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战神称号
桃花喵喵2021-03-15 01:402,283

  沈夏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心虚,干笑了两声道:“王爷你一定是听错了,来快把这热茶喝了,喝了咱们身体就倍儿棒!”说着,她还不忘在胸前抬起两只胳膊,比出个自己很‘强壮’的样子。

  慕弘苍眯了眯眸子,眼尾末梢的被拉长,看着沈夏的表情像是在看只猴子耍戏那般。

  他似乎觉得,他这个刚过门的王妃,很是有表演的天赋。

  慕弘苍盯着沈夏好一会儿,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无比期待地看着他。

  他淡淡收回眼神,很干脆地一口将茶水灌入了口中。

  “这才棒嘛。”沈夏从慕弘苍手里接过那空掉的茶碗,随手搁在一边,翻身上了床。

  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暗下来,气温也随之降下来的原因,沈夏在外面站了没一会儿便冷的发抖。

  被褥被她裹得死死的,只留出了一个头在外面。

  倏然脑子里想起沈老夫人说他身子骨不行的事,不由笑出了声。

  她侧过头看着慕弘苍的侧脸,又觉着这个姿势不太舒服,便转个身趴在软软的帛枕上,笑着调侃道:“王爷,你是不是……”

  慕弘苍依旧是阖着双桃花眼小憩的模样,接着他低低哼了声:“嗯?”声音低到像是从胸腔里传出来的一样。

  沈夏语气顿了顿,觉得有些不好开口,将身子凑过去了一些,附在男人耳边两寸之处咬着耳朵道:“你是不是讨厌别人说你不行?”

  她还非常小声特别小心翼翼地说,像是怕会传出去,会丢了他颜面那般。

  果然,下一秒慕弘苍蓦然睁开了眼,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侧首瞧着沈夏那张白皙如凝脂玉的脸蛋,微眯起地黑眸传达着危险的讯息。

  沈夏很快意识到自己好像踩中了老虎的尾巴,身子下意识往后悄悄缩了几寸。

  这狗王爷,不会真怕人说他不行吧?

  察觉身旁的人儿害怕不断缩躲着,慕弘苍长臂一伸,一把将她往自己怀里捞了过来。

  沈夏还没的来及躲,便落入了慕弘苍的禁锢中,腰际被只强劲的臂弯捆住,下颚被男子修长的手指挑起。

  慕弘苍又好笑又好气地说道:“王妃你觉得呢?”

  她半分都不思考道:“我觉得王爷特别棒!特别行!”

  沈夏直接来了招见风使舵,这才导致她后面将她狗腿子的本事发挥到了极致,硬生生夸了慕弘苍一刻钟之久。

  嗓子都干到冒烟,才肯放过她。

  没有谁比沈夏更清楚这些套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是掉了脑袋,就是没了清白。

  -

  沈夏差不多是一觉睡到快用晚膳的时辰,秀竹叫起她后,便伺候着沈夏梳洗穿衣,简单收拾了一番这才悠悠出了门。

  估计是今天路途劳顿,她睡得沉。以至于慕弘苍什么时候走掉的,丝毫都没察觉到。

  由于刚睡醒,沈夏脸上一点精气神都没有,睁着两双沉沉的眼皮子,就这么步子慢悠悠地在后院走着。

  大概转悠了一圈,又给沈夏给转困了,她打着哈切道:“王爷呢,这么找半天没找到人。”

  秀竹指了指不远处的庭院,提醒道:“王妃,王爷在哪呢。”

  说罢,沈夏边顺着秀竹所指的方向望去,男子坐在庭院下,既是坐在轮椅上,依能看出他身姿挺拔。

  白良站在他身旁处,因为背对着她,距离还有些远,让沈夏有些看不太清他们的模样,也听不见他们在商讨些什么。

  沈夏迈着大步很快走了过去,便听见他们嘴里谈及起长公主慕宜嫣,好像还听见什么婚事。

  “寒王妃。”白良躬身给沈夏行了个礼。

  “长公主怎么了?”沈夏好奇地凑过个脑袋问道:“什么婚事啊?”

  白良只低了低头,偷瞥了自家王爷一眼,没有开口说话。

  慕弘苍冷眸轻扫了她一眼,淡淡道:“不该王妃该过问的事情,少问。”

  八卦之魂被一盆冷水浇灭,沈夏失望地收回脖子,闲闲道:“晚膳时间到了,沈丞相在膳厅等着我们呢。”

  从后院亭子走去膳厅有一小段路子,沈夏慢悠悠走在慕弘苍身后,目光随意扫了几眼周遭既陌生又熟悉的环境。

  走往膳厅路上途中,碰巧遇上一同前往膳厅的沈兰。

  “沈兰见过王爷,王妃。”女子嗓音柔婉娴静,她双手叠合在腰间微屈膝行着礼,动作举止甚至连整体衣着气质都尽显大家闺秀风范。

  许是被这道温声柔婉的女声给吸引住,沈夏没忍住多瞧了几眼,便很快认出来。

  沈兰,沈才义第三个最小的女儿,沈家排行老四。

  沈才义身边有一妻两妾,膝下的子女加上沈夏一共四位。

  沈夏排行老大,因为亲生母亲陆莲是下等人出生,所以从小便不受待见,仍她是沈大小姐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相比下正妻李玉华诞下一子一女,各个被沈家捧在手心,特别是老二沈皓。

  沈家唯一的男丁沈皓一出生,就备受沈老夫人疼爱,生性顽劣的沈皓自十六岁那年便随着出军征战。

  战场上他骁勇善战,出军已有四年已久战功累累,年仅十八便被封了校尉的军职。

  可间接导致沈皓性格愈发狂妄自大,十分骄矜自负。

  便是这份性格在战场上,自然是容易吃亏的。

  前不久收到边境突厥来犯的消息,心高气傲的沈浩不服从军令执意率兵征战,落入敌人圈套,导致全军战败自己身负重伤,还被刺瞎了只眼。

  看着边境城池一座座被攻下,就在千钧一发火烧眉毛之际,一位横空降临的一品大将军独自率领千位将士,大破突厥军斩首敌军数十万,并连夺六座城池,自此落下个战神的称号。

  后来便得知,他竟是顾家老二顾渊。

  此前即是禁卫军总领,沈皓战败后他被急加冕为一品大将军,派去镇守弘国边境。

  沈皓因身负受重伤被送回了沈家养伤,自己落下的祸根,便是得到一生不得在上战场的结局。

  皇上也是念着沈皓是前国舅的外甥,加上沈丞相暗地为他卖命,便未给沈皓落下什么罪名。

  李玉华两子女不知是否因为自认为出生高贵,从小既是同样自傲,沉不住气。

  可对比之下,沈家排行最小的小姐,沈兰倒与之不同。

  永远既是一副娴静温婉模样,沈夏在原主记忆中几乎没有这个人的影子。

  如果说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孩子的话,那沈兰便同她母亲曲秋如出一辙,为人行事低调,喜怒不形于色。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人,让沈夏顿时警惕起危机感。

  总觉得沈兰这个人,远远没有她表面想的那么简单。

  “既是在自家府中,四小姐不必如此多礼。”话虽这么说,男子话语依旧是一贯的冷淡,一丝情绪都不掺和其中。

  “是。”沈兰轻轻点了点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