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五雷法咒
静即是空2021-03-15 11:012,589

  几年的光阴匆匆而过,如白驹过隙,不可追溯。

  在这几年中,方文清的认真刻苦,凌霄道人的悉心传授,一个天资聪慧,一个教导有方。

  不久的时间里,方文清已经将五雷法运用自如,加上悉心研读《道法会元》,对宇宙天地的运行,自然因果的循环,有了全新的认知。然而由于年龄关系,欠缺阅历,在体悟上还是有所欠缺。

  神霄派中所有的法术运用,与自身内丹的修炼有很大的关系,凌霄道人不止一次地强调要修炼内功,由小周天到大周天,最后修出自己元神。

  古往今来,所有神霄派的宗师哪个不是元神出游于宇宙天地,调动宇宙的所有力量来为己所用。

  方文清自然理解凌霄道人的意思,希望他钻研书籍的时间少点,将时间分配到内丹的修炼上来。

  于是他便将精力用到打坐静心上,进展也是相当迅速,几年内时间下来,身体丹田处已经聚集成真气团,犹如鸡蛋大小,在打坐时忽隐忽现。

  在一个布满阴云的夜晚,一个少年,盘坐在云门山顶,面向东方,双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

  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同时少年体内真气急速运转,调动自身的心肝脾肺肾,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气,观想上天东方雷神,突然金丹闪烁着向身体肝部位聚集,肝属木,在天位于东方,雷。

  接着肺部突然一丝刚劲的气息向肝部袭来,肺属金,在天位于西方,露珠。

  此时,天上乌云密布,并不缺水汽,因此少年巧妙运用金克木,木必反击的原理,将真气调度到肝部,同时运用肺部金气来激起肝部木气的反击,同时观想上天雷声。

  这种充满东方五行哲思的奇思异想,或许也只有他能想出来;这种用自己身体来实践雷法的真实,或许也只有他能做出来。

  不错,他就是方文清!

  门后的凌霄道人默默地关注着这一切,他知晓这样做的风险,一旦运行逆转,将万劫不复。

  他内心充满着无比激动,追忆他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没有这份胆识,就是到了现在,他也未必能以自己的身躯来验证雷法的真实,内心中不禁对眼前的少年充满了敬意。

  这无关年龄,无关阅历,无关容颜,只有坚毅地对信仰的执着,才能为了自己的信仰不惜舍弃自己的身躯!

  这时候的凌霄道人除了敬意还有无限的关心,他内心不止一次地向上天祈祷,保佑眼前的方文清,他内心深处唯一的衣钵传人,现在也许只是欠一个手续而已。

  此时的天空中乌云越来越聚集,黑压压的仿佛要从天上压下来一样,好像对眼前的少年充满了些许不满,然而或许是畏惧道法的威力,始终不敢靠近方文清。

  方文清调动着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的向丹田部位集聚,之后一丝丝涌向身体肝部,滋养着丹田,而肺部的金气也在缓缓的袭来,小心谨慎地袭击着强大的肝部木气。

  此时肝部木气一声鸣叫,直冲云霄,上天的雷与肝部木气形成了某种共鸣。此时天雷有小变大,滚滚而来。

  “成了。”方文清睁开双眼,内心无比激动,从地上一跃而起,欢呼雀跃间,他向门口处望去,那里有一张比他还要兴奋的脸庞。

  “清儿,你终于领悟了,天人合一,人天同演,宇宙万物,都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构成,只要冥思存想,就能实现自己想要的一切,甚至逆天改命,颠倒乾坤!”凌霄道人兴奋地说着。

  这时,天空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久违的干旱终于解决了。

  次日,从公社的广播中听到了这样一条消息:持续几个月的干旱之后,昨夜天降大雨,缓解了当下的旱情,今年丰收依然可以期待。

  方文清站在大殿门前,望着南边郁郁青青的松柏。

  这几年中,与漫山的野花嬉戏,与丛杂的狗尾巴草玩耍,与常年翠绿的松柏为伴,想到类似如此的田园诗意,他的内心是如此的宁静温馨。

  虽然他没有体验到父母之爱,但从凌霄道人这里却体验到一种长辈对晚辈特有的温情,时而严厉,时而温柔。

  听到广播的内容,方文清是无比地喜悦。此刻,在他幼小的心灵深处或许感知到:

  有那么一种力量会叫人宁愿死也要义无反顾;有那么一种信仰会叫人宁愿死也要精心守护。

  面对连续几个月来的干旱,方文清内心是非常焦急的,他不想再去追忆前几年三年大灾害导致的饥饿,他要运用自己的学识,运用绝佳的天然条件,引发大雨,而这正是道法的优势所在。

  然而,任何的典籍记载也只是记载而已,用自己身体作为赌注,去为天下众生争取利益,逆天而行,又岂是每个修行之人都能做到的吗?或许只有心中那份原始朴素始终如一的善良,才可以促使自己为了普济天下而义无反顾吧。

  “清儿,昨夜下了一晚上,今年的旱情算是缓解了,以后做事情还需要冷静,多与我商量下,你不知道昨晚我在门后是多么地担惊受怕。”说着凌霄道人眼中躺过一滴热泪。

  “师傅,以后遇到问题我会和您多商量的,不会再让你担惊受怕了。”方文清说道,“师傅,昨晚不是挺兴奋的吗,说什么我终于领悟到天人合一之类的——”

  “小兔崽子,学会打趣师傅我了啊。”凌霄道人笑了起来,冲着方文清喝道。

  “师傅,既然我已经参悟的差不多了,您就让我拜师吧。”

  “我的本领已经倾囊相授,你现在的本事已经在我之上了,为何非要拜师呢?”

  凌霄道人内心是相当矛盾的,他真的希望将衣钵传给清儿,让他做神霄派第九十七代掌门,尤其是昨晚看到清儿面临天下受困时拼死引雷的情景时恨不能当时便传给他。

  然而想到自己和历代宗师的经历,又有点不忍了,因为他知道拜师之后的宿命,与方文清几年的相处,两人是相依为命,他早把方文清看做是自己至亲之人了,在亲人面前,人往往是有点小自私的,修行者也不例外!

  “师傅永远是师傅,清儿就想正式拜您为师。”方文清认真地说道。

  “进入这个门派,终身不娶,一生享受孤独寂寞,与山林为家,与虫鸟为伴,以大地为床,以落叶为被,其中的酸甜苦辣又岂是你这十四岁的少年知晓的。”

  凌霄道人说完,叹息一声,仿佛回忆起一件往事一般,静静地伫立在原地。

  “师傅,清儿早已想好,清儿愿意追随师傅,终身修行,愿意终身守护这片山河,永保山河安宁。别说孤独寂寞,终身不娶,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方文清坚毅的目光中带着某种执着。

  凌霄道人看着此时的方文清,内心无比复杂,心里默念:清儿,做我的记名弟子吧,不入道籍,远离束缚,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同时在他心里也在用咒语默默发誓,即使清儿以后做出出格之事,愿上苍,愿历代宗师,只惩罚我凌霄道人,与清儿无关。

  或许方文清不知道,这是一种对自己行为惩罚的咒语,以后方文清无论犯什么错事,只记在凌霄道人的头上,而与方文清无关,这是凌霄道人对至亲之人做出的承诺!

  于是便有了那个简单的拜师礼仪,没有多少繁杂的程序,没有多少宾客的祝福,没有香火冲云霄,只有一份宁静,一份淡泊,一份舍弃繁华的简单,一份丢掉虚伪的纯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