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和亲公主 险被认出
洒家老烟鬼2021-02-15 14:542,158

  时间如流水过,新年算是过完了。

  不过在这期间却是发生了一件令全国上下哗然的事情,那就是三王爷的茶庄别院着火了,这也就算了,偏偏救火的侍卫又在地窖中发生了被劫的赈灾粮,此事一出,那是万万不能善了的。

  侍卫上报给刑部,刑部的人当夜就奔到了皇宫告了状,本来沈帝一家人和和气气吃着家宴,听到此事,沈帝当场发怒,直接派人将沈昂给送回王府去了。

  在沈昂别院地窖发现赈灾粮不多,不过几十袋,但其他的也查不到踪迹,沈帝自然是明白沈昂没那胆子,但在别院搜出赈灾粮那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处置吧,百姓定会生怨,处置吧,又让自己儿子凭白受了冤屈,思来想去,也只能先把沈昂给禁了足,至于如何处置,那就是刑部和大理寺的事情了。

  刑部和大理寺自然也明白其中道理,只得加急调查其他的赈灾粮去了何处。

  温令这些日子十分逍遥,每日听着桑落打探回的消息,也盼着查案的人感觉摸到西戎去,可盼着盼着竟又晃了一月有余。

  此时正是四月初,日头渐渐大了,捱过了寒冷,日子变得舒服了许多。

  至于海云国来和亲的公主也终于到了上京,宫里自然是早早地就准备好了,温令坐在阁楼上看着远处,可惜高墙檐角,也看不清什么的。

  不必想也知道,今夜宫里又是一番热闹升腾的景象,迎着暖阳,温令将头迈到臂弯间,他有些睡意,这时,下面的院门被人推开,桑落提着一篮青菜进了院子。

  看见他又在上面,桑落进屋将东西放好便也跟着爬了上来。

  温令知道是他,头也未抬,桑落靠着他坐下,八卦道:“听说那个公主长得跟天仙一样,西六宫的人都跑去看热闹了。”

  温令将头换了个方向,没搭理他,桑落不依不饶,他伸手扯了扯他,补充道:“我听见明慧女官说公主是来和太子殿下和亲的。”

  温令倏地抬头看着他,纷杂思绪一拥而上,他迟疑道:“怎会?太子殿下不是定下亲事了吗?”

  见他搭话,桑落撇撇嘴,“那又如何,做个侧妃也是好的。”

  温令摇了摇头,他觉得不可能,可过了片刻还是忍不下烦躁,他只得岔开话题问道:“可有人送请柬过来?”

  听到这事,桑落连忙点头,“不过不是请柬,我去拿东西的时候,刚好碰见传讯的乌大人,他直接同我讲了,晚宴在长秋殿举行。”

  温令点点头,思绪却不知飘哪去了,他在想,那个海云国的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真的是来和太子和亲的吗?若是真的,那顾小姐此时是什么心情呢?是不是也像他这般……胡思乱想呢?

  不过转眼便到了夜里,若是以前他定是不会去的,可这次,他竟有些迫切的想去看看,到了戌时,他便带着桑落出了门,兜兜转转终于到了长秋殿。

  殿内此时已经坐满了人,殿前的奴才见到他,忙上前为他引坐,可仍是个角落。

  殿内开阔,中央铺着刺绣红毯,两旁各部席位,最前是一把雕花游龙桌,次下是一张蛟龙小几,依次而下错落着几张桌几,这便是沈帝和太子同其他皇族的席位。

  殿门不时又人走进,但位置皆是靠后,最前的席位仍是空着的,不知过了多久,殿外响起一声尖锐的喊叫。

  殿内的人齐刷刷地站起身挪到桌侧俯首跪下,温令的位置靠近殿门,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那双月黄长靴,待到殿内响起“平身”的话语时,温令随着众人爬起了身。

  他紧紧盯着上面,可始终不太看得清,只能隐约看到沈怀瑾坐到沈帝下侧的位置,随后便见他侧脸与身旁的宫人讲话,温令痴痴的看着,至于上方沈帝说了些什么,他都未注意。

  突然,沈怀瑾收回脸目视着殿门处,殿内其他人皆是同样,温令跟着转头看去,站在殿门的蓝衣奴才高声喊道:“左丘和玲到!”

  话音落下,一道紫红色的人影跨入了殿内,她垂着头,双手交叉置于腹下,像个大家闺秀般小步轻移,可她身上的服装却又与沈国服饰相差太远,就这般看着,便觉得十分违和。

  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随着女子的身影移动,直至站到殿央,她抬头看向上座的沈帝,抬手置于额前缓缓跪下,开口道:“左丘五族左丘和玲叩见陛下。”

  少女特有的清脆嗓音在殿内传开,再加上那娇艳的容貌,众人自然生出无限好感。

  沈帝定定地打量着她,过了半响,才出声说道:“起身吧。”待到左丘和玲起身,他便又问道:“五族之父可好?”

  “幸得陛下照拂,父王一起都好。”左丘和玲微微颔首应答。

  听到这话,沈帝点点头,朝着下方的执掌司甩了甩手,执掌司当即起身走到殿下打开手中的宫册,高声念道:“五族九女性情温和,知书达礼,赐允沈国太子成婚,位允三品左丘氏,择占司阁择吉日入东宫。”

  话音落下,左丘和玲再次跪下叩首,与此同时,殿门迈入几个侍者打扮的人,他们端着长盘来到殿前,沈帝站起身取过旁人递来的玉印在纸上按下,殿内众人再次站起身跪下,高喊道:“陛下福泽万恩……”

  温令俯在地上,只觉心口麻麻的,待到旁边的人起身,他跟着爬起身坐下,此时殿内已经涌上了舞姬,随着奏乐响起,殿内欢腾一片。

  桌上被摆上了精美的菜肴,可温令却没有胃口,他愣愣地盯着那些舞姬的身影,从旁人来看,他好似入了迷,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是想通过缝隙看看太子,可终究是离得太远了,他收回目光看着自己面前的桌子,思绪乱成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众人再次起身跪下,温令如行尸般跟着他们,待到那些舞姬突然退下,他才知道沈帝已经离开了,现在上方只剩下了太子一人,眼见着许多人端起杯子涌去,他也忙给自己倒了被酒,可他攥着杯子站起身时又产生了退意。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耳旁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他转头看去正好与云九汉对上目光,他张了张嘴,迟疑道:“你是在与我讲话吗?”

  云九汉微笑地看着他,轻声说道:“你与我一个朋友长得十分相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梦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