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古怪的巨树
灯下漫谈2021-07-04 12:473,005

  第二天,准备妥当的陈夏才二人早早的在长途汽车站门口等着吴哥,清晨的S市还是比较寒冷的,看着穿着单薄的林婉欣,陈夏才取下了自己的围巾给她戴上,林婉欣嘴上嫌弃的说,“不要,你的围巾有烟味!”但还是乖乖的围上了,闻着已经快要习惯的淡淡烟草味,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暖意,好像经过昨晚那一幕,两个人之间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没等她细想,一辆有些破旧的白色面包车缓缓驶来,停在了他们前面。车窗摇下来后,发现原来是吴哥。

  “不好意思啊,天太冷,让你们等。”吴哥歉意的笑道。

  陈夏才赶紧上前道,“没事,没事,我们也刚下来。”接着就打开车门,带着行李和林婉欣直接上了车。

  坐定后,小车一溜烟的朝高速奔去。

  这次的行程,吴哥在车上向他们做了说明,原来这樟木村在S市的西北方向,开过一段高速后就是山路,越往里越偏僻,走到后面基本上都不能被称之为路呢,都是盘山的小道,山势崎岖,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陡立的山壁,说真心的,不熟悉路的压根就不敢往里面去,一个不小心就是万丈悬崖,而吴哥也是去往樟木村周边的几个村落,只能把他们送到离村子还有几百里山路的岔路口,剩下的就只能靠步行进去了。

  了解了这些后,陈夏才又向吴哥询问了些当地的风俗习惯,禁忌什么的,要知道这些偏远地区还有不少奇奇怪怪的风俗禁忌,他们这次只是打探一些情况,如没必要,真的不应该去触犯这些,省的惹来麻烦。

  “对了,老弟,有一点你们要注意啊,那个村落还保留着奇怪的葬礼习俗,要是遇见有人做丧,你们能不去参和就别去。”吴哥好心的说道。

  “葬礼?那个偏僻的地区难道有什么古怪的葬礼!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林婉欣问道。

  “呵呵,我也就一提,毕竟晦气啊,能躲就躲呗!”吴哥轻笑道。

  汽车开了将近3小时,下了高速开始往大山里跑,初时还能分辨出一条条泥泞的小道,到了后面基本上全是布满碎石的山路,如果不是有些模糊的车轮印表示这里偶尔还有车通行,他们都快觉得前方根本无路可走了。

  车子弹弹跳跳的让他们头昏欲睡,但又不能踏实的休息,陈夏才还一直担心着,这破车会不会散架,这一路实在是一种煎熬,好不容易到了下午三点,面包车终于停在一条三岔路口。

  “好了,我就送到你们这儿了,沿着这条岔路往北走,大概几百里山路,你们就能看见一个山坳,里面就是樟木村了。”吴哥说道。

  “哦,真是谢谢你啊,要没遇见你,我们还真找不到呢。”陈夏才抽出几张‘毛爷爷’塞给吴哥。

  “别,别,咱这不是有缘吗,何况我也就顺路送了你们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估摸着,你们在那玩个两三天也差不多了,村小,也就几十户人家,差不多了你们就回吧,不过这里不好搭车,要不三天后,我也办完事了,不介意的话三天后下午2点,我在这儿等你们,咱一起回。”吴哥推掉了陈夏才给的钱,仗义的说。

  见吴哥这么给面子,陈夏才也不好矫情,心想着反正回来还得搭他车,大不了回去了在谢他,也就不再多言了,“吴哥,义气!那我们就走了!”

  就这样陈夏才和林婉欣下了车,告别了吴哥,背着行李,深呼了口气,山里空气确实清新,缓解了坐了一天车的疲劳,他们开始朝着北边的山路前行,想着赶在天黑前赶完这几百里山路。

  他们想不到的是,开往西去的面包车上,吴哥从怀里掏出一个卫星电话,拨出一个号码,嘟嘟声之后,里面传来一句,“怎么样!”

  “事情都办妥了,陈夏才他们已经去了樟木村!”吴哥一改慈目善眉的样子,脸色有些阴沉狡诈。

  “好,原本只想看看那方法能不能培育‘鬼玉’,想不到现在有了意外收获!”电话里说。

  “是,首领,需不需要我去监视他们!”

  “不需要,这件事情都解决不了,以后的游戏还怎么开始?这一盘局大着呢,我们也许也不过是里面的棋子,作为棋子站好自己的位置就行了,不必节外生枝!”

  “是!不过那个村子……”吴哥似乎很不放心。

  “樟木村?樟木?哼,瘴木才对吧!天荒村啊天荒村,那个人种植瘴木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还有这‘天荒地老’的谜底是不是藏着‘地牢’呢?就让那小子慢慢为我们揭开谜底吧!”电话里的男声喃喃道。

  过了一段时间,陈夏才和林婉欣已经结束了崎岖山道的行走,这一路虽然很累,但是挡不住年轻的心,一路欢声笑语,缓解了不少疲累,不过现在他们遇到麻烦了。

  不错,山路的最后一部分是茂密的树林,这里几乎人迹罕至,没有脚踏出的道路,所以,很不幸的是,他们迷路了。

  林婉欣嘟着嘴,看了下逐渐散去的阳光,感觉密林中的空气有些沉闷,她瞧了眼在一边拿着指南针四处转向的陈夏才问道,“才哥,你到底会不会啊,难道你是路痴?”

  此刻的陈夏才没心思和她说笑,因为他发现指南针失效了?而且手表的指针开始不规则转动,失灵了?他抓起林婉欣的手腕看了一下,果然!她的手表也失灵了!

  “呀,怎么回事?”林婉欣也看见手表不对了,她甩了下手腕疑问道,”难道是遇上‘鬼’了?”

  “瞎说,这大白天的哪来什么鬼,我看是这大山里磁场不对,干扰了手表和指南针。”陈夏才其实心里也有些担心遇见什么,不过刚才四处环顾了下没有发现什么,何况林婉欣在身边,没什么情况就不要去吓她,让她担惊受怕了。

  “哦,不过才哥,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快傍晚了,不过这天也黑的太快了吧!”林婉欣搂了搂肩膀,深山老林的确实让人瘆的慌。“才哥,我的眼睛从刚才起总有些灰蒙蒙的,不知道是不是树林里的雾霾原因还是其他的什么?”

  “没事,你多心了,走,我的直觉告诉我走这一边。”陈夏才打定主意,指了一个光线稍强一点的方向,安慰道,这种时刻还是不要纠结林美人的特殊感应了,继续走为妙,要不一会天全黑了,那才叫糟糕。

  “又瞎猜!”林惋欣有些无奈,不过也没办法,好在和他一起受苦,自己心里也乐乐的。

  两个人就这么继续前行着,这时候天色显得更阴沉了,一种青黑色的氤氲气息悄悄围绕在整片密林中,淡淡的却像是有着灵魂一般布满了整个空间。

  在雾气的滋润下,道路开始湿润了,陈夏才已经打开强光手电,照射着地面,一脚轻一脚重的穿行在树林中,好在天气寒冷,蛇虫稀少,不然真是寸步难行。

  过了一会,也不知道走出多远了,林婉欣突然揉了下眼睛,不可置信的喊道,“快看,那是什么?”

  陈夏才顺着她的眼神用手电照去,天哪,只见一棵可以用巨大来形容的参天大树耸立在前方,不,不是一棵,周边几乎全是这种树木,大树撑起的茂密树叶形成了一个个天然的伞盖,遮天蔽日般,遮挡住了天空。

  “这是什么树?”两人心里念叨着,快走几步,朝那边行去。

  来到树边,巨大的阴影映射的树木更加庞大,显得人类十分渺小,绕着树干走了一圈,数了下,竟然走了几十步?

  陈夏才不断的用手电打量着粗壮的树干,”这是什么?”,原本的震惊开始被恐惧取代了,原来树干上居然密密麻麻的刻满了一条条蚯蚓一般的字符!陈夏才看不懂这种字符,但是看懂了字符最上部分的符号,那是‘敕令’二字,难道这是道家的‘鬼画符’?这树干封印了什么吗?更加诡异的是,字符全部是红色的,在这个阴暗的树林里,巨大的树木上布满了血红色的字符,说不出的诡异!

  看着眼前这一幕,陈夏才居然鬼使神差的把眼前的巨木和钱家别墅后面的樟树联系在一起了,虽然一棵大的吓人,还有一棵是在正常范围内,但是这外貌,这树叶的样子,还有这皱巴巴的树皮,不是有着惊人的相似吗?难道这就是樟木村的樟树?那种能产生神奇树脂的树?那这种字符又起到什么作用?

  他呆立在巨大树干前,都没有发觉身边的林婉欣此时已经被惊吓过度而扭曲的脸庞,一道细小的血水从她的眼眶边流下,已经发紫的嘴唇里,白色的贝齿开始上下抖动,一阵阵‘咯咯’声轻微的传来。

  她那双眼睛,究竟看见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谜案鬼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