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奥斯卡欠王爷一座小金人
桃花喵喵2021-03-15 01:442,128

  “我看那沈夏指不定是被鬼上了身,这么好端端的一个人说变就……”膳厅内,沈韵正同着沈老夫人嘴里嚼着闲话,直至听见门外的动静,沈老夫人下意识拍了下沈韵的胳膊。

  沈才义目光早早望着门外等着慕弘苍,这一听见动静便起了身,提了提衣袖口眉开眼笑地往里邀请道:“王爷快些进来用膳吧。”

  沈老夫人笑盈盈站在沈才义身后道:“王爷,快些进来。”

  李玉华拉了拉沈韵的衣袖,沈韵这才随着缓缓起了身,面色不情不愿给行了礼。

  即便是多么不待见沈夏,可好歹她身后还有个寒王,不同以往。

  李玉华瞧见她这般模样,十分怕她意气用事。侧过脑袋悄悄冲她使了个眼神,示意她切莫再冲动。

  沈韵会意李玉华的意思,她瘪了瘪嘴,没有说话。

  还未进门的沈夏,老远便听见沈韵在膳厅内说的那番话。

  想起今早自己一时冲动同沈韵引起了争执,想必沈家上上下下都会猜疑她。

  即使心里再不舒服,沈夏还是稳了稳情绪,决定事先还是不要过于暴露为好。

  她站在慕弘苍身后,将头微微垂下,故作小心沉默的模样。

  这时沈家下人有些急冲冲地跑进膳厅来,面色有些无措的说:“老爷,少爷……”

  像是扫了沈才义兴致那般,脸上的笑容被打散,不等下人说完便摆了摆衣袖嘱咐道:“不愿来便罢了,和以往一样,让后厨准备些他爱吃的送去。”

  沈皓被送回沈家养伤这些天,伤势也有所好转,半个月前便能下地走动了。

  可一直心高气傲的他,此后从未和他们上过一张桌吃饭。

  活动范围也仅次于他的后院。

  沈皓脾气也变得愈发暴戾,许多照顾他的下人在他心情不好时,难免遭受他的拳打脚踢。

  对此沈才义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每谈论起这个儿子,便只能摇摇头沉默不语。

  说来倒也可悲。

  一等人全部落座用着膳,不知是不是有慕弘苍在场的原因,气氛不同于皇宫那般寂静。

  沈家一家子很是小心翼翼,似乎生怕惹到慕弘苍这尊大佛。

  而对面沈韵眼神时不时往她这边瞟,恨不得将沈夏的一举一动都窥望到。

  沈夏倒也很是神闲自若地吃着饭菜,还不忘给身侧的慕弘苍夹着菜,十分狗腿子地说道:“王爷,这鸡肉丝还行。”

  菜被夹进慕弘苍碗里,男子微眯着眸子看了眼沈夏,她的小心思写满了眼底,不像被他发现都难。

  膳厅内,碗筷碰撞的声音明显停顿了下来。

  所有人的眼神都纷纷落在了慕弘苍和沈夏身上,有些未料到沈夏会突然给慕弘苍夹菜,也很是好奇慕弘苍的反应。

  在一众人愣怔的神情下,慕弘苍夹起碗里那条肉丝缓缓放入嘴中,尝了尝味道淡声说道:“嗯,味道还不错。”

  说罢,便又在众人神情错愕下,夹了一块烧鹅放进了沈夏的碗里。

  沈夏看着那块鹅肉,忽而想起了今早在皇宫内的那盘烤鹅,拧着两条柳眉看着她。

  慕弘苍挑眉道:“你不是爱吃吗?”

  在皇宫用膳时,他便注意到沈夏似乎很喜欢吃烤鹅。

  此时膳桌上那盘烤鹅离她有些远,慕弘苍恰好抬手就能夹到,便没有多想,就这么夹了一块给她。

  沈夏只是没有料到,慕弘苍观察的还挺仔细。

  沈老夫人见沈夏很自然吃下那块鹅肉,不由沉声问道:“寒王妃…不是从小便不爱吃鸡鸭吗?这么如今是口味变了?”语气虽听着像是在打趣儿,实际却带着试探性。

  慕弘苍闻言,眯着眸子看向了沈夏,目光也变得考究起来,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

  沈韵似终于抓到了发言的权力,开口小声附和道:“是啊,韵儿还记得姐姐有次,路过后厨闻见鹅肉的味道吐了个昏天地暗呢。”

  沈夏说地有点懵了神,心想难道原主不会真闻不得鹅肉的味道吧?

  如果她真恶心鹅肉的问道,那她这么没有反应?

  结合这今日体内控制不住的情感,没道理各种味觉和嗅觉没有反应啊。

  那双深若幽潭的黑眸细细瞧着她,窥视她眼底的情绪波动,他眯了眯眼,似乎很是感兴趣她的回答。

  沈夏倏尔笑出了声,手里的筷子被她轻轻放下,轻嗤了一声道:“并不是讨厌吃,只是小时候长久住在柴房,吃的东西都是下人吃剩下的。”

  慕弘苍皱了皱眉头,他注意到沈夏眼里浮现出一丝落寞,可转眼便消失不见。

  沈夏目光蓦然看向了沈韵,恍然记起了什么似的,看着沈韵继续说道:“不知韵妹妹还记不记得,我有次莫名其妙被说成因打坏皇上亲赐的宝物,还父亲鞭打,接着被关进柴房数月。是妹妹得知姐姐吃的不好,十分关心我,还派人送去一盘鹅肉来,可惜那鹅肉馊的发臭,怕是狗都不会吃。那时我被强行吃下那盘鹅肉,此后闻见鹅肉便阵阵恶心。”

  她的目光将沈韵盯的心里发梀,虽是接着提起过往解释,可字字句句却是揭露了沈韵当年的罪行。

  众人纷纷拧起了眉头,就连沈老夫人和沈才义也不例外。

  其实当年沈才义责罚完沈夏就得知了真相,宝物并非是沈夏打碎的。

  若是收起对沈夏的惩罚,那无意之中便是打了自己的脸,可他也丝毫没有对沈夏觉得有许些愧疚,依旧让沈韵随意为之。

  沈韵脸色既是难看,桌底下两只手死死握紧成拳。

  这些她当然记得。

  宝物也是她故意打碎的,因为她知道爹爹很是爱惜,若是得知沈夏不慎打碎了,可想而知爹爹会大发雷霆,必定狠狠惩罚沈夏一顿。

  可她这么都没想到过,如今沈夏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这件事再度提及。

  见沈韵脸色变得煞白难看,沈夏心里像是出了口气那般,在气氛凝重时转头对慕弘苍轻笑道:“王爷,我觉得皇宫御膳房的烧鹅好吃,这个……”目光指了指碗内的鹅肉继续道:“差了些味道。”

  “改日我让白良入宫取几只回来。”慕弘苍抬手甚是宠溺地抚了抚沈夏的脸颊,可那双撩人的桃花眼深邃却冷清。

  沈夏冲她笑了笑:“好啊。”

  心里却暗暗吐槽道:演的真好,奥斯卡欠这个狗王爷一座小金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透视小医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