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改行唱戏得了
桃花喵喵2021-03-15 01:412,283

  “要求我在马车上便说了,你到时能做到即可。”沈夏又特一脸不屑的说道:“就你把你的寒王府送我,我都不想要。”

  “沈姑娘当真?”男子眯着凤眸细细瞧着这张俏脸,像是在听见个什么冷笑话那般,嘴角不禁稍勾起抹邪笑。

  他慕弘苍活了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倒还没见过那个人不爱财的。

  只见沈夏挺起胸腹,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道:“钱乃身外之物,自由既是向往。”

  “沈姑娘能这般通透便好,我想着若您真能治好本王的双腿,便是本王的恩人。到时你若决心离开也必定不能亏待你,寻思着送你万两黄金,可……”

  下一秒,她又笑眼弯弯对着慕弘苍嬉笑道:“这一点都不勉强我。”

  她的神情和语气都在透露一件事,狗腿子这三个字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

  万两黄金在二十一世纪,折合成人民币差不多一个亿啊!一个亿啊!

  沈夏心想,谁脑子出了毛病不要。

  慕弘苍瞧见她这副异于常人的变脸速度,兴致难掩地问道:“沈姑娘你以后可有考虑转行?”

  他突然话锋一转把沈夏被问的有些懵,久久没反应过来,愣愣地问道:“什么?”

  慕弘苍一本正经地道:“改行唱戏。”

  他心想若是她去唱民间那些变脸戏剧,怕是那戏都能被她唱出花来。

  沈夏:“……”

  看看!这是个人说出来的话吗?

  心头许是上了些火气,沈夏手上的动作极为粗暴,用着蛮力扯开他腰间的束带。

  身下的男子也这般由着她,不反抗也不做声。

  慕弘苍很快被她扒了个光,结实精壮的腰身完完全全展现在沈夏面前时,她目光不禁顿住。

  虽然早在新婚之夜那晚,用透视将慕弘苍看了一个精光。

  可现在他是赤裸着身子,完美的腹肌和深凹下的肌理赤裸裸展现在她眼前。

  耳根像是被烧着了那般发烫,沈夏立即将视线别向另一处。

  ——不行!美色误事!

  沈夏克制住内心激动的心情,试图打开不是很靠谱的透视,眼前视野微微一恍惚。

  感受到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她便知道透视能力,靠谱的上线了。

  她赶紧趁着透视还未消失,细细瞧着慕弘苍的双腿,肌肉内各处神经清晰可见。

  盯了好半响,直至确定腿上神经的问题,这才从男子身上爬了下来。

  透视能力也恰好消失,沈夏眼前随着身子一晃,差点从床榻上给摔下去。

  慕弘苍眼疾手快地一把拽住她,见女子稳定好身子,才重新躺回床榻上。

  拧着双眉看着沈夏在一旁捣鼓着,方才提来的紫檀木所制的药箱。

  药箱他从未见沈夏带在身上过,也不知是从何而来,不由皱眉出声问道:“你在作甚?”

  “给你找药啊。”沈夏看也没看他,自顾自地翻找着药箱。

  心想着,要是有那罐特制的药膏就好了。

  下一秒,她拉开最后一格小抽屉,竟发现了自己所说的那罐药膏!

  似觉得只是碰巧,沈夏也未多想,欣喜道:“啊,找到了!”

  只见沈夏拿出个他从未见过的东西,长长一条。

  慕弘苍疑惑的敛了敛眉,没有开口出声问沈夏是什么。

  沈夏并没记着打开药膏,给他用上,而是从箱子里找出副橡胶手套,动作熟练地给自己两只手都带上。

  这药膏并不是普通的药膏,是松弛骨骼肌的药物,如果直接上头涂的话,手最少麻上个两三天,还是在剂量少的前提下。

  接着,沈夏拧开药膏前端,将少量的药膏挤在慕弘苍小腿上,瞧见他拧着双眉神情微不可测,便开口自顾自地解释道:“你腿太僵硬了,这个药膏涂上可以舒缓放松一下你的骨骼肌。”

  慕弘苍点了点头,可眉头依旧是拧着,丝毫没有松下来的意思。

  乳白色膏状的药膏被抹开,或许是双腿已经麻痹了,慕弘苍竟毫无一丝感觉,只有那两只纤细小巧的手帮他来回将药膏抹开。

  沈夏把药膏抹开后,便学着以爷爷交给她按摩推拿的姿势,接着润滑的药膏,手上不断施力替慕弘苍按摩着双腿。

  慕弘苍瞧见她这般熟练的模样,倒是觉得有些让他刮目相看。

  本以为可能是个半吊子,结果没想到还真有许些本事。

  慕弘苍眼神无声地凝视着沈夏,一声也没吭。

  沈夏给他按摩了有了一会儿,或许是那药膏当真管用,这么多年来慕弘苍毫无自觉的双腿,居然能感觉到小腿隐隐约约有些热感。

  他竟开始隐隐期待起来,或许沈夏真能治好她的腿?

  又过去半刻钟。

  沈夏有些体力不支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额际薄汗涔涔,一边抬起手用衣袖抹去汗水,一边朝慕弘苍说道:“你双腿可有感到热?”

  慕弘苍认真道:“许些。”

  沈夏到感到一丝庆幸,起码还有点感觉,若真是一丝感觉都没有,那就麻烦了。

  “有便好,以后我每晚给你多按按,这样你腿上便好的快些。”沈夏一边说道,一边将药膏放进小箱子里。

  接着,沈夏从小箱子里拿出盒营养神经的甲钴胺片,屁颠屁颠地跑下了床,将茶碗盛好热茶。

  她偷偷转过头瞥了眼床榻上的男子,很是一副贼样。

  发觉男子并没有朝她这边看来,沈夏赶紧将手里的甲钴胺片丢进了茶碗内,待热茶将其溶解后,又小心翼翼端着茶碗朝床榻边走去。

  “王爷,躺这么久渴了吧?”说罢,沈夏便将手里的那晚茶碗递在慕弘苍面前,笑嘻嘻道:“来,喝口热茶解解渴。”

  事出有因必有妖,慕弘苍眯着凤眸瞧着她,淡淡说道:“本王不渴。”语气听不出半分情绪。

  “渴了就喝嘛,多喝点水,补充补充体内的能量。”沈夏很是耐心的哄着她。

  虽然有些像妈妈哄骗崽崽喝药,沈夏难得拿出了这么多耐心。

  茶碗被她推至男子唇边之时,却被慕弘苍伸出挡了回去,坚持道;“不渴。”

  这男的估计的被害妄想症还挺严重啊,沈夏心想。

  生怕她在茶里下毒害死他?

  沈夏一下就没了耐心,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喝了。。”茶碗被沈夏一把惯进男子手里,十分不爽地继续说道:“我害你干嘛啊?有啥好处啊?害死你能活着走出这件屋子吗?”

  慕弘苍盯着手里那碗热腾腾的茶水愣了神,他当然知道沈夏不会怎么蠢,当着他的面下毒。

  但他肯定的是,她一定有在这碗茶水里添了什么东西。

  沈夏见男子一直磨磨唧唧地,无奈翻了个白眼,小声呢喃道:“哪个傻子会和钱过不去啊。”

  话语随之一落,她侧首便和那双黑眸撞了着。

  只见慕弘苍敛了敛眉,有些疑惑地开口道:“钱?什么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