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阴阳颠倒
静即是空2021-03-15 11:033,791

  一阵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响起,将沉浸在回忆中的方文清拉回到现实。

  初秋的夜晚,还是有些闷热,吃过晚饭的人们已经陆陆续续开始出来乘凉散步,而一些下了班的青年男女也出来约会,享受着“人约黄昏后,月在柳梢头”的浪漫。

  月光如此的皎洁,洒遍大街小巷,毫无偏私,毫无情面。

  回忆总是甜蜜的,但人怎能只是沉浸在回忆之中呢,尤其是修行人,尤其是修行人中的方文清。

  方文清迈着略显疲惫的步伐继续向前走着,眼睛不时地看向周围,他绝不容许有祸害人的事情发生。

  “小火蛇,我绝不会放过你!”他口中喃喃道。

  “快看,那里有个不修边幅的道士,胡子有些年没刮了吧?”

  “你看这幅扮相也是笑死人了,不过长相还挺俊朗。”

  “不知道又上哪里降妖除魔了?”

  ——————

  路边上骑着自行车的青年男女纷纷议论着方文清的着装,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不仅在物质上有了明显的提升,精神生活也逐渐丰富起来。

  尤其是处于县城郊区的青年男女,大部分男青年用自行车带着女青年,一起到县城看电影,这或许是那个年代最浪漫的约会方式吧。

  听着青年们的议论,方文清显得异常平静,作为修行人,怎么能与这些凡夫俗子计较?

  方文清一边走着,一边寻思接下来该怎样寻找小火蛇。想到深处时,一句刺耳的声音响起:

  “臭道士,会不会看路啊,撞到我了。”

  方文清抬起双眼,往前一看,一双美目正怒视着自己。

  眼前是一位长相非常清纯漂亮的女子,二十几岁的年龄,精致的五官配上炯炯有神的双眼,香腮微红,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纯白色的小凉鞋,绑着两条小辫子在脑后一摆一摆的,更显得清纯美丽。

  “福寿无量天尊,贫道失礼了,多有得罪,请多包涵。”方文清歉意地说道。

  “包涵?我说你这道士,走路不长眼睛的吗?这可是我刚买的裙子,今年的流行款,托人好几次才买到的,今天第一次穿,就被你碰脏了,你说我倒霉吗。”

  女子怒目圆睁,愤愤地说着,时不时还攒着小拳头,以示自己的不满。

  “贫道实在是抱歉。”方文清无奈地继续说道。

  “抱歉就完了吗?是不是该考虑一下赔偿啊。”女子慢悠悠地说着。

  “不过嘛,看你这穷困潦倒的样子,估计本姑娘今晚是自认倒霉啦。”说完,便径直向方文清来的方向走去。

  方文清转过头去,默默地注视着这个如此美丽的背影,暗自感慨,还是善良的人多,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不久,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饥饿,因为他已经听到自己的胃在进行着强烈抗议。

  不知不觉,他走到一户人家门前,门前一些人在乘凉,正谈论着月宫中的吴刚和嫦娥的传说,旁边的几个小女孩忽闪着小眼睛,一边充满向往地望着月亮,一边仔细聆听大人们的谈论。

  或许这是小孩子最无忧无虑的时刻吧。

  当方文清站在大家身边的时候,这些人一起看向方文清,方文清赶紧施礼道:

  “福寿无量天尊,贫道急匆匆从山上赶来,不曾带钱,还请各位好心人舍一碗汤喝。”

  这时,身边一位五十岁上下的妇女站起身来,向家中走去。

  不一会,端来一碗绿豆汤,还有几个馒头,几块咸菜。

  方文清看到这些食物,说了声谢谢之后,便从妇女手中接过,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不一会便将食物解决得干干净净。

  “道长,看看我命里有财吗?”

  “道长,给我看看面相吧,我家的小子何时找上个伴啊?”

  “道长,看看我儿子明年考大学能考上吗?”

  ————

  吃完之后,就是一连串的问题出来,当然,方文清是不会白吃人家饭的,针对几个问题做了简明扼要的回答,然后看向那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

  “谢谢您今晚的施舍,如果有能够帮助您的,尽管提出来,贫道尽力而为。”

  方文清说完,只见眼前的这位妇女眼中充满了一丝无奈与绝望。

  “刘婶啊,还是说说你家闺女的情况吧,或许这次能解决呢。”

  “是啊,还是求一下道长吧,这位道长刚才的算卦还是挺准的。”

  ---------

  人群中在纷纷诉说着,好像眼前这位刘姓妇女有常人难以解决的问题。

  “不瞒道长,我叫刘娟,丈夫叫刘玉强,有个女儿叫刘佳,我和我丈夫是阀门厂的普通职工,女儿从小没缺衣少食,只要别人家孩子有的,我一定给我女儿买到。”

  “从小到大我都是将我家佳佳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且还拿出钱来供佳佳学舞蹈、唱歌。”

  “佳佳也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益县古城师范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县里著名的松林书院教书。我们都为她有这样的女儿骄傲自豪,一家人也其乐融融。”

  “但是佳佳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找了很多,她就是不愿意。做父母的心里着急啊,我和她爸爸经常开导她,也许我们说话说得重了些,有天夜里,终于忍不住我们的唠叨,一人跑了出去。”

  “当时我们也在气头上,就没追出去,后来眼看夜晚十一点了,还没回家,这不像平时的乖乖女啊,于是我和她爸爸便叫上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四处寻找。”

  “我们将益县古城几乎找了个遍,终于在南阳湖边找到了哭哭啼啼的佳佳。本想回家后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然而……”这时刘娟再也抑制不住哭泣起来。

  “道长,我们替她说吧,现在的刘佳晚上看着活蹦乱跳,乖巧可爱,聪明伶俐的。然而一到白天,似乎变了个人,毫无精神,时而沉默寡言,时而疯疯癫癫,好像谁也不认识,这个世界只有她自己一样。”

  “是啊,道长,我们看着也真感到心疼,松林书院的教师,这么好的工作,闺女也长的水灵……”

  “道长,就出手试试吧,说不准您能妙手回春呢。”

  人群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着这件对于刘娟而言伤心欲绝的事情,而一旁的刘娟早已经泣不成声。

  “心理医生我们也看过了,医生说没问题”刘娟抽泣着继续说道,“孩子她爸也找过很多修行之人,对此也是束手无策。”

  “贫道……”方文清本想拒绝,因为现在主要任务是将凤凰山凤眼处的小火蛇带回去,不然说不定会出什么棘手的事情。

  但是话还没到嘴边,望着眼前可怜巴巴的刘娟,他做不了这个拒绝的决定。

  虽然他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但天下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最无私的,恨不能舍弃自己的一切换来孩子的幸福平安。

  “贫道需要仔细观察几天,查找出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方文清已经下定决心,一边解决这件事,一边寻找小火蛇。

  “我家有住的地方,道长不嫌弃的话就住在我家吧”刘娟说道。

  “好吧,那贫道多有打扰了。”方文清说道。

  “道长,你看你说的,我们在求您帮忙,应该的,要非要说打扰的话,应该是我们在打扰您啊。”刘娟边说,边请方文清进门。

  “对了,请问道长道号是?在哪里挂单啊?”刘娟问道。

  “贫道方文清,道号无极子,在云门观挂单。”方文清一边说着,一边跟随着刘娟进入屋内。

  屋内的客厅里,南墙的写字台上摆着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电视机对面是普通的沙发座椅,旁边有一辆金鹿牌的自行车,在东面靠墙的位置是一台缝纫机,屋子里收拾的干净利索。

  从屋内的摆设看,这户人家应当属于比较富裕的家庭,单从刚才拿出几个馒头也可以推测出来。要知道在云门山下的几个乡村,依然是大部分时间吃玉米面,喝地瓜粥的。

  “刘玉强,家里来客人了,快出来招待一下。”刘娟朝里屋喊着。

  不久从里屋里走出来一位与刘娟年龄相仿的男子,为人相当和善,一看到方文清,便立即向前招呼,请方文清上座,并亲自沏茶,给方文清斟上。

  “刘玉强,这是方道长,我这次请道长来是为了我们佳佳的事情。”刘娟对刘玉强说着。

  “感谢方道长的帮忙,我女儿这件事,做父母的也很自责,如果我们不那样强迫我们佳佳,也不会……”

  刘玉强说不下去了,眼神中充斥着对自己的自责,好像女儿这样完全是自己的过错一样。

  “不必过多的自责,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就要想办法解决,世间哪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呢?”方文清安慰道。

  “也不瞒道长了,凡是附近的大德高僧、道长几乎都请来了,他们开始也是和您一样,信心满满,但在处理过程中,或多或少,好像都受到了什么威胁一样,一个个非常害怕地说管不了,然后就走了。”刘玉强继续说道,“但是云门山上的云门观却很少听说有道长会做法事。”

  方文清心里暗暗道,说得一点不错,神霄派负责守卫山上的精灵鬼怪,哪有时间下山去处理俗世的一些事情呢?

  况且自己和师傅在山上夜观天象,通过推演得知的天灾人祸,都是用五雷法咒来解决,真实有效,何必舍近求远呢?

  “贫道需要观察几天,我的预估是,你的女儿得的是阴阳颠倒之症。”方文清分析道。

  “阴阳颠倒?”刘玉强和刘娟异口同声地说道,因为之前的大师们,都没有说出病因,没有经过分析就开始下手行动了,难道现在的道士都这么严谨了吗?

  “不错,阴阳颠倒,典籍中曾有过记载,这是一种妖邪控制人的特殊手法,令修行人束手无策,得阴阳颠倒症之人,一定是阳气降低到低谷,体内阴气上升,根据物以类聚的原理,自然这样的人很容易被阴气强大的磁场吸引,这是第一步。”

  “通过第一步的成功,这些妖邪所散发出的阴气会竭尽全力地去破译人体内的磁场密码,破译成功后在白天控制住人的阳气,在晚上将人体阳气散出,用自己强大的阴气去平衡人体内的阳气,以期逐渐适应人体的环境。”

  “至于第三步,贫道就不说了,想必你们听到这里会有所明白的。”

  方文清的这番分析,着实把刘玉强和刘娟夫妇震惊住了,这哪里是个道士,不是亲眼所见,只是聆听这样鞭辟入里的分析,你敢说这是一位道长?是高级心理咨询师还差不多吧。

  敬佩之余,又想到方文清那抛砖引玉的第三步,夫妇两人脸上显出一丝恐惧,不免为女儿担心起来。

  “道长的意思是,第三步是我们女儿的身体为这些阴气所用。”

  “你们不必担心,等你们女儿回来,我观察几天,只要分析正确,贫道自有办法。”

  方文清的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信誓旦旦地向夫妇俩保证着。

  “爸,妈,我回来了。”

  一声清脆悦耳的喊声打破了屋内焦躁不安的紧张气氛,方文清抬起头来向院子望去,一个苗条的身影正从大门向屋内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门悟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