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有无中2021-05-25 07:042,110

  如果说返老还童再重活一次,最让吴渝安头疼的事是什么,那绝对会有重新学说话学写字这件事。

  九月秋意渐浓,温度已经开始慢慢降了下来,风带着秋天的清爽感,阳光打在飞檐上,照不进诲幼苑,却也带来暖洋洋的感觉,不得不说这种天气真的舒服。

  她一边听着流云子师叔在前头讲着“北冥有鱼,其名为鲲。”一边眯起眼惬意地感受了一下秋日的舒爽,然后继续提笔写字,写大字。

  没错她在学写字。

  这真是部血泪史。一是她没想到她都二十多的人了,居然还要像小朋友一样学认字写字。二是,这繁体字是真鸡儿难写,作为一个只是偶尔接触繁体字,在半蒙半猜下大体能认出意思的现代人,现在要求她不仅能认,还要会写,是真的痛苦。

  何况这个时代写的并不是现代常见的繁体字。作为唯一存留至今的四大文明古国,中国的文字一脉相承,随时代变化不断优化、简化,从最初的象形字到如今的简体字,经历了几千年的进化。而现在,离现代可有段距离呢,所以这个字学着也是让人头疼。

  吴渝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一手托腮一手在铺平的纸上写,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接着又叹了口气,百无聊赖地望望苑外的桂树。九月末桂花花期将过,桂树虽然没有掉叶子,枝干仍是茂密,淡浓绿色深处还存零星几点黄色,但没之前满冠金灿灿桂花的样子好看了。

  于是她又把头挪回来,看向在堂上讲《逍遥游》讲的眉飞色舞的流云子师叔。

  作为小孩,学习是正常而又必需的事,在育婴堂学习,或者说古代的教育极其丰富多彩,一个月有十天左右上午在诲幼苑学习文化知识,然后其他时间开始各种放飞自我,现代有语数英政史地物化生,在这就有书文、算术、骑射、丹青、器乐、博弈、礼乐,时不时赶上过节,还一群人出游,这教育算得上是充实多样。不过,毕竟古代儒家也讲究六艺,因此这么看这道家诲幼苑的课程,也算得上是合理多样化。

  作为道家所设的学堂,诲幼苑不仅教授道家文学,也教授儒家文学——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句话的意思是,知晓这个道理便是知晓这个道理,不知晓这个道理就是不知晓这个道理,这才是智慧的。”手上的书换成《论语》,在前头讲得浑然忘我的还是流云子师叔,他几乎包揽了诲幼苑大半的文化课程。

  流云子师叔穿着玄色长衫,衣摆绘有铜绿色云纹,外着玉白色染有波浪边纹的半臂,腰间木错银的龟形带钩系着鱼状墨玉和熏囊,头戴幞头。

  流云子师叔是个留着花白胡子,头发稀疏的老头头,像很多老人一样,因为年纪大了,身量瘦小,驼着背。即使她清楚地知道流云子比她结实多了,平日里她还是时不时会担心这个老头头,怕他一个不小心磕了碰了什么的。

  吴渝安一边摇头晃脑地在心里跟着他默念“知之为知之”,一边站在桌案前伏着身子在纸上乱涂乱画。

  儒家文学不愧为几千年来中国的主流思想,特别是经历了隋唐时期的三教并存,尊儒重道礼佛更是深入中国人的思想。

  但不管她怎么分析这课的合理性,她还是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初中语文课,下一刻就会从课桌里抽出小说或者辣条。

  她往纸上画得歪歪扭扭的火柴人上打了一个叉,撇撇嘴,学着学过的东西总是让她倍感无聊。

  当然,诲幼苑还学其他的——

  “屈原这句‘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说的是,人们不了解我的内心也罢,只要我的情操确实高尚美好。屈大夫啊屈大夫,这是真正有品德有情操的君子啊,论语里‘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就是在赞赏屈大夫这样的君子……”流云子师叔拿着《楚辞》讲得慷慨激昂,看来是被屈原的风骨深深折服。

  居然还学先秦文学?吴渝安一边想一边扶着她的桌案练习走路,顺便佩服流云子的串讲功力,讲着《楚辞》还顺带用《论语》夸屈原。

  像极了高中语文课,她想。

  不过诲幼苑作为道家弟子所办的学苑,重点教的还是道家文学——例如道家重要人物庄子的《庄子》。

  作为九年义务培育出来的21世纪新青年,她表示,道家文学除了《逍遥游》的北冥有鱼和《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她别的根本没有接触过。因此,在诲幼苑学习的日子,她意外地接触到了很多在现代不会系统学习的,奇妙而又奇怪的东西。

  就像流云子师叔现在讲的《齐物论》——“从前有个养猴子的人,他给他养的猴子们发橡子,对它们说,‘早上发三个橡子,晚上发四个橡子。’猴子们听了都生气了。于是养猴人改口,‘那么早上发四个橡子,晚上发三个橡子。’猴子们听了都高兴。名称和实质并没有变化,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猴子们的喜怒就改变了,也是因为这个道理……”

  听得她一愣一愣的,她还是第一次知道,朝三暮四是从这里来的,不过朝三暮四不是指花心么?

  吴渝安小小的脑袋充满了大大的疑问,但还没等她思考多久,坐她斜前方的李长禾转过身来——诲幼苑的课堂上并不死板,课堂气氛活跃,邻座间的弟子时常相互讨论,李长禾更是个中好手——“安安!”李长禾小声叫她。

  吴渝安把目光从流云子师叔身上拉回来,“干嘛。”

  接着李长禾开始了他的作死现场,“你是喜欢我早上给你三个桂花糕,晚上给你四个桂花糕呢,还是喜欢我早上给你四个桂花糕,晚上给你三个桂花糕?”李长禾这样子像极了刚学会什么新东西就来和弟弟妹妹炫耀的小学生。

  啊,这小屁孩。她皱着眉头瞟了下他,然后转过头,大声对流云子告状,“师叔!长禾师兄说安安是猴子!”

  随后在李长禾震惊而又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他被流云子一声怒吼叫到苑外罚站。

  呵,小孩。吴渝安轻蔑地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