继续道,“接过这本书,你就是陈氏宗族的第十八代传人,有生之年必将行走阴阳,荡涤冤尘!你,可愿意吗!”

  六岁的陈夏才经历过坟地的恐惧,又从小听着爷爷辈的故事长大,内心也向往那种除妖荡魔的侠士生活,此刻,爷爷在其眼中,整个人都散发了一股浩然正气!

  当下,也正儿八经的跪下,三叩首,磕头声,落地有声,眼露正气,娇嫩的嗓音道,“爷爷,我愿意!”

  “好,好,好!哈哈哈,我陈永兴的孙子果然不是胆怯之人!你接过祖宗衣钵吧!”爷爷瞧着陈夏才坦荡接收,心中愉悦,脸露豪情,看来年轻时,也必定是豪气之人!

  待陈夏才接过那本古旧书籍和小钟,爷爷恢复了那种慈祥,摸了摸他的头,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传给你是对是错,原本想着那么久了,即使要发生,也会完结在我手上,让你们子子孙孙的好摆脱出去安生过日子,但是这一次的事件,让我疏忽了,多少年了,这大地始终不曾断了流血,怨气盘结,我算过了,在你这一辈有生之年,必定会生事,没办法,既然躲不过,那就索性传给了你,也好多个救命的一技之长!。你父亲一定会反对的,所以这件事情,你知爷爷知,其他人都不要说了,好吗?”

  “恩,爷爷,我们拉钩,我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的!”陈夏才伸出幼小的手指,认真对爷爷说道。

  “好,我们约定了,至少今后的十几年,爷爷还在,你可以过你想过的日子,不过要答应爷爷,好好学习这书本上的东西,到时候可以保你一命!”爷爷哈哈道。

  接下去的几年里,爷爷总是在陈父和陈母不在的时候偷偷教导陈夏才关于那本书上的东西,这本书爷爷说已经传了几百年了,至于是谁传下的,也说不清了。只知道,这本书讲的都是捉鬼除妖的东西,在破四旧的时候是好不容易被藏起来保存下来的。

  而陈夏才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经历了坟地那场厄运,之后他竟然能看见或者感觉到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观察到一些别人忽略掉的情况,爷爷说,那就是他的命,天生抓鬼的命!

  岁月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而我们也在流逝中忘却一些东西……

  经历过那一次后,爷爷始终没有说坟地里的是什么东西,什么来历,而墩里的小伙伴们也渐渐疏远了,遇见了也只是打个招呼,不知道在躲着什么,隐藏着什么,还是说真的都选择了遗忘。

  那个夏日就像是个梦一样,梦幻的让人觉得不真实,唯独那一丝缠绕在心里的恐惧和卫军最后带血的笑容一直伴随着陈夏才今后的人生。

  大学毕业后,就业如此困难,他也不感兴趣,就按照自己喜好,开了这家侦探所,虽然是无照经营,但是几次破解诡案,让当地公安机构对他也是刮目相看,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店里的老费除了算命,还是一名方术高手,而林婉欣这个大学美女,有着一双可以看见阴阳的眼睛,三个人促成了这间“烟陌”的诞生。

  另外还得提三个好朋友,一个是宝宝,智商超高的IT美少女,精于编程,帮陈夏才架设了侦探所的门户网站,方便陈夏才接收客户。一个是老朱,某网络媒体主编,常帮陈夏才搜集些小道消息和不能见报的东西,还能找来许多杂七杂八的信息渠道。最后一个是小董,是刑警队的刑警,经常找陈夏才提供些非正常的破案思路,拿陈夏才当奇案顾问。

  这三人给予了陈夏才许多帮助,严格来讲都不是什么‘正常人’,因为他们都相信陈夏才所相信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