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义凛然的模样
桃花喵喵2021-03-15 01:472,190

  秀竹起身往香炉又添了许些香料,便同白良一同悄悄退离了内室,门被轻轻关阖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偌大空旷的屋子内,只剩下沈夏和慕弘苍两人。

  申时已过半,屋内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透过模糊的纸窗户照进内室里,光线许些昏暗到模糊了人脸。

  屋内的焚烧着香甜的沉香,浅浅清幽地香萦绕在内室周遭。

  她特地让秀竹将香换了种,这种沉香闻着可宁神,有许些舒缓神经的作用。

  本是奔波了一天,现在倒也能放松放松一下。

  沈夏和慕弘苍两人躺在床榻之上,仿若都摁了静音键,一声不吭地睁眼盯着床梁顶看。

  她还愁着怎么治疗慕弘苍的腿,毕竟在这种有限的环境下还是很有难度的。

  就在沈夏苦恼不得的时候,她却变惊奇的想起来,自己在去皇宫路上时,好像不慎打开了个意念空间。

  意念空间,顾名思义并不是沈夏一闭眼就能打开的。

  空间里存放着不少二十一世纪,先进的医疗设备,呼吸机、心电监护仪和血液净化的机子都在。

  而中间的长桌上,不仅摆放着一台电脑,旁边还放着个药箱。

  药箱内全是现代的药物,各种抗生素和注射液。

  就像是一个大惊喜正中了沈夏的头,又惊又喜的。

  沈夏第一次感觉到人生开挂是什么感觉了。

  不过,她现在如今状态不太稳定,空间形成时间短,范围也小,因空间等级太低。

  而她的透视能力也是如此,很是不靠谱!

  随时随地打开意念空间和透视,对与沈夏现在的状态来说,很是困难。

  就在慕弘苍还未进房间前,沈夏还苦恼着如何治疗慕弘苍双腿,想着要自己能拿出那个药箱就好了。

  可谁知道,她躺在床榻上,反手不甚摸到了一旁个冰凉冷硬的物体。

  沈夏一惊。这床榻上什么时候放了东西!?

  她胆战心惊地悄悄掀开被褥,一眼便看清了那东西,居然是她心心念念的药箱!

  不等沈夏欣喜,身旁那具男性身子动了动,似正要转过她这边来。

  沈夏下意识慌乱地盖住药箱,很是害怕会被发现似的。

  可这玩意儿有点大,若慕弘苍转过头看过来,一眼便能看见沈夏这边鼓鼓的。

  她心底暗暗想着:若是能变小就好了。

  倏然,药箱一眨眼竟变小了,像个小魔方一样,她瞬间呆愣住。

  而沈夏一系列的动作,很快惹来的男子的不满:“一直乱动干嘛?”

  慕弘苍从未和陌生人同睡过一张床,很是不习惯。

  身旁的沈夏也不知怎么一直乱动,乱掀被子,惹来了他的不满。

  沈夏也来不及多想,赶紧将东西快速塞入了衣袖口内:“我没干嘛啊。”

  她说着,就要转过头去。

  慕弘苍恰好也朝她这边侧过了头,两人视线就这么相撞在一起,距离很近,近道两人鼻翼间,几乎能感到彼此滚烫的气息,紊乱洒在对方脸上。

  沈夏那张如凝脂玉白皙的俏脸霎时蒙上了一层羞红,几乎是下意识伸手捂住了脸,小手冰凉的触感似乎都降不下她脸上的温度,脑子一下就乱了。

  两人距离半寸都未有,只要在稍微动那么一下身子,几乎就能贴上去。

  像是脑子里搅了团浆糊,沈夏不仅胸口的心脏要跳得欢,甚至都感觉心脏怦怦跳到了嗓子眼。

  理当说,她这么光明正大的盯着他看,怎么到头来慌的是她。

  沈夏越想越觉得丢人,索性一股脑将身子往被褥里缩,恨不得扒开个地缝往里钻进去。

  即使屋子内光线不太好,慕弘苍的眼睛及各处的感官却高于常人,就算是在这种昏暗的幻境下,他都能将眼前人瞧个清。

  见沈夏满脸羞红得无地自容,他倒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轻笑了一声:“寒王妃就怎么点出息?”说罢,还将身子故意凑了她一些。

  沈夏迅速抓着被褥往后缩,一下便同这个男人拉开了距离,她一脸警惕得看着他道:“我…我这是被你给吓的!你睡觉就睡觉,干嘛要睁眼啊!”语气居然还带着些责怪的意思。

  作为颜狗的沈夏也是有尊严的,她才不要夸这个狗王爷!

  被褥遮住了她小半张脸,两红透的耳朵尖尖也被慕弘苍瞧了个清。

  倒是第一次见到女子在他面前是这般模样,居然觉得十分有趣,就这么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么多年来,世人皆惧怕他。

  本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年纪轻轻便得自己父皇赏识,就在众人都以为慕弘苍会这么风光下去时。

  年仅十五的慕弘苍却被人毒瘸了双腿,像是从天堂掉进了地狱那般,每每看见父皇看着自己双腿一脸失望的神情,慕弘苍便恨不得砍去这双腿。

  自此他性情变的暴力,脾气变得阴晴不定,多疑心极其重,与当时那副意气风发的少年,俨然成了另一个人。

  那时就连自己的母妃都十分害怕他,不愿多加靠近他半分。

  所有人都离他渐行渐远,毕恭毕敬的,甚至都不敢抬起头来多看他一样。

  这么多年,慕弘苍浑身的棱角逐渐被时间打磨掉,性子倒没那么暴戾,可依旧是让人看了都不敢靠近一分。

  沈夏见床榻一侧男子低低笑出声,心里愈发上了些火气。

  视线落在男子下半身的双腿上,忽而想起了正事,负气般将手里的被褥抛在他身上道:“笑什么笑,干正事了。”接着她从床榻爬 了下去。

  内室各处的烛火被她逐个点燃,顿时屋内烛火通明亮堂了起来。

  沈夏不知何时,手里竟提着出个药箱子,步伐不紧不慢地走来。

  药箱子被轻放在一旁,接着翻身爬上了床榻。

  她双腿横跨在慕弘苍腰际,肃穆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自己身下的男子,方才羞红的面色早已褪去一些。

  沈夏有些支支吾吾地解释道:“ 我…我就是看看你的腿。”说完,便想伸出手将男子衣物解开。

  蓦然,慕弘苍一把握住她的手,黑眸认真盯着眼前那张白皙的俏脸,眸底多了几分探究和审视的意味。

  “我不管你是不是沈夏,若是你能医好我这双腿,好处自然不会少。”

  沈夏说:“当真?若我是想要金山银山呢。”

  “若我有…”慕弘苍敛了敛眉,倏然顿下嘴边的话语。

  就在沈夏以为这狗王爷很财大气粗的回答‘便给你’的时候,他却开口说道:“我会好好考虑一番。”

  沈夏冷笑了一声,就不该对这抠搜的王爷抱有什么期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