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罪魁祸首就是你
桃花喵喵2021-03-15 01:251,999

  这次晚膳显然搞地很不高兴,或许是沈夏当着众人的面提及了往事,矛头不仅指向了沈韵,也间接地指出了沈才义这个罪魁祸首。

  沈才义脸色很是难看,一会青一会白的,叹息了口气道:“夏儿,是爹当初对你过于苛刻了,望你也不要怀恨在心,爹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她好?

  沈夏听见这话便笑出了声,抬眼看向沈才义,轻飘飘地说道:“这么会呢,女儿又不是小人之心,背后捅刀子这种事,女儿又怎么会做呢?”

  沈才义有些琢磨不透沈夏了,到底是有了慕弘苍这个靠山,说话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既然如今你嫁的寒王如此好的夫婿,那爹在这祝你两永结同心。”说罢便对着慕弘苍他们这个方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沈夏似乎并不是很领沈才义的情,整个过程中看都不看他一眼,话也不想同他多说一句。

  就算沈才义问她话,沈夏依旧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

  晚膳中,沈夏倒是觉得沈韵安分了不少,安安分分地吃着饭,安静如鸡。

  一结束晚膳后,沈夏和慕弘苍一同离开了膳厅,她没急跟慕弘苍先回房,而是手里提着些糕点,往莲姨娘屋子里那个反向走去。

  沈家后院有些偏,不仅冷清还十分暗,后院路旁的道路灯都未燃着蜡,若是不提着灯,怕是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寻着路。

  秀竹手里提着盏掌灯,走在沈夏前面借着光为她引着路。

  一下没反应过来,就被沈夏甩在了后头,看着她步伐匆匆的模样,不禁小声提醒道:“王妃您慢点,小心脚下。”

  沈夏嫌她有些碍事,便让秀竹在院子外等着她,接过她手里的掌灯提着快步离去。

  穿过后院的假山,沈夏提着灯站在小型拱桥上,瞧见对面一间屋子亮着微弱忽明忽灭的灯光。

  远远望着沈夏心里一喜,提着快步往那件屋子里走。

  沈夏站在房门外,抬起手轻轻叩响了门,细声喊道:“莲姨娘。”接着小声继续说道:“是我,夏儿。我带了些糕点过来看你。”

  房门很快被打开,莲姨娘看见门外的人真是沈夏,甚是喜出望外,赶紧拉着她的小手往屋里牵。“怎么突然来了。”

  她方才正忙着针线活,沈夏一踏进屋内便看见桌上燃着盏烛火,一旁放在还未缝补完的衣裳。

  沈夏进了屋子里,吹灭掌灯里的烛火后,转身将房门关上。

  莲姨娘目光落在沈夏手里的糕点上,一眼便看出来她手上提的正是沈府的糕点篮子,不禁皱眉疑惑道:“夏儿,你这是哪来的?”

  她与沈夏这么些年来,极少能吃上后厨的糕点,平日里吃的东西都是剩菜剩饭。

  沈夏这一来手里便提着个糕点盒子,让莲姨娘很是疑惑。

  “这是我让白护卫去后厨拿来的。”沈夏将篮子里的糕点小心翼翼取了出来。

  一面端着糕点放在桌子上,一面说道:“莲姨娘快来尝尝看,这糕点味道还行。”说罢就拉着莲姨娘坐下,将那几盘糕点推至她面前。

  糕点香甜味窜入鼻腔内,加上今晚忙的有些晚,莲姨娘也只是吃了两个早上剩下来的窝窝垫了垫肚子。

  现在一闻见糕点的香味,倒是真饿了,抓起一块糕点便大口往嘴里塞。

  沈夏弯着笑眼看着她吃,见莲姨娘吃的急,便伸过手提起了茶壶,茶壶里并未盏茶,倒出来的也是冷掉的水。

  她将倒好水放在莲姨娘手边,突然似想起了什么问道:“这两日,他们可有欺负你?”

  莲姨娘嘴里吃着东西,摇头回应道:“没……”

  “没就好……”沈夏话音还未落下,便瞥见莲姨娘手背上有道不明显的伤口,目光倏然一顿,抓起她的手细细瞧道:“这可是他们干的?”

  伤口很明显是划伤的,也不像是锋利的刀器所伤,如果不是她无意间瞧见,怕是莲姨娘也不会想着告诉她。

  沈夏嗓音有些肃穆,拧着双眉头冷声问道。

  她这副模样莲姨娘从未见过,看着沈夏那张小脸呆愣住许久,直到确认面前的女子是记忆中模样,莲姨娘这才晃神道:“是我傍晚整理柴棍的时,不小心被干枝划破的。”

  或许是觉得面前的沈夏有些不一样,熟悉且又陌生。

  莲姨娘说完便将手小心从她手中抽了出来,低着头继续吃着糕点。

  沈夏倒不觉得有什么异常,以为莲姨娘抽回手只是因为自己情绪有些过激,可能是不小心弄疼她了。

  原主和莲姨娘性格相同,都是个软柿子任人欺负。

  那双饱经风霜苍老的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浅浅的疤印,很多伤都是她干活时留下的。

  沈夏看着不自觉拧起了眉头,伸过手一把握住了莲姨娘的一只手,目光怜惜又坚定道:“莲姨娘有我在,我不会再让沈家那些人欺负你,那些欺负过我们母女两的,我会一个一个报复回来!”

  莲姨娘不知何时红了眼,趴在沈夏胸前十分自责抽泣道:“夏儿,都是为娘的对不起你啊…”

  若她当年意志坚定些,义无反顾带着沈夏逃离沈家,他们母子两也不会落得这般田地。

  这么多年受尽沈家的羞辱欺压,过着不如畜生的生活。

  沈夏被强行赐婚嫁给一个残疾王爷冲喜,更加不会再新婚那晚险些上吊自尽。

  莲姨娘这便一想,愈发觉得很是对不起沈夏,以至于她现在悔不当初。

  在得知沈夏自杀那一瞬间,她得恨不得一头撞死,随着一起去了得了。

  衣襟被怀里的妇人攥的紧,仿若用尽了全力那般,莲姨娘抽泣颤抖着身子。

  沈夏轻抚着莲姨娘的后背,细声安慰道:“莲姨娘,夏儿从未怪过你。如今我这一摔可算是把脑袋摔醒,我绝不会仍由沈家随意欺负我们。”

  话刚落,耳朵一向灵敏的沈夏,很快听见屋外的院子内传来不寻常沙沙作响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