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法医许思涵
灯下漫谈2021-07-04 11:581,970

  “夏才?”长发美女走进几步,在陈夏才眼前挥了挥手。

  “额……”陈夏才这才回过神来,表情有点囧,一把抓住那双带着手套的手,入手就是一阵丝绸般的嫩滑。

  “怎么了,我们的大顾问,抓着人家的手不放,是想约人家吗?”长发美女娇嗔道。

  银铃般的脆声让人浮想联翩,美女越是娇声,陈夏才越是紧抓不放,美女眼中的桃红越来越重,一时间这倒不像是犯罪现场了,一阵涟漪波动在两人眼神中。

  陈夏才的眼神从美女的脸上一直自上而下移到了包裹着美女曼妙身材的制服上,英姿飒爽的制服没有掩盖住姣好的身姿,反倒是勾引起了他的欲望!

  奶奶的,果真是御姐无敌啊,好一个制服诱惑啊!

  感受到陈夏才肆无忌惮的眼神,长发美女有点无奈的温声道,“好了啦,我的‘瞎猜’侦探,算我怕你了,晚上请你吃饭?”

  陈夏才和眼前美女相识二年了,因为经常帮助查案,又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在警局内被冠以‘瞎猜’侦探的名声,而两人之间经常打情骂俏,却从未有实质性的突破,让他经常为之惋惜。

  “美人相邀,怎敢不从呢?嘿嘿”陈夏才露着一脸自认俊朗的笑容,一边还小声嘀咕着,“好滑,好嫩”,

  这位‘被调戏’的长发美女就是专属特案组的特别法医,许思涵。

  很难想象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会去当什么法医,更难以让陈夏才明白的是她还去当特案组的法医,要知道特案组接手的案子里死的人,千奇百怪的都有,各种恶心、血腥就不说了,胆子小些的,根本接受不了。

  为此,陈夏才还特别问过王建良,不过听到的答复是,乱打听别人隐私,居心不良!

  好吧,不得不承认,越是有谜越是吸引陈夏才,而且还是这么富有东方韵味的美女,就这样,时不时的陈夏才‘勾搭’一下许美女,许美女也不知道是否对其有好感,顺便‘勾引’下我们的‘瞎猜’侦探。

  在男女关系上,陈夏才一直吹嘘的就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拈身’,给自己的名言也是多情而不滥情。

  这年头最好玩的就是‘暧昧’,十分锻炼人的智商和情商。为此,也不少惹情债。陈夏才知道对付御姐类型的,最要紧的是别被对方的性感制服,要以更强烈、霸道的侵略去征服她。

  许思涵甩脱了手上的狼爪,笑道,“好了,你看看吧,我跟你说一下,目前掌握的情况。”

  “好吧。”说到正事,陈夏才当即正视起眼前的凶案现场,扫去心中的笑意,认真观察起来。

  许思涵捋了下耳际的秀发,露出性感白皙的脖颈,淡淡的将已经搜集到的情况如实说道,“三名死者是三口之家,中年男性,钱自强,52岁,做建材生意起家,近几年房地产大兴,他也跟着赚了不少钱,5年前开了一家名为‘中盛’建材的钢材厂。生意不错,目前是本市数一数二的企业。女性姚青萍,49岁,钱自强发妻,常年在家当贵妇,年轻的那个是他们的儿子,叫钱胜勉,27岁,典型的纨绔子弟,每天游手好闲,好女色!”

  许思涵顿下了,斜了一眼张目四顾的陈夏才,继续道,“这些是死者的基本信息,从我法医的专业角度来看,三名死者初步估计死亡时间是在昨晚半夜11到12点之间,没有发现有嫌疑的指纹、脚印等情况,这种别墅,一般都雇佣人打扫,很干净,除了保姆,就是户主家人的痕迹了。”

  “那致死原因是什么?”陈夏才打断问道。

  “最奇怪的就是这点了,三名死者除了头颅上的惨状,身体上没有其他外伤,至于是否中毒或者其他原因,还需要等待详细解刨才能知道。不过……”

  说到这里,许思涵似乎有点欲言又止。

  陈夏才有所感,转头一笑,“我们的美女法医还有不敢说的吗?”

  “没有,我想说的是,表面看上去最大的创伤就是头盖骨被掀开的伤痕了,而且,根据伤口处翻起的肉痕和血凝情况,这不是死后造成的,一般如果是死后造成的,皮肤肉质不会产生反应,血液流量也会因为心脏停顿而较少,血液含氧量的减少,血迹颜色也会有些许不同。但如果是活着时造成的,你来看。”

  陈夏才跟着许思涵走进一具尸体观察起来。

  “你看,这个环形伤口外延皮肤外翻,明显是受了疼痛刺激产生的,而且血液颜色偏红,说明当时,人还没死,血液量,喷射形状也大于死后被割裂的情况。当然这些,不过是我个人看法,真实情况还需要验证。”

  “那你能确定的是什么?”

  “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杀人者非常专业,一般人只知道头盖骨能被完美掀开,但不具备医学知识的人是无法做到的,看似脆弱的头颅,其实十分坚硬,而且你看,大脑取出的很完美,几乎没有损伤,不过我没办法知道是采用什么器具或者办法做到这些。”许思涵有些赞叹道。

  “那你的意思犯人一定是拥有医学知识的人?”陈夏才问。

  “我不知道,不过把你召唤来的原因不就是这个吗?瞎猜顾问。”许思涵娇笑道。

  两个人也算合作过几次,许思涵知道陈夏才有些异于常人的思维和破案方式。

  “呵呵,我不过是瞎猜罢了,不过你不觉得,凶犯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用意吗,挖出他们的大脑,用头盖骨做盆,还放在他们面前,死者还露着这种莫名其妙的表情。”陈夏才啧啧称奇。

  陈思涵好奇问道,“你觉得不是人为?”

  “不好说啊,除了死者,凶案现场十分干净。”陈夏才沉吟了下,说道,“走,我们出去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