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废纸
柴拾贰2020-11-14 10:542,109

  “你……”

  华生望着跌坐在地上的夏洛,脸上显得有些犹豫。

  金小姐瞥见了华生望着夏洛的眼神,她明显有些紧张,急急伸手拽住华生的胳膊。

  “华生哥哥……”

  刚才夏洛只是一时气急,冷静下来之后,眼珠子在华生跟金小姐身上来回转了转。

  她忽然轻笑了一声,神情中满是轻蔑。

  “我算是看明白了,合着你俩还没捅破窗户纸,拿我在这儿助攻呢”

  夏洛想要站起身,奈何手腕、腿脚,现在无一处不疼得她龇牙咧嘴。尝试了两次都站不起来后,夏洛索性仰面瘫倒在地。

  华生刚想上前,手臂却被金小姐紧紧拽住。

  “这助攻我也做了,您俩请好,换一处地方再接着发展剧情,我这儿着实得歇歇”

  夏洛这话说得实实在在,可听在华生耳朵里却多了几分阴阳怪气。

  “你……”

  华生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夏洛吃力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俩,一副全然不想再听再看的样子。

  “华生哥哥……”

  金小姐的连声呼唤,终于让华生回头看了她一眼。

  那张姣好的小脸,现在却发丝凌乱,隐隐还能在白皙的皮肤上看到几条红痕。

  夏洛仿佛听到身后的人轻叹了一口气,最终双双离开了房间。

  这一夜,夏洛忽然异常想家……

  华生带着金小姐穿过走廊来到正厅时,遇上了正不住张望的椿。

  椿瞥了一眼金小姐的模样,十分有眼色地立即低垂下眼退到了一边。

  华生经过椿的身边时简单地交代了几句,椿便会意地往走廊的方向离开了。

  ——————————————————————————————————————

  此时正在前厅被华生亲手上药的金小姐,满脸的得意劲儿,一双大眼忽闪忽闪地,直直望着华生。

  华生自从刚才出了房间之后,一双紧皱的眉头就没有松过。

  他简单地捋了捋金小姐脑门上的刘海,随即转身收拾起矮桌上的药箱。

  “没什么大事儿,脸上的红印子明天就能消”

  华生骤然褪去的手,让金小姐的眼神黯淡了几分。

  “华生哥哥……”

  这一次,金小姐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哀怨,几分欲言又止。

  华生原本正出神,听到她喊自己,便转过脸疑惑地望着她。

  反观这金小姐,手指头拧着衣角不停打着转儿,扭扭捏捏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与夏洛过招时候的气势。

  “我……我……”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华生却满腹心事地急切说道;

  “时间不早了,你一个女孩儿太晚回家不好。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华生利落地起身准备去吩咐司机;金小姐急得连嗓音都提高了几度。

  “你不送我吗?!”

  华生果然停了下来,转身呆愣地望了金小姐一会儿,这才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啊,我明天还有事儿,今天就不送你了,司机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

  金小姐痴痴地望着华生,眼眶儿都有些红;而华生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她终是重重地哼了一记,气鼓鼓地离开了。

  ——————————————————————————————

  华生穿过昏暗的走廊,停在了和室门外。他踟躇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走进了隔壁房间。

  隔壁房间里隐约能听到椿的说话声,还有夏洛因为疼痛而哼哼唧唧的声音。

  “嘶……轻……轻点儿,疼!”

  “淤血揉散了才好得快”

  “唉……唉……松手!松松松,松手!”

  “忍一忍,就好了”

  “我去……那丫头手劲儿可真大,给我整这么大一片乌青”

  “金菁……金小姐的家族与我们文今组算是世交,以她的身手,你今天没断骨头已经是她手下留情了”

  “恩……?怎么就不能是我功夫了得,所以她才讨不到什么便宜呢?!”

  只听椿好像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道;

  “老爷爱吃榴莲,金小姐为了讨老爷开心,练了几年徒手开榴莲的功夫”

  “……”

  华生感觉隔壁房间里忽然死一样的寂静……

  过了许久,椿的声音才重新响起。

  “好了,骨头都没事,您休息几天就能恢复了”

  “谢谢啊,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和室的移门声响起,椿在走到门口时,忽然犹豫着说道;

  “少爷……和金小姐,不是您想的那样”

  “哪样?”

  夏洛的语气满是疑惑,原本她对他俩的事就无甚在意,只是不知道椿为什么要向她解释。

  “少爷一直把她当作妹妹看待”

  “恩……这就是华生的不对了,连我都能看出金小姐就是少女怀春,华生那小子如果不是真心要跟人家好,就不要耽误人家,白白叫人家做了备胎”

  “备胎?是什么?”

  “噢,您可能不大明白。中文博大精深,备胎的意思就是描述这个人专一、痴情,还有点傻的意思”

  “Soga”

  椿似乎恍然大悟,于是乎,她冲着夏洛继续问道;

  “那您想不想做少爷的备胎?我觉得少爷应该是希望您能做他的备胎的”

  “什么?!!可拉倒吧!”听声音,夏洛似乎惊得跳了起来。

  “我看起来傻吗?像备胎吗?”

  “这个……”

  椿还在犹豫思考着,夏洛忽然没好气地说着;

  “好了好了,今天也辛苦了您一晚上了,您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啊……那么……”

  椿还没说完,只听夏洛急急关上了移门的声音。

  “您早些休息啊,晚安啊!”

  过了好一会儿,华生听到椿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的身影这才缓缓穿过走廊。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院子里的虫鸣声。

  今天的月亮十分明亮,挂在天上提溜圆。看这月亮的大小,应该快到十五了。

  华生听到隔壁房间里忽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榻榻米上有衣服的摩挲声……

  华生对着月光仰面躺在房间里。过了不多久,忽然听到隔壁传来几如蚊声的抽泣声。

  她应该是极力压抑着……那嘤嘤抽泣声混在虫鸣里,叫人听不真切。

  她就这么持续抽气了大约半个小时,到最后因为压抑着声音透不过气而有些哽咽。

  华生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着了什么魔……听着那嘤嘤抽泣声,他的身体忽然有些肿胀……

  “妈的!”

  他嘴上发狠地咒了一句,起身到壁橱里翻出了一包纸巾。

  华生站在那里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大力地拉开移门,趁着夜色匆匆消失在走廊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好像被绑架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好像被绑架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