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刘全德
灯下漫谈2021-07-04 11:322,696

  “哦?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慢慢说,我们有的是时间!”陈夏才好整以暇的淡然道,不过头脑却在飞速的转动,不对劲!卓兰夕不可能会回到这里,地缚灵没有那么强大的怨力。那眼前这女鬼到底是什么?

  树上的女鬼头部诡异像钟摆一样的摆动着,一阵咔咔声后,散乱的黑发已经全遮掩住了脸孔,只剩下一张血红的嘴,断断续续开口说道,“其实相信你也已经猜到了,一个貌美的山村姑娘,没什么文化,在有钱人家家里当保姆,有钱人家还是个好女色的淫魔,你说还能有什么下场……哈哈哈”如夜枭般悲凉的声音回荡起来。

  “那么说,你是被强暴后杀死的?”

  “强暴?哈哈哈,你根本想象不到他们所作的罪恶,呜呜呜……”女鬼可怖的哭声悲鸣起来,震动的巨树树叶也随即沙沙而起。

  “那么!你都已经用最残忍的方式杀了他们了,为什么还流连在这个世上,还不赶紧去轮回!”陈夏才大吼一声。手里捏着的青铜钟像似有了共鸣一般,嗡嗡作响!

  “是啊,那么我为什么还在这里?为什么?”女鬼略微恍惚了一下,又突然抬起头,即使看不清脸色,也知道她露出了多么瘆人的笑容!

  “我继续留在这,就是为了阻止你们!”

  “阻止我们?阻止我们什么?”陈夏才追问道。

  “我不知道!”

  女鬼虽然还有些迷惘,但是已经快速从树干上爬了下来,瘦骨嶙峋的身体猛的朝陈夏才扑去!

  陈夏才侧身一躲,一把推开了身边的林婉欣,朝着第二次迫来的女鬼举起手里的青铜钟,大喝道,“镇鬼,退散!”

  他的手指将已经准备好的结印轰击在钟体上,顿时让那层莹莹白光增强了一些,顿时原本已经开始慢慢抓向他的一只惨白的手指被及时阻挡住。

  “啊!”一声尖锐,在白光照耀下,女鬼的满头黑发被碰击产生的灵气吹拂起来,忽然,陈夏才看的十分分明,这个女鬼的额头发髻间有个一个奇怪的符号,而且在那之上,竟然有一圈细密的红圈!

  “那是?役鬼符?”他心里惊疑道,“这东西,老费不是说已经失传了吗?”

  还有那一圈红色纹理,该死的!我知道了!

  灵气旋风向四周逸散而去,女鬼不甘心的退开了几步,初看起来,是陈夏才占了上风,不过他自己心里清楚,这种情况熬不了多久,所以只有揭开部分谜底,让青铜钟的封印解开一些,才能驱散这个女鬼,熬过这一次。

  幸好,他心里已经有了点底,那么就稍微让你们吃惊下吧!

  想罢,他无畏的又往前站了一步,后面的林婉欣有些担心的也跟上了一步,陈夏才示意她没事,然后自信满满的举起青铜钟说道,“世间一切都有因果,而因果铸就了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逃脱因果,所以就让我来揭开你的部分因果吧!”

  顿了一下后,他开口道,“你不是卓兰夕!你是姚青萍!”

  这一下,不光是女鬼明显退缩了一下,连林婉欣都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怎么可能?钱自强的老婆?姚青萍?她怎么会变成女鬼在这里阻拦我们?”

  “呵呵,这就要问她背后的操纵者了!我说的对吗?刘——全——德——先生!”

  话音落下,整个场面忽然静谧了一下,随后,啪啪啪的拍掌声忽然从女鬼身上传来,女鬼原本血红色的眼珠开始呆滞,转而变成纯白色,除了中心的瞳孔略微有一点黑。

  “哈哈,果然不愧是‘瞎猜’侦探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看出了端倪!”女鬼一张一合的嘴巴里传来了一阵不男不女的杂乱嗓音。

  “过奖了,瞎猜罢了,只不过没想到歪打正着!”陈夏才看着前方的鬼,讥讽道,“不过我还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保安会是幕后推动这一切的人,如果我没猜错,钱家闹鬼的事情,完全是你弄出来的?还有那棵樟树的移栽位置,大有说法啊!”

  “嘿嘿嘿,陈夏才,你错了,我并不是什么幕后主使者,我不过是一个复仇者罢了!”既然被识破了身份,刘全德也就不在遮遮掩掩,只见女鬼的头颅中央开始出现一道血痕,继而扩散到下颌,然后‘啪啦’一声脆响,整个头颅像一只被剥皮的橘子一般,碎裂开来,一股腥臭的血水涌出,从脖颈出开始缓缓伸出一个带血的男人头颅!

  不错!这张脸就是刘全德!

  “陈夏才,我很讶异,原本以为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私家侦探,不过没想到,你思维敏捷,竟然联想到了我的身上。”刘全德头颅上满是鲜血,一双阴霾的眼神紧紧盯着眼前的年轻男人。

  “是啊,才哥,你怎么会知道幕后会是他这个保安?”林婉欣也不解。

  “其实也没什么,记得我出发前,收到的短息吗,原本我们已经确认刘全德就是和钱自强争吵的人,他就有了一定的嫌疑,而且在短信里,小董告诉我,刘全德并不是如资料上写的一般,是一个退伍军人,而是自己招聘而去的,我如果没猜错,招聘过程中,他一定使了点小手段,否则不一定能被招进去。最重要的是,刘全德的口音明显是来自于A省S市,但又不同于城市口音,同时,你出现的时间,正是卓兰夕失踪后,这一点,让我大胆的猜测,你应该和卓兰夕一样,你们都来自天荒村!我说的没错吧?”陈夏才解释道。

  “嘿嘿,不错不错,你还推理出了什么吗?”刘全德有恃无恐的赞道。

  “其他的也没什么了,不过就是你一直暗恋着卓兰夕这个小妹妹,或者这天荒村隐藏着一些秘密这类的没有证据的瞎猜了吧。哦,对了,忘了说了,她也是我推理出来的!”陈夏才点了点刘全德,不,是姚青萍的鬼体。

  “哦?连这些你都知道?我真想知道,你是这么知道女鬼不是兰夕,而是这个贱女人的?!”

  “因为语气,因为我的直觉?”

  “语气?直觉?你太扯了吧”刘全德开始觉得看不透面前的男人了。“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去天荒村。”

  “那是为了确定一些事情,这个案子比我想的还要稍微复杂那么一点,如果你不介意,倒是可以指点我一下,告诉我,钱家那棵树是不是来自于樟木村?是你种植的吗?还有你的役鬼术是哪得来的!”

  “不,我只能告诉你,那个关系到更多人的生死,不是你我能参合的起的。我奉劝你还是长眠在这里比较好!”刘全德摇了下头,明显不想再拖延下去,说的越多透露的越多。

  “哦!看来是被我说中些什么了,想要杀人灭口?先过了我这一关!”陈夏才见对方打算先下手,不过他早防着呢。

  只见他,一口咬在中指上,放出一点心头血,一指涂抹在青铜钟表面,这钟体比起陈夏才的灵力,更喜欢他的鲜血,这一点早几年他就发现了,不过谁没事,老喜欢放自己的血啊,所以没有到山穷水尽,他不会用这一招!

  青铜钟一碰到他手指上的鲜血,就立刻像活物一般,上面的花纹像是扭动起来,其中最明显的饕餮纹不断吸引着鲜血进入饕餮的口中,连眼睛处都呈现了一点妖异的红芒!

  当然,陈夏才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在使用了心头血之后,一把将从白光转化为红芒的青铜钟扔向了刘全德身后的巨树!

  原本正打算阻挡朝他飞来的红色物体的刘全德,一时错愕的没有顾及到钟体其实是飞向巨树,一下失查,就发现青铜钟已经砸在巨树树干上!

  “轰!”一道巨响,陈夏才在响声中隐约听见了青铜钟上的饕餮纹发出的鸣叫,不过没等他确定,巨响掀起的声波横扫了四周一切,刮起了一道猛风,将陈夏才和林婉欣吹的倒退了几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